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6g4人氣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一十五章飛昇三清境,道還洞真天熱推-ptuh5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血河破去,任鸿催动番天印,一掌拍碎气运天柱,随后与焦顼返还九天。
新朝确立,人间重归安定。
百年后,焦顼返还三清境。
又过四百年,任鸿炼化所有大罗道影,自昆仑玉虚飞升三清境。
钧天和任鸿一并跨入九重清霄,来到世界外侧。
在他们眼中,女娲界如同一面玉盘被女娲真身托起。
“这个世界越来越大了。”
钧天:“等三位老爷下降人间,这个世界还能更大。”
环视四周,茫茫虚空不见光亮,唯有上方三清境遥遥牵引二人。
初戀上癮 羅門生
“任鸿,咱们走吧。”
“不急。”
任鸿手托六合天象珠,身后大罗天开辟三重道境,将六合珠化作一盏神灯。
“咱们去背后看看。”
任鸿对当年之事也有一份好奇。他拉着钧天来到女娲身后,看到清晰可见的番天印。
二人沉默。
果然,是老师啊。
任鸿神情变幻,突然他身上的金葫芦破空而去,遁入虚空消失。
玉清老师就是当年偷袭女娲娘娘的人。
任鸿心中复杂,默默对金葫芦离去方向拜了三拜,随后和钧天一同前往三清境。
三清境和娲皇宫原本呈锥状,一同锁住天皇真身。但随着天皇一次次冲击封印,如今娲皇宫上空的“天眼”不断施压,娲皇宫已经与三清境齐平。
这四大圣地落于同一平面,构造另一座万圣大罗天。
走进三清境,任鸿便感到自身大道与这片万道之天共鸣。甚至随着他一步步靠近,三清境这片时空已经出现独属于他的道炁。
“咦,焦顼和青玄师兄竟然在门口等着?”任鸿脸上浮现笑意。有熟人接引,就是好。
帝宫欢:盛宠绝世王妃
突然,钧天拉了他一下。
扭头一看,钧天一脸茫然:“任鸿,三清境在哪?眼前这不是一片虚空?”
虽然他能感知三清境的召唤,却看不见这座万道之天。
“你境界不到,尚未炼成大罗天。你祭起玉尺试试。”
钧天闻言,将玉尺和自身融合,达到“人尺合一”的境界。那一刻,玉尺中蕴含的先天纯阳道域与他共鸣,看到眼前一座宏伟壮观的天地。
这座天地充斥无数色彩斑斓的道炁,每一缕道炁孕育一座乾坤天地,森罗大千。而在众多道炁中央,还有三座庞大无比的圣境以及一座精美宫殿。
“这就是三清境?”压下心中震撼,钧天也看到三清境门口的焦顼和青玄大道君。
飞到迎仙门,焦顼和青玄迎接二人。
青玄道:“定海道友,我先带着他俩去玉虚宫。稍后,你再去他的仙宫找到。”
“好。”焦顼和任鸿打过招呼,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径自前往一座新孕育的道宫。
但凡大罗天尊进入万道之天,此地应感大道,便会生成相应的道天仙宫。
任鸿心中一动,他同源的道炁徐徐展开,化作一重六合大罗天,开辟勾陈道宫以供焦顼落脚。
忽然,天空响彻悦耳凤鸣,一根凤翎飘然而来。落在任鸿手中,化作一只果篮。
青玄笑道:“师弟,三清境中有你诸多善缘。待会你回勾陈宫,怕是要热闹几天。“
任鸿知道这是南离仙子所赠,笑着收下,随青玄前往玉虚宫。
玉清境清微天中的玉虚宫和人间昆仑玉虚宫相似。甚至清微天中的景色,任鸿也很熟悉。
毕竟在人间,他经常模拟清微天玩。
入玉虚宫,他看到许多熟悉的同门。
徐阴阳、赤明、妙玉、玉阳、金霞……一众道君皆在教主两侧。而在众多同门中,还有一些任鸿从来没有见过的道人。那些道人位阶序列甚至在赤明、妙玉等人之前。
都是紫极神图上的二阶道神,有些还是常伴老师身侧的古老帝君。
任鸿听焦顼提及,玉清境内道君无数,真正在外界走动的人并不多。
“弟子任鸿拜见老师,祝老师万福。”
钧天有样学样,也跟着任鸿行礼。
任鸿这一拜,隐隐约约携带人间仙道气运流入清微天,让玉清一脉气运更胜。
——————
玉清教主心道:“下一劫原就是三教围攻昆仑,如今任鸿小儿又让我教气运更胜,怕是下一劫难过。”
再想想女娲虎视眈眈,玉清教主扫视这些门人,心中有点发愁。
数劫以来,自家这些门人越发疲懒,不愿往外走动。真正在外头挑大梁的,只剩广成、太乙两位天尊。
看来,这一劫大半希望,就在任鸿和太乙身上。
半响后,他好言对任鸿二人道:“你既拜入我名下,序列在云中子后,为亲传弟子。”
“至于钧天小童。你本是贫道身边的仙器得道,如今又不曾证了大罗道果,便留在玉虚宫,随侍贫道吧。”
任鸿二人谢过玉清教主。
教主随后道:“鸿儿,你既入我门墙,拜贫道为师,总不能没有一点表示。且说,你是要道法,还是灵宝,又或者仙丹灵根?”
