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j98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ptt-217.信徒,屠夫,豪傑(第一更)看書-7q9yl

By | 18 8 月, 2020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让苏家两人稍等,然后召了弟子来庭院里。
苏疏和那名为苏凡的苏家少年都挺好奇帝师作风,于是也乐意等着,挑了位置坐在一边看。
书斋里的赵燕歌惊醒之后,也惊惶地站到了庭院中,
她上一次能回来完全是死里逃生,
以她的实力根本打不过那些杀手,但她能藏,东躲西藏居然撑过夏极灭了血雨楼,因此混过了关。
夏极目光扫过七十二名弟子,弟子之间的距离是被拉得越来越大,前几的个个儿已经有了小怪物的征兆,而后面的则是精气神都不太足。
毕竟在这等环境里,每日被人打压,心气不高,自是不上去的。
“从今日起,你们七十二人编为三十六组,待明年初春外出传道也是一同,同来同去,互相帮助,若能两人一同返回,为师会额外赏赐。”
众弟子眼中顿时有了光,但很快他们无语了…
“风吹雪,你与赵燕歌一组。”
“许铃铃,你与庞易一组。”

“年盈,你与李忘鱼一组。”
“杜白,你与孙别牙一组。”


夏极依次报了下去。
分组的规则很简单,就是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分在一起,以此类推,使得名次相加能保持平衡。
杜白冷冷看了一眼木讷的圆脸姑娘,那排行六十七的孙别牙,随意点点头。
年盈看着那明明凶猛如狮,但却只能排六十五的李忘鱼,她是真不想和这等拖后腿的人一组,但既然是老师安排,她也行了个注目礼,反正就是认识了呗。
许铃铃天真的神色顿时皱了起来,如同吃了十个苦瓜一样,嫌弃无比地看着那排行七十一的庞易,一副看着废物的模样。
赵燕歌则是真没想到自己会和那第一的疯子搭档,但却忽然之间充满了安全感,风吹雪压了所有人十多年,他的威势还是很足的。
于是,那小小的矮个子姑娘急忙跑过去,对着风吹雪微微鞠躬,恭敬道:“请…请多指教。”
风吹雪看了一眼夏极,夏极对他点点头。
风吹雪这才正色看向倒数第一的姑娘,同样恭敬道:“请多指教。”
他的恭敬让赵燕歌愕然了半晌,这小姑娘知道自己不漂亮,脑子又笨,实力又弱,潜力有限,急忙又道:“不…不敢,请风师兄,多指教。”
风吹雪完全不会怎么和人相处,也从没有过搭档什么的存在,甚至他从没想过这一点,于是回了句:“请多指教。”
赵燕歌急忙闭了嘴,她知道如果自己再说下去,这位实力可怖、但为人孤僻的风师兄会一直和自己行礼。
每一个小组都在磨合着。
然而,名次差距越是大的,磨合的就越是稀奇古怪。
夏极嘱咐了他们好好修炼,然后就随苏疏两人出了庄。
傍晚时分,三人已经通过鱼目湖去到了苏家。
蛟龙飞辇载着三人,穿过云层和狭窄的空道,去到了第二重天。
二重天中央的迎客大殿里,苏家家主与另一名黑衣小老头正坐在一起。
能让家主陪伴的,自然很可能是吴家家主。
至于苏妲己却不在,老祖如是来此,那是丢了身份。
此时,大殿两边还坐了不少人,显然是苏吴两家的精英,
夏极目光再撇了撇,却发现除了苏吴两家,居然还有其他三种不同的服饰,应该是其他三家也来了人。
随着夏极的走入,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苏家的帝师。
夏极踏步而来,视线不偏不倚,到了殿中,微微行礼道:“见过家主。”
家主问:“吴家隐君的地下势力是不是你杀的?”
夏极淡淡道:“是。”
家主又问:“昨日吴家派遣了鬼帝去往人间,是不是你打伤的?”
夏极道:“若那湖中庄园的人是鬼帝,那就是我打伤的,毕竟我未曾见到他。”
家主奇道:“你没见到他,怎么重伤了他?”
夏极道:“虽隔数千米,一刀便可。”
众人一片哗然…
家主继续问:“你为何要这么做?”
夏极坦然道:“吴家隐君的地下势力无端杀我弟子,鬼帝部下竟欲在我弟子新婚晚宴上抢人,我不过以牙还牙。”
吴家那黑衣小老头儿道:“为了几名族外的贱民,伤我世家高贵的帝君,哼,你有没有把自己当世家人?”
夏极直接道:“我留了情面,没杀他,这已是看在世家人的面子上了。
再说他若是真的高贵,真是帝君,为何被我一刀斩伤?
他算帝君么?
