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ip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 ptt-第三十五章:無法戰勝之敵展示-7y5vm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贝城的正门前,战斗一触即发,对面的九名违规者也都不是善男信女,发现无法避战,他们主动准备迎敌。
九人有能力进入贝城探索,都不是软柿子,他们彼此间靠的不近,大部分违规者都习惯独行,这次来树生世界,是特例中的特例。
近战系在前,远程系靠后,哪怕是不算默契的小队,也会做出这种布设,这九人中,光头壮汉与马尾女都是近战系,而一名身材瘦小的驼背男,几个后跃,就躲到众人后方。
对于驼背男的鬼祟行为,其他几人都习惯了,在贝城内就是如此,可他们没察觉到,此时驼背男眼中的神采有异。
龍遊花都
驼背男纵跃到众人后方,他的双手插进披风下,看起来就像背着手般。
叮~
清脆的拉环声传来,背对驼背男的几人并未在意,在贝城内,他们都见识过驼背男的「压缩爆弹」,此时听到拔栓声,只认为是驼背男要向敌人丢出几颗「压缩爆弹」,可两秒过去,他们都没发现后方丢出「压缩爆弹」,这让他们意识到不妙。
咚!
一声闷响传开,奇怪的是,这闷响近距离听着特别震耳,百米外听就不算明显,这是改良后的环音爆,避免巨响吸引来远处的敌人。
遍布能量弹片的冲击,从光头壮汉等人后方袭来,他们没想到驼背男居然以自爆的方式反水了。
这就是「寄髓虫」的可怕之处,方才苏晓等人可不仅是在找开战的理由,也是在凭言语的掩护,让罪亚斯有了开团的机会。
罪亚斯这一手敌后开团,妙到极点,刚开打就除掉了对方最强的远程系,顺便还炸死附近的一名法系与一名治疗系,敌方仅剩六人。
爆炸导致烟尘四涌,苏晓的晶体左臂挡在面前,右手中持握的长刀轻鸣,就在他准备以‘刃道刀·血刃’突袭到敌方人群中,之后以‘刃道刀·时’压制敌方六人时,一道身影在他附近冲过,是宿命之子·尤尔。
不要小看尤尔,他的修行速度,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精灵王·克伦威与795名血脉纯净的女性精灵,在过去的几十年,总计有5192名子嗣,这些子嗣刚出生体内就有畸变后的深渊之力,这让他们有三个共同的特点。
1.早智,三四岁的孩子,就有比较完善的心智了,可以在理论上初步学习超凡知识,等到十岁以上,就能掌握超凡能力。
2.超强的畸变深渊之力抗性,以及适应性。
3.同源、同命,他们有同一个父亲,以及体内是同一种能量,这让他们彼此间的灵魂波长,难以想象的接近。
恶犬天下
这就是精灵王·克伦威的目的,他的五千多名子嗣可以互相‘狩猎’,在「猎场」内,这些子嗣互相杀戮后,不仅是夺取对方的灵魂力量,还能夺取对方的能力,壮大自身。
因为他们所掌握的能力都是同一个类型,身体能量更是如出一辙,血脉也互相兼容。
通俗来讲,这就是几千个小号在同时‘练级’,伴随着狩猎的继续,这几千个小号,合并成一个由单独意识所控制的南境之地满级号,这个最终的优胜者,正是宿命之子·尤尔。
狩猎、变强、继续狩猎,这是宿命之子·尤尔从十五岁之后,一直在做的事,直到猎场内被猎杀一空,他知道,自己已经带着几千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愿望,成为了合格的容器,接下来,就是等待完成使命的那一刻到来。
蔓延的烟尘内,宿命之子·尤尔从苏晓不远处冲过,尤尔习惯性低俯身体,前冲几步后,向前翻滚,同时扯下背上的暗红大弓,以单膝跪地姿势,搭弓拉弦。
咔咔咔~
弓弦被拉开的同时,超强度的生物纤维,发出让人听着心底发寒的声音,如此强度的大弓,箭射出去的威力,定然是恐怖异常。
尤尔的双瞳缩小,他开始拉蓄力箭的同时,箭矢的锐尖对准几米外的光头壮汉。
像尤尔这样的弓箭手很罕见,人家弓箭手都是全力拉开距离,他可倒好,向前翻滚,生怕离敌人太远,箭矢的爆发力不足。
别看尤尔略显稚嫩的脸上冷静,其实他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他第一次对抗兄弟姐妹之外的敌人,外加他对自己是否强大,真的不太清楚,「猎场」内没有参照物。
咔咔咔~
随着尤尔拉蓄力箭,被锁定的光头壮男原本准备突进,打断敌人的蓄力,可他刚有挺身的动作,头皮就酥的一下全麻了,这是感知在疯狂预警,只要他敢向前,下一秒就会被一箭射爆脑袋。
尤尔的蓄力箭,并非完成蓄力才能激发,而是蓄力开始的瞬间,就能激发,随着蓄力的继续越来越强。
“这家伙!”
