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六十三章:夕陽醉了展示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黄瀚拍马屁道:“父母是子女最好的老师,这都是因为你和爸爸堂堂正正做人的结果!”
“穷不失志我们家做到了,以后一定要做到富不癫狂。”
“儿臣谨遵教诲!”
“噗嗤!”张芳芬笑了,她道:“我明天上午回家,一个多星期没见小丫头了,有点想她。”
“小颦的自理能力强得很,又有刘晓莲安排三餐,没什么不放心的。”
“她总是学你,现在也有个学习小组,十个人左右,都是女同学,也在我们家吃晚饭。
但是跟你的学习小组不一样,小颦学习小组同学的成绩都很好,她们跟小颦同年级,都是音乐团队的主要成员。”
“很好啊!同学之间建立感情自然形成关系网,以后可以互相提携。”
“我知道,所以一直支持你们多交朋友。”
“你这一次的首都之行快乐吗?”
“当然开心,接待单位都很热情。可是我总觉得秦淑洁有点不对头。”
“怎么了?”
“怎么说呢,直觉,觉得她对待我的态度跟以前不太一样。”
“是吗?怎么个不一样呢?”这一刻做贼心虚的黄瀚有点不自然。
“她太客气了,什么都抢着来,一副以晚辈自居的态度,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原来如此,黄瀚松了一口气,道:“人家尊敬你不好吗?”
“太客气了,不像她的性格。”
我可能有点强 江天寥廓
“她的家教很好的,你毕竟比她大二十岁,她以晚辈自居也是可以理解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她好像胃不好,我见到她干呕过一次,貌似很难受,眼泪都流出来了。”
黄瀚额头冒汗了,道:“是吗,那得提醒她及时去医院检查检查。”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她没结婚,我还以为她怀孕了。我怀你的那时候就吐得特别厉害。”
“怀我?不应该先是姐姐么?”
“也就怪了,怀你姐姐的时候一样的出去给人家做针线活儿,基本上没什么反应。”
“你那时候太苦了,怀孕都没得休息。”
“休息?得了吧,能够吃饱白米饭就谢天谢地了。”
黄瀚陪妈妈聊了一个多小时,听她讲艰难岁月是多么难熬,还恰到好处地提问。
冷王废宠:天降刁蛮妻 君上邪
人都是这样,都希望能够有个倾诉的对象,这一刻张芳芬跟儿子聊得很开心。
晚上睡觉时,黄瀚有点失眠,在床上辗转反侧。
怪不得秦淑洁直接飞香港没来沪城,她应该是担心控制不住感情影响肚子里的……
与此同时,秦淑洁也翻来覆去睡不着,厚着脸皮选黄瀚做一场露水夫妻,完全是为了能够拥有亲生的孩子。
如今愿望得到了满足,该结束这个荒唐的行动了。
有了这件事后,她甚至于不好意思面对沈晓蓉,总觉得做了亏心事。
此时她不住告诫自己,就此打住,有了那些美妙的日子足够了,不能贪心不足。
嬌 醫 有毒
……
第二天黄瀚给沈建华打了电话。
他昨天看到了整治效果,虹口公园里跟着骗子练功、法的群体不见了,但是人民群众有锻炼身体的需求啊!
广场舞虽然扰民,但是利大于弊。
“沈书记,你真是雷厉风行的好干部,为你点赞!”
“去去去,别来这一套,有事儿赶紧说,我忙得很。”
这不是虚言,他确实很忙,不是随随便便哪一位就能跟他直接通电话的。
能够晓得他办公室这个电话号码的人不会超过五十个,一般情况下都是秘书代接其他几部电话。
黄瀚很“老卵”道:“沈书记,群众工作千头万绪,不能搞一刀切呀!”
名剑半妖
“咦?你好像又有正事要谈啊!”
“我有过一次跟你闲聊的记录吗?”
“还就真没有。你刚才说群众工作不能一刀切应该是言有所指吧!”
