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8b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盛唐不遺憾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分享-4l7dz

By | 17 8 月, 2020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昨夜发生战斗的地方,距离圣山城仅有二十多里,距离并不是很远,夜间情况不明,圣山城的兵马并没有前往,可到了白天的时候,他们自然还是要过去看看的,至少,也要为那些死去的战友收敛尸体,顺便处理一些后事。
李安提出一起过去看看,圣山城的将领自然没有阻拦,他们大白天过去,有前锋负责侦查,兵马也足够多,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
经过昨夜的战斗,圣山城外出的五百兵马损失了一百多士兵,其中,前锋和后卫的两百人没有任何损失,中间的三百人损失了一百多,剩下的不足二百人,有一半身上都有伤,也算是不小的损失了,损失这么多士兵,对于圣山城的防御,自然是非常不利的,但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消耗的粮食少了一些,少一个人就少了一张吃饭的嘴,在粮食严重不足的当下,可不就是好处么。
不过,李安倒是觉得,虽然少了一百多士兵,但进入城内的百姓却也多了一百多,正好顶上了士兵的缺少数量,完全可以将这一百多士兵的口粮给这一百多百姓,这样就能够让这些百姓活下来了。
因为大家都是骑马前往的,所以,很快就抵达了战斗发生的位置,大队人马刚刚抵达,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些伤重的士兵和百姓,还有校尉的父亲都在哭泣,校尉此刻也苏醒了过来,不过,因为伤重而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似乎身体再也动弹不得了。
这些哭声之中还带有一丝绝望的声音,听的人浑身发麻,不愿意继续听下去,总之,声音太惨了。
看着这些伤重的士兵和百姓,圣山城将领一脸的忧虑,这些人要是都死了还好,直接挖个坑埋掉就行了,可这些人居然还活着,如此,挖坑埋掉自然就行不通了,可眼下不但粮食缺乏,药材也同样缺乏,把这些受伤的百姓和士兵弄回去,需要为他们准备药材和食物,还要分出一部分人照顾他们,这压力实在有些太大了。
此刻,圣山城将领的内心非常痛恨山贼,痛恨这些山贼为啥不把这些伤重的士兵和百姓全部弄死,留着这些半死不活的家伙,这不是成心给他添堵么。
心情不好也没办法,作为圣山城的将领,他不能不管这些伤兵和百姓的死活,要不然他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伤重的士兵和百姓各有二十多人,而一动不动的尸首有近二百具,将领命令麾下士兵,先将这些尸首全部弄到附近的大坑附近,然后,直接就地掩埋。
因为好多士兵的尸首被巨大的树干压在下面,士兵在清理的时候,费了不少劲儿,往往需要七八名士兵合力,才能将巨大的树干抬走,然后,将下面已经断气的士兵弄走埋掉。
这种需要很多人才能抬起的滚木,足有一百多,可见山贼们也是做了比较充足的准备了,而地面上的石头块更是多的数不清,这些石头块普遍都在几十斤左右,也就是一个人绝对搬得动也举的起来,如此,才能进行有效的攻击。
两侧的半山腰至少有几十米,在几十米的高度往下扔石头,这石头所能积累的能量是非常可怕的,砸到人的身体上,必然会给人造成很大的伤害,直接砸死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大部分士兵和百姓,都是被石头砸死的,有一些轻伤跑了的,是被砸到了胳膊,或者是石头的碎片碰到了身体的某处,还有一些虽然被砸到了身体,但因为石头先砸中一个人,然后弹了一下,再砸到他的身上,如此,能量都被第一个人吸收差不多了,砸到身上的能力比较小,所以,也只会受轻伤。
大部分的石头都没有击中任何人,击中人的石头上都会留下一些血迹,光是将路上的这些石头给清理干净,就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圣山城将领带领五百多人出城,其中,一百人负责警戒,四百人负责干活,李安也带领了二百多人,不过,全部用来警戒,没有一个人下去干活的。
这四百干活的士兵,一边清理滚木和石头,一边将士兵和百姓的尸首拖去埋掉,至于伤重还没断气的士兵和百姓,他们只是简单的挪动了几下,并没有将他们送走,更没有找人给他们医治。
李安都怀疑圣山城将领故意拖延时间,拖到这些士兵和百姓死亡之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这些人给埋掉了。
而就在清理的过程中,也确实有伤重的士兵和百姓突然断气,既然断气了,那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就地掩埋了,这样他们也能少一份负担。
看着这些伤重的士兵和百姓没有治疗和照顾,李安麾下的将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要是搁在大唐,那简直是不敢想象,大唐帝国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大唐对于将士的照顾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可这也不能怪东女国的圣山城将领,毕竟,这里的条件摆在眼前了,当地缺医少粮,实在没有太好的条件去照顾这些受伤的将士,虽然冷血了一些,可也是条件所限,并不是故意冷血的。
“将军,救救我儿吧!救救我儿吧!”