烟尘内,光头壮汉脖颈上的血管凸起,他的表情,变得惊恐中透出狰狞,他此时只感觉脊背发凉,膀|胱发胀。
无奈之下,光头壮汉只能弓曲双腿,随着他下肢发力,轰隆一声,他所在的石板地面崩裂,光头壮汉向后猛跃,他只能期望拉开距离后,有更多时间躲避对面的蓄力箭。
半蹲在地的尤尔脸贴弓弦,在他的视角中,对面后跃的敌人,身上散发出肉眼可见的恐惧,他疑惑了,以往与哥哥、妹妹们战斗,他们很少会有恐惧。
‘射杀。’
尤尔松开弓弦,蓄力箭射出,箭矢刺破一层音爆,将周边的烟尘尽数震散。
嘭!!
蓄力箭所过之地,地面皆崩裂而起,下一瞬,光头壮汉被轰的一声射爆,没错,就是射爆,鲜血与碎肉向周边飞溅。
一箭射杀敌人,尤尔自己都是一愣,这敌人也太不禁打了,他的「蓄力箭」才蓄势四成左右。
尤尔的这点与苏晓颇有相似,自行开发的大招,名称比较朴实,就比如「蓄力箭」、「跃箭」、「三连箭」等。
不远处的马尾女亲眼目睹光头壮汉被射爆,身穿黑色软金属作战服的她,血都快凉了,她作势要退,尤尔却以敏锐的身姿突袭上前,同时拔出腰间的精灵弯刀。
当!当!当!
精灵弯刀与能量剑连续对斩后,尤尔凭斩击积累的反作用力,一脚踹了出去。
砰!
尤尔踹在能量剑的剑脊上,对面成功格挡住这一脚的马尾女,应声而退。
可她忘记了,尤尔不是战士,他更擅长用长弓。
尤尔踹出一脚后,手中的精灵弯刀已归鞘,他向左前侧翻滚后,半蹲在地,高速开弓射箭。
砰砰砰~
三根箭矢陆续飞出,在这些箭矢还飞在半空中时,尤尔拖出一道残影,掠到右前侧,再次开弓连续射箭。
砰砰砰~
又是三股小气爆被破开,在尤尔完成第二轮射箭后,他方才速射出的三箭,刚好飞到马尾女前方。
尤尔再次拉弓,开始积「蓄力箭」,待敌人将他方才射出的六支箭全部斩飞后,他松开扣住弓弦的手指,之后是一声轰鸣,马尾女惨遭爆头。
当尤尔看向剩余的四名敌人时,发现其中两人全身长满黑色触手,暴毙当场,让人看着头皮发麻,还有一人均匀的分布在墙面上,那面寄满藤壶的墙壁,被血肉所附带的强动能轰到千穿百孔。
最后一名敌人跪在地上,他双眼翻白,嘴角流出口水,一道黑雾身影位于此人身后,单手按在此人头顶,这场面,让人本能的想到噬魂夺魄。
“伍德,有什么发现?”
