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3cg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線上看-第471章 幹介部族展示-tb5in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凛冬之爪和阿瓦罗萨的摩擦由来已久,但原本两家的战母都是有识之士,知道以她们的体量相撞只会两败俱伤,所以一向往来有度。
再者,艾希与瑟庄妮童年还是挚友,虽说这段感情早已随风淡去,但总归是有。
但今年的情况与以往截然不同,凛冬之爪俨然是一副搏命的姿态,要说真是只为了所谓的几个天赋异禀的法师未免让人觉得好笑,但他们对外的说法好像确实是想要争夺资源。
柴安平和拉克丝在太阳落山后找到了一处小部族,准备借宿一夜。
小部族驻扎在一个避风峡谷中,虽然资源短缺,但倒是意外不需要担忧寒冷的影响。
这也让他们幸运的躲过了南下部族惨败的命运。
柴安平用两袋肉食换得了这个部族人的欢迎,在一位老者的接待下,他们知道了这个部族叫做“干介”,在弗雷尔卓德古语里是“勇敢”的意思。
小部族百十号人,能够外出打猎的男人不多,只有二三十个,所以各方面用度都相当艰难,要不是地势优越,恐怕这个小部族很难生存下来。
这种小部落对于外来人向来热情,弗雷尔卓德人不讲究什么国仇家恨,而且这种小部族大多与世无争,你能带来些他们需求的货物往往便能获得他们的友谊。
更让柴安平惊讶的是,他形意之念一扫,竟然还在部落深处发现了一泉地热温泉。
这可是雪原里的珍惜资源!
不过这是一族的命脉,他可没脸找他们讨要给拉克丝洗澡用,不过这也给他提了醒,回到干介部族给他们安排的房屋后,他掘开地面,又切了一大块冰块来融成热水好让拉克丝洗澡。
已经有几天没能好好清洗身体的拉克丝没什么犹豫,很快就躺进池子里惬意的眯起了眼。
柴安平则没有馋一时的风光,由着少女放松一会。
穿越清朝當皇帝
他在住所设好警戒后,独身前往了此地战母的居所,说来有趣,可能是因为三姐妹神教影响的缘故,所有的冰原部落都选择尊女为主,哪怕只是个傀儡、门面,也绝对不会缺少。
当然这个地方彪悍的女人也不少……
江湖有情 閑曉
不见得会比男人弱。
干介的战母叫做耶夫娜,已经是个中年妇女,膀大腰圆,一下子就扭转了柴安平心里对于战母形象的认知。
……像艾希那种胸大屁股翘的肯定是少数的吧!
在战母的房中还有一位拄着骨杖的老人,是部族里唯一的“巫祝”。
简陋的房间里没有什么桌椅,两人都是席地而坐,地上铺设着各样的兽皮,墙面上则挂着一些兽齿串成的挂坠还有各式的原始武器。
在房屋的中央,几颗漆黑的石头静静燃烧释放着光热。
“远来的客人,住在这里可还习惯?”耶夫娜爽朗的问道。
“多谢战母的收留。”
柴安平笑眯眯的拱了拱手,在两人的招呼下他在火堆的旁边坐下:“贵部的人热情善良,我们很满意。”
“那就好!”
耶夫娜哈哈笑了两声:“可惜今年的冬季过于寒冷,食物储备不足,无法为你们举办晚会了。”
另一边老迈的巫祝开口接过话,他的声音醇厚,让人不由心生亲近。
“客人是来自南方?”
“正是。”
柴安平答道:“我带着未婚妻来冰原游历。”
“……”
老人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时机。”
“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
痞子特工
“老朽巫乾。”
獠兽 刺青
柴安平拱了拱手:“知道雪原如今凶险,敢来自然是心中有底,况且也说不定更长见识。”
“呵呵。”
巫乾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问道:“既然来自南方,那想必对南方即将发生或正在发生的战争有所了解?”
提起这个,耶夫娜的视线都凝实了不少。
“自无不可言!”
柴安平坦然道:“战争早已经结束了。”
我给你甜的
“什么?!”
两人心神微震。
“客人可莫要诓骗老朽。”巫乾失笑摇头:“十数万人的队伍南下,岂是那么快便能结束战争的。”
五夫臨門,我的蛇相公
“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老先生又如何知道战况如何?弗雷尔卓德的巫祝难道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柴安平摇了摇头,说的话并不怎么客气,但他此时即使伪装了身份也自有底气:“那一战我也远远围观,战场上连冰霜巨龙都出现并陨落了,早已不是凡俗可以估量的战争。”
“冰霜巨龙?”
柴安平将寒风城的事情稍作修改娓娓道来,听得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德玛西亚竟有如此强者……”
高冷王爺暖寵逃妻
巫乾喃喃自语,看起来颇有些愁眉苦脸。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否则你们弗雷尔卓德的部落人还真是不知要遭难死去多少……”
“是老朽鼠目寸光了,感谢客人给我们带来的消息。”
巫乾消化完柴安平带来的消息后自嘲一笑:“说是巫祝,老朽其实只是习得了一些皮毛之术而已,只会捣鼓些药草和祈福之术,本质倒更像是村医,不过要是真正的大巫没准真有客人所说的那种能力吧。”
“救人祈福就是大功德了。”战母耶夫娜盖棺定论。
对于巫乾的底细,柴安平早有所知,要真是什么高人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小地方做巫祝。
他跟着点头,高高轿子人人抬,不抬白不抬。
他告诉两人这些消息,是为了获取足够的信任,再不济也想着能换取一些情报。
来到弗雷尔卓德这么多天,这还是他和拉克丝第一次碰见活人,自然不愿意错过。
“客人特地过来应该也是有事?”耶夫娜接着说道。
“其实这次带着未婚妻一头扎进了雪原,既是好奇向往不同的风土人情,也是因为有些私事要前往弗雷尔卓德腹地,谁能想到两大战部今年打成这副模样。”
柴安平微微苦笑道:“虽说我们有些自保的手段,但也心怵撞上征战的双方,其实我特地前来拜会也是想向两位讨教些问题,以免两眼一抹黑,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事情不重要,我劝你们还是等明年开春再来。”
三千裏皆為地獄
耶夫娜慎重道:“那时候估计战争也就结束了。”
“若是能回头,我也早带着未婚妻离去了。”柴安平表示似乎带着些痛苦和怅然。
要是拉克丝在场,指定要绷不住夸他一句演技精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