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ilw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牧龍師笔趣-第616章 晝夜分明鑒賞-zuhvs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回到了骨庙内。
祝明朗发现所有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满脸胡须的老哥更是神情复杂,他有些懊恼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当然他更难以相信的是,与自己谈论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小兄弟,居然是神选之人,将来有可能成为这天上星辰的存在啊,哪怕只是这样简单的交情,将来他的星辉也可以庇佑着自己……
一时间,人群簇拥到了祝明朗的周围。
“别靠我太近,我嫌你们恶心。”祝明朗也不跟这些人矫情,直接让他们滚。
超级巨龙分身
刚才将自己哄出去时倒一个个很积极,现在跑来沾自己身上的仙气就不觉得像条狗吗?
“尚某眼拙,没有识出您的天命,实在抱歉。”尚庄走来,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向祝明朗鞠躬道歉。
“在下也眼拙了。”祝明朗笑了笑,未等对方脸上紧绷的神情稍有缓和,接着冷冷淡淡的道,“原来你长得不行,走近看了才知道。”
尚庄那张脸,由青变黑,又由黑开始透着恼羞之红!
永恒天道 無首
尚庄盯着祝明朗,一直等到他完全离去后才敢发作。
“哼,神气什么,等我们找到了进入到下界的入口,拿到了散落在下界的恩典,我尚庄也是神选者,将来天穹之上必有我尚庄一席之地,而你仍旧是在这凡尘烂泥中翻滚的贱民!”尚庄强行咽下了这口气。
……
祝明朗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那吓坏了的少年还跟在祝明朗身边。
火光摇曳,祝明朗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少年的古怪。
特战狂龙 血旗
难怪那夜恫女那般愤怒,说自己被欺骗了,原来这少年是个女孩,有着干净清丽的短发,又戴着一个短帽,估计也有故意朝着男子打扮的缘故,所以被当成了俊美少年。
是个女的啊。
就说这世间怎么会有人俊美超过自己呢,虚惊一场。
“怎么不说自己是女孩呢?”祝明朗笑着问道。
“那种时候辩解了,他们也不会信的,总不能……总不能……”女孩说话怯生生的,但一双眼睛很明亮且很灵动。
祝明朗一听,也点了点头。
网游之道士凶猛 就爱瞎编
确实,总不能让人家脱掉了衣裳自证吧?
当着一两千人的面,对某些人来说做出这种社会性死亡行为,还不如给夜恫女吃掉。
而且,夜恫女是不吃女孩的。
可能是在夜恫女面前保护了她的缘故,女孩现在唯一相信的人就只有祝明朗了,再加上祝明朗已经被证实了为神选之人,她觉得跟在祝明朗有安全感。
祝明朗正好缺一个交谈的人,与那位络腮胡子聊,总是需要拐弯抹角,还需要一些试探,面对这女孩应该就不必要了。
有眼无敌 混沌果
直播间
“其实我闭关很长时间,基本上没有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这一次也是想在疆域中走动走动,增长一些见识,我有很多问题,正好需要个人给我解答。”祝明朗对女孩说道。
女孩年纪应该在十八九岁左右,扮了男装,所以看上去跟十五六岁少年差不多。
超武升級
身边有了个可靠的人,女孩也没有再做多余的遮掩,去掉了帽子,擦干净了脸颊上一些没意义的灰,露出了一张有几分清艳的容貌。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銀小淫
女孩叫宓容,与同伴们走失了,于是辗转到了这骨庙中。
她修为也不是很高,只有君级,放在这荒芜的骨庙内其实也很容易遭欺负,所以她特意对自己容貌做了一些遮挡,掩盖了女性比较明显的特征,化身为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奈何这样却引火烧身,被推出去当作了俊美男子,险些丢了性命。
宓容对祝明朗说的那些话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怀疑。
一个神选男子,为何要欺骗自己,何况他还在不知道自己真实性别的情况下挺身而出,救了自己,这样正直且善良的人,哪怕有一些常识性的认知出现偏差,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大家聚集在此处,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恩典?”祝明朗问道。
“是的,获得恩典的人,便有资格进入界龙门,而获得正神恩典的人,更是神选之人,将来有可能成为神明,哪怕成神之路坎坷而艰辛,却远比那些还在泥潭中挣扎的修行者要好百倍千倍。”女孩宓容说道。
界龙门……
原来神疆中也有一座界龙门。
“可神疆作为上界,本应该有更多的恩典,更多的机会成为神选,偏偏要跑到一个下界去争抢?”祝明朗接着问道。
“晋神的恩典在天穹中散落是没有规律的,这一次好像我们神疆中出现的恩典数量就很少,所以人们也确信在其他星陆中会有大量遗失的恩典,那些人甚至可能都不知道恩典是什么。”宓容说道。
“神疆的三十三位神明,难道不能赐予大家足够的恩典吗?”祝明朗费解道。
“每位神明能够赐予的恩典都非常有限,有那么多神裔,有那么多神民,哪怕这些人中没有任何成神的希望,持有这神选之人的身份,也可以让一方疆土享受宁静……这些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也是一位神选者呢。”宓容终于发起了第一个疑问。
“我曾经受过很严重的头部伤,记忆出了问题,走七步就容易忘记之前的事情,最近记性有恢复,但根本想不起来以前的任何事情了,唉……”祝明朗表现出了一副忧郁的样子,目光不由抬向了夜空。
“哦,哦,那有什么不懂的,你尽管问我,我知道的可多了。”宓容露出了笑容来。
原来是一位失忆的神选大哥哥啊。
砂滿園 原非西風笑
没有了记忆,人还这样善良有爱,这岁月里已经很难得见到这样的人了。
“那神选之人,是不是可以在黑夜里行走?”祝明朗问道。
“是的,只要不遇到阴司官、阎王龙、夜娘娘之类的,那些夜物多半是不会去侵扰一位神选之人的,除非他的修为不高。”宓容点了点头。
这里的夜晚,被另外一群阴民统治着。
昼夜分明,两界之民也分明。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