罪亚斯恢复人形,闻言,魔鬼化身状态的伍德摇了摇头。
“没什么有价值的记忆,关于灰绅士的记忆被神父做过手脚,贝城方面的记忆,大部分都是外围区域的情况。”
伍德说话间,单手一扯,将敌人魂、体扯到分离,被他抓在手中的灵魂上燃起幽绿色火焰,这灵魂发出一阵瘆人的惨叫后,飘散在空气中。
伍德在摆脱深渊之罐后,得到了解放,别认为带着深渊之罐是对伍德的增益,那是能与深渊之罐狼狈为奸的凯撒,才有的待遇。
伍德在带着深渊之罐期间,有很多能力都不敢用,就比如这种掠魂能力,好队友小队中,伍德的灵魂强度仅次于苏晓,毕竟是魔鬼族。
脸上稚气未脱的尤尔,重新在心中衡量苏晓三人,他虽没什么阅历,可他再次感觉,苏晓、伍德、罪亚斯看起来不像好人,这不是他有偏见,而是因为这三人的能力。
罪亚斯不是让敌人生满触手,就是用触手吞噬敌人。
伍德方才那魔鬼化身状态的噬魂夺魄,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和善阵营,不,应该是和中立阵营都不搭边,属于典型的恶阵营了。
至于苏晓,尤尔每次与苏晓对视,尤尔都有种莫名的心悸感,他仿佛看到苏晓身后有只庞大的血兽,正呲着满嘴尖牙向他狞笑,偏偏苏晓本人的神情是那般冷静。
此刻尤尔确定,自己这是加入了恶阵营,他挠了挠头,并没太在意,他只要能完成使命,加入什么阵营都不重要,对他来讲,使命高于一切,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戰友重逢 莫言
滴答、滴答~
血迹顺着尤尔的食指滴落,他抬手看了眼自己手背的伤口,这让他对方才的应变很不满,在外界的首站,他居然被对手伤到了,以往在猎场,他有很多兄长都善用烈毒,稍被伤到就死定了。
“我果然还有很多不足。”
尤尔低声嘟哝,从一旁路过的艾朵儿听到了这句话,她当场就伤自尊了。
尤尔与艾朵儿都没发现的是,方才还倒地挺尸的凯撒,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周边的环境越发湿冷,苏晓仰头看向昏黑的天空,他来到前方由各类贝壳堆砌出的城墙前,这面墙壁有近几十米高,整体透黑。
这类城墙把整个贝城围绕在其中,原本是没有缺口的,但这拦不住参战者们,不知是谁,在此处的城墙下,打通出条通道。
通洞内弥漫着隐约透黑的水汽,苏晓取出两支「生命秘药」,丢给艾朵儿一支,至于尤尔,对方没必要注射这东西。
苏晓、布布汪、巴哈各注射一支「生命秘药」后,小队继续出发,罪亚斯在前,之后是苏晓与伍德,后面则是布布汪与艾朵儿,巴哈和尤尔殿后。
苏晓带艾朵儿来贝城,既是多带个炮灰,外加避免对方逃跑,对方现在还是特殊霸主单位,身价100点杀戮功勋,最后一点,则是因为艾朵儿的迷之好运。
苏晓之前没太大感觉,逮住艾朵儿后,他从不提供保护,充分体现了生死由命。
之前抵达贝城,并刷了七张杀戮功勋卡后,苏晓感觉艾朵儿在后续的事件中,生存率不大,让他没想到的是,艾朵儿顽强的活了下来。
尤其是布布汪把艾朵儿从地下监牢内救出后,苏晓都有种,这女人怎么还活着的诧异感,他当时的想法是,艾朵儿有问题,弄不好是灰绅士安插的眼线。
直到艾朵儿之前闲来无事,以试试看的态度,喝了瓶凯撒勾兑的【救命灵药】后,她居然恢复了34.7%生命值,当时连凯撒都惊了,这简直是狗屎运。
之后艾朵儿又在苏晓的强迫下,哭唧唧的喝了十几瓶【救命灵药】,恢复量最低的一次,也达到10.5%,这运气很强。
凯撒的【救命灵药】,其实很有水平,里面加入了超微量的「时空之力转化物」,所以才能出现波动巨大的恢复量,可以说,喝的每一口,都是对命运的挑战。
在那时,苏晓认为又是灰绅士手下的人从中捣鬼,直到他听艾朵儿说出那句经典的‘从圣灵级宝箱里开出不朽级装备不是很正常吗’之后,苏晓确定,这天启妹就是运气好,没有其他幺蛾子,这也是艾朵儿富有的原因。
命运这东西虽不可捉摸,但却可以‘挂个脚本’,例如把艾朵儿拉进小队中。
眼下的「破晓队」已经满员,苏晓、伍德、罪亚斯、尤尔都在这队伍内,最后一人自然是艾朵儿,布布和巴哈,它们是默认在队伍内,不占据名额。
