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笔趣-第九百一十九章分享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闷头喝酒的人很容易醉酒,端起杯喝了几杯极度接近酒精的液体之后,李枭立刻倒在床榻上,嘴里鲸鱼一样喷着呕吐物。
看着李枭,敖沧海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李虎虽然闯祸最多,而且脑子简单干什么什么不行。可这个弟弟,其实是最受李枭看重的。
西北的枪林弹雨都经历过了,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横死在这里。
呆呆的坐了很久,亲自拿着蜂蜜水给李枭往嘴里灌。
绿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敖沧海身后,嘴角无奈撇了撇。这就是一个不会侍候人的,给李枭灌蜂蜜水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用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接过敖爷手里的碗,绿珠承担了敖爷的任务。至少,她不会把蜂蜜水弄得李枭满脸都是。
敖爷瞅了瞅绿珠,又看看满脸是蜂蜜水的李枭,有些不好意思。站起来,给绿珠腾开地方。
“有初步的嫌疑人了吗?”敖爷没话找话,努力掩饰自己的尴尬。
“有!”绿珠点了点头。
敖爷眼睛瞪得跟牛蛋一样大,这才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居然已经有了最初的嫌疑人。看起来,绿珠这娘们儿很厉害。不怪李枭总是说,这娘们儿是帝国之鹰。
“谁?”敖爷决定,无论绿珠嘴里说出来是谁,那个人都死定了。
“你!”绿珠风轻云淡的说了一个字,敖爷差点儿被噎死。
“我?老子……!”敖爷很想现在就掐死这娘们儿。
“卫戍区的侯司令是你举荐的,而你的手下遍布辽东大大小小的部门。可以说,三成辽东官员都是你待过的兵,或者是你带兵的兵的兵。你有人有枪,还有钱!
同样的,反腐受到打击最严重的也是你。这就更加证明了,你有动力这么干。”绿珠一边喂李枭喝蜂蜜水,一边风轻云淡的说着话。
“哼!那你还喂他喝蜂蜜水,不怕我在里面下了毒。”敖沧海鼻子里面重重哼了一声。
“刚刚你试水温的时候,自己也尝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着和大帅同归于尽。”
“……!”敖沧海再次确定,逞口舌之利,他永远不会是女人的对手。
“侯司令自杀了,那个军务科长被我问了几句就吓得尿了裤子。敖爷,您是怎么带的兵。这种货色,也能提拔当军官?”
“哼!当年大凌河一战,全师伤亡七成还要多。凡是能站着的,老子都他娘的给提了。被你吓尿裤子的那位,当年手刃了三个鞑子兵,那可是实打实的军功。”敖沧海对绿珠的话嗤之以鼻。
“这样的猛士也会尿了裤子?”
“富贵日子过得久了,胆气自然也就泄了。快四十岁的人了,看着有五十多岁的老气横秋。有时候我都快认不出,这些脾肉丛生脑袋大肚子圆的家伙,就是当年我带着兵。这才几年工夫!”
敖爷也是无语,这段时间查办的人,好多都是他的手下。当年战场上迎着敌军枪林弹雨冲锋面不改色的猛士,如今一个个大肚便便油头粉面,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曾经拿枪的手,现在更喜欢摸女人屁股。曾经视武器如性命,现在更喜欢钱。
富贵日子过久了,当年的猛士也不猛了。不过这也好理解,当兵时候两个肩膀扛着脑袋,不搏命就会没命。可现在,一个个高官显贵娇妻美妾钱财无数。拥有的多了,自然顾忌也就多了。
时光旅行者 上善若无水
现在让他们再去冲锋陷阵,估计一多半儿人会临阵脱逃。
“你查吧,无论查到谁都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亲自动手。回到京城我会请辞,是我没带好兵。都是我的不是!”敖爷长叹了一声,最近几年没叹过的气,现在全都叹完了。
“我不是带兵的,也不是大帅。这种事情您得和大帅商量才行!不过这次的事情,很可能会牵连很多人。
别的不说,单单是炸弹的来源就很可疑。”
“锦州附近,单单的兵工厂就有十几家。弄个炸弹出来并不新鲜!”
