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rv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txt-第六百零五章 巫師的祕密推薦-cc8uh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他很快见到了杜伊琳。高塔的女信使趴在一张桌子上,仿佛在休息。伯纳尔德·斯特林大人回头瞧了他一眼——或者说,瞧了瞧他手上的俘虏——点点头。“比之前的好多了。”
山野修士
“他们不是袭击者。”乔伊说,“是黄昏之幕的成员。”
“这帮人将手伸进了奥雷尼亚?”
“杰恩·赫瑟雇佣了他们。另一伙人才是敌人,他们的目标是银歌骑士。”
幻逆乾坤 张昕奕
“照实说,这和你无关。”
乔伊阴沉地看着他,随后转向雷戈。“这是解药。”队长指了指一只架在火上的烧杯,里面的液体不住翻滚,气泡升上水面,无声地破裂。“把她关起来看好。”又一只水妖精躺在地板上,雷戈发现她和先前的那个很不一样。莫尔图斯有这么多的水妖精?
“我还真以为有妖精汤喝。”苍之圣女遗憾地说。
“让你失望了。”不知怎的,乔伊的话听上去好像在说“我很高兴”。
巫师将烧杯拿下来,分装其中碧蓝的液体。“地板上的是新生儿。水妖精的母体都在这里,她萃取后的效果更好。你可以走了,骑士。噢,圣女大人,麻烦你留下。我刚巧有事情需要你的建议。”
“我可不了解什么萃取。”
“不,是更专业的东西。你上次提到森林女神留下的石碑,刻着的诗歌暂且不论……它本身有何作用?”
“我的先祖曾在石碑下度过四个风暴之夜。”苍之圣女说,“毫无疑问,它能阻挡寒冷的夜风。不过现在我们改用藤蔓和洞穴了。另外,一群猴子总来剥上面的盐粒吃。你想听这个?”
“我倒想听听。”乔伊说。
“你有其他事。”
队长没再开口。他转过身,示意雷戈拿走那瓶东西。雷戈对他们的谈话也再没有兴趣了。这不是他们首次展开讨论,期间的枯燥远非站岗可比。虽然他一直因工作与身份不相称而不满,但这不能怪乔伊。照实说,波加特和奥库斯的任务也没好到哪儿去。谁能想到,某天我竟会因逃避职务而心怀感激呢?
但他还记得另一件事:“波加特没回来?他……”
“……另有安排。水妖精通过连通的水井下毒,我沿附近的一口井一路游回来,他和那传教士留在那里搜索漏网之鱼。等等。我们把奥库斯带上去。”
雷戈看见同伴的尸体就在杜伊琳不远处。他冰冷干瘪,犹如一截冬日折落的枯枝。一股凉意爬上脊背。银歌骑士应该战死沙场,而不是像这样……雷戈想起巫师提到军团长的密探,心脏跳得飞快。“是,长官。”
他们开始搬动尸体。乔伊抓住奥库斯的脚,雷戈撑起他的头,慢慢经过实验台和木架。奥库斯轻得像羽毛,重量几乎完全来自盔甲。那些虫子把肌肉和骨头里的水分都吸走了,他不安地想。过程中,杜伊琳完全没醒,桌子旁的苍之圣女朝角落挪动,让出道路。伯纳尔德·斯特林面向他们手中死去的骑士低头致意,却没靠近。正常人都不会接近尸体,他的举动无可厚非。乔伊跨过门外的血渍,拿脚后跟带上门。
上楼梯时,装满蓝色液体的玻璃瓶在他腰间不断发出响动。这里面也是尸体,水妖精的尸体。尽管奥库斯的遗体就在身边,雷戈依然吞下了魔药。味道没有想象中恶心,似乎只是水而已。他们将解药带给佐曼和还活着的佣人,死去的人收拢到后院。要埋的尸体太多,等到最后安置奥库斯时,雷戈不得不将他放在水井边。
乔伊熟练地脱下他的头盔。
“别在那儿看着。”队长在泥坑中吩咐,“快下来搭把手。”
“也许他会希望留着它。”
“然后等贼来偷?不。你的主人不会乐意见到某个窃贼穿着银歌骑士的盔甲招摇过市。这玩意在他心中和酒窖地位等同。”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图坦卡蒙的诅咒
雷戈吓得面无人色。“我的主人……”
“派你来刺探斯特林。你是维隆卡的侍从,还给海伦公主当过护卫,所以我才让你看管那森林婊子。”
他一开始就知道,雷戈不安地想。时刻看守森林圣女意味着他将没机会独自探索。就连斯特林不时邀请圣女讨论苍之森的风俗故事,乔伊也每次都和他替班。是谁泄露了秘密?但他必须先过眼前这关。雷戈摸了摸腰间的剑柄,乔伊背对着他,还在给死人的坑里,想解决问题似乎不难。
文化基因与精神血脉的现代作用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中国道路
但即便优势很大,他也觉得后果不妙。三名骑士团的同伴,奥库斯和波加特剑术远不及他,不过前者的长枪使得好,后者是经验丰富的老斥候,至于队长乔伊,雷戈还是在圣堂初次碰见他,唯一体会到的就是对方的卓越的魔法造诣。现在他们离水井这么近……“我受军团长指挥,长官,他也是你的首领。”
“伯纳尔德·斯特林才是。”
“他是个圣堂巫师。银歌骑士的忠诚属于皇帝。”
臥龍 先生
“皇帝死了。”
“所以你更不必听斯特林的指挥,是这样吗?”他大胆地说,心跳猛然加速。
“你是瞎了还是聋了?”乔伊反问。他已除下奥库斯的胸甲和护臂,几乎没有伤到死者的肢体。雷戈怀疑自己一旦回答失误,可能就是下一个被拔掉盔甲扔进墓地的尸体,而到时候乔伊可不会在乎他是否缺胳膊少腿。“如果都是,那就继续保持。”
他在警告我,雷戈明白,知道太多没好处。但他也意识到乔伊似乎不打算处理自己。我们毕竟同为银歌骑士,与亲王殿下相比,圣堂巫师不过是暂时应付的上司。如今奥库斯意外死亡,或许军团长会以此为借口将我们调回帝都……起码我这么希望。雷戈早就受够高塔信使和乖戾的人质了,女人就该温柔体贴,在床榻上展露热情才对,结果他在使节队里遇到的都是些例外。
“我不负责侦查,眼睛和耳朵不必太敏锐。”雷戈妥协了,“可是我怎么回应军团长大人?”
