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65章 冰海解凍之時閲讀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那些塔瓦斯提亚入侵者会增兵吗?他们会派来多少人?他们是否因为再三考量后放弃?
就现有情报而言,那些入侵者在被暴打之前是不会跑的。
去东方打仗,也许可以砍杀一千个敌人?这种好事儿可是让罗斯的勇士早早地磨刀霍霍。
可这场战争即便胜利了,留里克估计自己不会在战争中得到什么好处。虽说此可为练兵一役,终究敌人那里也没什么油水,他不希望这一战太过持久,就必须一战将敌人打得吐血三升,使之长时间内不敢进犯。
罗斯军当出动精锐战士,再以精锐武器,尽量无伤亡的取得胜利。
自第一次送信后,阿里克的派出的使者平均五天带来新的口信,汇报其在被占领的旧灰松鼠山堡的见闻。
但大海的解冻势不可挡,海洋先于陆路积雪融化,这迫使到了三月底,阿里克只能让坐雪橇的新式绕着整个海湾兜圈子,绕行艾隆堡再回到罗斯堡。
新的信使来了,这个男人风尘仆仆归来,所要汇报的实际仅有一句话。
即便是一句话也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现在这一则消息已经在蠢蠢欲动的罗斯堡蔓延,数以百计的壮汉举着光着膀子,亮出那满是金色胸毛的胸膛,高举着斧头和剑欢呼敌人的增兵!
海冰简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且陆路的冰雪融化速度也很惊人。
留里克的宫殿之庭院,平整的水泥地面重现。仆人早已清理干净积雪,几乎是得到了那位约翰英瓦尔的教化,这些主的羔羊变得更乐于工作。
本被冻得很瓷实的大地逐渐变得泥泞,在正午阳光下,耷拉在各个房屋的冰凌也在快速的滴水,为了避免突然坠落引人受伤,民众已经在拨掉这些危险物。
留里克急忙将信使请到自己的宫殿第一层,又召集罗斯堡的精英力量。
尤其是先前征讨哥特兰岛时被他册封的旗队长与百夫长,一群赳赳武夫兴致勃勃坐了两排。
留里克自傲地坐于正堂的熊皮宝座,再令这位信使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再说一遍。
“是!”盘腿而坐的信使喝了点麦酒又啃食麦饼,他精神焕发地宣布:“我们一直在那个山堡附近徘徊,袭杀塔瓦斯提亚人的猎人。我们前些天看到有大量的持矛、持弓者进驻山堡,阿里克大人要求兄弟们暂且回避。我们经过了侦查,可以估计出敌人的兵力。”
“有多少?真的有一千?”
“是。至少一千人,也许实际数量更多。”
“但他们非常羸弱,不是么?”留里克故意这么问,引得在场的兄弟们哈哈大笑。
信使亦在狂笑,又扬言:“我们太高看他们了。如果派去的不是五十人而是五百人,敌人已经被全部歼灭。大人,我们已经持续伏击作战一个多月,还没有一人伤亡。”
留里克点点头,又看看左右的男人们自信满满的脸,再扪心自问,若是一个多月前在凯哈斯发出警报前就派出一支兵力雄厚远征军,战争问题理应解决。
现在出兵多少仍是他这个决策者当定夺的,兄弟们都等着他拿主意,因为大海即将解冻。
“好啊。今年的春季来得早,远方的麦子可以提前播种,秋季又是一场丰收。”
说着,留里克站起身:“我本是谨慎的认为他们是强敌,既然如此,我决定尊重这群侵入罗斯领地的敌人。”
奥托敏锐的察觉到儿子有一些藏起来的奇思妙想,便突然说道:“你……总不会也派一千人讨伐?”
“不!对于他们最大的敬意就是赶尽杀绝,我凭什么要和他们对等兵力作战?海湾很宽阔吗?我们的帆船最快一个白天的时间就能抵达对岸东方之地,再说海冰溶解后,很多渔民也要到那边捕鱼。我要出动两千人,让他们瞧瞧我的厉害。”
两千人,此实为罗斯堡精锐尽出。
趁着全部的百夫长、旗队长尽在如此,他立刻做出安排。
留里克的兵力部署是这样的:
勇士第一旗队、梅拉伦旗队。这两支旗队即有兵力达到一千人。
射击旗队,兵力也在六百人数量,只不过该旗队是集合多种远程兵种的大杂烩。
这里亦有留里克的精锐卫队,当有一百人出战。
如此一来罗斯人就派遣了一千七百人的队伍,剩下的三百名战士的名额自然由巴尔默克人填补。
甚至是奥斯塔拉人也会象征性的派出战士,只是卡洛塔和她的一小撮被挑选的女战士,会编入射击旗队参与战斗。
至于为何不把不把第二旗队也拉进来,在留里克的计划中,第二旗队除了镇守后方伺机提供支援外,便是跟着奥托再去一趟诺夫哥罗德索要贡品。
在会议结束后,留里克以两天时间精进了他的兵力安排。
霸道民工 蜗居的骚年
即便只是听到了这一出兵数量,巴尔默克的比约恩兄弟都是非常羡慕。
比约恩,他羡慕留里克的强大号召力,明明只是一个少年,振臂一呼就是两千人以上的响应。
但接下来的军队集结,带给比约恩的完全是一种震撼。
这是何其规整的场面啊!
