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修羅戰婿 無怨-第四百九十九章 跪地求饒相伴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叶先生,那按照你的说法。孙永夜他们手里,掌握到了你们的秘密。也就是张春琴的丑闻,而你主动曝光出来,该不会是打算和你老婆离婚,这张春琴的问题,你再也不管了吧?”
“你现在这么做,无非是想要保留你的纵横集团,不希望因为你丈母娘的关系,而影响到了你纵横集团的运作。不想被孙氏集团收购,所以公布出来,以后,孙永夜就不可能再拿这个事情来要挟你?”
“那你老婆,被蒙蔽了二十多年,突然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那你觉得,她内心能够接受得了吗?我不得不说,您这样的做法,比起孙先生他们公布您的丑闻,都还要更加龌龊。难道说,就为了保留自己的公司,就要让你老婆和你丈母娘作出牺牲?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
“……”
听到叶天纵的话。
众人也是短暂沉吟之后,找到事情的本质,纷纷对叶天纵口诛笔伐。
而围观群众们的声声质问,倒是符合孙氏兄弟的想法。
他们两个人,彼此对视,看这叶天纵,究竟还有什么办法逃脱。
给他生路,他不走,非要跟自己抬杠。
如果乖乖的交出纵横集团,恐怕是皆大欢喜。
而他却偏要选择最愚蠢的方式来作对。
或许,公布出丑闻,能让自己无法收购纵横集团,但是,就如同他们之前所讲,只要对方内部瓦解,其实这就是拐弯抹角的过程,最终结果,还是朝着自己预想的地方去走的。
“不,你们错了。”
但是。
面对众人的指责和追问,叶天纵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还一本正经,满脸和气,特地的扭过头来,看了兄弟俩一眼之后,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他们这个丑闻的曝光,是因为,通过权威机构鉴定所的指人,这个鉴定所,你们都知道,不过,他们这份鉴定协议,是假的,换句话说,就是他们在捏造事实,对我们进行栽赃陷害。我丈母娘,清清白白,而我老婆,更不可能是谁的私生女,就这种行事作风的孙氏集团,你们觉得,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叶天纵的话,语出惊人。
本来还口口声声,质问着他的围观群众,则是戛然而止,匪夷所思的看着对方。
而张春琴,苏君婉两个人,心中既忐忑又期待,希望叶天纵能够力挽狂澜。
倒是林郑州,对自己的判断很准确。
这天纵哥,应该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方是采取什么方式来对付自己的,那么就用这种方式来摧毁对方的阴谋。什么所谓的权威机构,只要钱给得够多,利益够大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弄虚作假。
“这怎么可能?”
“叶天纵,你以为这样空口说白话,我们就能相信了吗?”
虽然这DNA信息,的确是弄虚作假。
可是这个事情,只有自己和欧阳震才能知道。
利用高科技信息合成,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哪怕是欧阳震和王松瑞两个人都被杀了,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可能被发现。
这叶天纵,在强词夺理。
本来还以为他有什么逆天的本事,没想到,就是在这里胡说八道。
这让他们原本忐忑的内心,逐渐平复了下来。
“是啊,空口无凭,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既然是权威机构鉴定的,那就不可能被人钱财贿赂。”
“这个事情,你如果不说清楚的话,那不管你们集团是否被收购,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事情一旦传出去,以后,你们纵横集团,就不可能再有任何公司跟你们合作。”
“拿出证据来,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末世重生之无敌召唤
所有人都在强烈要求。
而兄弟俩则是在旁边鼓动,试图给予叶天纵最大的心理压力。
可是。
这叶天纵却依旧不为所动,而是动作轻缓的从包包里,掏出一份文件。
而这份文件,便是之前欧阳震在临死之前,交给他的确凿证据。
这证据,里面包括王松瑞,孙氏兄弟和欧阳震的通话录音,确定了他们想要伪造鉴定文件的事实。
与此同时,这鉴定报告之中,是如何组成,以及怎么偷梁换柱,怎么让虚构变成既成事实。
里面所有的细节,全部都有详细介绍和记载。
随着叶天纵公布出来。
简单的几分钟过去。
本来热闹的现场,瞬间安谧了下来。
这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又是什么?
“干得漂亮,好女婿!”
此时此刻。
张春琴已经满心振奋,有了底气的她,一声怒吼,似乎是在宣泄着这段时间以来的压抑和怒火。
她也学着任东国的口吻,言语之间,充满了对叶天纵的抬爱和满意,她起身站起来,径自的朝着叶天纵这边走去。路过孙永吉身旁的时候,还很自然的直接推搡了对方一把,来到叶天纵面前,兴奋道:“好女婿,有这个事情,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害得我担惊受怕了半天。可不是嘛,我张春琴向来洁身自好,怎么可能去做这些龌龊的事情?”