“您也是军伍上的老行家了,您看看对面那座楼,普通的五十公斤炸弹,威力能大成这个样子?”绿珠指了一下面对的楼,一群大兵正在清理爆炸后的现场。
“你是说……最新型的那种航空炸弹?”敖沧海一下子来了兴致。
飞艇的载重量是有限的,所以研制出来的航空炸弹,都是用的最新型炸药,这种炸药爆炸威力非常巨大。
对面那座楼硬生生被削掉了一层,附近建筑物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能有这样大威力的五十公斤炸弹,肯定是航空炸弹无疑。
“生产这种航空炸弹的厂家,在锦州附近只有一家,还是在深山里面。能把那种东西弄出来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小角色。
我看,他们最先的计划八成就是把炸弹运进这座楼里面。不用把炸弹安放进办公室里面,只要把这座楼炸塌了,大帅也是十死无生。
不过,这之间应该出了什么岔子。不然,这才是暗杀大帅的最佳方式,而不是躲在对面楼里面打黑枪。”
“嗯!你这么说,我也觉得用炸弹最好。这还是五十公斤的,如果能弄来个一百公斤的,那会更加保险。”敖沧海算是同意了绿珠的话。
“可惜侯司令自杀了,他应该是个关键人物。”
“航弹工厂那边儿……!”
“已经派人去了,他们的厂长也是您的老部下。”
“……!”敖沧海无语,当初李枭要从一师抽调大批军官转业到辽东、河北、山东这些地方。为的就是加强地方政权,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后遗症。
“您知道,您一师的军官组建了一个战友会的组织么?”绿珠一句话,让敖沧海感觉到了不安。
“听说过,还让我当会长,我没干!小打小闹的一个战友联谊会,不要这么紧张吧。”
“战友会,其实就是一师退役战友们在一起的一个组织。他们定期聚会,互相沟通有无。而且政务上,也大多互相帮忙。
而且,他们还有意识的结盟联姻。有些是嫁娶,有些是结拜,还有些,干脆就是你安排了我侄子,我就安排你外甥。
在辽东,他们的能量之大令人咋舌。好多官员,如果不讨好战友会,不但升迁无望,还会被穿小鞋。或者说,辽东的政务人事任命究竟是谁来安排……!不用我多说了吧!”绿珠的话让敖沧海猛然一惊,他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们的势力,发展到这么大了?”敖沧海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比你想象的还要大。时至今日,他们甚至已经控制了全辽东的经济命脉,国内外的行商,如果没有他们的首肯,在辽东跟本混不下去。您说说,这样的一个组织,还能说是小打小闹么?”
绿珠的话让敖沧海后脊梁发凉,难道说这些家伙已经膨胀到了这个地步了?
