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六十三章 “牧者”布永(祝大家春節快樂)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篡改记忆?”蒋白棉侧头看向商见曜,重复起关键词。
郭正歇斯底里的嘶喊让她略感惊悚。
这不仅是因为对方的表现和声音,还在于记忆是一个人最私密也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这也会被人篡改,那就没法分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了。
到时候,说不定只能主动加入僧侣教团,天天念“四大皆空”“梦幻泡影”“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商见曜毫无恐惧之色,认真点头道:
“‘神父’的能力齐了。”
“确实……”蒋白棉回过神来,吐了口气。
从目前获知的信息看,真“神父”的三个觉醒者能力分别是:
催眠;篡改记忆;营造共同幻境的那个。
比起假“神父”,这不涉及身体的操纵,不提升格斗能力,但却更加让人畏惧,更显得神秘和可怕。
这个时候,嘶喊完的假“神父”郭正缓了下来,坐在那里,大口喘起气。
商见曜看着屏幕中的他,忽然笑道: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真‘神父’能篡改别人的记忆,那为什么不直接就让你记得自己是真正的‘神父’?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被人破坏掉‘催眠’的效果了。”
刚才那一番击溃心理防线,戳破虚假认知的话语将不会有任何作用。
郭正沉默下去,隔了十几秒才道:
“可能是因为他不允许假‘神父’成为真‘神父’。哪怕只是自我记忆里的真‘神父’,也不行。
“真‘神父’只能有一个,只能是他。”
当一个人记忆里自己就是真“神父”时,那无论经受什么样的拷问,他都是真“神父”。
蒋白棉刚想说这思路有点危险和疯狂,商见曜就颇为认同地说道:
“这个理由我接受。”
“……”蒋白棉悄然翻了个白眼。
她转而问道:
“除了被‘篡改’的那些记忆,你是否还能想起与真‘神父’有关的其他细节?比如,他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郭正摇了摇头:
“唯一肯定的是,我们应该是同一批觉醒的。”
类似的问题,蒋白棉相信欧迪克应该有借助梦境影响寻找过答案,既然他没提醒他的好兄弟商见曜要注意什么,那就说明假“神父”郭正相关的记忆要么从不存在,要么出了问题。
她不再纠结这件事情,开始询问别的:
“你知道几位‘反智教’的长老?”
教宗之下,“八人会议”的长老。
“我只接触过一位,主持我们觉醒仪式的那位,后来给我下达命令的也是他。”当话题不再涉及真“神父”,郭正的状态明显好了不少,“他是红河人,叫布永,负责最初城大区,嗯,不是整个‘最初城’的势力范围,是那座城市及它的周围区域。”
“最初城”势力的首都最初城是当前灰土上公认最繁华的城市,又被称为“渴望之城”。
“他长什么样子,有什么觉醒者能力?大规模翻看别人记忆这一条应该只是其中某个能力的某种应用。”蒋白棉眼睛一亮。
这可是一条大鱼。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当然,这看起来不像是他们这支“旧调小组”能够对付的,按照杜衡的说法,这说不定都是已经进入“心灵走廊”的觉醒者,无论是能力的范围,还是可以影响的目标数量,都足够夸张。
“你觉得我能记得住他的样子?”郭正自嘲一笑道,“他的绰号是‘牧者’,说话的声音总让人有点不舒服,类似于喉咙受过伤,一直没有痊愈的感觉。”
蒋白棉思绪转动,找到了一个可能存在问题的地方:
“既然‘牧者’布永负责的是最初城大区,那你为什么会被派到野草城来,单纯为了刺杀许立言这个任务?”(注1)
“野草城是教派没有覆盖的区域,谁先传教就归谁管。”郭正简单解释道,“反正要过来刺杀许立言,那不如顺便传下教。”
祈道 秋泠泠
蒋白棉又问起郭正下属的牧师有哪些,发展了多少信徒,平时的物资从什么地方获得,郭正只笑了笑:
“欧迪克应该已经通过梦境知道了相应的情况,你们直接找许立言要报告就行了,何必让我重复一遍?”
“这是流程。”说话的不是蒋白棉,而是帮她配音的商见曜。
不错……蒋白棉微微点头,无声表扬。
等假“神父”郭正回答完,商见曜趁机问道:
“你对‘心灵走廊’有什么了解?
“教宗进入新世界又是怎么回事?新世界在哪里?”
郭正失笑道:
“这都是机密中的机密,别说我,就连真‘神父’都未必清楚。
“我只隐约有个印象:布永长老有些神奇的小物品,说是执岁的恩赐。
“呵呵,我还在‘起源之海’内直面那些内心的恐惧,距离‘心灵走廊’还有十万八千里。”
说到这里,郭正忽然怔住,喃喃自语起来:
“难怪……难怪我一直过不了那个岛屿……被‘催眠’的人永远不可能成功……”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问起另一个重点: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雷云松他们是‘盘古生物’的人?又是从哪里获知欧迪克付出的代价?猎人公会的副会长克里斯汀娜?”