勇士第一旗队,旗队长本该由阿里克担任,介于他还在海对岸精进游击战术,就由哈罗左森暂领旗队长一职。
而梅拉伦旗队,这支部队的兵力构成多是投奔罗斯人的同盟部族,甚至还有战场投诚的丹麦人格伦德及其朋友们,旗队长仍是赫立格尔这个梅拉伦部族老战士。
无论战士来自何方,现在他们全都是罗斯军战士。
罗斯公国,她实质上成了五花八门族裔的大杂烩,罗斯部族占有者最高军政权势,留里克也不能拒绝其他人对身份地位的追求。罗斯公国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人心若是散了,公国也会瓦解。
在强化共同体方面,战士们完全统一的着装,必是一种具象化表现。
现在所有罗斯战士的着装完全相同,无论内部穿着如何,这在外部清一色套着缝着交错蓝纹的没膝白袍。
所有人的圆盾也不再是五花八门的涂装,战士当然可以追求自己的个性去做一面个人的盾牌,但出征之际,大家必须清一色的准备一面涂抹松脂撒白垩泥,再以菘蓝染出十字蓝纹的圆盾。
整个军队必须凸显出白与蓝的色调,与罗斯公国的旗帜交相呼应。
连带着留里克出动的“孩子部队”,被挑选出来的少年少女也是这般着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少年所持武器皆为十字弓,也唯有这等武器能让他们发挥出战术优势。
壮年战士不仅带着剑与盾,一支短矛也拿在手,矛头之下也有蓝白色的布条捆扎。
他们首次集结又结成矩阵,惊得比勇尼和他的手下自愧不如,相比之罗斯人的整齐划一,自己的人简直窝囊至极!
到底彼此是兄弟,看得兄弟部队吊儿郎当得,留里克如何过意得去。罗斯堡之前一直在大肆进购亚麻杆,如今亚麻经过一番工序就化作这一件件白衫。库存的白布还有很多,留里克这番就平价卖给比勇尼一众,只是为了区别真正的罗斯军,巴尔默克军的三百勇士仅是单纯白衫裹在外身。
第一次集结只是为真正的阅兵做准备。
萬古 劍 神 小說
留里克就是要进行阅兵,而阅兵本身也只是今年春季大祭司中的一个仪式。
丧尸末日玩游戏
每一年海冰融化得足够航行,便是罗斯人春季大祭司之时,今年与往年有太大的不同!
曾经,这场祭祀之后渔民恢复温暖期的正常作业,大批商人带着北方毛皮回到梅拉伦湖贸易,而罗斯的索贡船队也会奔向诺夫哥罗德。
今年在这些基础上还要增加两项大事:四艘新船下水和出征前的阅兵。
一切的都在有条不紊筹备中。
留里克的妻妾们全都要在仪式中担任祭司的工作,即便是那位斯维特兰娜,她的脸庞是如此美丽,必须要一身素服头戴松芽头冠站在显著的位置。
固然北欧世界不存在坐月子的概念,介于天气寒冷到处积雪,大祭司露米娅生了孩子后仍旧实实在在做了月子。这次春季开航大祭司可谓她的复出,其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完毕。
而诺伦与那十位留里克的斯拉夫女仆,现在清一色担任起乐师的工作,她们将吹笛打鼓,让仪式变得更有神圣感。正是为了这一目的,留里克可不仅仅是从艾隆堡把所有的科文长弓手拉了过来,连带当地的女祭司波尔拉一并拉来,令这位老萨满摆弄口簧琴给乐曲增加搬走。
终于,四月的第十日,现在人人都能判定海面上漂浮的那些冰块对于普通的渔船也无威胁,整个港区实质上解冻,只需一场仪式后,大家就能进入大海捞鱼了。
仪式正在这天清晨召开。
整个罗斯堡的居民全都走出家门,平凡者看到海边密密麻麻站着大量白袍的战士。
在各类人等的万众瞩目下,一座小火塔熊熊燃烧。
留里克在复杂而悦耳的音乐声中亲手刺杀一头鹿,任凭鹿血流入海洋,罢了鹿尸投入火塔焚烧。
露米娅高举宝石木杖仰望苍天,向着神诉说罗斯人的夙愿。
站在木墙上的人、码头简易塔吊的人,亦或是已经坐在渔船里的人,他们目睹的仪式到现在不过是比去年增加了一些新花样。
真正壮丽的场面现在终于开始了。
今日将有多达六艘大船下水,比起检阅战士,这才是最壮观的!
