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c34都市言情 斬月笔趣-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是爲了講道理讀書-i4jhx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捧着这门名为“马鹿冲城”的金色书简,我就这么端坐在赤龙石下,书简上的一个个字眼,一道道图案都不断的烙印在脑海中,然后彼此印证,寻找破解的契机,整个人的心神都沉浸在其中,暂时的忘记了世上的一切。
不久后,忘记了时间。
无数书简上的文字一一烙印在我的暗影灵墟之中,一缕缕金色文字犹如金色光雨一样,润物无声,而就在某一刹那,我的神识瞬间受到了牵引,原本立于暗影灵墟的上空,但就在我踏前一步的时候,却踏入了另一个时间。
眼前,山川葱茏,河流交错,一派山灵水秀的画卷,而就在画卷之中,一头盘踞在山岭上的赤龙正在打着盹儿,仔细一看的话,正是赤龙精魄的主人,这头赤龙生前的模样,他的身躯几乎笼罩着整座山脉,无比巨大,每一个呼吸都让大地为之微微颤抖,万物随之律动。
“唰!”
忽地,远方的空中出现了一道虹光,紧接着雷声鸣动,那是一柄仙剑破空,震动耳膜的巨响声,整个天空都为之颤抖着。
“碍眼的飞虫。”
赤龙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远远的瞧了一眼之后,道:“我说你这家伙,堂堂的林鹿剑仙,号称人族一方巨擘的存在,总是造访本座的栖息地意欲何为?找死吗?”
无限循环之玲珑环 胡古
“对,就是找死。”
远方,那柄一举穿透云霄的飞剑缓缓变慢,剑身之上矗立着一位身穿白衫的中年人,俊逸的脸庞,透彻的双眸,显得仙风道骨,他双手负于身后,浑身鼓荡着冲天的剑道意境,就这么剑眉一扬,道:“赤龙,你一句焚灭了洗井山的近百里林地,实在是做的有些过了。”
“过了吗?”
赤龙扬起头颅,淡淡一笑:“洗井山那边的莽夫流民们提着利斧、长矛上门,趁着本座长眠的时候想要把我大卸八块,瓜分龙肉的时候,你这位林鹿剑仙怎么不站出来主持公道?怎么,本座血洗了洗井山,你倒是出来了。”
名为“林鹿剑仙”的男子皱了皱眉,道:“江湖上的老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谁找你的麻烦你就去找谁的麻烦,那些试图屠龙的莽夫不是都已经被你烧成了焦炭了吗?而你之后迁怒洗井山,一举将洗井山变成了烈火炼狱,这就过了。”
“过不过你说了算吗?”
赤龙昂起狰狞的头颅,笑道:“你林鹿剑仙在人界固然是一等一的存在,但在本座眼中依旧还是一名凡夫俗子罢了,老子现在就只问你一句话,这世上的道理是不是你林白鹿一个人说了算?”
林鹿剑仙缓缓抬手,欲拔出身后背着的一柄古剑,淡淡笑道:“我说的可以不算,但我身后这柄沉井古剑说的必须算!”
“哟哟哟~~~”
赤龙盘踞着身躯,如果不是两条后腿太短差点就跷二郎腿了,好整以暇的看着远处的林鹿剑仙,笑道:“这天大的口气,不知道的话,我还以为是开天辟地的始祖古神的嘴里吐出来的话。”
说着,赤龙看着空中御剑的男子,笑道:“我知道你跟我讲的道理,又是罪人不孥的那一套,但老子偏偏不爱听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讲道理,什么罪人不孥,谁敢得罪老子,老子就把谁的全家灭族,让他方圆数百里变成火泽,那又如何?老子身为龙族,还要跟你们这群蝼蚁讲道理了?”
林鹿剑仙微微一笑:“没关系,我这柄沉井,自然会教你讲道理。”
说着,林鹿剑仙驾驭脚下飞剑向前冲出,同时拔剑、出剑一气呵成,瞬间就从空中劈出了一抹虹光,剑光裹挟着天地间的法则,带着隆隆天音,看得我暗影灵墟都颤抖了。
“陆离,小心点啊!”
暗影灵墟之内,白鸟悬空而立,道:“你的剑心才刚刚有了一点点雏形,这个林鹿剑仙的剑道你千万别看得太深沉,免得一下子被他的剑意把你的剑心给震碎了,到时候得不偿失,不但没学会马鹿冲城,反而毁了自己在剑道上的造诣。”
“知道了。”
我点点头,眯起了眼睛,只是看个大概。
……
“雕虫小技耳!”
赤龙懒洋洋的望着空中的这道犹如匹练般落下的剑气,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空中就是一个呵欠,顿时罡风激荡,瞬间就把这一剑的气机给完全碾碎了,但密密麻麻的剑气依旧凌乱落下,将赤龙周围的数千米范围的龙系阵法轰得支离破碎。
“哼!”