“不是她,是‘哑巴’,呵呵,也许是真‘神父’,给我的情报。”郭正摇头说道,“我最初只是想找几个与教派无关随时可以舍弃的‘帮手’,谁知道‘哑巴’直接给了我这么一群人的情报,然后,我才有了栽赃嫁祸挑起争端的计划。”
真“神父”是因为雷云松他们想要拜访许立言,专门翻看了记忆,查了下他们的背景,然后“设定”好时间,让他们避不开假“神父”?蒋白棉在心里做着进一步的猜测。
审问的尾声,商见曜兴致勃勃地请教道:
“你们‘反智教’是怎么祈祷,怎么行礼的?”
这是一个轻松的话题,郭正吐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道:
“祈祷是在用餐前摇头,具体几次无所谓,意思是不要思考,行礼是用双手从两侧捂住眼睛,表示不见不闻不察,祝福语是‘愿你也失去智商’,涉及执岁时则说‘请全身心相信神’,传教时主要讲‘怀疑一切,没有真理’‘思考是陷阱,知识是毒药’……”
商见曜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一个小本本,记了下来:
“符号是没有五官的人?那弥撒又是什么样子?”
“对,没有五官的人。”郭正后靠住椅背道,“我们的弥撒很简单,就是先布道,听一听知识和思考的坏处,然后跟着牧师喊口号。具体喊什么,用多大声音,根据当时情况来定,也可以用掌声来代替。”
听到这里,蒋白棉好奇问道:
“你们是怎么传教的?那些人又是怎么真正信仰上的?”
郭正看着前方的屏幕,不是太有生气地说道:
“一开始是用食物这些诱惑,然后深入了解信徒们的困难,帮他们解决一部分,最终让他们完全地依赖我们,彻底放弃思考。”
“前半部分还挺正常的,后面就……”蒋白棉撇了下嘴巴,“我还以为你们直接用‘催眠’能力传教。”
“没那个必要,也就弥撒的时候,会做些布置,提升点效果。”郭正笑容略有点复杂地说道,“对灰土上绝大部分人来说,活着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如果能由我们帮他们思考,帮他们安排,让他们获得较为稳定的生活,那他们就算知道教义有问题,也会自己欺骗自己,选择相信。”
呼……蒋白棉吐了口气,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
…………
“阿福枪店”二楼,潮湿昏暗的过道内,龙悦红双手插在衣兜里,一步步往楼梯口走去。
路过一户人家时,他抽了抽鼻子,嗅到了食物的香味。
正在门口用煤炭炉子煮东西的大叔看到他,热情招呼起来:
“要不要尝尝?我把剩下的东西按你说的那个‘杂烩’的做法一起煮了。”
经过一起守护家园的战斗,龙悦红和这片院落这栋楼宇内不少人都有了点交情。
他连连摆手道:
“不用,不用,刚吃过。”
他根本不好意思吃这户人家的东西——他们也受了灾,还需要领救济来维持生活。
他带着笑容,越过大叔,进入了楼梯。
蹬蹬蹬,一楼跑上来个十七八岁的女孩。
她面容清秀,裹着干瘪的白色棉袄,嘴里叼着个黄色的窝窝头。
“额?”龙悦红有些诧异在这个时间看到对方。
那女孩拿住窝窝头,笑着打了声招呼:
“上午好。”
她察觉到了龙悦红的疑问,随口解释道:
“最近没生意,又有救济领,安老师也愿意以打折价多上几节课,那当然要抓紧时间!”
说完,她又把窝窝头塞回了嘴里,笑容明朗地挥了挥手,快步走向了楼上。
龙悦红跟着笑了起来,下到了一楼,在通往院子那个门洞遇见了南姨。
南姨领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往里面走。
“上午好。”龙悦红主动打起招呼,然后好奇问道,“小东呢?”
“他奶奶和他妈妈都还活着,把他领回去了,说是开了年,就要卖掉这边的店铺,到最初城去讨生活。”南姨平和说道,“这样也好。”
她随即微笑起来,摸了摸那个小女孩的头顶:
“反正我也不会有孩子了,正好凑一对。”
那小女孩有些畏缩,半躲在南姨的背后,眼睛乌亮乌亮的。
龙悦红衷心祝福了一句,进入了院子。
他旋即抬起脑袋,看着不算亮但也不暗的冬日天空,怔怔出神。
“你在想什么?”白晨靠拢过来。
龙悦红收回目光,带着些微笑意道:
“每次在楼上过道里走,我都有种回到公司的感觉,都是很封闭的环境,途中还时不时能碰到熟人,聊上几句。”
他再次看向了云朵浮动的天空,神情柔和地说道:
“只不过,在这里,一走出楼梯,就能看见天,看见云,感受到风。
“我在想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才能不用担心被袭击,都住到地上,打过招呼,聊完天,走出来,就能看见这些……”
注1:以后用带引号的“最初城”表示势力,用不带引号的最初城表示那座城市。
PS:祝大家春节快乐~野草城剧情就扫尾的两三章了,明天开始单更,到初十,也就是21号,22号恢复双更。
晚上九点,我会在微信公众号发一波红包,大家可以去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