m3d3h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240 新任務閲讀-bfte3

By | 30 10 月, 2020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每人十贯钱,外带五天的休假,这就让满院子下人欢呼雀跃。
而本来只是偷偷探听消息的狗子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也觉的眼热不已,眼睛一转,也跑回去集合人手,有样学样,跑来给萧寒拜年。
大家都是萧寒的手下,侯爷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萧寒看到一大帮子浩浩荡荡的来给他拜年的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这萧府所有的下人在名义上,都是他的人,所以他给红包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你们,可都是大唐的兵!也跟我要红包,这合适么?
不过,在看到一院子希冀的眼神后,萧寒嘴角抽搐了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
哎,好歹都是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大过年的,也不差这一点了。
7寵成婚:總裁你好狠
当然,在吩咐吕管家去钱库搬钱后,萧寒也是连连抹汗。
幸好,他这个大将军底下人不多,要是跟小李子一样,当个什么天下兵马大元帅,估计只用过一个年,就得立马破产……
一碗水端平!
新火卫的人也是每人十贯钱,外带五天休假,不过分到了一半,萧寒突然瞅见了混在人群里的胖子,眼睛登时一亮,紧跟着又冷笑了两声,直笑的吕管家都跟着打了一个寒颤,古怪的回头瞅着他。
排队队,吃果果。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欢喜的从吕管家接过红包,唯独胖子依旧两手空空。
有些傻眼的看着周围兄弟们蹲地上数钱,胖子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怯怯的上前询问吕管家:“吕先生,那个…我的那一份呢?”
吕管家早得了萧寒吩咐,看胖子终于过来问了,连忙呵呵一笑,转身从一个家丁手里拿过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展开递给了胖子:“喏,侯爷特别关照了,你的红包就用这个代替了!”
“啊?”胖子捧着那件袍子有些欲哭无泪:“凭什么?凭什么他们都有钱,就我没有!这不公平!”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火炎炎
吕管家白了他一眼,不疾不徐的说道:“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这样做,对你当然不公平!”
“嗯?吕先生你的意思是?”胖子一听这话,还以为有转机,赶紧闭上嘴,眼巴巴的看着吕管家。
同时,还不忘在心里yy一下,刚刚这只是吕管家跟他开玩笑,笑过之后,就该再甩出一个大大的钱袋,里面放它百八十贯钱,馋死周围这些人!
最強軍火之王 閃爍
不得不说,胖子的乐天精神确实很像萧寒!不过嘛,乐天,在很多时候,也被称为痴心妄想……
所以,他没等来重重的钱袋子,只等来吕管家有些忍俊不禁的一句话:“嗯,侯爷说了,他这件袍子当初买的时候可是花了足足二十贯钱!只是没收你十贯的红包,也就勉强刚凑够一半!
这样,正好后厨砍柴的那人休息了,这几天就让你顶上,努力做工还钱,这才公平!对了,不说我还忘了,后面一根柴火也没了,快去劈木头去,别误了家里人吃午饭!”
奪情邪魅狂少 匿緋初
靈蛇劍 歸惜霜
“噗通……”
等吕管家说完,胖子已经是双目呆滞,仰头载倒在地!
大怪獸哥斯拉 冬想
好嘛,果然够公平!
不光没有钱,还没有假,还得干活!
在想想自己要砍足够全府上下几百人所需要的柴火,欲哭无泪的胖子只想就此晕厥过去。
早知道侯爷小心眼,为什么还要鬼迷心窍的跑来领红包,安安稳稳躲在角落里他不好么?
————
今年过年对某些人来说是痛苦的,但是对于萧寒来说,却是幸福的。
尤其是身在这扬州,没有朝堂政事烦心,没有人情世故需要应酬。
美鸝人生 張寧寧
每日只在家陪陪家人,或出去看看景致。逛一逛街市。
实在无聊,就叫上殷灿,让胖厨子做几样小菜一起坐下来,小酌几杯。
神仙的日子,估计也不过如此。
就这样,萧寒悠闲的从初一歇到了初八。
几乎在他快忘怀在这一片天堂般日子的时候,那封来自长安的信件终于姗姗来迟。
絕命狙擊 石頭成群
“啥?送粮食入长安,还不能以朝堂的名义,这怎么玩?”
萧寒一双眼珠子都快翻天上去了,这小李子,是不是看他在扬州闲着就难受?非得搞点高难度动作让他玩?
不过,埋怨归埋怨,活还是要干的。
毕竟人家是皇帝,如果不听话,后果保证比胖子要凄惨多了。
重生之縱享人生
悻悻然的从温暖的房中走出,让小东套了车,晃悠去了扬州刺史府衙。
唐朝时,衙门过年休沐七天,今天是初八,所以已经开衙办公,不过因为刚刚过年的关系,就算是开衙,里面也清闲的紧。
胥吏公差一早来到衙门,见到同僚后,就互相道一顿过年好,之后便都躲回自己的签押房打盹。
所以,此时的衙门,根本就是清净的很,就连守门的两名兵丁,也是靠着大门,怀抱着水火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等萧寒的马车停在台阶下,这才有一人拖着棍子,懒洋洋的走下台阶。
“喂,这里不让停马,你们该哪去哪……”
那兵丁大摇大摆的走下台阶,跟赶苍蝇一样,就要呵斥小东把马车赶到一边。
不想,他一句话还没完全说完,他却突然看到那马车的帘子掀开一角,紧接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就从里面探了出来。
贗品
“侯侯侯……”
一眼看清这张有些懒散的脸,那走过来的兵丁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猴?我说你发什么神经,咱这哪有什么猴子!”
另一个站在台阶上的兵丁这时还没注意到萧寒,只听到同伴结结巴巴的喊声,不免眯着眼睛嘲笑了一句。
不过,和刚刚他的兄弟一样,他这是这句话刚一出口,就已然瞧见车里的萧寒!
当时,只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只恨不能再把刚刚的话话追回来,重新咽进肚子里!
“还真是猴……不对!侯爷您怎么来了!您快请进!我…这就去通知老爷!”
瞪着一双大眼,那兵丁刚连滚带爬的冲下台阶,却又感觉不对,又一拍脑袋,一溜烟的冲进了府里。
只留那个同伴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不知该干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