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nlm人氣連載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12章 背水一戰推薦-j35mn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我先斩后奏,想让李柔,放弃鸿运酒厂总代理身份。”说话间,我瞄了眼右侧。
原本冷笑的李柔,脸庞闪过错愕。
此时她,作何感想?
重生之文采風流 孟南星
作为准情人兼闺蜜,我相信李柔,知道我说那句话必然有目的。
但…
没容我多想,刘总率先开口:“叶飞,你要耍什么花样?”
坐沙发上的她,肃杀的表情缓和少许,但仍旧布满阴霾,眼睛中更充斥着怀疑。
她是晨曦商贸,真正老板。
商场中历经大风大浪,又拥有现在成就,绝非一般人。
骗她,不可能!
那我就说大实话:“刘总掌控着全局,就算我想耍花样,您也不可能给机会吧!”
“……”
刘总靠沙发上,冷漠无言,那高傲姿态像是在宣誓主权。
不愧是李柔她妈,气场真强。
林花謝了春紅 趙玫
这样的人,通常自信。
而我则半低着头,破无奈中道:“损失六千万销量,至少让曹铭付出代价,以及…”
话说半截,我看向李柔。
安慰她:“适可而止吧!唯有放下,才能真正开始。”
“滚!”
仍靠在楼梯边的李柔,没有失望,也没有愤怒,只是冰冷中指着门口,让我滚。
“……”我。
“被带绿帽也不敢拼一把,你这种男人,没资格给我讲道理。”
“李柔,这也是为你好。“
“呵…”
冷笑的李柔,手指向刘总对我开口:“为我好?她这样说,曹铭也这样说…我过得好吗?
“别这样。”
“叶飞,立马滚。”
又一次,李柔表达强硬。
而这前提下,刘总却做起好人,对我劝道:“柔柔需要冷静,叶飞,你先走吧!”
網遊之極度冰封 寧默
“……”
没有回应的我,转身走出别墅。
而里面,传来李柔嘶吼:
“我只想为叶威讨个公道,为什么阻拦我?”
听说风也有感情 最后海绵宝宝也哭了
“钱、公司、利益…在你眼中,这就是活着的价值吗?”
她声音,撕心裂肺。
稍后也冲出别墅,路过我身边时头也不回,登上玛莎拉蒂后,呼啸着驶向门口…
好狠!
冰山校草:我的武林萌主 林西默
门,直接被撞开。
而稍微一步刘总也出来,面色虽紧张,但也在冷静中看向我下令:“去追李柔。”
“啊?”
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快去。”瞪着眼的刘总,也焦躁起来:“她现在情绪不稳,赶紧追上去。”
“好。”
没在废话,快步上了面包…
面包追玛莎拉蒂?
没问题!
驶出别墅区时,玛莎拉蒂就停在路边,而李柔点着一支烟,靠车门望着远处夜空。
晚风中,她短发凌乱。
“呵…”
见我到来,她婉约一笑问:“我演技如何?”
“……”
“怎么?”
“心疼。”
網遊之神之月靈
从车上下来时,我如是说道。
知道!
刚才李柔发狂般举动,是演给刘总看的,也庆幸和感激,她能无条件对我信任。
可刚演的太逼真…
或者说,不是演。
又联想到,之前和陈欣谈论,关于对李柔不负责的逼迫,心中更是愧疚。
而她不以为然,只道:“真心疼我,就把计划统统招来。”
“嗯。”
我点头,又道:“说来话长,找个地方慢慢说。”
“去你那吧!”
我夢大陸
“好。”
我同意。
稍后和她各自驾车,来到出租房。
刚下车,碰巧遇到小兰回来,她见到李柔先是一惊,跟着凑我跟前伸手:“哥,给钱。”
“干嘛?”
“嘻嘻…晚上我住酒店,你报销。”
“神经。”
伸手在她脑门拍了下,小小训斥:“有你地方睡,干嘛去酒店?”
“这个嘛!”小兰坏笑中扎眼睛,又偷瞄了眼旁边李柔,开口:“不嫌我当灯泡?”
她音量不大,但也不小。
显然,走来的李柔听得到,而她回应:“放心,你哥这人有贼心没贼胆,上去吧!”
说着,拽着小兰上楼。
拜托!
是你李柔以上床,就浑身发抖,搞得我没法下手好。
不过…
看这样,她晚上打算是住这了,拉着小兰,就是为找个大灯泡。
随便!
跟在她们身后,我上楼。
在客厅,也没空聊男女那点事,我面对李柔,将计划,以及去石府经过统统道出。
听完,李柔说出两字:“好悬。”
“嗯。”
“刚才我若配合你,我母亲定看出端倪。”
“是。”
我承认。
之前在她别墅,我是真怕。
李柔知道,我不可能屈服于曹铭,而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也猜的出我憋着阴谋。
这一点,刘总也能想到。
所以李柔一旦配合,她必然加重怀疑,那就麻烦了。
因为…
我解释:“若收购石府,对你、对晨曦商贸而言,是机遇,更要承担相应风险。”
“那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担心你不同意。”
“你认为我怕?”
“嗯。”
我点点头,也说出理由:“我怕的是,你不敢像年轻时候那样,再去堵上一把。”
话出口,一旁乖做的小兰,先皱起眉头。
也不解中说:“李总,不会怕的。”
洛洛三界傳 落花不止
她的话,有道理。
都知道,为扯曹铭下水,李柔不惜牺牲晨曦商贸,从这点来说,没什么好怕的。
然…
李柔很诚实:“我确实怕。”
“啊?”
小兰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我这小妹年轻,想不到其中关键…李柔失去总代理权,原则上,就无法威胁曹铭。
至于我计划…
石府年销量两千万,而鸿运酒厂接近十个亿。
瘦死的骆驼比马…比,要比石府这支蚂蚁,大得多。
而李柔也反驳:“就算你逼的我母亲支持,但不见得能压住曹铭,甚至没机会硬。”
“嗯。”
“还让你我失去,唯一机会。”
“不。”
这一次我反驳,也给出理由:“兵败如山倒…一个品牌起来难,可若要倒下,易。”
“哦?”
“鸿运运作基础,是建立在晨曦商贸上。”我说出理由,相信她,知道我言下之意。
收购石府酒厂后,唯一胜算,需要在一个月中建立绝对优势。
也就是说…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背水一战。
“呵…”
很难得,李柔脸上露出苦笑道:“叶飞,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赌徒。”
“嗯。”
“这一点,比他强。”
“哦!”
我知道,李柔口中他是叶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