一切都准备就绪,苏晓走进前方城墙下的通道内,刚接触到隐约透黑的水雾,他就感觉到皮肤略有刺痛,方才注射到体内的「生命秘药」逐渐生效,让皮肤的刺痛感褪去。
走进贝城,苏晓看到,城内所有建筑上都寄满藤壶,湿淋淋的有股海腥味,地面透出黑色。
苏晓之前布设的计划奏效,大量售卖贝城「门票」,不仅能大赚一笔灵魂钱币,还能借助来贝城捞好处的参战者们,分摊来自贝城的压力。
其他人不说,所罗门是杀爽了,这家伙在今天上午召唤出亡灵大军,正面冲击贝城,这导致前城区的怪物死了八成以上。
这就是亡灵系的可怕之处,能在短时间内搞出军团流,所罗门今天上午召唤出的亡灵大军,其杀伤力,不亚于苏晓在塞尔星发展的太阳军团了,缺点是不像太阳军团那样,发展起来后可以一直存在,所罗门召唤出的亡灵大军只持续了几小时。
整个八阶,如果设立一个其他五方乐园内契约者们「最不想在世界争夺战中遇到的契约者/猎杀者排行」,亡灵妹肯定排第一,这简直是世界争夺战的毒瘤级人物,给万年不服的死亡乐园契约者们,硬生生打打服了。
之后是所罗门排第二,苏晓和黑魔在第三第四徘徊。
但如果苏晓发展起来军团流,那他和亡灵妹,就是八阶世界争夺战公认的两大毒瘤,比黑魔和所罗门更让人自闭。
贝城内一片阴寒,苏晓看向布布汪,布布扬了下头,意思是可以凭光环感知周边有多少敌人,但因这里特殊的环境,被敌人察觉到的可能很大,在前城区还好,要是到了后城区,搞不好会‘拉火车’。
苏晓的目光转向艾朵儿,对方不仅是二流治疗系,简称二|奶,还是二流感知系,可以说,艾朵儿是什么都会些,但什么都不太精通,典型的反面教材,其实也没办法,她就想活着,她有什么错。
艾朵儿双手合十,她感知片刻后,低声说道:“我感知到…这里很危险。”
“哈哈哈,这屁放的,和人说话一样。”
巴哈开口,艾朵儿选择忍气吞声,主要是既打不过,又骂不过。
根据记忆中的路线,苏晓顺着房屋间的小巷行进,虽说这里宛如在深海浸泡了万年,地形却没太大变化,只是小巷比以前窄了不少。
破晓队的分工其实很明确,分工如下:
罪亚斯:不死半坦+近战+蚀敌+危险机关试探。
苏晓:正面突进+近战压制+近战宗师+单挑担当。
伍德:削弱+控制+情报获取+群战担当。
尤尔:远程+强力输出+远程压制。
布布汪:侦查+潜入+敌后破坏。
巴哈:暗杀+能量剧毒+苏晓战略性撤退时的核心主力(空间能力)。
神武九霄
艾朵儿:小队挂件+预备役炮灰。
……
深入贝城四十多分钟后,苏晓听到异响,此地是参战者们鲜有踏足的区域,危险程度开始飙升。
重生,廢後庶女要翻身
轰、轰、轰~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苏晓藏身在一栋小楼后,向近十米宽的中街看去,街面上分布着不少荧蓝色粘液,还有些被踩碎的碎骨。
身高约9米,整体为人形的怪物走在街道上,它的头部正面生有一只竖眼,身体表面宛如流动的石油般,仔细看,这是一条条很有韧性的黑色蠕虫,宛如一条条湿粘的水蛭。
这怪物的右臂很长,已经拖地,畸形的利爪划过街面,留下几道痕迹,在它的胸腹处,有一张圆形巨口,展开后宛如开花般。
这名为「淤人」的怪物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看到这东西,苏晓没有半点与之交手的想法,这类怪物,不仅强,还有各类恶心的能力,外加击杀后,远没有击杀boss级存在那般丰厚的收益。
这类怪物大概率是扎堆的,眼下看似是一只在巡逛,它一声怒吼之后,可能就引来七八名「淤人」。
苏晓静候「淤人」走远,他继续顺着小巷或岔路,向王宫的方向进发。
通往大遗迹的通道,在王宫的后庭院内,在苏晓看来,想找到「天赋唤醒装置」,七成以上的难关,应该都在王宫与大遗迹内,而贝城中区,这里虽危险,但面积大,遇到众多敌人,最多是战略性撤退而已,这里的「淤人」和「鱼人怪」虽凶戾,可它们不会往死里追某个人。
一小时后。
啪叽、啪叽~
苏晓踩着脚下的荧蓝色粘液,在一条下水道内行进,后城区作为富人区与权力的集中地,基础设施方面没得说,而苏晓此时所走的这条下水道,直通王宫附近。
