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olc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明天下 線上看-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讀書-zjka9

By | 15 8 月, 2020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强盗
金虎终于离开了交趾国。
这个已经给交趾人留下严重心理创伤的屠夫终于离开了交趾。
交趾人的第一表现就是分走了一半的兵力去对付正在交趾境内横冲直闯的张秉忠。
就在金虎开始与占城国的国王婆阿苏统领的大军缓缓靠近的时候,云猛,以云氏亲王身份在红棉山召见了阮天成,与郑维勇。
对于云猛自号的亲王身份,不论是阮天成,还是郑维勇他们都没有怀疑这个身份的真实性。
毕竟,身为大明皇帝云昭的亲叔叔,拥有一个亲王身份在他们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
也就是因为这个身份,不由阮天成与郑维勇不重视。
因此,在云猛规定的时间里,这两人分别带着大军抵达了红棉山。
此时正是交趾的春日,漫山遍野都盛开着红色的木棉花,尤其是红棉山一带,木棉花更是开的如火如荼。
须发花白的云猛一身紫色袍服,正坐在一张巨大的厚毯子上恭候阮天成与郑维勇的到来。
他的身材本身就高大,加上关中人特有的洪亮嗓门,即便是阮天成与郑维勇还在十丈开外,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老人的善意。
阮天成与郑维勇虽然是敌对的,可是,多年的争斗过程中,两人其实都已经摸清了对方的脾性,如果不是因为两股势力的利益实在是没有办法调和,他们很可能会成为好友。
云猛一个人坐在一览无余的木棉树底下,正远远地朝慢慢走过来的阮天成,与郑维勇招手,在他身边,除过一个烹茶的少年人之外,一个护卫都都没有带。
阮天成从战马上跳下来,瞅着距离自己不过十丈的郑维勇吼道:“郑兄,请近前一叙。”
骑在马上的郑维勇道:“阮兄何不上前一叙呢?”
阮天成张开双臂向郑维勇显示自己并无武装,还主动向前走了两丈远,就目前的局面而言,张秉忠正在交趾北方也就是阮氏地盘里肆虐,阮天成与大明的求和之心远比郑维勇来的迫切,因此,他率先展现了自己的诚意。
尽管在来木棉山之前,两人的使臣已经磋商过无数次,可是,兹事体大,由不得阮天成不慎重,在没有获得郑维勇亲口承诺之前,他的心兵不安定。
郑维勇见阮天成离开了自己的大队人马,也就下了战马,先是朝十丈外的云猛拱手表示歉意,然后才向阮天成靠近了两丈。
“以木棉山为界,我们各自立国,郑兄以为如何?”
郑维勇瞅瞅自斟自饮的云猛一眼道:“阮兄准备遵从明国亲王的建议吗?”
阮天成摇摇头道:“我们两人此时莫要说什么利益不利益的话了,明国人不离开,我们就谈不到利益。”
郑维勇道:“你是说,我们先把明国人赶出交趾国,然后再论我们各自的利益?”
阮天成道:“明国皇帝的分封诏书我们必须拿到,只有拿到分封诏书,我们才能名正言顺的取代黎朝,如果没有明国这个宗主国的认定,我们与明国的关系就不可能正常。
这一次,有明国悍匪张秉忠来祸乱我交趾,紧接着又有明国大军追击而至,不论是张秉忠,还是这位明国亲王,他们都来意不善。
此时此刻,我们若是还不能同心协力,我阮氏的现在,就是你郑氏的前车之鉴。”
不论是阮天成,还是郑维勇都是久经沙场的枭雄,决断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郑维勇明白,张秉忠在交趾北部的劫掠已经到了尾声,如果这个大明悍贼想要离开交趾,一是从北方直奔兵强马壮的暹罗,这个难度很高,另一个方向就是贫弱的南掌国。
已经在交趾北方获得了充足补给的张秉忠部,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与拥有大量战象的暹罗作战,那么,靠近交趾南方的南掌国将是最好的安身立命之所。
也就是说,张秉忠会来交织南方,继续劫掠一番之后再进南掌国。
想到这里,郑维勇道:“好,我们继续合作,先把明国人弄走,然后在合力对付张秉忠。”
阮天成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璀璨的珠子托在手心对郑维勇道:“明国人贪婪无度,想要把他们弄走,不出大价钱恐怕达不到目的。”
郑维勇贪婪的看这阮天成手中的‘南天珠’,也从怀里掏出一方绿莹莹的方形翠玉也托在手心道:“本来是要拿这一方翠玉雕琢玉玺的,现在看来留不住了。”
阮天成苦笑一声道:“先捱过眼前这一关吧!”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就一起迈步向云猛所在的木棉树下走来,同时,他们带领的两支大军,分别向后退了百丈,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的远远地监视着木棉树下的云猛,只要稍有不对,他们就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
郑维勇,阮天成来到云猛面前,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恭敬的将手中的‘南天珠’以及‘翠芳’两样宝物献在云猛的面前。
云猛喝了一口茶水,瞅瞅眼前的两个宝物,淡淡的道:“礼物薄了。”
阮天成笑道:“这是献给亲王的心意,至于大明皇帝陛下,阮氏愿意进献黄金十万两以酬谢大明军队来我交趾剿匪。”
郑维勇也跟着道:“郑氏不仅有黄金十万两,还有美人五队,充盈陛下后宫。”
云猛让童子给阮天成,郑维勇倒了一杯茶道:“坐下谈吧,希望两位拿到分封诏书之后,为交趾百姓计,莫要再争斗了。
既然都是英雄,都需要一块基业,那就平分了交趾,各自为主岂不是更好?
