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637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年人上網前的準備工作分享-mmaqh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用户“高速公鹿”进入神经网络预连接区域。
阿莫恩感觉有一个声音直接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这声音首先让他吓了一跳,因为他已经很久不曾听到这种直接在自己意识深处回响的东西了,这甚至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又不小心连接上了现实世界的凡人信徒们,但很快他便镇定下来,并对那个声音所提到的“高速公鹿”一词产生了困惑。
庶女神偷
……这几个单词他都懂,但组成词组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觉得这个词组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怪异?说话的又是谁?传说中的网络管理人员还是某个自动运行的心智?
阿莫恩疑惑地思索着,但还不等他想明白任何东西,那些在眼前晃动的光影便迅速清晰起来,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这位昔日的自然之神在网络空间中第一次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看到自己正站在一个近乎纯白的空间中,这空间极为广阔,但并非无边无尽,在很遥远的地方可以看到有雪白的墙壁拔地而起,向上一直延伸到无尽高远的光芒中,而在脚下的灰白色地面上,则可以看到整齐排列的、发出微光的蓝色细格,四周的空气中则时不时会看到飞快坠下的符文,那些符文如雨滴一般出现,迅速地下坠,并消融在地板的网格线里。
EXO之靈族雙生花
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看上去空空荡荡的,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神经网络心灵空间”?好像是这个名字吧……看上去没什么意思嘛……
阿莫恩心头泛起越来越多的疑惑,他隐隐约约记得弥尔米娜之前好像告诉过自己一些关于这个空间的常识,之前来这里安装设备的那几个紧张兮兮的凡人技术员似乎也跟自己讲解了一些东西,但不知怎的,进入这里之后那些有用的知识就迅速被忘了个精光,他只是困惑地看着这个地方,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事情。
但就在这时,那个柔和却缺乏感情的声音再次传入了自己耳中,打断了这位昔日神明的胡思乱想:“有匿名访客申请进入你的预连接区域,是否接受访问?您可随时驱逐访客。”
阿莫恩不太擅长这些凡人搞出来的稀奇古怪的技术玩意儿,但他并不缺乏理解能力,他听懂了这个声音的意思,在略感惊讶之余很快便尝试着给出回应:“接受,话说应该怎么接受?说出来?还是在心里想一下就……”
不等他说完,那个直接在脑海中回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已经接受访客申请,神经网络正在准备思维投影,请稍后……”
阿莫恩怔了怔,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好吧,还是没搞明白是要说出来还是在心里想一下就行。”
他咕哝着,而在话音落下之前,他便突然注意到不远处的空气中浮现出了一些东西——那是大量错乱抖动的光影线条,紧接着光影线条便开始凝聚、组合成清晰的人体,短短的一两秒钟内,他便看到那里出现了一位穿着繁复华美宫廷黑裙的女士。
那位女士面容甜美沉静,黑色的长发末梢闪烁着银白色的辉影,如夜空般的长裙上带着精美的银色纹饰和淡金色流苏坠饰,她站在那里,如一位从宫廷中走出的高洁贵女,散发着神秘而慵懒的气质——但这气质对阿莫恩而言似乎并没什么意义。
他很快便凭借直觉认出了那个身影的身份,那是不请自来的房客,蹭网技术的先驱,幽影界跑步爱好者,擅自离岗的践行者,在自己葬礼上点赞之神——弥尔米娜女士。
“我就猜到是你,”阿莫恩看着不远处的身影,语气十分淡然地说着,“这地方是怎么回事?这里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经网络’里面么?”
