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txt-第四百三十八章 生者,死者鑒賞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陆远瞬间睡意全无。
“艹,怕什么来什么!人在哪?”
陆远焦急的问道。
“就在外面,刚刚救出来,人可能不行了!”
“都有谁?”陆远一边问一边穿衣服。
“有咱们小组的,也有三组的,一共七个人,正好是一个小队的,全部都掉进去了!”
陆远已经穿好了衣服,脸上带着丝丝的寒意。
“该死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走,去看看!”
于是二人赶紧的朝着事发地点奔了过去。
临时驻扎了地方距离需要修复的地带也就几百米的距离,但是陆远却觉得走了很久。
“就在前面!”
小珊用手擦了擦防风眼镜上的雪指着前面说道。
事发地点已经围满了人,见到陆远来了,人群当中立刻散出来了一个通道。
周通正带着几个人正在组织营救工作,一群人拖着长长的绳子垂到了坑底,几个人正在慢慢的顺着绳子往下爬。
但是由于积雪并不是特别的牢固,有时候将铆钉固定在地上的时候就会导致一整片的积雪全部都塌陷下去。
加上雪下的特别的大,掉落在坑洞里面的人早就被埋在下面。
“人呢?找到了吗?”周通趴在地面上拼命的嘶喊着。
四周的人将手里的绳索紧紧的拉着,防止周通也跌落下去。
韩文带着几个人正在四周查看积雪的厚度已经硬度,手里拿着一把小红旗,每当遇到雪层很薄或者不太坚固度的地方都会插上一只。
“我来!”
陆远走到了跟前轻轻的在周通的肩膀上拍了拍。
对方扭头看到是陆远,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好吧!你来吧!小心点!”
说完,周通起身,不再坚持,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的信任陆远,总感觉他什么都能搞定一样,以前在组合岛上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陆远慢慢的将腰间的锁扣给扣在了绳索上,然后开始一点点的朝前挪动,手上不禁是再次加大了力气。
就在陆远刚刚准备走的时候,站在跟前的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拉了一把陆远。
“陆远,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求你了!”
说完,对方竟然直接跪倒在地上,陆远看了一眼对方才认出来,这就是刘大发的二婶。
于是他轻轻的将对方扶起来,然后用手拍了拍身上的雪说道:“放心,只要是我们队伍里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弃的!”
“可是……那我们队伍的呢?”二婶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绝望。
“呵呵!你们的队伍不就是我们的队伍吗?放心好了!”
说完,陆远直接冲着对方身后的刘大发点点头,对方赶紧的将他二婶给拉了过去。
顺着绳索一点点的朝着挪动,每次朝前走一步,陆远都感觉自己的腿脚都深深的陷入一个雪窝当中,好在陆远的衣服十分的厚重,半米深的雪层几乎沐到他的大腿。
走了几步,陆远就感觉十分的耗费体力,但是如果停下来的话,那么他可能就再也走不动了,因为底层的冰雪正在慢慢的融化,然后遇到下层的冰以后就会很快的凝结,如果不赶快走,说不定鞋子和脚都要被冻在下面。
咬了咬牙,陆远再次朝前走去,风雪越来越大,吹到陆远的脸上砸的生疼,“当当当”这是冰雪飞到护目镜偏上发出的声音。
“尼玛!这么难走!要是能有个雪橇板……”
陆远猛地一拍脑袋:“卧槽,老子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呢!雪橇板是一个多么省力气的工具啊!而且还能加快我们的速度!大意了!”
想到这,陆远赶紧的将手探进雪堆当中,然后意念一动立刻从雪里面掏出来了两片木板。
接着,陆远直接横躺在雪地上,然后将两只脚都给抽出来,将鞋带解开直接绑在了木板上,稍稍的试了一下,木板没有任何的晃动,十分的结实。
“成了!”
心中一喜,陆远冲着身后错愕的人招了招手,然后又掏出来了两只棍子当作支撑平衡用的撑杆。
“呼!第一次滑雪,没想到竟然是在末世当中的,简直没谁了!不知道这玩意行不行!”
妻子的秘密
深吸一口气,陆远慢慢的站起身,一下子,整个人都立在了雪地上,比之前要高大了许多。
接着他手上微微一用力,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朝前划去,陆远身体不断的摇晃着,试图要稳固自己的身形,但是除了他生疏的滑雪技巧外,还有四处吹来的横风以及到处弥漫的雪花让他根本就站不稳。
“该死!竟然这么难滑!电视里不是很简单的吗?”
陆远手忙脚乱的将自己固定在雪面上,扭头看了看身后被滑雪板压出来的两条印字,陆远松了一口气。
“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划出去了十米,看来效率要比直接走过去要好的多!”
就在陆远准备继续朝前滑行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后面传来了一阵响动,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几个穿着羽绒服的男男女女每人都踩着一双滑雪板朝着自己的方向划来,而且他们的身形看起来十分的协调,在雪面上如履平地,不想自己每次朝前走两步都要耗费大量的体力。
“陆远,交给我吧!我带着人下去看看!”
对方一边说一边把帽子给掀开,陆远却是看到了孔函婷,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的长发给剪掉,只留下了短短的头发,像男人却又比男人多了几分的英气。
而孔函婷脚上踩着一块滑雪板,双手各握着一柄长长的雪仗,围巾搭在身后,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专业的滑雪运动员的模样。
“你?”
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将护目镜往脑袋上一别,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忘了告诉你了,我以前在大学里面是校滑雪队的!还拿过奖呢!”