“额……”
“是我的疏忽,妈,您多原谅哈。”
这张春琴还真能嘚瑟,而面对她的提问,叶天纵也不知道应该回答,只能够糊弄过去。
不过,现在在张春琴眼中,这叶天纵俨然已经成为了不可多得的好宝贝,这点小瑕疵,可以忽略过去。所以,她微微一笑,摆手的说道:“没关系,我就是随口一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现在,各位应该都知道,我张春琴是清白的吧?这一切,都是要源于这兄弟俩的栽赃陷害,各位,现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我相信,你们的眼光是雪亮的,对吧?”
张春琴已经有些得意忘形。
说话之间,居然是一把直接抢过了叶天纵手中的话筒。
看着舞台之下的围观群众,声声呐喊。
而事实,的确是这样。
如果之前还在帮着孙永夜兄弟俩说话,那是大家看好他们未来的潜力。
可是,现在捏造事实,栽赃陷害,他们的形象已经彻底的跌入谷底。
而且,纵横集团是何许人也?就连财阀公会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大财团。
现在得罪了他们,难道还想还能好好的活着吗?
这些公司老板、经理,全部都是人精,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考量。
现在画风突变,很明显敌强我弱,他们则是充分发挥了墙头草,两边倒的本性。
面对张春琴的询问,大家也都是很有默契的点头,不置可否的声援了起来。
“嗯,看起来,张总是清白的,而纵横集团,也是受到了胁迫,什么狗屁的权威机构,其实,背后全部都是权钱交易,没想到,这兄弟俩,居然是这种人。他们在临城市的商业圈,纯粹是在给我们丢脸,这种垃圾,就不配在我们临城市做生意!”
“对,说得没错!他们这样的做法,其实已经涉及到了刑事犯罪,我相信,有一必有二,我们应该报警,让经侦的警察,前来彻底搜查,一定能够查出他们更多的罪证来。这个事情,我们不能纵容和姑息。”
“当然了,这一切,都要尊重叶先生这边的想法。毕竟,他们才是受害者,但是,我们全部都是见证人,如果需要我们作证的话,我们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去支持,只要能够将这种人给绳之以法,我们愿意充当任何角色!”
“这纵横集团,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他们身份神秘,而且实力强大。我相信,以后我们临城市如果交给他们公司来主导的话,我相信,咱们的生意都能够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
“纵横集团!纵横集团!”
“叶天纵!叶天纵!”
“……”
一瞬间。
本来是对叶天纵口诛笔伐的众人,纷纷调转枪头,对兄弟俩,各种唾骂。
但是对纵横集团,尤其是叶天纵本人,当成了神一样来膜拜,纷纷高声呐喊着他的名字。
满脸都充满了狂热。
“没想到,这叶天纵,还有这么一手。”
“郑州,看起来,的确如你所言,是我想多了,他,有本事,能够解决今天的问题。”
“这么一来,我爷爷,有救了。或者说,能够明目了。”
苏君婉不胜唏嘘。
而看着她现在如释重负的模样,林郑州却是神情紧绷,内心相当矛盾和挣扎。
这苏君婉,和叶天纵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怎样的交易。
怎么越听越糊涂的。
他总感觉,叶天纵心思缜密,做事情,不可能无缘无故。
把自己叫过来,甚至是全程跟随着苏君婉,一定有所图谋。
该不会,和她那口中的什么爷爷有些许关联吧?
“叶先生,叶先生。”
此时此刻。
兄弟俩,已经彻底绷不住了。
事实胜于雄辩。
他们所谓的天衣无缝的计划,其实在叶天纵的击溃之下,毫无还手的余地。
兄弟俩,相比起来,孙永吉要更加沉不住气一些,如今,见到大势已去,想要活命的话,就得不遗余力的去奢求原谅。
所以。
不由分说。
他都没有去看哥哥的脸色,立刻就跑上前去,一把拽住叶天纵,然后哭爹喊娘的求饶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不应该和您作对,更不应该愚蠢的利用这种方式来伤害您的家人,我求求您,求求您原谅我,真的,只要您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噗通!”
为了以示诚意,这孙永吉不由分说,立刻跪倒在地。
而一旁的孙永夜,则是面色难看,他现在进退两难。
想跑,但是家大业大的集团公司,如何自处?
如果不跑,难道留着被对方羞辱吗?
现在,王松瑞和欧阳震都死了,那自己兄弟俩,还有别的活路吗?
这可怎么办?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