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gy0精华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15章 2名來自京都的醫生讀書-r6am3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我虽然不懂医药,但是我知道——研发医药没有那么简单。”
奕槍之六合界
“需要有大量的实验体,一点一点地做实验,一点一点地试出拥有足够药效的药。”
“这座岛上,哪来的那么多感染了不死毒的人给你做实验?”
“在没有足够实验体的情况下,你是怎么做出可以压制不死毒的药的?”
“更何况——在参观你的药房时,我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器皿中有装有‘不死毒’、或是感染了‘不死毒’的血液。”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在研究可以压制‘不死毒’的药,但你的药房里却没有任何一个器皿装有‘不死毒’,这不论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吧?”
“那能够压制不死毒的药,根本就不是你做的,而是别人给你的——我说的对吧?”
话说至此,不仅仅是绪方,就连阿町、间宫等人,此时也都朝宗海投去警惕、不善的目光。
至于那名站在宗海旁边的松本,此时也悄悄地远离了宗海。
他即是光
美女總裁俏佳人
“大家误会了!”
在大家等待着宗海开腔时,显海突然大喊一声,并张开双臂,拦在了绪方和宗海之间。
“宗海大师他因为一些苦衷,的确跟大家隐瞒了一些事情!”显海急声道,“但宗海大师他不是坏人!”
“是不是坏人,等宗海他把他原本隐瞒的事情跟大家说清楚了再说。”绪方轻声道。
越武逐道 不苦先生
“……显海,你让开吧。”宗海长叹了一口气,随后苦笑道,“看来侥幸心理真的要不得啊……”
“小僧本以为你昨天在水井旁跟我所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唬小僧、套小僧话的……”
“没想到你真的发现了小僧隐瞒了非常多的事情……”
“宗海……”阿町迟疑道,“你该不会……就是害这座岛的岛民们变成食人鬼的罪魁祸首吧?”
——————
“不。”宗海赶忙摇了摇头,“罪魁祸首并不是小僧。”
“小僧只知道大家会变成食人鬼,跟利农河的河水有关,至于为什么会变,小僧就不清楚了。”
“诸位施主,小僧现在就把原本隐瞒的所有事情,跟大家说清……”
“在大概……2年前吧。来了2名应该是从京都那来的医生。”
“这2名医生据他们所说是对师徒,操着京都的口音。”
“那名师傅自称为和世。”
“徒弟自称为和直。”
家的N次方续
“这对师徒说他们打算迁居至此,在给岛民们提供诊治的同时,潜心研究医学。”
“他们把他们的家安在了我们天满寺的旁边。”
“他们白天外出行医,晚上归家休息。”
“我们与这对师徒平日里并无过多的交情,平日里我们和他们之间唯一的交情,就是他们的生活用水都取自我们天满寺的水井。”
“毕竟只是一些水,再加上他们每天都有付‘租水钱’给我们,所以我们也就任由他们自由地取用我们天满寺的水。”
“然而……这对师徒在搬来这儿没过多久,便火急火燎地离开了这座岛。”
“在离开这座岛时,还特地给他们原来搭建的木屋用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
“在离开这座岛的前夕,这对师徒的那名徒弟——也就是和直专门找上了小僧。”
“塞给了小僧2颗药,跟小僧说:‘这2颗药能够压制毒性很强的毒,如果有人中了很强的毒,就让他服下,那人说不定能因此得救’。”
听到这,绪方挑了挑眉:“那2颗药就是……?”
“没错,就是那2颗能够压制‘不死毒’的药。”宗海苦笑道,“施主,就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这药不是小僧做的,而是和直他交给小僧的。”
“将这2颗药交给小僧的同时,还告诫了小僧一句——从今往后,可以用利农河的水洗手、洗脸、洗澡、洗衣服,可以用来做一切的事情,唯独不能用来喝。”
“告诫了小僧这一句话后,他便跟着他师傅离开了这座岛。”
“小僧当时也没有在意。只以为他是嫌弃利农河的河水没有那么干净,所以在这对师徒离岛后,小僧就把和直跟我说的这句话给抛在脑后了。也没告诉恩师他此事。”
紅塵修神 寒香小丁
“过没多久……第一个食人鬼便在这座岛上出现了……”
“直到食人鬼出现,小僧才后知后觉地得知和直当时和小僧说的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
“那对师徒……想必便是让这座岛的岛民们变成食人鬼的罪魁祸首吧……”
芙蓉帳暖:皇妃不要逃 金銀童
“既然你早早地就知道了利农河的河水有问题,为什么不将这件事告诉给其他的岛民们?”阿町急声道。
“女施主……你知道如果告诉其他岛民们利农河的河水有问题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宗海的脸上的苦涩意味已经浓郁至极。
“这座岛上,只有利农河这一条河流。”
变身之全职法神 水晶小狼
“如果这条河流不能用的话,唯一有可用水源的地方,便仅剩……这里。”
宗海指了指地下。
“当时,所有的岛民都会涌到这里来,这样的话,就会……”
“就会影响到你们天满寺的生活。”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牧村,此时面无表情地接话道,“因为担心自己和恩师的生活会因此受到影响,所以决定隐瞒了这一真相。我说得没错吧?”
“……你说得不错。”宗海缓缓闭上了双眼,“我不仅瞒过了其他的岛民们,也瞒过了恩师……仅仅只是因为我的自私……”
“和世……和直……”阿町咀嚼着这2个人名,“宗海,那你记得这2人的相貌吗?”
“小僧只记得他们的长相都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就算小僧记得也没有用,小僧并不会画画,没法给你们画出那2人的长相。”
“他们两人身上最大的特征,大概也就是有着一口很纯正的京都口音。”
说到这,宗海顿了一下。
在沉默了一会后,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接着说道:
“小僧之所以跟诸位施主隐瞒这些事,是因为小僧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打算蒙混过关……”
“小僧现在真的是把所有已知的事情都告知给各位了。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半点保留。”
“好了……诸位施主……”
宗海虽然说的是“诸位”,但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定格在绪方的身上。
“小僧不会逃也不会避,想怎么惩罚小僧,悉听尊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