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bj5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鎮國天師 ptt-第446章 黑魔刀熱推-ru3d4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那天清晨和往常一样,我睡到自然醒,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强忍着老爸老妈的叨逼叨,好不容易才关上了话匣子,本打算下楼去溜溜弯,结果刚到了楼下,就看见一脸军绿色吉普车,正缓缓朝我驶来。
雙鷹旗下1 準噶爾刀王
开车的人是张松,吉普车后排,则坐着七剑中年纪最小的黄小饼,手上捧着一个漆黑的木匣子,疑神疑鬼的,满脸都是神秘。
我主动迎上去,对两人打招呼道,“早啊,这还没天黑了,又来找我拼酒?”
张松忍不住笑骂我,说你丫想得倒美,麻蛋,天天请你喝酒,每次都是我结账,我这点死工资可经不住你嚯嚯。
我说不为了喝酒,还能找我干嘛?我现在一身的伤,又不能陪你们活动筋骨。
夏有王源曖無疑 伴唯依
異世之至尊無雙 默續
黄小饼忽然挤上来,朝我神秘地眨眨眼,说上楼吧,有个好东西给你看!
见这两人神神叨叨的,我满肚子都是疑惑,没辙,只好重新上了楼,关上房间大门,叉腰问他们到底因为啥事找我。
“你看了就知道!”
黄小饼依旧是贱兮兮的,将手中那个长方形的木头匣子搁在茶几上,示意我亲自打开。
我一肚子牢骚,只好依言照做,可当木匣被打开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懵住了!
里面摆着两件东西,一把乌鞘长刀,一本刀谱。
刀是好刀,通体乌黑,散发着森冷的寒气,揭开木匣子那一瞬间,一抹寒光透体,冻得我直打哆嗦。
再看那本刀谱,显然是有些年头了,还是线装的古书,书页泛黄,上边印着一些苍劲的毛笔字。
我看了看乌鞘长刀,又看了看刀谱,回头反问张松,说这是几个意思?
张松嘿嘿笑道,“这东西,算是对你的奖励。”
奖励?
穿越之農女成鳳
我听得满脑子发懵,忙说什么奖励啊,我干什么了?不就去了趟西藏吗,值得宗教局拿出这种东西给我?
我连连摇头,表示坚持不受,谁知张松却忽然按住我的手,摇头道,“你误会了,这东西不是宗教局给你的,它来自总局……”
我更震惊了,“总局,难道是我二叔寄过来的?”
“算是吧!”张松神秘一笑,摆手说道,“其实,岳局长一直在关注你的一举一动,这一年多以来,他把你在江湖上遭遇过的所有事情,全都汇报给了你家老爷子,你猜猜老爷子是怎么回复的?”
我咂舌道,“我爷爷咋说的?”
张松清理了一下嗓子,阴阳怪气道,“老爷子说,草,这孙子果然是个祸害!”
我,“……”
张松又笑笑说,“虽然老爷子对你涉足江湖的事,发了雷霆震怒,但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他亲孙子,林家的种,行走江湖总不能太寒碜不是?所以他给你寄来了这个,拜托岳局转交给你。”
我瞪大眼说,“这把刀和刀谱,是我爷爷亲自送来的?”
“是的!”张松正色道,“其次还有一句话,老爷子说,他现在没有办法重出江湖,也没有办法庇护你,往后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只能靠你小子自己来扛,是福是祸,都得由你自己兜着,既然你选择了一条不受他控制的路,那么,就要做好迎接一切的准备。”
我默默听完,说没了?
张松点头,说没了啊,就这一句话。
我说草,他就不对我表示一下关心,我这几年过得这么惨,他就不怕我死在外面?
张松耸耸肩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老爷子交代岳局传话,岳局又拜托我来传说,口信就是这么说的,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只有岳局自己知道了。”
我忙说那岳叔是怎么跟我爷爷见面的,他是不是最近去过帝都?
张松摇头,说林峰,你别问了,问了岳局也不可能告诉你,该让你知道的,他不会吝啬,不该让你知道的,你问了也是瞎问。
“好吧!”
我坐回沙发上,捧起了老爷子转寄过来的乌鞘长刀,在刀身上轻轻摩挲着。
黄小饼则惊羡不已,在一旁留着口水夸赞道,“林峰,你可别小看这把磨刀,老爷子当年号称‘林狂屠’,不晓得在江湖上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此刀名为黑魔,死在这把刀下的亡魂比你认识的人还多,这可是真正的魔兵,你用的时候千万悠着点,魔刀妨主,你要是镇不住它,必受反噬!”
劍亭
我并不答话,轻弹刀身,那黝黑的刀锋立刻发出清越的鸣响,宛如金属撞击,清脆中伴随着浑厚的杀伐之气,一抹魔威随之涌来,照亮了我的双目。
的确是把好刀啊,爷爷把这玩意交给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也是一种考验吗?
我收好长刀,又取出了摆放在刀身下面的刀谱,上面由我爷爷的字迹,一笔一划,都显得苍劲有力,鬼斧神工,上面除了记载林家祖传的刀法,还刻录了一些爷爷自己对于刀法的领悟,读之如饮甘贻,令我收获颇丰。
终于,这老头子还想起来自己有个大孙子,肯给我一点照顾了吗?
张松咳嗽了两声,说东西已经给你了,以后怎么用,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不过林峰,这里还有一句话,是岳局托我向你转述的。
我点点头,说请讲。
张松整理了一下思路,特别严肃地看着我,“魔刀能杀人,也能救人,成败关键不再于这把魔刀,而在于握住刀柄的那双手,望你好自为之。”
我心领神会,起身,长揖到地,“也请你替我转告岳叔,我一定不会辜负他的众望,这把刀,只斩该死之人。”
“那就好,走了啊!”张松摆手笑笑,拉着直流哈喇子的黄小饼,离开了我的房间。
大门一关,这屋子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手捧着长刀,陷入了一阵沉默。
永橫 徐逝
这刀身煞气浓郁,无端生寒,比起姬云飞那把弯刀魔刃,也是半点不虚,正当我看得失神的时候,引妖牌中再度有了震动,小彩静静悬浮出来,赤着双脚走到我面前,满脸好奇,一伸手,表示要把黑魔借去一观。
少年药王 逐没
我也没多想,顺手就把黑魔刀抬过去,谁晓得小彩的手指刚刚接触到刀背,那黝黑的刀身之内,立刻爆发出“嗡嗡”疾响,一股霸道的霜刃气息反撩而出,震得小彩一声惊呼,身体倒栽了两米。
幹坤鬥神
v5穿越:只爱鬼眼王妃 依馨
“啊……”
她惊呼着倒在床垫上,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把黑魔刀归鞘,苦笑着说,“看来这东西,除了拥有林家血脉的人,别人根本抬不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