逼仄的下水道内,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苏晓忽略这味道,继续前行,在这里行进遇到敌人的概率较低,可一旦遇到,就得正面硬怼。
行进几分钟后,前方一团蠕动的反光处,吸引了苏晓的注意力,定睛一看,那是片蠕动的半透明蠕虫,视觉体验爆炸,对心灵会造成不小的‘伤害’。
咔咔咔~
晶体层包裹苏晓的两条小腿,他继续行进,至于为何不是罪亚斯在前,这厮正在殿后,进入此地,殿后同样是个危险活,前方开路的,必须得是近战中最能打的。
保险起见,此时布布汪正在位于上方的地面,融入环境后,与苏晓等人齐头并进。
脚下的触感滑腻,苏晓又行进了很远,终于抵达预定地点,他掀开下水井盖,跃回地面,空气质量虽依旧不怎么样,但比下面好太多。
前方就是王宫,一路抵达此地都没与贝城内的怪物交手,再次体现出引众多参战者到此地的好处。
苏晓悄无声息的跃上王宫庭院的围墙,开阔的前庭内,地面分布了很多滩荧蓝色血迹,这显然都是「精英鱼人哥」们留下。
击杀它们的收益不低,有不少参战者冒险来此,方才苏晓走的下水道路线,就是凯撒从一名参战者手中,以十瓶【救命灵药】换来,现在看,属实有点对不住那老哥。
王宫的前殿、中殿、后殿,苏晓都不准备探索,他要从一旁绕过去,抵达王宫的后庭院,穿过水雾区后,前往半毁的「王宫议会厅」。
没错,通往大遗迹的通道,就在「王宫议会厅」的里侧,从精灵王选择在「王宫议会厅」设伏,围杀神父等人,就可以看出,那时精灵王对「天赋唤醒装置」与大遗迹的秘密,已经不是特别在意了。
苏晓从墙壁上跃下,顺着王殿旁的小路,向后庭院摸索,到了后庭院,他发现此地竟没有敌人,预想中最危险的水雾区,很顺利就通过。
来到王宫后庭的最里侧,苏晓走进半损毁的「王宫议会厅」内,停步在议会厅内侧的墙壁前。
拧动一旁的烛台,一面与墙壁完美契合的金属门缓缓升起,一条通道出现在前方。
一路走来,顺利到让苏晓心中隐隐不安,他看了眼绑在手腕上的圣蛇守护项坠。
中空宝石内的圣蛇,已经变成蛇球,正眼泪含眼圈的圣蛇看着苏晓,希望苏晓把它收起来。
苏晓也不想圣蛇爆掉,他将其收起,目光看向罪亚斯,意思是该对方在前面探路了。
“可以。”
罪亚斯走在前方,苏晓与伍德在之后,通道内一片昏暗,且狭长,苏晓等人只能排成一队行进。
行进几分钟后,苏晓出了长廊,周边豁然开朗,他进入到一处面积约上千平米的空间内,这里的墙壁由粗糙岩石堆积成,粗犷、古老。
位于上方的天棚上,有一大片裂痕,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这些裂痕内挤出,裂缝下方地面上,有一大片侵蚀痕迹。
看到这一幕,苏晓心中涌现不安,他本能要转身撤,在他左右伍德与罪亚斯,不约而同的做出相同动作,三人都快要神同步了。
“……”
“……”
“……”
苏晓、伍德、罪亚斯都停下脚步,苏晓左右环视,方才来时的那条长廊消失了。
呼的一声,墙壁上距离地面几米高的火盆内,升腾起火焰,之后引发连锁反应,这座古老大殿内的火盆陆续燃起。
透白的火光,将此地映照到亮如白昼,苏晓发现,这座古老大殿完全封闭,没有出口,来时的那条长廊没消失,而是长廊两侧的墙壁悄无声息的并拢,导致长廊闭合,只剩一道缝隙。
位于古老大殿里侧,粗粝的呼吸声传来,苏晓闻声看去,看到一道身高五米左右的人形生物,它全身的肌肉宛如铁铸的般,皮肤呈现出黑红色,满头卷曲的长发披散。
它没有双眼,口鼻处由十几个气孔代替,双耳的耳垂偏大,上面各挂着一个金环,金环上有看不懂的印纹。
这人形生物没穿衣物铠甲等,它偏向于男性和无性,胯间是平的,用性别区分这等高位存在,显然不适合,强壮、矫健、宛如完美的人形生物,这是它给人的第一感觉,与之一同的,是不可战胜的强大。
无形的气场,以这人形生物为中心扩散开,看到这存在的瞬间,苏晓心中咯噔一下。
众神之眼飘浮在苏晓身后,尝试侦测人形任务的资料。
【正在比对双方智力属性……因所处环境,仅侦测到敌方8.53%资料。】
名称:深渊守卫者
类别:深渊与???夹缝中的存在。
生命值:150%(始源深渊之力加持,生命值上限额外提升50%)
深渊之力:???