就是不知以木棉山为界,郑氏同意吗?我听说你们为了争夺木棉山,可是死伤累累啊。”
刚刚坐下的郑维勇看看阮天成,咬着牙道:“木棉山原本是我郑氏的祖地,岂有轻易让与他人的道理……”
云猛欢喜的道:“呀,原来你不同意啊,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商谈,放心,有我大明为你们调停,总会有一个万全之策的。”
郑维勇咬咬牙道:“既然上国亲王大人已经拟定了以木棉山为界,郑氏即便是再舍不得,也会遵从上国亲王大人的意见,就以木棉山为界!”
云猛不高兴的道:“你同意了,这可是你的祖地啊。”
郑维勇痛苦的闭上眼睛道:“同意。”
云猛还想再说话,准备挑动一下心怀不满的郑维勇,却听坐在边上的阮天成道:“就以木棉山为界,不过,我阮氏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郑氏祖地阮氏万万不敢侵犯,阮氏愿意后退三十里,将这些土地划归郑氏,用来奉养郑氏祖地。”
云猛不解的瞅着阮天成道:“你愿意后退三十里?木棉关不要了?”
阮天成瞅着云猛道:“亲王大人说的极是,为了交趾百姓可以安居乐业,阮氏愿意作出一些退让,好让郑氏,与阮氏的争斗彻底平息。”
云猛抬头看着难得出现的青天,微微叹口气道:“那就把礼物献上来,准备接旨吧。”
郑维勇,与阮天成再次对视一眼,同时扬起手臂,百丈外的军队看到各自主君给了讯号,很快二十辆牛车就从军队中走出,同时走出的还有十队戴着幕篱身着纱衣的女子。
云猛瞅了一眼牛车跟美女,叹口气道:“亏了啊。”
阮天成道:“从今年起,每逢大明皇帝陛下的千秋寿诞,交趾必定有贡献奉上。”
郑维勇也跟着道:“从今年起,每逢大明皇帝陛下千秋寿诞,安南也必定有贡献奉上。”
云猛哈哈笑道:“每年十万两黄金,这么多美人儿?”
阮天成面无表情的瞅着云猛道:“黄金千两,美人一对,玉璧一双。”
郑维勇也冷冰冰的道:“安南同样。”
云猛怒道:“你们当我大明是讨饭的叫花子吗?”
郑维勇抬起头看着云猛道:“安南大部为烟瘴之地,一千两黄金,已经是安南在皆心尽力的在侍奉大明皇帝陛下。”
在郑维勇说话的同时,阮天成也抬头盯着云猛,目光很是不善,看样子这真的是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云猛端起茶杯道:“那好,老夫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郑维勇,阮天成两人并没有动弹,对面前的茶杯视若无睹。
云猛怒道:“老夫堂堂的大明亲王,难道会行宵小之辈暗算你们不成?”
说完话,就拿过阮天成,郑维勇面前的茶杯一一喝的干干净净,然后将喝过的茶杯顿在两人面前,亲自给三个杯子倒满茶水道:“你们便宜占大了,别像死了爹一样哭丧着脸,喝了这杯茶,你们交趾就这样了。”
眼看着云猛提起面前的茶杯又一饮而尽之后,阮天成,与郑维勇也咬着牙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二十辆牛车,以及十队美女已经来到了红棉树下,负责运送这些军卒也缓缓归队了,郑维勇,阮天成两人坐在原地等待云猛宣读诏书。
云猛笑呵呵的看着这两人道:“有两个人他们很想见见你们,两位如果此时不见,估计就见不着了。”
一群鸟雀突然从背后红艳似火的木棉树林中扑棱棱的飞起,阮天成惊骇的看向木棉树林,指着云猛道:“你要干什么?”
云猛狰狞的笑道:“老夫不是什么亲王,是一个强盗,哈哈哈,今天你们既然来了,还想活着离开吗?”
郑维勇霍然站起,拼命的挥动手臂,才要大声呼喊,他的声音就被一阵闷雷一般的巨响彻底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