任鸿摇头,坦然道:“弟子在人间得老师庇护,已然成道,无须外物。”
此言一出,玉虚宫中传来阵阵哄笑。
一位站在前列的帝君笑道:“小师弟,莫说胡话。你在人间才得多少成就?你那罗天道境宛如水月镜花,量劫风一吹,便化作乌有。”
另外有一手持五色彩莲的仙姑也附和:”师弟,我辈入门第一日,老师皆会赐下礼物。或为大道天书,或为大道灵宝,或是先天灵根。你如何能例外?”
青玄和任鸿交好,此刻道:“师弟,你大道已定,未来自有成就。不如求一件灵宝,方便自己护身。”
任鸿信任青玄,于是便依言求赐灵宝。
放開封神讓我來
教主打量任鸿,伸手一指,他身上携带的六合天象珠、勾陈如意以及净世天火剑自动飞出。
随后,三光神水在三宝上空出现,洗去三宝的杂质,让三件灵宝品质提升。
“你这些法宝携带红尘之气,为师且帮你洗去。此外……”教主手一招,玉虚宫外有一道炁震动,化作先天不灭灵光飞入殿内,落在任鸿手中形成一面镜子。
“你将昆仑镜留在人间,为众生留下一线生机。这面浮黎镜赐你,也算全了你我师徒名分。”
月妖雪 月妖雪雪
当年任鸿入道,便是借助昆仑的浮黎宝镜。如今教主又为任鸿祭炼一件大道灵宝,化作浮黎神镜,定师徒名分。
随后,任鸿入列。站在玉柱道君云中子之后。
青玄大道君忽然问:“老师,师弟入门,不知归入哪一脉?”
玉虚宫下分洞真、神霄、广成、清微四脉,和人间三清宗时一般。
任鸿听到这,心想:我在人间归入清微一脉,这次拜入老师门下,应该也要受青玄师兄照顾——
“且入洞真宫。”
任鸿一惊,连忙抬头。
玉清教主淡然一笑,对左手第一位的仙人道:“他去你那一脉。”
老仙正打瞌睡,猛然睁开眼。往大殿角落,也就是任鸿方向扫了一眼,微微颔首,甩动拂尘。
任鸿明显感知到,自己对应的那座六合境勾陈宫,飘向玉清境之下的另一座道宫。
那座道宫上书“天宝”二字。
洞真境,天宝宫。
“天宝我徒,你这小师弟刚刚入门,你多照拂些。”
老道缓缓点头:“弟子晓得。”
然后,他继续睡觉。
对自家徒儿的态度,玉清教主显然也很无奈。周遭好些洞真宫的道君天尊纷纷露出苦笑。
若非自家大师兄整天不管事,自家洞真一脉哪能四分五裂,冒出那么多山头?
青玄对任鸿甩出一个同情的眼神,偷偷传音:“罢了,回头你找云中子陪你。若出事,可以来我清微宫求援。”
然后,他不再插手任鸿之事。
任鸿也明显感觉到宫中诸仙间的阵营不同,连忙看向徐阴阳和灵寿子。这两位天尊亦是两宫主事,见任鸿归入洞真一脉,同样不好说话。
徐阴阳(广成子)心道:虽然我想把小师弟拉过来。但既然老师划入天宝大师兄那边,我总不能去跟天宝师兄打擂台。
灵寿子(南极仙翁)念着一份任鸿在人间帮自己延续道统的人情,本也想拉一把。可偏偏教主送任鸿去最没有关系的洞真宫,他也很无奈。
“尔等归坐入列,这次讲道开始。”
教主身畔,有白鹤童子敲击金钟,诸仙为之肃然,一个个正襟危坐。
这时,也就看出玉虚宫诸仙的地位了。
四道脉宫主以及一些资深大罗天尊坐紫色蒲团。而任鸿、黄龙这类大罗天尊,坐青色蒲团。至于钧天这种不入大罗的太乙散仙,只能坐在赤色蒲团上。
因为新人加入,这次玉清讲道刻意照顾任鸿,讲述修行大罗的先天法。
霎时间,玉虚宫涌出金花天乐,无边异象。
钧天尚未修成大罗,聆听大道之音后又惊又喜,隐约开悟大道之门。
“我当年褪去仙器躯壳,转为人身修行。如今聆听大罗妙理,才是人器一般无二,皆是皮囊而已。真正重要的是,是大罗道性、纯阳灵光。”
“我日后修行,应该着重温养元神,蜕变不朽灵光。”
任鸿坐在青蒲团上,听讲先天大罗天,对比九重道业体系和先天大罗法。
“论战斗力我,我的道业体系不逊于先天大罗法,甚至犹有过之。因为我能借助天道之力。但是……”
邪火炎天
任鸿皱眉。
先天大罗法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避劫。
若有朝一日,天地腐朽,万道破灭,大罗天尊可以凭借自身开辟大罗天,以保存道性不朽,直至下一次宇宙演化。
为你倾其一生
但是任鸿的九重道业体系在天道破灭那一刻,道果随之坏去,为宇宙陪葬。
“等等,这所谓的‘劫数’跟师兄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下一劫,有何干系?”