“我就知道你已经忘记了我告诉你的事情,过来帮忙果然是正确的,”弥尔米娜走向阿莫恩,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可奈何,“不记得了么?我告诉过你,你会首先进入一个预备区域——神经网络里面的虚拟空间如同一个有序运转的真实世界,在其中活动自有其规则,任何用户在第一次进入网络之前必须做好准备工作,包括设置自己在网络中的形象以及适应神经链接的感觉,随后才可以正式进入那个世界。
“当然,据说最一开始的网络空间并不是那样的,那时候使用者只要建立连接就会被直接扔进虚拟空间里,但在发生了几次初次使用者险些迷失的事故之后,那些凡人技术员们完善了这个网络空间的规则。毕竟这东西是给大量普通人使用的,那些普通人可不是受过训练且意志力强大的超凡者……”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这是‘诞生前的准备工作’,”阿莫恩连连说着,“所以我们现在其实还站在那个世界的大门外,我需要在这里做些……准备,才能进入对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忍不住多看了弥尔米娜几眼——对方此刻的形象虽然大致仍维持着她的“神话姿态”,但二者之间又显然有很大区别,她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有着实体化的躯体和清晰的容貌,至少……她现在裙子下面肯定有腿了。
“所以这就是你做的‘准备’?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凡人……这很合理,毕竟我们要进入一个到处都是凡人形象的世界,就不能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古怪,”阿莫恩一边说着,一边好奇询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首先,你要搞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弥尔米娜看上去很热心,她随手一挥,一面巨大的镜子便凭空出现在阿莫恩面前,“在这里,你可以用自己的思想控制一切,塑造事物,改变自己的外貌,前往某些地方……你的想象力就是你在这里能做的事情。当然,这一切仍然是有限制的,而且鉴于我们的‘想象力’中存在大量极其危险的污染因素,我们受到的压制会更严重一些,一些会引发不良后果的操作将被系统警告并屏蔽掉。不过别担心,你很快就会适应,而且你大概也不会故意想象一些毁灭世界的念头,不是么?”
阿莫恩此刻却已经听不进弥尔米娜最后的半句话了,他的目光正聚焦在那突然出现的镜子上,在那面巨大的镜子中,一个在他看来十分陌生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那里,用同样惊愕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
那是一个凡人,朴素而栩栩如生的凡人,他明明只是一个镜子里的身影,却仿佛真实地生活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般真真切切,阿莫恩曾无数次想象过如果自己得以自由,能够随意在凡人的世界行走会是怎样的模样,但他从未想到,那个连他自己都无法从内心中具现出来的身影,有一天会以如此突兀却又自然而然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眼前。
他打破了沉默,声音带着些许异样:“这……这个形象就是……”
“这是系统默认男性形象,为了方便那些像你一样的新手可以顺利进入网络,而不至于在虚拟的梦境之城中变成个七扭八歪的怪胎或者光着身子到处乱跑,神经网络的设计者们在最初的浸入舱中设置了这样便于修改和操纵的基础模板,他被认为是人类世界最平凡中庸的模样,有一期节目专门讨论过这个,但你当时并没……”弥尔米娜随口说着,但很快便注意到阿莫恩诡异地沉默了下来,她忍不住询问道,“怎么了?感觉你突然受到了打击……”
“我……不,是你的错觉,”阿莫恩立刻说道,并用力挥了挥手,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在下一秒让他如同石化般僵直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挥舞的,是自己的手臂。
如凡人般的手臂。
他低下头,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在这个虚拟空间中的身体,一个站在地上的、披着白色短袍和长裤的、普普通通的身体,有着四肢,有着躯干,有着……“触觉”。
我的未來有點萌
弥尔米娜看着阿莫恩的反应,她仿佛早已料到了这一切,这位昔日的魔法女神突然微笑起来,轻轻上前一步:“现在,我来告诉你怎么做。”
后续的调整并不容易,阿莫恩用了很长时间才掌握弥尔米娜口中那些“简单的操作”,但他更多的精力是用在适应“人形躯体”这件事上。作为一个诞生在凡人思潮中的神明,他的形象在许多许多年前便被凡人的想象力禁锢成了一头圣洁的白色巨鹿,而他所掌握的权柄中并不包括“化身为人”、“世间行走”的内容,所以,他便完全不曾拥有过一幅人形种族的躯体,对他而言,那过于精巧的四肢和需要直立的躯干……实在是一种太过怪异的感觉。