“群众精神空虚,需要精神慰藉,故而各种功、法才有了可乘之机。”
“你说得有道理。”
“现在问题来了,你应该想想那些骗人的假大师被法办后,怎么用正能量的活动取代那些骗人的功、法。”
“哈哈……,我用不着想了,你肯定想到了,赶紧说吧!”
“三水市的广场舞你是知道的呀?为什么沪城没有流行开?”
“是啊!三水市每到晚上,在广场、公园跳广场舞的群众成千上万,沪城怎么就没人跳呢?”
“我猜想是因为没有组织者,因为要组织广场舞,必备收录机、音箱、录像机、电视机,这些硬件加起来一般群众几年的工资都买不起!”
“我一直没问过,三水市的广场舞是怎么组织起来的呢?”
“当然是我喽!我派人蹬三轮车拉上收录机、音箱等等播放音乐,三水市实验小学、中学的音乐老师和同学们领舞教学。
很快就有了热度,接下来交给居委会组织就水到渠成了。”
“哟!组织广场舞还得投入不少成本呢!”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你,只要你给予正面宣传,给街道、居委会下达配合的命令,设备成本自有单位承担。”
沈建华一听就乐了,道:“嗬!你总是能够给我带来惊喜呀,说说呗,你准备怎么做?哪家单位愿意出这种费用?”
“我现在是飞乐音响的执行董事、副总经理,你是知道的呀!”
“飞乐音响就是专业生产收录机、音箱的厂家,他们提供设备太合适了。”
神降二次元 轼君
“那就麻烦你打电话指示一下虹口区领导们,让他们今天晚上派些人手去虹口公园布置并且维持秩序。”
“好,我马上吩咐秘书办这件事。”
“那就这样吧,我也得去飞乐音响布置。沈书记,再见。”
“再见!”
黄瀚挂了电话后和陆瑶一起去了飞乐音响,传达室的门卫认识黄瀚的车,远远地瞧见就跑出来打开大门。
然后黄瀚要求总经理立刻组织所有的工程师、技术员参加会议。
有过生产复读机的合作,大家都熟悉了,一刻钟过后,会议室里就来了六七十人。
黄瀚没有说话,让飞乐音响办公室的一位科员播放一曲《夕阳醉了》,磁带是从深圳办事回来的秀儿送给黄瀚的。
秀儿包括所有熟悉黄瀚的人都知道黄瀚喜欢了解最新的流行音乐,只要发现有新出的磁带都会带回来。
播放一首歌而已,这个任务多简单?
哈哈,在这年头还就真的不容易。
科员先看《夕阳醉了》在磁带的哪一面,并且看了看歌词。
然后估摸着时间倒带,接下来播放,发现还不是,看了看再倒,接下来再放,发现过头了,又重来。
见黄瀚要求他接上会议室里的环绕立体声音箱,他又忙活了一阵子。
这时来开会的人都到齐了,看着科员额头上都忙出了汗,一个个不明所以。
这时《夕阳醉了》开始曲响起,那是一段优美的萨克斯风音乐。
原本叽叽喳喳的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被好音乐吸引,凝神细听。
歌声响起:“夕阳醉了,落霞醉了,任谁都掩饰不了。因我的心,因我的心早醉掉,是谁带笑,是谁带俏……”
这首歌是张学友刚刚出品专辑里的主打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听过,都赞叹这首歌太好听,几个年轻的技术员还拿来磁带封面开始抄写歌词。
黄瀚闭上眼睛认真听,飞乐音响会议室的播放设备真心不错,环绕立体声效果很好,这一曲赏心悦目。
记忆中是一九九零年在省城出差时,在一家柜台直接靠街的家用电器商店门口第一次听到这首《夕阳醉了》,黄瀚当时就被迷住了,也是在那时记住了张学友。
一曲结束,黄瀚示意关了收录机。
总经理宣布会议正式开始,然后就让黄瀚发言。
因为会议是黄瀚要求组织的,他不知道今天究竟要讲什么。
黄瀚用不着谦虚,侃侃而谈道:“我请大家来开会是因为有了一个新设想,咱们公司不是有了生产芯片的技术了么?为什么不再开发一个新产品?……”
新产品飞乐牌复读机产销两旺,整个飞乐音响喜气洋洋。
领导、工程师们都春风得意,听黄瀚说又要开发新产品,一个个都听得聚精会神。
这是黄瀚从想到了在沪城推广广场舞,从而联想到了广场舞专用音箱!