唯一没有受伤却留在原地的老头子,开口祈求道。
此刻,这个老头满肚子都是悔恨,要不是他耽误了许多时间,绝对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损失,是自己的贪婪害死了这么多人,也害的自己的儿子重伤不能动弹。
在李安看来,老头的儿子肯定是脊椎断裂了,就算能救活,这辈子也不能站立了,前途也就更不用说了,这辈子也不存在什么前途了,当兵的生涯也彻底断送了。
至于照顾,那是不可能有的,毕竟,老头的儿子是为了私事儿擅自调动兵马出城,并导致麾下兵马遭受巨大损失,这些损失都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不惩罚他就算不错了,怎么可能去照顾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死了这么多士兵,自然必须要有人站出来负责了,而重伤的校尉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而且,这个责任也确实应该由这名校尉来负责,毕竟,要不是他带兵外出,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哼,就是因为你的好儿子,我部兵马损失一百多,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圣山城将领生气的说道。
伤重的校尉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生无可恋,脖子一歪,直接断气了。
“儿啊!我的儿啊!”
老头子哭的特别伤心,此刻,这老头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想到伤心处,直接一头撞死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根本就没有人拦着他,也没那个心情。
又是两具尸首,旁边的士兵没有时间感叹,将这父子二人拖入了大坑,准备马上埋掉。
李安侧首一看,旁边的圣山城将领脸色顿时轻松了不少,毕竟,又死了两个累赘,而且,他也非常需要校尉这个承罪人,现在承罪人死了,他就可以更轻松的将所有过错都安在这名校尉的身上了,他自己也就可以没有任何过错了。
也许是心态绝望了,也许是不想连累其它人,不一会的功夫,又有几名士兵和百姓自杀而死了,而且,都是伤的特别重的,或者也没有多大乐趣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也就是说,重伤需要照顾的士兵和百姓,已经下降到三十多人,负担确实减轻了不少。
“李侍郎,从这些滚木和石头,就可以看出,参与伏击的山贼,至少有一千多人,要不然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满地都是石头。”
陈龙开口分析道。
如此多的滚木和石头,就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人数太少是肯定不会弄出这么多石头和滚木的,也不会吓跑剩下的士兵。
李安点了点头,关于山贼的人数,昨夜逃回去的士兵和百姓,早就把山贼的情况说了,不过,这些被吓破胆的家伙,并不能理智的说出山贼的真实数字,而是清一色的进行了夸大,最少的说有两三千人,多的说山贼有五六千,甚至还有说山贼足有上万人的,把看守城门的士兵都给吓得不敢打瞌睡了,更不敢放这些人进城。
对于逃回去士兵所说的山贼数量,李安自然是不太相信的,这些数字不一致的夸张说法自然没有丝毫的可行度,只有到实地亲自看一眼,才能从打斗的痕迹之中判断出山贼的真是数量,以及山贼的实力。
“居然至少有千人以上,这里的山贼都壮大到如此地步了么,这真是太可怕了,记得上次来东女国的时候,这里还是民风淳朴,几乎看不到有山贼的存在,可这才多少年啊!这里居然出现了如此多的山贼,真是沧海桑田啊!”
李安开口感叹道。
东女国自成一体,一直以来都是政通人和的地方,老百姓的小日子过得虽然不够富裕,但也算是怡然自得,这里老百姓的幸福值一直都是比较高的,甚至比大唐还要高出许多,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能够吃饱的基础上的,要是连饭都吃不饱,那么,这一切的美好也就不存在了。
而现在,东女国面临的问题,就是没有饭吃,在这种情况下,原本朴实的老百姓也都被迫变成山贼了,真的是非常的可悲。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人只有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才能有善良和规则,而在饿肚子的情况下,任何规则都会被无情的践踏。
填饱肚子真的非常重要,当然,若是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那么,重要的就不仅仅是填饱肚子这么简单了,还要有更多的钱财才行,否则,成家的资格都没有,就只能孤独终老了。
现实往往残酷的让人心慌,人必须有养活自己的能力,然后,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能养活自己的人是痛苦的,而吃不饱饭的人,会更加的痛苦,会让人变得疯狂。
山贼早就离开了,顺带着把所有的粮食也带走了,圣山城将领摄于山贼的疯狂,以及自己实力的有限,并不打算去围剿山贼,处理完这里的后事,他就要返回城池了,保证城池不丢失才是他最应该去做的事情,与之相比,其它的事情都是不值一提的。
已经死亡的士兵和百姓,都被掩埋了,而剩下的三十多名重伤的士兵和百姓,还是要弄回城池的,李安在旁边看着呢?他也不能做的太绝,不能让麾下其余的士兵心寒。
“这些重伤的士兵和百姓,运回城内之后,就交给早上进城的百姓照顾吧!这一站你们的士兵阵亡了百余人,这百余士兵的粮食,就留给这些百姓和伤病吧!”
李安开口建议道。
“李侍郎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圣山城将领其实并不情愿,但他要是不答应,这百余百姓就要被饿死,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阵亡一百士兵的口粮拿出来,分给这些百姓,让他们可以活下去,至于是否足量发放,那就是看他的心情了,至少,他会发一部分,会让这些百姓不至于饿死,至于吃饱喝足,那就不要想了,不会让百姓吃饱的,也不可能吃饱的,士兵都吃不饱,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吃得饱。
道路上的石头和滚木,很快就被处理的干干净净,二百多的尸首要被掩埋在道路的一侧,圣山城将领带领麾下人马返回圣山城。
李安也不想在圣山城这里待太久,马上就到归昌城,见到自己的女神了,还是别节外生枝的好,这里的山贼太疯狂,李安不想损失自己麾下的兵马,哪怕阵亡一名士兵,李安都是非常心疼的,经过上次阵亡二十多名士兵,李安已经决定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麾下的兵马去打仗,尤其是没有把握的仗绝对不打,有把握的也要好好考虑一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