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ptt-第二百五十九章 幫幫我展示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徐照的心脏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心中又恨又怒,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蠢货。以他的身份,拥有这么多财富,便足够进去呆上一辈子了。
其他人也无不用玩味的眼神看父女二人。
高官有财,大家心中都清楚,可若是摆放在明面上,那便完全不一样了。
“是吗?如果徐小姐要给四个亿,我也只好从命。转账还是支票?”陈生笑呵呵的询问。
高总督看了一眼陈生,又看了看徐轻音,眼睛微微眯缝着,没有人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转账,不就是四个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陈生,这些钱便是给你的买命钱,得了钱你也没地方花。”徐轻音转头对着徐照说道:“父亲,给他转账。您堂堂一方大员,还害怕一个小小的商业老板吗?”
“住口,你父亲我两袖清风,哪里能够拿出来这么多钱?”徐照的怒斥声,如同惊雷,劈头盖脸的落下。
他现在恨不得扇死这个蠢货。
我的女友是白富美
徐照转头对着陈生道歉:“陈先生,小女犯错,我身为一方高官,不能够袒护,小女便交给陈先生了。陈先生想要如何惩罚,悉听尊便,本官绝没有丝毫怨言。”
一边说着,徐照一边对陈生使眼色,请求陈生放一马。
如果陈生得理不饶人,他这个高官瞬间便会成为阶下囚,在黑暗的世界中度过一生。
“连四个亿都不放在眼中高官大员的女儿,我陈生可得罪不起。高总督,还是走法律途径吧。”陈生不买账,对高总督说道。
“那便听陈先生的,这件事情的确应该查一查。我的手下竟然出现了贪官,是我的失责。”高总督点头应了下来。
秘书会意,直接去拨打电话。
“高总督,陈先生,不至于此,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的。”
徐照扯着徐轻音的头发,将她拉到陈生面前:“孽子,还不赶紧给陈先生道歉,若是陈先生不肯原谅你,老子先弄死你。”
徐轻音娇生惯养,从未被父亲如此对待过,整个人完全懵掉在当场。
我和蓝胖子的修仙之旅
“孽子,老子的话你没有听到吗?还不赶紧给陈先生道歉。”
见徐轻音不道歉,徐照越发恼怒,一脚将徐轻音踹翻。他的手中还拉扯着徐轻音的头发,兹拉一声扯下来一缕带着头皮的头发。
“父亲,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呜呜,我毁容了,以后还见不见人了?”
痛极而怒,徐轻音顶撞起自己的父亲。
她想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并且不将商贾放在眼中的父亲,怎么会这么对待自己?就因为一个陈生吗?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板,凭什么?
你…
徐照指着徐轻音的鼻子,差一点昏死过去。
“徐副总督,我刚才说了,不需要道歉,那样毫无意义。两个亿还不来,我便只能够索命了。”陈生丢下这句淡淡的话,转身离去。
放过?根本不可能,不说徐轻音多么讨厌,淡淡是徐照这么大一个贪官,便人人得儿诛之。
“陈先生…”
徐照赶忙去追陈生,可是被两个警察拦住 。
“徐副总督,您被逮捕了。”
最强狂暴修仙 雨景天
一声脆响,手铐拷在手腕上。
“高大哥…”
见陈生走远,徐照只得恳求高总督。
“本官最恨贪官,在证明你是清白之前,还是不要将我大哥了。”高总督一甩袖子,扭头离去。
他自己被害的丢了半条命,又怎么会放过这一对罪魁祸首?
高总督的态度,让徐照丧失最后一丝希望。一想到陈生可怕的身份,他更是升起寻死的冲动。
“畜生,老子被你害惨了,我们全家都被你害惨了。你平日里嚣张跋扈就算了,你喜欢玩男人,老子也不管。可是你为什么要去招惹陈生?现在好了吧?老子倒了,你还能够好好活着吗?”
徐照气极,又狠狠的踹了徐轻音两脚。
“父亲,陈生又算得了什么?至于干爹那里,他不过是做做样子,以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必然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至于这么害怕吗?”
徐轻音依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认为是父亲太忧心了。区区一个商业大佬,能够扳倒一洲的三把手吗?
金钱和权力之间的碰撞,从来都是权力获得胜利。
徐照被气笑了,他才终于发现,自己生了一个愚蠢到无可救药的蠢货。
“陈生算是东西?那我便告诉你,别说是有污点的我,就算是高总督,甚至是京中的一品大员,陈生想要弄死他们,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什么?陈生能够一句话干倒一品大员?徐轻音终于被这句话震惊到了。各方也无不是一阵错愕,特别是刚才说话嘲讽陈生的二代,吓的浑身哆嗦着。
“徐副总督,说的够多了,该走了。”警察不再给徐副总督说话的机会,强行带着他离开。
徐轻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她终于看清了事实,父亲倒了将会被问罪,徐家也跟着倒了,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她也从江北第一公主,变成阶下囚,低落到尘埃中。
“帮帮我,帮帮我父亲。”
徐轻音哀求着那些对自己奉承恭维的人。
她真的绝望了,她不想成为被人呼来喝去,为他人服务的普通人。
“轻音,我们可帮不了你,你可别来害我们了。我得赶紧去给陈生先生道歉。”
前男友头也不回的离去。
“徐轻音,这完全是你自作自受,陈先生是什么人物?那是我们端茶倒水,为他服务的人。这样的人,你去招惹,完全是自寻死路。奉劝你一句,还是赶紧离开江北,或许还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几个好闺蜜冷嘲热讽一番,也快速追上前男友的步伐。
随后是所有大少小姐,一同前往陈生的房间请罪。每个人离开之前,都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徐轻音。
如果不是徐轻音,他们都还在狂欢中,享受酒精带来的欢乐。虽然刚才谁都没有阻止,甚至还附和徐轻音,可现在所有人都将罪过赖在徐轻音的头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