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bd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ptt-第388章 火併推薦-0j66m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谢苗诺夫对此行自信满满。
法国将军和捷克军团组成的“干涉军”已决定出卖高尔察克,以换取他们安全离开俄国的保证。但哥萨克人无法离开他们的故土,若日本人也无法平定局势,他们将要承受苏俄政|府对他们背叛的严厉追究。如果能够抢到那批对苏俄政|府有着极大吸引力的黄金,是不是可以将功赎罪呢?
至于和高尔察克的交情,呸!是这个无能的家伙,拖累了大家,伊尔库茨克巨大变动却让他轻易逃脱了。不管如何,高尔察克的作用已经消失,他的结局无非是把这批黄金交给日本人然后取得庇护而已,那同样地,自己为什么不在这最后的时候为自己捞点好处呢?本来他计划等到高尔察克与伊尔库茨克城里已经翻身变为红军的“政治中心”的军队们火併后、再在自己的老巢赤塔投机取巧,但很不幸地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高尔察克竟要改道投向南面的蒙古!
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
对于这个消息,他是深信不疑的,因为这则消息的来源,是日军驻满洲里参谋本部的情报科,他们盯着高尔察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个消息后,谢苗诺夫决定提前劫车。
高傲的高尔察克对于背信弃义的行为是深恶痛疾的。他是个军人,有军人的尊严。昔日的同伴反戈一击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特别是别人拿他当垫背的。哥萨克骑兵又怎么样?骑术再精良,他们还能冲进钢铁做成的车厢之中吗?
他错了。哥萨克骑兵真的不是浪得虚名。在疾驰的马背上,他们照样能够瞄准趴在车窗里的高尔察克亲军的脑袋。而他的亲军,在对方奇准的枪法和强大的火力下,却不得不吃力地低头向着窗外无目的地打枪,好像就是给自己壮胆一样。
铁皮做的车厢被打出了一个个密集的枪眼,他的本就不多的卫队在哥萨克人的枪口下死伤累累,逐渐不支。见形势不妙,佩特罗夫匆匆冲到他面前,大声说:“我军抵挡不住了,不如和他们谈判,我们分一半的黄金给他们!”是啊,在生命面前,再多的财富也没有意义了。连这个身经百战的手下大将都觉得不能再抵抗了,何况其他人!
不得已,高尔察克答应试试。
双方的谈判出奇地顺利,谢苗诺夫痛快地表示,只要高部交出30箱黄金,他以哥萨克人的名誉担保,绝对不再对高尔察克动手。在他想来,前方就是高尔察克的不归路,自己在这里消耗力量,纵然抢得全部黄金,吃相也无法太好看,毕竟这么大的财富各路豪杰都盯着呢。有机会轻松捞得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要说高尔察克不心疼是不可能的,毕竟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亲自押车不远数千里来到这里,原本的64箱黄金要分出将近一半,可形势比人强,又有什么办法?这些可恶的哥萨克人,对付红军没什么办法,打起自己人来倒能干得很!
就在双方熄火握手言欢的时刻,猛然四面响起炒豆般的枪声,措不及防的哥萨克骑兵刚刚还兴高采烈地沉浸在分得黄金的迷梦中,未及上马即一下子被扫倒一大片。细听起来,中间还有手提式骑兵用机枪的声音。
谢苗诺夫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这火力,这兵力,难道是苏联红军杀过来了?自己不是刚和他们谈好了交换条件了吗?他们为了黄金,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女东家 自由凤
密集的射击之后,哥萨克骑兵已经溃不成军,但是对方似乎也并不想赶尽杀绝,一声叽哩呱啦的命令传过后,一队挥着太阳旗的骑兵从萨彦岭后转了出来。
这支队伍的首领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东方人,佩着一把指挥刀,嘴角盯着一撇日本人留的小胡子,勒着缰绳的左手上戴着副雪白的手套。他手势一摆,身后马上一个同样矮小的东方人大喝一声:“哈依!”即拍马上前。
高尔察克和谢苗诺夫都惊疑不定,他们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里竟会遇上日本人的部队!现在可以证实了,除了日本兵,谁还有如此强大的火力和雄厚的兵力?
过来的这个日本兵显然是翻译,他用一口流利的俄语俯视着众人,大声说:“大日本帝国驻满洲里第三师团一部,奉命接管军列!你们即刻离开此地,不得有误!”
随着这一声喊,一队又一队的日本步兵踩着长筒军靴,穿着谢苗诺夫熟悉的军服,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远处走来。其气势之轩昂、步履之整齐,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百战精兵,传说中的日军第三师团果然名符其实!
这不是“一部”,而是不下于一个联队的兵力。看起来日本人对这批黄金也是志在必得啊!