地面上布置好了涂抹了鲸油的木道,大船陆续在一百多名壮汉拉拽的绳索牵引下奔向大海,最后利用地势,一艘又一艘大船滑入海洋。
那大船如水每掀起一片水花,都会惊得岸上民众欢呼。
直到他们看到这样一艘样貌就颇为奇怪的船,更是为她尖叫。
此刻该船内部的几名壮汉,为首一人兴奋大叫:“我们动起来,让其他兄弟开开眼!”
这就是墨丘利号,她的人力螺旋桨系统已经启动了!虽说这航速并不快,此番可是在近万人的瞩目下,她还没有安装风帆,这入了水就在船尾划出航迹线,肉眼可见的航行至峡湾海域里面,更神奇的还是在方向舵的操控下转了一个大圈!
堪称神迹的表现惊得奥托老脸都在颤抖,虽说他知道这并非神迹,而是一种复杂的机械组合。儿子果然是做到了,船只在港区可以不受限于的风向自有前进,一入划桨船,可她的桨呢?
奥托自然知道墨丘利号有着神奇的螺旋桨,可广大罗斯民众不懂啊!
人们在尖叫欢呼,无帆无桨也能前进,声称这是奥丁赏赐给罗斯船只的神力。
今日毕竟是个盛会,被实质上囚禁的埃斯基尔被放出来参与盛会,经过这场仪式,埃斯基尔这个家伙也该被放走了。
这位老传教士拄着木头十字架,目睹一艘无风无桨就自由前进的船,他疾呼“这是恶魔之力”,完全不同于罗斯人的惊喜,他有的更多是恐惧。埃斯基尔又不是傻子,他看到了罗斯人那朝阳下矛头、头盔的反光,再看看这整齐划一的着装,仅就这军容,就强于不莱梅伯爵和汉堡伯爵百倍。
因为那两位伯爵,除了自己的扈从,再从农民里集结出一千人的“大军”,没有三周时间想都别想。
他们这群大军,总不会是要进攻南方吧……
留里克的嗓子是有限的,他自知喊破喉咙也不能让一番肺腑号令响彻全军。仪式之后罗斯人将采取怎样行动已经无需再言,留里克亲自挥动一面旗帜,候命的海边大军开始了耀武扬威地转圈前进。这也又讲究,所谓让神看看罗斯军的真容,亦是让所有的罗斯民众、客居的商人以及五花八门的人看看罗斯人的实力。
他们的走动近看并不是整齐划一,可是距离一远,人们看到的根本就是几个白色的方阵在走着整齐的步伐。
迄今为止,在罗斯人的领地所见所闻已经彻底超越了埃斯基尔的最高估计,海面上漂浮着多达九艘大船和密密麻麻的小船,一群着装完全统一的大军连走路都是整齐划一。
北方崛起了一支强悍实力!该势力对丹麦人也明显是敌对状态!其首领对于神圣的信仰态度也非常暧昧!也许他们很快就能发展成为新的信众,乃至接受罗马教宗的册封成为北方的王国,并与法兰克结盟……
埃斯基尔难免不去想很多事,他毕竟也不是单纯的传教士。
他把所见所闻深深记在心里,获悉自己已经被释放埃斯基尔没有任何的高兴,或者说他迫不及待要最短时间回到汉堡,去面见汉堡伯爵汇报此事。罢了再去不莱梅,最后跑到兰斯汇报这一惊天大秘密。
埃斯基尔所想的一切,留里克如何关心呢?
罗斯人在欢呼雀跃中让亟待出征的大军也卯足了劲,此战非常特别,他们不再希望通过战争得到大量战利品,而是单纯通过杀戮告诫入侵者行为的愚蠢,乃至向奥丁证明自己的确是真勇士。
唯有塔瓦斯提亚人,对于海对岸的强敌仍旧浑然不知!
十方天
现在手握援兵的瓦特亚拉自信心爆棚,他开始出动外出去追杀潜伏的袭击者,小规模的战斗自然此起彼伏。新来此地的塔瓦斯提亚战士终于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恶性战斗,但似乎藏匿袭击的敌人越跑越远了。
一些大胆的传言在塔瓦斯提亚人中流传,所谓科文人和罗斯人都在放弃这里,美妙的山川河流已经是塔瓦斯提亚新领地。
其实是阿里克见得冰雪消融,已经迫于食物匮乏的压力急忙撤回入海口的那座小岛,他和伙计们自然趁着海冰融化赶紧钓鱼果腹。
这才对手看来是一种退却,阿里克已经无所谓了。
他与伙计们自发地望着西方已经恢复波涛的大海,所有人知道,故乡的舰队即将抵达。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