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rpy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 三尺鍵-第152章 賣不出去,就是玻璃鑒賞-ki4vb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很快,谢玉抵达自家档口。
“你们过来…”
召集所有伙计,照着谢天禄的交待,吩咐了下去。
“是!”
谢玉稍微安心了些。
ke謀殺案 哥不是裝的
也没站脚,直接就往屋外走。
“去故友居!”
黑色悍马反射阳光,乍一发动,如巨人发出怒吼。
不止谢家。
这则报道犹如惊涛骇浪,席卷了整个安市,各个家族、势力的反应都不同,但所有人都很清楚…
安市古玩界,要变天了!
不过于此同时。
鬼街的大小商铺里,却是上演了一出好戏,与谢天禄所料,丝毫不差。
几乎所有人,都从鉴宝阁进了货。
这么硬的货,自然要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各家店主,都以为会生意爆火。那冰种翡翠雕的镯子,外边能卖到20多万,店里只卖10万。
这种好事…
上哪找去?
最开始几天,顾客们的确很有兴趣。
仙疆魔域 廉紅文
可没过多久…
不管青花瓷、冰种佩饰或三彩陶釉,就都不是香饽饽了。
无论放在多显眼的位置。
客人瞧见后,都是嗤之以鼻,看都懒得看一眼。
甚至。
多数人都一口咬定,店里卖的是假货,否则各家各户的物件儿,咋能一模一样?
整条鬼街的古玩店主…
都傻了!
江凌云开的价再低,但货的品质在这摆着,这些天来,各家大批量进货,花销不菲。
更有甚者,已是砸锅卖铁。
要是卖不出去…
鬼街六成以上的店,都得关门大吉!
这天。
正为此事焦头烂额的王二麻子,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谢家档口的伙计!
他好生供着,香烟、好茶伺候,谁知这位伙计,却与以往截然不同,那叫一个好说话。
关上门,两个人促膝长谈。
王二麻子的脸色,变了又变。
“兄弟…”
“这话真是小三爷说的?”
“千真万确!”
“物以稀为贵,您开这么大的店,道理肯定比我懂。”
“小三爷还说了…”
“鬼街上八成的商铺、摊子,都已经决定退货!”
“怎么的王哥,为了一个江凌云,您还要跟三爷撕破脸不成?”
王二麻子手心儿里都是汗。
他狠狠吞咽口水,急忙晃晃脑袋,恭维的笑容,却有些僵硬。
“哪能啊?”
“但是兄弟,这可都是冰种翡翠…”
伙计眼神泛着凉意。
“卖不出去,还不如玻璃!”
“王哥,您要真这么待见翡翠,那不如卖了铺子,回家好好把玩…”
“慢慢考虑!”
言罢。
伙计毫不客气的甩甩袖子,背过身大步离去,留下王二麻子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伙计说的没错,卖的出去,那就是钻石,卖不出去,连玻璃都不如。
可…
全退?
这可不是小钱!
就算他想退,鉴宝阁吃进肚子的,那真能吐出来?
但换个角度…
横竖卖不出去,要是为了这批货,得罪了谢家,绝对得不偿失。
一念及此,王二麻子咬咬牙。
“退就退!”
不只是他。
在谢家的努力下,别管三彩陶釉、还是冰种翡翠,都成了不值钱的玻璃渣子。
整条鬼街的店主、摊主,无不兴起退货的念头。
事态的发展,犹如早有剧本。
而看过剧本的谢天禄…
已彻底掌握了局势!
下午。
怀安区,阮家别墅群前,一辆出租车停下。
聖人吟
江凌云和阮思弦下了车。
“小姐?”
大门前,一位侍女看见阮思弦,神情激动。
“小娟…”
阮思弦表情凝固,泪眼婆娑。
“你…还好吗?”
“好,好…”
小娟哇的哭了,打开门后,又急忙转身,朝别墅里快步跑着。
“小姐您稍等…”
“夫人、奶奶,小姐回来了!”
望着偌大院落的假山、流水,往昔的一幕幕,自眼前倏然闪过。
阮思弦泪如泉涌!
视线中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她自幼在这里长大,依稀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陪她捉迷藏。那会庭院很大,唯独堂屋改建成别墅,阮家祠堂在后院,跟前院隔了条小河。
爷爷奶奶,二叔、三叔,思玉、二哥…
还有许许多多的亲人,大家生活在一起,哪怕没有如今的别墅群,可每天的生活,都羡煞旁人。
阮思弦的心,隐隐作痛。
奶奶…
您还好么?
都怪孙女不孝…
然而这些多愁善感,却在忽然之间,被硬生生打断。
砰!
一只狗盆扔在地上,狗粮洒了一地。
“思玉,你…”
阮思弦回过神,仓促之间,还没擦干眼泪。
“狗男女!”
阮思玉打量着两人,嘴角噙着冷笑。
“表姐,你怎么还有脸回来,是不是没钱了?”
她扎着双马尾,虽然是冬天,却只穿吊带,一双白丝,显的双腿又长又细。
加上稍显稚嫩的脸庞,清纯之中,透着无限锈惑。
“哎,亲人一场…”
“你们趁热吃,可别说我不念情分!”
阮思弦刚憋回去的眼泪,马上又滴落下来。
思玉…
她怎么能这样?
“嘁!”
阮思玉神色冷漠,没再理会两人,转身进了别墅。
“进去再说。”
江凌云倒没当回事。
这种把戏,一次还算新鲜,第二次就没意思了。
阮思弦魂不守舍的点点头。
刚进别墅。
“思弦,呜…”
韩雪萍看见阮思弦,微怔之后,急忙从二楼下来。
眼泪,也决堤般淌下。
“你瞅瞅,都瘦了…”
她抱着阮思弦,眼里尽是宠爱、疼惜。
“在外边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
“韩阿姨…”
阮思弦却有些不适。
只能小心的挣开,轻轻摇头。
“他对我很好…”
“哼!”
一旁沙发上的阮思玉,闻言冷哼。
“阿姨,你管她干嘛?”
“要我说,她跟这个野男人跑了,天天指不定多快活呢!”
重修之灭仙弑神 疯颠
阮思玉嗤笑不已。
“表姐你自己说…”
“你们每天,是不是都不下地?”
江凌云眸光微凝。
一双拳头,立刻紧攥!
“你再说一遍?”
“不要…”
阮思弦抱住他的胳膊,声音中饱含悲恸。
永生帝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阮思玉这么看她,可作为表姐,她不允许其他人伤害妹妹。
然而…
“哼!”
“江凌云,你还敢跑到阮家撒野?”
大门外。
一个男人身材高大,声若惊雷,走进别墅后,鄙夷的打量着江凌云。
上仙妳又來了 幻想天馬
“二哥,你怎么回来了?”
阮思弦惊讶的捂住小嘴。
二哥阮宏轩,是阮氏集团销售部主管,通常都在全国各地谈生意,为阮家开疆拓土。
“你还有脸问?”
阮宏轩面色冰冷,看都没看她一眼。
“以次充好,用玻璃冒充翡翠…”
“你居然跟这种人跑了,就算不顾及家族,难道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