若是算,你吴家未免太弱了吧?”
他霸气无比的回怼,只看得苏家年轻一辈的精英眼中连连放光,只觉此子实在是牛逼,不愧是苏家人,然而老一辈的人却是露出担忧之色。
还未等吴家家主说话,夏极继续道:“我不主动惹事,亦不主动伤人,但如果有人欺负到我头上了,那伸一只手我断一只手,来一个人我杀一个人。”
“好!好!好!”吴家那黑衣小老头儿猛地一拍长椅,“老头儿今天就在这儿,就是来你苏家要一个交代,就是欺负你了,你敢杀我么?”
苏家家主瞥了一眼夏极。
他自然知道这位在苏家的真实地位与分量。
于是,略作思索,他环视四周道:“要不,就打一打试试?好让吴家家主教训一下我苏家小辈?”
吴家黑衣小老头儿满脸问号。
其余人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谜之操作?
身为苏家家主的你此时不是该打圆场吗?
你不打圆场,不说话也没事,但你怎么还煽风点火了?
吴家黑衣小老头儿一时间被噎在那儿,不知道说啥,没台可下。
夏极仰头道:“苏家弟子风南北,请战。”
吴家黑衣小老头儿:……
他若是亲自下场,赢了不算什么,输了或是平了,那会丢人丢到死。
而此时,殿堂一侧,一名裹着黑袍的人影“飘”了出来。
“吴家弟子吴幽,请战。”
黑衣小老头儿扫了他一眼,鬼帝身为十一境都败了,你还上什么,于是道:“退回去。”
那黑袍人影似有些不甘,但终究还是缓缓退了。
气氛忽然沉默下来,陷入了某种谜之僵局中。
苏家可不是凡人世家,不是能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动摇了世家制度,苏家家主可以挨个儿去打招呼,但这种事情,苏家家主也是一头的莽,硬气的很,
总之就一句话,技不如人,死了白死,想让我家的弟子给个交代?
门儿都没有。
真当我苏家不是世家么?
坐在殿旁的一位周家中年人扬声道:“同是世家,我以为这争斗不好。”
这话破了僵局,一旁其他两家的人也道:“不错,到了人间嘛,大家都有上头的时候,打打杀杀,闹个矛盾也很正常,但如果专门拿出来说,确实有些不好了。”
黑衣小老头儿自然也知道这点,但特么被打伤的是鬼帝,是他最有用的儿子,也是吴家的帝君啊!
于是,他忽然幽幽道:“风南北,你的力量哪儿来的?”
夏极还没回话,苏家老祖直接怼了:“老吴,我家弟子有底牌不行吗?若是输一场就问一场,那我世家可还有秘密?”
黑衣小老头儿道:“他能重伤鬼帝,这力量不简单。”
夏极淡淡道:“不要去查了,我虽是十境,但有万法。”
黑衣小老头儿:“哪儿来的万法?”
夏极道:“走了十年路,看了十年书,腹有诗书,自演万法。”
小老头儿沉默了下来,满脸问号。
这时,忽然有吴家弟子传音过去了,显然是把《天下劲气》的事和吴家家主说了。
这位家主瞥了夏极一眼,忽道:“好!看来苏家出了一位奇才!但这事终究还是个因果,必须得解了。”
忽然有人道:“那就老规矩,用世家外的力量去对决,世家不亲自下场。”
夏极道:“我哪有势力?我若是去夺了明面的势力,那就是妨了国师,去夺了暗处的势力,那就是妨了隐君,夺了兵权,是妨大将军,夺了儒臣,是妨文首。”
众人想想也是,按照最初的计划,帝师这时候是没什么势力的,有的就是名声,等新君开始登基时,他才会有不少凡俗的权贵作为附庸。
而且这种大规模的交锋,对于新朝的建立,以及共抗火劫也不好。
小老头儿忽道:“风南北,你既然有弟子,那么就以凡俗的弟子为限,来结了这因果。
五年之后,你出三名弟子,我吴家也出三名凡俗弟子,三人相斗,三局两胜,既决胜败,也定生死。
若是你输了,负荆请罪来我吴家,认一声错。
若是我吴家输了,就由鬼帝负荆请罪,来你苏家认错。
此事之后,无论如何,恩怨便算是清了,谁都不可以再追究,否则就是同时与我五大世家为敌,可愿意?”
夏极笑道:“可是鬼帝并不在此处。”
小老头儿道:“老夫定了,便可。”
夏极道:“我怎知道你们挑的人是不是真是你吴家的俗世弟子?若是去了深山老林,找了三个不世出的隐居强者,指鹿为马说是弟子,这又待如何?”
小老头儿眸子里满是自信,沉吟了下道:“这事简单,半个月后,望江楼上,把人先定下来就是了,彼此看清楚了,到时候谁也无法作伪。”
苏家家主又补充了一句:“再加一条,这六人在决斗之前,任何世家都不可以对他们施加干扰,下毒、暗杀之类的事都不许做,谁做了,谁就是与我五大世家为敌。”
小老头儿道:“自当如此。”
“好!”


