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愛下-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動顯性熱推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我在洪荒苟到成圣
姜澈将不动和尚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现在也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去吧。”
“好的,大师。”
姜澈没有将自己已经隐匿起来的身形显现出来,只是消去了不动和尚身上所带的障眼法。
木槿看着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动和尚眼神一时之间有些复杂。
姜澈还没有把不动和尚变回林盛的那个样子,所以在木槿的眼中,不动和尚还是那个对她有些异常关心的陌生人。
“你们……来我这万花林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木槿没有看到姜澈的出现,料想着他应该是还躲在暗处那边不知道做什么。
只不过把不动和尚先叫出来试探一下她的态度而已。
刚才她一直想着要如何保下自己的万花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了这一番之后凭空生出了顺其自然的想法。
写给我们的青春
这心里面,莫名地就是空落落的。
昔日里那群姑娘的欢声笑语还历历在目,好像时刻都在提醒着她往日是有多么快乐。
现在的光景又是多么凄凉。
“木槿,你快乐吗?”
不动和尚没有回答木槿的话,而是看着木槿的眼睛,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记得先前木槿是很容易就开心起来的姑娘,只要她得到了满足,每天都能在他面前不停的蹦跶。
倒是很少看见她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就算是那天跟他分开的时候,他从木槿的背影之中看到的也更多的是决绝。
虽然知道她是伤了心,但是依旧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现在露出了这个模样,那心里头想的事情可想而知。
木槿愣在了原地,竟然是露出了一个类似于懵懂幼童的神情,一派茫然。
就如同……初见时那样。
不动和尚看见她的这个表情就心生不忍,没有继续再逼问下去。
“我……不开心。”
好一会儿,木槿才对不动和尚的这个问题做出了回答。
心里头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一样吐出了一口气。
这回却是轮到不动和尚开始不确定起来,他不知道木槿这算是解了心结还是没解。
木槿却没有再看向不动和尚,挥了挥自己的袖袍,一众女子和书生三人又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重获新生的众人有些惊喜地看着自己完好的身体,片刻之后才重新看向木槿。
“谢谢姑姑。”
木槿看着这些算是熟悉的人,淡淡的笑了一下。
她也算是明白了,爱这东西,本来就不是能够强求的。
强行让它夭折不可能,强行想要得到也不可能。
头文字d拓海是个万人迷
所以讲求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了。
当初跟林盛的那一段感情也该放下了。
现在要解决的事情,就是面前这个人以及他背后那个更为强大的人。
“你们若是想要我这万花林,就先与我打一场!”
不动和尚听到木槿这话就知道她是误会了,他们之间似乎总是会这样,每一次都被误会蹉跎着。
永远不能够顺应正常的发展。
木槿看着不发一言的不动和尚觉得他肯定是在憋什么大招,当下也跟着一同警惕起来。
姜澈在一边看着这两人,一个看不透,一个不敢说,实在是有一些不想继续直视下去了。
于是,木槿就看到了一个逐渐显现真容的不动和尚。
不动和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木槿慢慢开始变得难看的脸色也可以猜到个中的一二。
估计是大师把放在他身上的那个法力给撤走了。
现在他以真容出现在了木槿的面前。
看着眼眸之中明显带上了怒火的木槿,觉得还是先跟她解释一下。
狐狸,你是我娘子
“木槿,之前是我不对……”
“林盛,你还带着人过来看我这个万花林,简直是居心叵测!”
木槿却是没有把心思放在之前的事情上面,也忘了去注意为什么他会忽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脑子一热,就喊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听见她这句话的牡丹几人也一起看向了不动和尚,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愤怒起来。
当时她们在书房听见了这个名字之后就一直想要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结果没想到竟然就近在眼前。
要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姑姑也不会因为自己收到了伤害就各种阻止她们外出,阻止雄性进来。
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他辜负了姑姑!
芍药不知道为什么牡丹几人看着不动和尚的眼神开始不对劲起来,没有忍住出言询问了一下。
得知了原因之后,看着不动和尚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木槿,我过来就是想来看看你,之前我一进来,你就会把我打出去,所以我才找了大师送我进来。”
之前的事情不动和尚还没有来得及跟木槿好好解释一番,但是万花林这件事情是能够立马见效的。
一定要马上解释清楚。
木槿自然知道不动和尚对她这个万花林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他脑子里装了一些什么她也清楚。
除了那些史书典籍,也就剩下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了,这种地方他肯定是不会感兴趣的。
要不然之前到了这里头,怎么当时就只想着教她念书了。
应该趁着她单纯无知的时候就把这地方掌控在手中。
只是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把这男人放下了。
现在看见他出现在眼前才知道原来是不太可能的。
释怀这种事情,没亲眼看见这个人出现,还把他放在回忆里头的话,倒是完全有可能。
现在乍一看,心里面那个之前就有的那种愤懑不平的感觉,这时候又开始翻涌不停。
“看我?觉得我会因为没有了你有多么失魂落魄,所以想要进来看我的笑话吗?”
其实在察觉到时间的消逝的时候,她的确是有点为林盛逝去这个可能低落了一阵。
但是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够让他本人知道,不然他肯定又要得意起来。
调教武周 染指水墨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在她的记忆中早就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只剩下心里面剩下的一个执念,让她异常坚持地恨着林盛,也恨着当初那个天真的自己。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