“首先,你不能说死的是你。”最后一件护胫被他扯下来。“还需要其他说辞么?”
美男很拽很倾城 炫舞飞扬
“不用了。”维隆卡不是斯特林,他不会为此惩罚雷戈。奥库斯的死讯会让他警觉,而这就足够了。“十分抱歉,长官,我没能帮上忙。”雷戈把乔伊拉上来,他的小腿上全是土。我们没找到铁锹,而接下来还有十几具尸体需要埋葬。“我会通知他们的家人来认领,长官。至于神父,尤利尔可以胜任。”
末末修仙 初午(起点)
“没人会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奴隶。你要找他们之前的主子吗?”
雷戈差点回头去看尸体。“奴隶?可他们身上没有标记。”
“石英城的合法奴隶才有标记。很多人本来是平民,因战争变成难民和乞丐,最后为一碗粥成为奴隶。但贩卖六岁以下的幼儿不合法,领主不会把印章交给这类奴隶主。”
“有人想买孩子?”
“在自由人的集市,健康的幼儿是硬通货。冬青协议前,他们需要跟异族打交道。”他的嘴唇扭曲了一下。“帝国律法可管不到自由人头上。这些没标记的奴隶会长大,最后可能又被低价贱卖回去。”
“不过是群土匪。”雷戈恼火地皱起眉头,“这帮野蛮人!应该将他们扫荡干净才对。”换我就会这么做。“莫尔图斯的领主无力统辖他的人民么?”
“莫尔图斯现在没领主。”
“也许,长官,也许我们应该适当干涉当地的秩序……”
“杜伊琳会喜欢你的建议。”但乔伊不为所动,“我没空关心,你的主人也一样。银歌骑士只需服从。如果你不想穿这身白甲,就脱了它换绸缎。很多人想这么干还没门路呢。”寒风刮过参差的枝桠,一道细长的灰色影子在他手中显现,几秒后就崩溃了。但乔伊反复尝试,最终握住一把由寒冰打造的铲子,其内里充满杂质。“抱怨可埋不了这些死人,你是把解药送给波加特,还是选择徒手挖坑?”他指指井口。
雷戈自然选择前者。“那圣女大人怎么办?”他还记得自己的职务。
“你就当她又打碎了一罐汤罢。”
水井比想象中深,但下到底部并不困难。雷戈看见边缘伸出支撑的冰霜窄阶,才发现下方的井水已告冻结,变成台阶攀附在石壁上。元素使对魔法的操控罕有如此出色,他开始庆幸先前没选择和乔伊动手了。
雷戈扯动口袋上的细线。
“把她搬走。”伯纳尔德·斯特林的声音传来,尾音有些失真。接着是一阵刺耳的噪音,雷戈猜测是苍之圣女整理了一下袖子——三色堇的花梗就藏在她用来绑袖口的茎叶中。“这女人真碍事。”
“我以为你很看中她。”森林的圣女说。
“一个高塔信使?不。占星师还算可以,但传话的信使嘛,他们完全不学无术。我宁愿面对银歌骑士。”
“你该不会指他那样的吧?”
“他不是银歌骑士,女士,我想你应该意识到了。”雷戈猜他们说的是乔伊。在帝都时,他也以为被划拨给圣堂的银歌骑士都是些被淘汰的、不够格的家伙。
“等等。”森林圣女的声音很古怪,“你不会要……?”
巨响截断了尖叫。乔伊的声音像寒风钻进衣领。“让她滚出去,否则她会掀翻屋顶的。”他又回到了地下室?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