但最终,这番努力还是有了成果,弥尔米娜这一次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当她退开之后,一个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身影已经站在那面巨大的镜子前方。
那是一位已经不再年轻的精灵老者,那本应呈现出金色的头发染着灰白的风霜,沉静平和的面容中凝聚着岁月留下的刻痕,他眼窝深陷,颧骨很高,但身姿仍然挺拔,一身富有精灵风格,但或许在外面的世界已经落伍数千年的淡绿色袍服披在他身上,那衣服表面有藤蔓与荆棘为装饰,衣领处则描绘着高山与流水的剪影。
混沌雷神 過橋米線
他看着眼前的镜子,突然笑了一下,看上去对自己的新形象十分满意。
凰傾天下:盛世嫡妃 月下銷魂
“我以为你会给自己打造一幅更加精神的形象,没想到你竟然选择了这么一个苍老的姿态,”弥尔米娜有些意外地看着正在满意点头的阿莫恩,“你确认就要这个模样了?我们还可以修改的。”
“不,这样就好……”阿莫恩轻轻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飘忽,“这样挺好的。”
“那……好吧,反正这是你的审美,”弥尔米娜插着腰摇了摇头,“接下来不走两步么?我认为你很有必要适应一下这个——这可以防止你进入梦境之城后趴着走出你的第一步,虽然凡人如今有句话叫‘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现实中是什么生物’,但在梦境之城的街道上爬行还是过于丢神了。”
“哪有这么夸张,”阿莫恩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紧接着便收敛起笑容,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双腿,“走……对啊,我现在可以移动了。”
“你早就可以移动了,”弥尔米娜悠悠说道,“但这一步或许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只是迈出第一步而已,有什么……”阿莫恩颇有些不屑地说着,随后抬腿向前走去——下一秒他便直挺挺地向前倒下,但一双手及时从旁边伸了过来,将他平稳地托住了。
“我说过,这第一步并没那么容易,”弥尔米娜松开手,露出一丝调侃的笑容,“你最好趁着在这里的一切都是虚拟的,先适应一下这种心理上解锁的感觉。”
“心理上解锁……你的用词也未免太过严重了,”阿莫恩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这只是个小小的失误,你知道的,我已经整整三千年没有过行走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即便三千年前,我也没有直立行走过……这真糟糕,那些凡人原来平常走路都这么困难的么?”
“停止抱怨吧,我更应该抱怨——我可没想到自己正式使用神经网络的第一天竟然要在陪着一个多年残疾的老人进行康复训练中度过,”弥尔米娜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带着浓浓的怨念,“但愿你不要在‘直立行走’这一项上也耗费掉和调整形象一样长的时间,老鹿。”
阿莫恩一边努力适应着这具虚拟身体带来的奇特感觉,一边忍不住皱起眉看了魔法女神一眼:“我说过了,不要随便给我起绰号,尤其是这种听上去就很奇怪的绰号……”
鬥戰蒼天 夢裏寒煙
说到这他突然停了下来,仿佛刚刚想起什么,带着一丝狐疑问道:“我正好有事问你,刚才我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好像听到一个声音,说用户‘高速公鹿’进入预连接区域什么的……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弥尔米娜那有些慵懒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这僵硬并没有逃过阿莫恩的眼睛。
“看来你是知道了,”阿莫恩的眼神越发凝聚起来,“所以这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弥尔米娜愈发尴尬地看了阿莫恩一眼,更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她终于忍不住移开眼神:“是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你稍微想想,从安全角度,高文·塞西尔可以允许我们用自己的真名进入神经网络么?整个世界有哪个凡人敢在任何情况下给自己起一个神的名字的?”弥尔米娜一脸认真地解释着,“而且本身在神经网络中给自己取一个假名也是约定俗成的规则……”
“不,我没问你这个,我是问你……‘高速公鹿’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自己在这方面进行过任何操作——或许我不了解这些技术背后的原理,但至少我很确定,这个古怪的词组绝对不是高文或者卡迈尔提前设置的!”
“……好吧,是我给你注册的……”
阿莫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