一抹杀机出现在了赤龙的双眸之中,长长的尾巴轻轻摇曳,顿时位于尾部的一道龙鳞闪烁着霞辉,一道赤龙手段被瞬间激发而出,下一秒,龙气爆发,大地深处传来了咆哮声,一头由龙气凝聚的赤龙猛然冲出大地,激起了漫天的雾霭与纷飞火焰,正是那一招龙吞大泽式!
“死吧!狗屁的林鹿剑仙!”赤龙狰狞长啸。
空中,名为林鹿剑仙的男人只是淡淡一笑,身躯扶摇直上的瞬间,脚下的飞剑就变成了剑尖朝下的姿态,紧接着男人足尖轻轻一点,顿时脚下飞剑爆发出冲天剑芒,瞬间化为一道虹光裹挟着数百米的剑气如同瀑布般的冲向了大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轰轰轰~~~”
尘埃四起,龙吞大泽式虽然气势惊人,但却被对方的一剑轰得整个架势都化为齑粉了,林鹿剑仙的控制恰到好处,剑气磨灭了龙吞大泽式之后,直接消弭无形,并没有破坏地表形态。
网游之傲视金庸
“哟哟哟!”
赤龙讥讽笑道:“好一个林鹿剑仙,心怀天下,扶助苍生哟,你连一草一木都舍不得斩,还想斩一斩我这头真龙的锐气?”
“一草一木,皆可繁衍生灵。”
超级教师ii
林鹿剑仙依旧脚踏飞剑立于风中,淡淡一笑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你这头畜生造孽了不说,还想乱我道心不成?”
“来来来,少说废话,让你这柄沉井古剑来讲道理,别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
“好。”
林鹿剑仙一声长吟,再次递出一剑,顿时天地失色,一道剑气长空直下,萦绕在周围的还有无数道细密剑气,就这么一剑带着上万道剑气从天空倾泻下来,宛若下了一场剑道暴雨一样。
“来得好!”
这次,赤龙终于也认真起来了,身躯盘旋,浑身各处的一缕缕鳞片不断浮现出光辉映射在前方,瞬间凝聚出一道由龙鳞力量凝聚为的护盾阵法,而空中那躁烈不堪的剑气席卷而下,“蓬蓬蓬”的撞击在阵法之上,轰得阵法不断发生龟裂,终于,在一剑余威倾泻完毕的时候,这道赤龙阵法也完全崩碎了,整条赤龙身上的鳞片光泽,在这一刻至少减弱了一半。
“原来,传说中的真龙也这般外强中干。”
林鹿剑仙摇摇头,道:“同样是真龙,始白龙能打十头赤龙。”
“你这杀千刀的狗屁剑仙!”
赤龙彻底震怒了,身躯蜿蜒,宛若沉身于深渊之中一半,猛然尖啸向上,发动了一招猛烈无比的龙沉渊泽式,一时间漫天都充满了赤龙的气焰,就这么直冲向空中的剑仙。
“终于有点样子了。”
林鹿剑仙微微一笑,单手抬起了古剑沉井,笑道:“但还是不过一剑的事!”
“唰!”
一缕金色的光辉从天而降,瞬间轰开了龙沉渊泽式的外围罡气,紧接着一缕金线蔓延,将整个龙沉渊泽式的法相一分为二,无数烈焰崩碎流淌,赤龙卯足劲攻出去的一击,最终还是被林鹿剑仙给一剑化解了。
“老子偏偏不信!”
赤龙身躯蜿蜒,目光中透着怒火:“你林鹿剑仙不过是人族的一个小小剑修,一柄破剑还想斩破这天不成?”
林鹿剑仙立于飞剑之上,单手捻须一笑:“如果有必要的话,未尝不可。”
“狂妄自大!”
赤龙怒吼一声:“来来来,既然你如此目中无人,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真龙的真正力量!”
我有神通修武道 風幹的魚兒
……
“唰唰唰~~~”
一缕缕光辉从赤龙头颅上的鳞片中泛起,那些都是赤龙浑身最坚硬的龙鳞,所记载的绝学自然也是赤龙一族最核心的手段,就在十多道鳞片尽数释放光辉之后,赤龙的浑身也笼罩上了一层金色光辉,宛若金龙一般,道:“来吧,这一战分出一个生死!今天有我赤龙,就没你林鹿剑仙了!”
“大可不必。”
林鹿剑仙摇摇头道:“纵然败了你,我也不会杀你,我不是你,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讲一下道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林鹿剑仙手底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一剑剑递出,剑意越发的炽盛,宛若真就是一位已经得到成仙的剑修一样,身后剑匣拔出一柄古剑之后,又有数十道古剑飞出,漫天飞旋,与祭出全部力量的真龙杀得天昏地暗。
我立于天地看着这一场对决,心肝都颤了。
“感觉如何?”
白鸟出现在我身边,笑着问道。
“相当厉害。”
“那是自然。”
她美目中带着期许:“这一招马鹿冲城如果学会了,一定相当厉害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