力量:???(真实属性)
敏捷:???(真实属性)
体力:???(真实属性)
智力:???(真实属性)
魅力:???(真实属性)
技能1,深渊守卫(深渊被动,Lv.86):???
技能2,力量本源(深渊被动,LV.85):???
技能3,天罚生命(深渊被动,LV.85):???
???
???
技能10,盲目之柱人(被动,Lv.EX):深渊守卫者在离开???区域后,将陷入完全目盲状态,且感知力遭到封禁,与之相对,它将获得动态听觉。
???
???
技能17:???
……
看到这资料,苏晓根本没有与之战斗的想法,这名为深渊守卫者的存在,不是本世界的土著,而是因贝城完成畸变,误入到此地。
这也是树生世界的坑人之处,这个世界虽有战力上限,但上限特别模糊,理论上是八阶,可更高位的存在误入到此地后,并不是像乐园所公证的世界那样,立即进行排斥。
苏晓屏住呼吸,眼下的好消息是,深渊守卫者的确强悍,但它处于目盲+无感知中,不动+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其察觉。
苏晓观察对面的深渊守卫者,几十米外,深渊守卫者坐在那,似是在酣睡,见此,苏晓对伍德、罪亚斯、尤尔做手势,让这三人分散开,而布布、巴哈、艾朵儿在原地别动。
苏晓慢慢抬起左腿,同时盯着深渊守卫者,确定对方没反应后,他才开始缓慢横向移动。
不解决掉深渊守卫者,就无法通过此地,至于退走,苏晓从没想过,退后一次,今后遇到困难,会习惯性退避,眼下伍德和罪亚斯也在,是面对深渊守卫者最好的时机。
苏晓看向天棚上那些裂痕,深渊守卫者应该就是从这些裂痕内钻出来的,他感觉,想击杀对方拿宝箱,那有些太想当然了,能把对方赶走,已算是获胜。
对于这种手段,苏晓还是有的,茂生之狂乱的树根、半融的脂肪蜡,这两者,应该都能驱赶走深渊守卫者。
苏晓一步步向前,附近的伍德与罪亚斯都闭气凝神,就在苏晓靠近到深渊守卫者三十米内时,深渊守卫者的鼾声突然停止,它抬起头,仿佛在看苏晓。
嘭!!!
一声巨响震得苏晓耳廓发麻,他原本准备激活龙影闪规避,但在危急关头,他发现,深渊守卫者轰出的一拳,不是向自己而来。
位于右侧,伍德与罪亚斯之间,一道几米大小的拳印,出现在墙面上,不知为何,深渊守卫者被惊醒后,二话不说,瞄准伍德就隔空一拳,也不知道魔鬼族和深渊守卫者有什么恩怨。
九劫神訣 子舟
苏晓马上想通是因为什么,是深渊之罐,伍德就算送走了野爹,但因伍德长时间带着深渊之罐,难免会沾染上深渊之罐的气息。
深渊守卫者不是与魔鬼族有仇怨,而是在优先杀死深渊之罐曾经的持有者。
没能完全躲开隔空一拳的伍德半蹲在地,鲜血快速浸湿他的紫黑色西装。
咚!咚!咚!