陆远顿时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没想到你竟然还带着装备呢!”
“嗯!这装备是我在营地类跟人换的!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用上!”
天印 多乐乐
“嗯!那就你去吧!对了,前面的积雪十分的危险,千万要注意安全!”
孔函婷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
接着陆远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几个队员,虽然不如孔函婷那么的专业,但是脚下却是十分的稳健,比自己要好的多。
“都把绳索抓紧了!准备拉人!”
陆远大声的喊了一句,然后慢慢的走到了后面,将绳索紧紧的拽在手中。
几道人影飞快的划过,孔函婷带着滑雪小队直冲坑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孔函婷他们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大雪当中。
由于没有通讯设备,陆远他们只能是看着手里的绳索等待着下面的人拉动绳索。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陆远忽然感觉手里的绳索猛地往下一沉,接着绳索上面的铃铛响了起来。
“拉!”
陆远大声喊了一句,接着绳索被直直的拽紧,身后的众人一个个的将自己的双脚踩在雪里,开始不断的往后拉扯。
特種 教師
很快,第一个人被拉了上来,邓媛媛带着的医疗队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将被拉上来的人拖到了一旁开始救治。
接着就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直到最后一个人被拉了出来,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直奔临时营地的帐篷当中。
帐篷里生着火,但是温度却还是很低,而且帐篷的密封性不是很好,四处漏风,时不时的将火苗吹的四处摇曳。
众人抬着掉入坑洞当中受伤的人开始一点点的将他们身上的冰给化开,然后将他们的湿衣服给脱下来放在火上烤。
陆远跟众人一起将帐篷重新的给压好,防止里面的温度流失。
接着,众人围在外面一个个心有余悸的看着帐篷里面的人影。
然后邓媛媛的一个助手第一个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疲惫。
“怎么样了?”陆远急切的问道。
对方看了一眼陆远,然后又看了看四周的人。
“第一个人严重失温,救不过来了!”
陆远点了点头,然后让人帮着把里面的尸体给抬出来,当摸着对方尸体的时候,入手一片冰冷,死者的四肢已经完全 坏死,呈现出黑紫色,嘴角和脸上几乎都成了黑色,眼神当中充满了临死前的恐惧,身上多处划伤,虽然衣服已经重新的穿好,但是还是能够看的出来他胸口处以及手臂上的伤痕。
“唉!这才刚刚出来第一天就出了人命!简直……简直……”
陆远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难,第一天就已经出现了人员的伤亡。
忽然,旁边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音。
循着声音看过去,是刘大发的二婶,对方哭的死去活来,死活要去见见自己儿子的最后一面,但是帐篷当中的人正在救治,她只能是被扯着在一旁等候,刘大发的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看起来似乎有点悲伤,似乎又有些高兴,总之就是看起来十分的别扭。
过了不多时,里面的护士再次走出来,每次出来,总会带着一个人员死亡的消息。
在一旁守候的家人或者朋友一个个的从期盼变成了恐惧,最后都已经麻木了,因为一共六个人,最后护士出来了五次,每次带走一条人命,剩下的最后一个不用想都知道他是什么下场了。
陆远眉头紧锁,站在原地想要进去看看能不能用金色果子救治过来,但是想了很久之后,陆远还是放弃了。
生老病死,人生无常,现在是末世,人们的命运不应该由自己掌控,他不是救世主,他救不了所有人,活着的人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能是单单的让自己成为他们最后的希望,这样不是陆远的初衷,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跟家人在这个末世当中挺过来就行,其他的,他管不了那么多。
从在组合岛的时候,陆远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在为了跟自己不太相关的人使用自己的金色果子,使用的次数越多,暴露的就越多,到时候自己可能就会被人盯上,说不定会被人出卖,陆远咬咬牙最终只是叹息了一声。
最后,走出来的人是邓媛媛,对方的身上冒着热乎乎的气,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跟死神的较量,但是看到对方的脸上表情似乎情况不是很乐观。
我发现真的爱上了你 安冰寒
二婶再也绷不住了,她一个健步直接冲了过去,身旁的刘大发一不注意就被挣脱开,刚想要制止却发现二婶已经钻进了帐篷。
接着,帐篷里面的人陆续的走了出来,刘大发的二婶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嘶嚎。
邓媛媛叹息了一口气看着陆远:“尽力了,好消息是保住了性命,但是……坏消息是双腿已经坏死,需要截肢,不然的话会影响他其他器官,所以,迫不得已,做了截肢手术。”
陆远点点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能保住性命就好!至少算是活下来了!不过后续还需要什么吗?”
“后续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可能挺不过去,我们的建议是带着他回到地下堡垒保守治疗,不然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了!”
邓媛媛的声音十分小,但是却异常的清晰。
陆远叹息了一声:“行吧!找几个人,带着他回地下堡垒!大门还没有关闭,看看能不能让他回去!”
接着,陆远又招呼了一下其他的人开始继续工作,没办法,不工作不行,任务还没有结束,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此刻都绑在了一起,要么一起进入三期,要么一块死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严寒当中。
刘大发犹豫了一下,然后上前轻声说道:“我带我表兄过去吧!”
“好!你去比较合适,毕竟顾文忠跟你之间好像没有太多的仇!”
最终,刘大发带着几个人拖着那个双腿被截断的伤员消失在了风雪当中。
任务继续进行,只不过大家的心都沉入了谷底。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