“风先生,你可真是霸气,让人舒服。”
“不错,我苏家就是要风先生这样的人来执掌才好。”
苏疏和另一名少年不停说着。
“等风先生凡俗事了,回到苏家,我觉得一定能做帝君!”
“那当然,风先生才十境,就可以碾压那吴家的鬼帝,若是等到风先生十一境了,还不知如何的惊天动地泣鬼神呢。”
“我就不喜欢现在家族那么和平的处事方式,尤其是苏瑜,那賊子叛变了加入了吴家,我苏家居然就这么算了?开什么玩笑?”
“苏瑜竟然做叛徒,真是该死!”
这对苏家少年少女又开始吧嗒吧嗒地说话。
夏极也没多停留,在四重天的母亲有胡仙儿每日陪着,动态都能实时的进行反馈。
他在两人的陪同下,出了苏家。
从湖底而出,一路西行回了镜湖。
镜湖那名为万诗的小姑娘这一次招子贼亮,她可能已经把仙人的体型都记下来了,当夏极站在船舱前时,她就认出了仙人,急忙把夏极迎进了舱里。
泡好茶后局促地站着,连坐都不敢坐了。
夏极也不以为意,到湖心后,丢下五两银子便走了,其中二两是那一壶好茶的费用。


半个月后。
深秋已过,初冬早来。
小雪徐徐落在这江南的大街小巷。
望江楼,楼上望江,江横万千里,数不尽的浪涛,流不尽的万古。
楼上,早坐了四人,在最顶层。
一人喝茶,其他两男一女则是静坐着。
喝茶的男人姿态洒脱,青丝发白随意束于身后,神色自然如闲翁,便是极尽收敛,也会于无意间不小心散发出凡人无法仿出一丝半点的风流气度。
其他的两个少年,一名少女也都是璀璨无比,任何一个人坐在那里都会让人觉得很是不凡,何况三人一起?
其中一名少年坐在角落里,他垂着头,眸子不和任何人接触,望江楼的热闹和他格格不入,他顶多侧头看向栏杆外的江水奔腾。
而楼上端茶倒水的那美貌少女来问他要不要喝茶时,他居然脸红了红,说“不要”。
而此时那强壮无比,身高两米有余的少女则说话了:“哟,风师兄害羞了?”
那少年才解释道:“有对手来,我是兴奋。”
强壮少女天真地眨眨眼,装作真信了他的邪道:“哦。”
这两人自然是风吹雪和许铃铃。
另一名少年则是生的强壮无比,身形一米九有余,气魄豪迈,神色沉稳,面相老成,眸子里闪烁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就算有人喊他大叔也不会很奇怪。
他背着一把巨刀,头发披散,姿态亦是洒脱无比。
他是夏极七十二名弟子的第三名——谢琼峰。
若说风吹雪是信徒,许铃铃是屠夫,那么他就是豪杰。
五千五百年前,
夏极洒下了种子。
那么,五千五百年后,
信徒会否成为神明?
屠夫会否成为魔尊?
豪杰会否成为大帝?
说这些还太早。
他们不过是在等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