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笔趣-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大黑山鑒賞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斩了厉魔的头颅之后,肖舜自言自语的说着。
“前三式刀技你已经见过了,以你此刻的修为,目前也只能修炼这三招,日后再有什么疑问就去请教器灵吧,我的神念即将全部耗尽,再也不会有重现天下的一日了!”
说罢,肖舜的身躯一软就栽倒在了泥泞的地面上。
与此同时,一处幽暗无比大峡谷,耸立着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此地终年不见天日,被一团黑云笼罩其中,遂被暗域诸人称呼为大黑山。
霸道学长的禁锢
这里是暗域众多禁地之一。
因为这里是一个古老存在的隐居之所。
这一日,黑暗之中雷云滚滚,阴风阵阵,很多人都谣传,这是那名古老存在在发怒,至于到底是不是,却无人敢前去查探。
此刻,大黑山山巅。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满脸怒容的站在一个幽暗的房间中。
就在他身前不远处,有一张桌子,上面正放着三盏烛台一样的东西。
原本应该在燃烧着的三根蜡烛,却有一根突然熄灭。
老者身后站着的少女见状,满脸哀伤的问道。
“师傅,大师兄他……”
“去了!”
老者语气稍显悲伤。
此人便是暗域众人口中的大人物,黑岩老祖!
他一身本领不说惊天动地,但却也名镇一方,如今他的徒弟厉魔竟然在云岚山脉此等弹丸之地被人给杀了,心中难免悲伤,同时也充斥着愤怒!
黑岩老祖在暗域是响当当的存在,却不料自己的赫赫威名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徒弟被人杀害的事实。
他轻轻的从桌子上取下了那站已经熄灭了的魂烛,随后恨恨的对身后的徒弟澹台颜道。
“起坛,我要去问问陈家那帮混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徒弟决计不能白死!”
“是,师傅!”
澹台颜将自己脸上的哀伤强行收敛了下去,闪身离开了房间。
片刻过后,离去的澹台颜再次回返,恭恭敬敬的对不远处还依旧沉浸在哀伤中的师傅道:“准备好了!”
黑炎老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旋即身躯淡淡从虚空中隐去,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另一间房中。
房间中摆着一口巨大的水缸,水缸旁还有些没有燃尽的符纸。
老祖探手抚摸了一下水面,倒影的水中赫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便是今天早上陈正在密室中通过水面相商之人,同时也是陈家长老。
陈家长老从黑炎老祖那阴沉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来,却也不声张,张口便问。
“老祖,这么急着找我所为何事!”
绝世双宝:辣妈搞定抠门爸
老祖此时阴着一张脸,直勾勾的打量着陈家长老。
“我的徒弟死了!”
北方有情 神懒小土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长老也是明显吓了一跳。
毕竟熟悉老祖的人都知道,他的徒弟对于这位响当当的人物来说,意味着什么!
“厉魔小子的身手即便是在各大都城之中也算末流,按理来说云岚山脉应该不可能有……”
话至于此,陈长老顿了一顿,脑海中回想起了今天早上陈正跟自己汇报的事情。
与此同时,老祖阴恻恻的问了一句:“怎么不说话了?”
陈长老收敛一下心神,抬眼看向黑炎老祖。
“老祖,今天早上家中晚辈来报,说云岚中出现了一个高手,但是碍于时间有限,他对于那人还完全没有底细,现在……”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便被老祖打断。
“让人把模样给我画下来,我亲自出马去报仇!”
春光乍泄
陈长老闻言,脸色有些为难,“这……”
现在正是他们计划马上就是实施的关键时刻,如果黑炎老祖在如此紧要关头出现在云岚,势必会迎来很多人的主意。
如此,对于他们的计划可谓是大大的不利!
黑炎老祖深深的看了陈长老一眼,旋即淡淡开口。
“你们的计划和我为徒弟报仇的计划比起来,不值一提!”
闻言,陈长老继续劝说:“老祖还请三思,百年布局就差临门一脚了!”
老祖听到这里,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了几分犹豫来,毕竟不光是白光花了百年的心血在布局,他也一样为此耗费了不少的心血,如果真的一朝成空的话,也实为可惜!
看到对方显露出由于的神色,陈正心中倒是镇定了不少,起码这老家伙的心里还是知道孰轻孰重的,刚才那些话不过是一时上头的气话罢了。
于是,陈长老继续游说:“老祖,还请暂且压制心中怒火,等我们计划实现之后,在对那人报仇,也是不迟!”
“哼!”
黑炎老祖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一旁的澹台颜,这时候突然插嘴:“师傅,不如让徒儿先去查探一下吧!”
老祖听罢,立马训斥:“胡闹,你的修为还不如你师兄!
“师傅,徒儿此去不为报仇,只不过先去观察一下敌人的实力罢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更何况徒儿在这大黑山上一呆就是二十年,如今早已想去红尘世俗中游历一番了!”
澹台颜不为所动,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
陈长老看了一眼还准备继续教训徒弟的黑炎老祖。
“老祖,有一事在下不知当提不当提!”
黑炎老祖恨恨的瞪了一眼澹台颜,给了她一个秋后算账的眼神,随后转头过去看向水面中的陈长老:“有话就说!”
“今天陈正来报,云岚哪位高手实力强悍,但这里却出了一点问题!”
说罢,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是个疯子?”黑炎老祖脱口而出道。
说实话,他现在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有点儿无法接受自己的徒弟被一个疯子打死的事实。
陈长老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所以我认为令徒前去探查一下厉魔的死因也是有必要的,因为一个疯子是不可能无端的出手伤人!”
旋即,陈长老朝视线越过黑炎老祖的肩膀,朝澹台颜看了过去,微微一笑。
“呵呵, 令徒的人生安全问题,老祖也不必担忧,我会下令族人舍命保护的!”
听罢,澹台颜朝陈长老作揖:“多谢陈长老,晚辈的修为虽然比不上我的师兄,但是抡起保命的本事来,我的师兄倒是不及我良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