狗一样的江湖
“战友会已经是一个隐然的势力,反腐就是他们的天敌。这种情况下,也难保他们有铤而走险的可能。当然,我说的只是可能,如果他们真的做了,肯定会有蛛丝马迹留下来。”
“哼!这的帝国是枭哥儿和我们一起打下来的,如果有人想毁了这个帝国,那老子不介意亲自斩下他的狗头。”敖沧海鼻子里面重重“哼”了一声。
绿珠也不答话,只是默默的喂李枭蜂蜜水。喝多了的人,喝点儿这东西总是有点好处的。
虽然绿珠不说话,可敖沧海也知道。这个心结已经在绿珠心里种下了,只要种下了这个心结,绿珠就一定会去寻找证据。
这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而是涉及上成百官员的事情。如果不是李枭遇刺,任谁也不可能下这么大的决心来做。
遗忘繁华 清风中浪漫的书生
毕竟,这是一次得罪许许多多人的机会,只要智商还在线,就没人敢这么干。
酒精的作用下,李枭昏睡了一个晚上。中间呕吐了几次,不过并无大碍。对于一个精神遭受严重创伤的人来说,醉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李枭觉得嘴里一股怪怪的味道,床前站满了人。好像大家伙要搞一个仪式,等待李枭醒来一样。
“我睡了多久!”李枭揉了揉脸,脸上似乎抹了什么东西,感觉紧绷绷的。
“一天一夜!”顺子眼睛红红的,像是一只兔子。
“虎子怎么样了?”李枭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虎爷的尸体已经装殓,四爷今天晚上能赶过来,二爷来电报说在路上,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姑奶奶,也是今天晚上到。
夫人请大帅示下,公子是不是也要过来。”顺子赶紧拿过来一大叠电报,一一对李枭解说。
“当然要来,死的是他三叔。”李枭有些着恼,这种事情难道还用请示自己?虎子没了,作为侄子的李麟必须披麻戴孝给李虎守灵才对。
“诺!”顺子应了一声,赶忙蹲下来给李枭穿鞋。听到李枭语气里面恢复了以往的霸气,顺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查出来是谁干的了么?”穿好鞋李枭站起身来,系着军装上的扣子问道。
“绿珠正在查,已经抓了很多人。包括……包括咱们警卫营的几个兵!”顺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也有几分的愤懑。毕竟,警卫营的兵被带头,他脸上也没面子。
李枭没理会顺子的愤懑,不过听到警卫营的兵被抓住几个,还是有些意外。“准备点儿早饭,小米粥和包子,再加点儿酱菜。快着点儿,肚子饿的紧。”
顺子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时候李枭居然吩咐要吃食。
“诺!”喝了酒又吐了,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肚子饿是正常。
李枭自然没有追尾顺子抓警卫营士兵的事情,绿珠抓人,尤其是抓警卫营的人,一定是有的放矢。不然,根本没办法跟李枭解释。
大帅要吃东西,随时候命的厨子自然是全力以赴。
没过多场时间,热气腾腾刚出锅的小笼包,加上热乎乎的米粥,四样小酱菜就送到了房间里面。这是李枭惯常的吃食习惯,厨子已经非常熟悉。
一连吃了两笼小笼包,李枭觉得可以打得死老虎。
“走!去看看虎子。”吃完了饭,李枭吩咐一声,顺子赶忙找人带路去看李虎的灵堂。
灵堂设在一处宽大的会议室里面,正当中挂着李虎的画像,画像周围摆满了白色和黄色的菊花。
李虎躺在宽大的棺材里面,身上穿着笔挺的军装,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至少在外表上,看不出来李虎有任何的伤口。
灵堂两边是巨大的蜡烛,门前门后站满了卫兵。知道李枭要来之后,侍卫们恨不得连耗子洞都去拜访一下。
再也不能出现刺杀的事情了,不然大家伙就没有活路了。
看着李虎的脸,李枭深深吸了一口气。拿出香,在蜡烛上点燃之后插进香炉里面。
“虎子,无论什么人参与到这件事情,他们都死定了。虎妞大哥会照顾,一路走好!”恭恭敬敬的对着李虎的画像三鞠躬,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进入到灵堂的时候,李枭提醒自己不要哭。可……他还是没忍住!
没人敢来劝李枭,只能在一边看着。
这年月灵堂里面没有哀乐,只有和尚和道士们做法是诵经的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和尚和道士一起弄过来,看起来乱糟糟的。
李枭不说话,也就没人敢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敖爷终于忍不住了走到李枭身边:“虎子以前的一些部下想来拜祭,你看……!”
“都是战场上滚过来的生死兄弟,愿意来就来吧。”李枭的声音很低沉,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你在这,他们都不敢进来。”
“……!”李枭无奈的看了一眼敖沧海,心里知道这是敖沧海想让自己离开的借口,可也没什么办法。毕竟,没有几个下级军官看到李枭能够保持淡定。
PS: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