任鸿想要询问,但看着众仙如痴如醉聆听大道,却也不敢打断教主讲法。
直到教主讲道完毕,从玉座消失,诸仙才开始活动。
“师弟,我带你出去转转。”玉柱道君主动拉起任鸿,一同往外走。
至于钧天,在旁边一群仙童神官的拥簇下,往玉虚宫后殿去了。
任鸿看着他离去,欲言又止。
“别担心。钧天这小子另有机缘,道路跟咱们不同。”
说着,玉柱携手任鸿走出玉虚宫。
“师兄,咱们不等一等洞真大师兄吗?”
瞧瞧旁边,青玄大道君携一众清微宫道君仙真离宫。广成和南极也各自带自家宫人走。但唯独洞真一系,稀稀落落三俩为伍,没有一丁点的组织感。
“天宝大师兄早就回去睡觉了。你没察觉?他听一半就撤了。”玉柱道君苦笑:“咱们洞真一系最随性,跟上清境那边差不多。散养。”
任鸿哑然。
两人走出玉虚宫,走在清微天中。
“老师门下有四道宫,每一宫有一位大师兄主持。在人间,你体验过类似的经历。不过当初你在清微宫,青玄师兄用心打理,宫规严谨,跟洞真宫不同。”
“既然洞真宫这般疲怠,老师为何不过问?”
到底当了五百年昆仑掌教,任鸿对洞真宫的态度很看不惯。
“没办法,没人能打过天宝大师兄。这位大师兄可是最早一批追随老师的弟子。”玉柱道君:“依照规矩,若本宫有人不满,可以挑战大师兄,逼他隐退。当年元始化广成,玉清做神霄,便是这般更易而来。”
玉清境最早的四大道宫,分别是洞真、玉清、元始、清微。这四大道宫的名字,便是从教主本身大道截取而来,分别传给四大弟子,天宝、弥罗、元皇、清微。
任鸿和他走在一处仙桥上。往水中望去,无数游龙幻化的锦鲤在仙荷间嬉戏。
“不论是天宝君也好,元皇帝也罢,都是老师当年自己用过的身份。他给四大弟子,让他们传承大道。奈何悠悠岁月过去。三位大师兄早就避世不出。如今他们道宫都挂在玉虚宫名下,由老师暂掌。有时候,老师还会假借他们的名义帮他们去人间传道。”
任鸿疑道:“既然其他三宫又换了人,为何清微宫还是这个名字?”
“不清楚。毕竟那都是久远劫前的事。我证道不过三劫,哪知道那些老古董的态度。”玉柱道君皱皱眉,看看左右:“有传言。其实三位大师兄并非避世,而是证道失败,化道而去。但清微大师兄证道失败,一灵不昧转而成了青玄师兄。所以继续沿用清微之名。当然,也有说法,因为清微宫和老师的清微天相合,显得名正言顺。可到底是不是,没人敢去问。”
证道教主层次,居然那么难吗?
任鸿很诧异。
“总之,能做到一宫掌事的大师兄,绝对不可小觑,都是巅峰大罗天尊,甚至即将步入教主层次的存在。尤其咱们家的天宝君,人家修行的年岁比广成、青玄两位师兄加起来都要长。”
说话间,两人走到六合境。
从二人视角往上看,玉虚宫在整座清微天的正中央。道宫四角,各有一重仙宫道境。而在这四座道宫周边,又围绕着许许多多的大罗道天。任鸿的勾陈宫,就在洞真境最外围。不远处还有一重道天,那里云光渺渺,中央道宫宛如宝玉。
“师弟,那就是我的道天。咱俩日后便是邻居了。”
“任鸿。”
勾陈宫中,焦顼走出来:“你回来了?怎么,教主讲道完了?”
“刚听了第一课,老师已经离开。回头再让他听两课,你就带他去上清境和太清境转转。”玉柱道君一拍任鸿:“罢了,不打扰你们朋友叙旧,我先走了。”
挥挥手,玉柱道君返还自己的道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