日本主子插手,谢苗诺夫的气势便馁了。作为日本人扶持起来的傀儡,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日本人觑觎这批黄金很久了,也曾要求自己时刻报告最新的消息。不过自从得知对象是这批黄金后,吃独食的想法一直支配着他的行为,毕竟他是正宗的哥萨克人,有他们百年来的尊严。对他来说,日本人也不过是临时利用的对象。
不过他的这点小算盘,在日本人的全力一击之下什么都不是。身后上百具的同党尸体已经告诉他,为了这批物品,日本人什么都可以做出来。他只能乖乖地退下阵来,向日本军官恭敬地敬了礼,淡定地隐到幕后。
惊世凰歌 冷雨幽心
方與圓全集
不可一世的哥萨克骑兵走了,他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金子。
在对手强大的实力面前,高尔察克也决定退缩。不但如此,他还向日军指挥官简单介绍了这批黄金的状况,就像是他主动上缴有多少功劳一样。
让他吃惊的是,在这群日军官兵之后,又源源不断地有无数的骑兵赶来,特别之处是这些骑兵簇拥着数十辆特制的马车。当先的人群之中,有一个人的面孔他十分熟悉。
高纪毅!
目瞪口呆的高尔察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奉军的情报人员一跃变成了日本的高官?
高纪毅没时间跟他解释,他的手下有条不紊地将列车上沉重的箱子装上这些马车。也许是考虑到太重了,骑兵们纷纷下马,让自己的爱马加入到拉车的行列中来。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在很短的单间内,整列火车的黄金被一扫而空。
火车又开动了,但是车内坐的不是高尔察克,此时的他,正和他的全部幸存的属下在那群日本兵的裹胁下越过萨彦岭,进入荒无人烟的蒙古境地。那里,有少帅的大队骑兵守候着。
飞蛾灭火
1919年12月17日,跟随到此的苏俄伊尔库茨克军队骇然在离伊尔库茨克三十公里处发现铁路一侧有百十具哥萨克骑兵的残骸;跟进调查中发现那列满载着各方关注目光的黄金列车就停靠在距乌兰乌德不远的铁轨上,案发两地相距不下数十公里。而那位西伯利亚白匪军最高头目、最高执政官高尔察克以及他的家人、内阁总理B•佩佩利亚耶夫、手下重要军官佩特罗夫以及上百名卫队官兵则不翼而飞,伴随的还有600吨的黄金从天消失。在现场残留的火车上,有数十具高尔察克卫兵的尸体和数不清的弹孔…
著名的莫斯科“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立即介入调查此事,它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克格勃”的前身。从现场查证,高尔察克离开前曾与谢苗诺夫率领的哥萨克骑兵激烈交战,有尸体和弹孔为证,种种迹象也认可这种推论,此外谢苗诺夫也承认了此事。但是他言之凿凿地说明当时是由大量日军接管了局势,他们是第三师团的士兵,有现场其他骑兵为证。
契卡的能力是不一般的,他们审讯的技巧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一个擅长于严刑拷打的组织。但无论如何讯问,众多的现场目击者(哥萨克骑兵)都坚持是日本人做的,在他们的理解里和当时眼前的事实确是如此。
此事矛头直指日本。
而远东日军司令部则气急败坏地发出一则公告,称当时并无任何一支日军的异常调动,并表示千里迢迢的动作不可能瞒住所有的人,光后勤补给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没有就是没有”!
洪荒淩霄錄 雨夜星辰淚
言之有理,但是谁信啊?
绯夜之花 果子张
但是日本人的话都要正反两面听,后勤补给困难怎么了?他们还不是万里迢迢来到远东并一呆好几年?联想到日本对于这批黄金的注视程度以及在内部大小会议上作出的指示(契卡同样有人在日本内部),似乎一切又都变得简单了。反正无论日军怎么说,“黑吃黑”的可能性是巨大的。
魔戒校园 煞笔的化身
苏联政|府开始和日本政|府就此事展开密集的外交谈判,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向来诬赖别人的日本人开始尝到了被冤枉的滋味:他们不会想到九一八、七七事变、淞沪会战,都是日本方面要么先丢失了士兵,要么就是中国军人先开的枪…
至于高尔察克一拨人,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无一点声音。从此便有许多传言:是不是被哥萨克人杀人灭口了?会不会是日本人灭的口?这黄金有没有可能是高尔察克见势不对而藏在哪里?最有可能的是会不会抛入幽深的贝加尔湖中?从此贝加尔湖畔多了许多捞宝者,三十年代初美国还有一个深潜队慕名而来。
只有张汉卿、高纪毅等人知道,日本人是吃了个哑巴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