深渊守卫者宛如狂暴了般,对周边一顿挥拳,拳压把飞来的一段树根震飞。
深渊守卫者的注意转移到苏晓身上,毕竟苏晓方才向它丢了茂生之狂乱的树根,它向苏晓扑跃而来。
呼的一声,风压迎面而来,将苏晓头上的黑发吹到向后,他感觉到,自己全身各处都在感知刺痛,仿佛下一瞬就要被轰杀于当场。
一个炭盒出现在苏晓手中,他顾不上其他,晶体左臂戴的黑王护臂顺势脱离,他的手抓上炭盒内的「死灵之书」。
苏晓用晶体左手抓上「死灵之书」的瞬间,他的左半侧身体都开始发麻,更骇人的是,他的左臂上浮现大片晶体脸孔,这些脸孔很小,数量成千上万,仿佛都在痛哭哀嚎,生动、惊悚、诡谲。
苏晓的瞳孔略紧缩了些,完全凭感觉,把手中的「死灵之书」向前一丢。
嘭!
「死灵之书」破开一股气爆,可以想象苏晓用了多大力气,以及这诡异的东西有多强韧。
幸好深渊守卫者不是速度型,而且它距离苏晓太近,「死灵之书」已然飞到它面前,这本由人皮、异存在皮、神灵皮等订合而成的邪典上,仿佛生出一根根半透明触须。
深渊守卫者的气息一滞,放弃向苏晓扑杀,危急关头一挥手,轰的一声,把「死灵之书」拍飞。
「死灵之书」被拍飞后,苏晓依稀听到撞击声,以及一声闷哼。
“吼!!”
深渊守卫者一声咆哮,它的右臂上生满半透明的触须,这些触须肆意扭动着,滋生着,只见它抬起左手,强行扯下自己的右臂,将右臂砸向苏晓。
咚!
粗壮的右臂砸在苏晓后方的墙壁上,解除了晶体左臂的苏晓,已处于空间穿透状态。
深渊守卫者向苏晓咆哮一声,单手连拍地面,似乎……是在指责苏晓为何袒护深渊之罐的上一任持有者?
重生茶香滿星空
第壹家族星際 漁小乖乖
苏晓估测,深渊守卫者可能是以前见过灭法者,而且与灭法者的关系,不算是敌对,但不论如何,眼下局面已发展至此,苏晓没有预言能力,他看到深渊守卫者的第一反应,就是驱赶走这个危险存在。
留下一声怒吼,深渊守卫者纵身一跃,钻进天棚上的裂痕内,里面散落大量腐蚀性液体后,天棚上的裂痕消失,深渊守卫者的气息也一同消失。
全程吃瓜看戏的罪亚斯松了口气,他刚才是大气都不敢喘啊,属实不想挨冤枉揍。
“伍德,你……”
罪亚斯的话说一半,说不下去了。
此时的伍德坐在墙边,背靠墙,全身的衣物被血浸到发红。
时间倒退到几秒前,在苏晓抛出「死灵之书」后,深渊守卫者感觉到了危险,可它已经无法闪避,所以它只能选择把「死灵之书」拍飞。
深渊守卫者选择把「死灵之书」拍飞的方向,不是盲目选择,而是朝着伍德所在的方向拍,今天它是铁了心的要搞死伍德。
方才勉强规避深渊守卫者一拳的伍德,正半蹲在地回气,全身的伤势导致他身体发麻,面对迎面飞来的「死灵之书」,他只能选择侧跃,怎奈,「死灵之书」砸在伍德的胸膛上,冲击力把他拍在墙上。
此时刻,伍德感觉自己快要暴毙了,他坐在墙边,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死灵之书」映入他的眼帘,在这瞬间,他的瞳焰都停止燃烧。
“不!!”
在伍德的喊声中,「死灵之书」没入到他的胸膛内,奇妙的是,他没出现身体上的异变,这可不是好事,代表了「死灵之书」选择了伍德。
这玩意是神父极力摆脱的东西,其多方面的杀伤力,都和深渊之罐五五开,不,应该是在吞噬资源方面,略强于深渊之罐一筹。
二战指挥官体验版 蓝瑟s瓦伦丁
在伍德的喊声中,「死灵之书」完全隐没,也不知道是因为「死灵之书」融入到胸膛内,还是因为喜迎新爹的‘激动’,伍德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昏了过去。
天知道魔鬼族的那几位老魔鬼,在知晓此事后会不会血压飙升导致爆血管,刚送走‘野爹’,眼下又喜迎‘新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