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z9k优美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31,曖昧的風情畫:第二章(6)展示-lhqgr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周凝雪嫁入豪门,过着人上人的生活,马银儿只是一个拿着不是很高薪资的幼儿园老师,她们的生活如此千差万别,但她们却从来没有断过来往,而且关系越来越密切。
马银儿在幼儿园对面的咖啡馆见了陈耀和马聪。
马银儿是一个朴素的姑娘,但看得出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具有幼儿教师的气质。
马银儿听说他们是警察,暗想一定是来问她关于周凝雪生前一些事的。
马银儿表示只要她知道关于她的情况,她都会如实相告。
马银儿对好友周凝雪被谋杀,很是伤心,说起她,她差点落泪。
陈耀从马银儿那里知道,周凝雪嫁入吴家那样的豪门,完全是因为她的运气足够好。她在一个酒会上偶遇了吴家的独子吴运,吴运一眼看上了她,对她猛地追求,并把她娶了回去,为此周凝雪轻松地做了豪门太太。周凝雪出生在普通家庭,父母只是中学老师,她能嫁入那么大的豪门,真是羡慕死她身边那些姐妹了。
陈耀记得吴运说,他们夫妻是经人介绍,才走进婚姻殿堂的,看来事实不是这样。可能马银儿说的是对的,如果他们那种豪门婚姻是经人介绍,媒人肯定会介绍门当户对的,不是他们这样地位悬殊的门户结婚。这种结婚一般自由恋爱的可能性比较大。
陈耀问及周凝雪结婚后,是否还跟她无话不说?她的回答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周凝雪多么私密的事都会告诉她,比如她和吴运结婚那么多年没有孩子,是因为吴运那方面不行。看来林拉说的对,女人的闺蜜都是用来倾诉秘密的。
陈耀惊讶不已,这样说来,周凝雪有婚外情人就说的通了,一个正值生理旺盛的女人,却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就算是嫁给皇帝,也会痛苦的。如果自律性不够强的话,她会不顾后果地寻找婚外的男人,满意自己的欲望,也是情有可原。
陈耀试探性地问马银儿,周凝雪平时有交往婚外的异?
马银儿问陈耀,是不是要问周凝雪有没有搞婚外恋?
霸上黃子韜 米豆
陈耀说是这个意思。
马银儿犹豫着,好像在思考有些话要不要说,或者在回想,周凝雪是否跟她提过她的婚外男人。
網遊之英雄傳奇
此时,马聪的神经绷紧的快断了,生怕周凝雪曾在马银儿面前提起过他,从而把他给供出来,那样他真不好给陈耀解释,他曾是周凝雪的婚外情人,却跟他只字未提,这样肯定会让他的上司怀疑,他心中有鬼。
马银儿告诉陈耀,周凝雪虽然对她一向无话不说,但她没有告诉过她,她的婚外情人是谁,但她可以肯定,她应该有婚外的恋人。
陈耀叫她好好想想,周凝雪有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除了她丈夫以外的男人。
異界之淩天玄尊 九重龍煌碎虛空
马银儿思量了一阵,摇头说,还真没有提过。
马聪听马银儿这样说,他的心才放下来。
陈耀问马银儿,周凝雪有跟她说过她有什么烦恼没有?
黑暗血途
马银儿说周凝雪最大的烦恼就是,豪门生活太过空虚、无聊。
陈耀问周凝雪平时有什么爱好?
马银儿说,周凝没什么特别的爱好,最大爱好就是购物,反正她有钱。马银儿扯了扯她身上那件名牌蓝色连衣裙,说是周凝雪不喜欢了,送给她的,送她时裙子上的吊牌都没有剪呢……要知道那件连衣裙的价格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多。
豪门太太每天不用为柴米油盐操心,如果又没有一个健康的爱好的话,肯定会空虚寂寞,从而弄出一些败坏家庭名声的事来,比如婚外恋。陈耀更加肯定,周凝雪生前有不可告人的婚外恋人。
陈耀跟马银儿结束谈话后,从咖啡馆出来,和马聪刚走到他们的车旁,马银儿叫住了他,说想起了一点事,要告诉他。
陈耀朝她投去期待的目光……
仙者無仙 吻自己的左手
马银儿红着脸,对陈耀说:“凝雪,有一次跟我说了一件我羞于说出口的事。”
陈耀道:“说吧,周凝雪舍得送你这么昂贵的连衣裙,说明她把你当成她很重要的朋友……为了早日帮你朋友找到凶手,你有什么就说吧,方便我们尽快找到凶手,让你的朋友能够安息!”
马银儿瞟了一眼站在陈耀旁边的马聪,马聪被她那么一瞟,好似被蜜蜂蜇了一下,一阵古怪的刺痛,因为他心中有事,害怕马银儿想起周凝雪说起关于他的事。
陈耀鼓励道:“说吧,马聪也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人,不是外人。”
马银儿红着脸道:“陈警官,你是知道的,我们女人在一起,谈论最多的是就男人和化妆品衣服什么的。上个月,我和凝雪又谈到男人时,她竟然告诉我,她遇上一个到了三十岁还是处男的男人,然后一阵毛骨悚然的大笑。笑完后,她说虽然那个男人看起来你傻乎乎的,不是很有魅力,但很干净,她超级喜欢……会不会谋杀周凝雪的是这个人?”
幻落玩笑 公子顧念
陈耀万万没想到,闺蜜之间会谈论这么露骨的话题,露出期待的表情问道:“她有告诉你,那个人是谁吗?”
马银儿遗憾地摇了摇头,“我是不喜欢追根问底的人,她不告诉我,我也没有多问。早知道凝雪会出这样的事,我会跟她问问清楚。”
马聪在一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变换着,他知道周凝雪说的是他,不过她幸好没有告诉马银儿,她嘲笑的那个男人是谁。
陈耀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并没有注意到马聪表情的变化……
陈耀道:“马小姐,依你对周凝雪的了解,她会有婚外恋吗?”
马银儿道:“凝雪都说了,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再者,她要是不跟人有染,她也不会知道人家三十多岁还是处男呀!”
陈耀点点头,说道:“——也是。我这话问的有点多余。”
马银儿觉得没有什么再要说的了,就跟他们道别了,并说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联系她。
陈耀感叹道:“天下三十岁的处男那么多,我在那去找这样的嫌疑人。”然后上了车,扶着方向盘思索着……没有马上开车。
源武界
马聪坐到副驾驶上,说道:“那个马银儿的话,我们也不能全信。”
陈耀道:“不……她的话,让我再次坚信,周凝雪被谋杀,真的可能跟她婚外恋有关。”
陈耀找到了周凝雪被谋杀的思路,一心扑在寻找周凝雪的婚外情人上,找了很久,都没有突破性进展,跟她有染的男人,仿佛随着她的去世,也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马聪暗地也在紧密锣鼓地寻找“第二杀人者”,他相信,杀害周凝雪的人可能就是那个叫花无缺的人,可他自始也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