既然复读机内的微处理芯片、数字存储芯片能够储存语音,那么有什么不可以增加储存量,做到储存一二十首迪斯科舞曲呢?
把这种存储芯片用在音箱里,是不是可以直接播放舞曲?
这个肯定做得到,后世有太多存储音乐循环播放的产品,售价仅仅是几十块钱。
黄瀚印象深刻的是那种上面有数字键的“念佛机”,存储了十几种经文可以循环播放,也可以单曲循环,还可以用数字键选择播放。
之所以见过这种产品,是因为曾经参加葬礼为过世的长辈守夜,夜深人静,耳朵里老是听经文觉得头大如斗。
于是乎,黄瀚把那种“念佛机”研究了一下,选了一段听着不觉得刺耳有点像唱歌的经文循环播放。
黄瀚今天讲自带音乐的音箱,思路就跟他研究过的“念佛机”如出一辙,在座的人都听得懂。
参与研发复读机的工程师老贺也是大学毕业生,是飞乐音响的技术大拿之一,他的眼睛顿时亮了,立刻起立发言,他道:
“我认为按照这个思路,以我们现有的技术力量,肯定能够研发出直接可以存储十几首舞曲的音箱。
目前市场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产品,我们又可以申请国家专利。”
总经理乐不可支,飞乐音响原本就生产音箱,现在还在生产,质量国内一流,如果开发成功这种自带音乐的好产品,潜在市场该有多大?
他由衷道:“黄总真了不起,我们公司能够有你入股真幸运。同志们,我们为黄总又有了新创意热烈鼓掌。”
黄瀚起立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刚才我让那位同志放音乐,整个过程你们都看到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有些麻烦呢?
如果音箱可以直接放音乐,还能够做得到按下数字键就能有对应的舞曲播放,这该是多方便多实用?”
一位工程师有不同意见,他道:“仅仅是播放已经存储的音乐确实方便,可是哪家买了音响设备仅仅是为了放十几首音乐呢?”
黄瀚道:“这位同志说得好,一针见血,指出了关键所在,请问你贵姓啊?”
“不客气,我免贵姓虞,虞华林,技术科副科长。”
“虞科长,我们为什么要墨守成规?难道存储音乐非得磁带、唱片吗?为什么不可以开发存储芯片,争取把芯片越做越小,存储量越做越大?
或者换个研究思路,争取做到储存芯片可以如同磁带那样重新储存,或者把自带音乐的音箱设计成可以方便更换不同储存内容的芯片。”
虞华林皱眉思考后,道:“你说的这些思路都有可行性,只不过要完成研发非朝夕之功。”
“这些我知道,总而言之,减少存储芯片的体积,增加储存量是以后研究的主题,我们还应该跟复旦大学合作。”
“我认同这个研究方向,以后肯定不遗余力!”
“我建议你今天晚上去虹口公园看看,那时你应该能够认识到,短时间内,那里急需要一种能够循环播放十几首迪斯科舞曲的音箱。”
总经理应化文疑惑道:“去虹口公园?”
“是啊,应总,我正要跟你谈这件事呢。
你待会儿安排下去,带上音响设备,做一条宣传飞乐音响的横幅。
晚上我会在虹口公园组织集体舞晚会,届时现场有可能人山人海,这广告效果肯定很好。”
黄瀚没说跳广场舞,因为这时这个词儿仅仅是在三水市家喻户晓,沪城没几个人知道广场舞是怎么回事。
但是跳集体舞所有人都知道。
这年头的舞会太吸引人了,年轻人打听出那家单位举办舞会,不惜骑自行车奔波几十里赶场子。
飞乐音响的工会干部也经常利用周末在大会议室举办舞会,还会邀请纺织厂的工会干部带女青年来联谊。
每每举办这样的舞会,都会有社会上的青年找熟人带他们来参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