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ptt-第847章:真的瘋了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开着车,在深夜开到了瑞城郊外的精神病康复中心。
我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楼,时不时地从里面传来一阵恐怖而凄厉的叫声。
我眯起眼睛,很安静,安静的,有点可怕。
我打开车门下车,来到门口,保安立马拦着我,跟我说:“先生,晚上不让探视,明天白天你申请手续吧。”
我拿出来枪,跟他说:“我叫林峰,马帮的……”
那个保安立马吓的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你要见谁?我,我帮你找……”
我抬头看着大楼,我说:“我要见冷俊山……”
对方立马拿着对讲机说:“院长,院长,林总要见一个叫冷俊山的病人……”
“林总,那个林总?”
保安立马看了我一眼,害怕地说:“马帮的林总。”
我很快就听到对讲机那边一阵慌乱,没过多久,我就看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中年秃头走出来。
他笑着说:“林总,您来了,您有什么事吗?”
整个瑞城,现在就没有不知道我的。
我冷声说:“带我去见冷俊山,别让他知道。”
院长立马说:“明白明白。”
他说着赶紧带着我上楼去,我跟在他后面,整个精神病院很黑,都是声控灯,前面的灯亮了,但是很快后面的灯就灭了。
院长带着我来到一间病房,他跟我说:“这间就是冷家二少爷的病房。”
我直接走过去,透着门上的玻璃,朝着里面看,我看着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安安静静地在睡觉。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院长:“他病情怎么样?”
院长立马说:“很严重的人格障碍,别看他现在睡的很安静,但是白天的时候,非常的暴躁,医院的护工被他打伤了很多,而且,还经常的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人格分裂的趋向。”
我眯起眼睛,我说:“治疗的效果不好吗?”
院长摇了摇头,他说:“我们加大了剂量,但是,很明显,没什么作用,精神方面的疾病,本来就是医学难题,虽然我们能用药物控制他的情绪,但是实际上,还是自己思维扭曲才是病因,这种病因,一般都是非物质的,一般人,只会越来越严重,最近他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们怀疑,他已经病变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问院长:“有没有可能,他在演戏呢?”
院长立马说:“啊,有可能啊,有一种人格障碍,就叫做表演性型人格障碍,他们经常活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行为富于戏剧性,即其体验总是超乎寻常,且行为中体现外露的情感,积极地引起他人注意,任性地、不知足地寻求赞同和刺激;情绪变化无常,时而兴奋,时而愤怒,为一点小事即大发脾气。”
我看了一眼院长,他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冷俊山有没有可能假装精神病。
看着我满脸地不高兴,院长立马赔笑似的笑了笑。
我知道跟他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来,我立马说:“打开门,我要进去。”
院长立马说:“这,不太好吧?”
我立马说:“有什么不好的?打开。”
院长立马说:“主要是,他现在病情很不稳定,我怕他伤害到你。”
我把枪拿出来,院长立马说:“好好好,我明白了。”
他说完就挥挥手。
门被打开了,我悄无声息地走进去,很快,就来到了冷俊山的床头,我看着熟睡中的冷俊山。
兵哥哥你别跑 苏回忆
我伸手拍拍他的脸,突然,冷俊山猛然睁开眼睛。
那种速度,就像是死尸突然睁眼似的,吓的我猛然一哆嗦。
我后退了两步,看着冷俊山机械性的坐起来,看到我之后,他突然诡异地对着我笑起来。
那种笑容,十分的可怕,像是鬼一样,生硬,没有感情。
冷俊山笑着问我:“你来看我了,很意外啊,自从我进了医院,谁都没有来看过我,没想到,居然是你第一个来看我的。”
他说着,就走下床,我看着他朝着我一步步的走过来,我本能地觉得非常的危险。
我立马说:“站住……”
冷俊山非但没有站住,反而还笑着朝着我走过来,他越走越近,越近,脸上的笑容就越僵硬,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杀人的光。
突然,他朝着我扑过来,张开嘴就咬我,一口咬到了我的肩膀上,我疼的龇牙咧嘴。
“啊……”
我痛苦地吼叫起来,我赶紧拿着枪顶在冷俊山的脑袋上,我吼道:“住口,否则我打死你。”
我以为,他会害怕,会住口,但是,我没想到,他非但没住口,反而还变本加厉,狠狠的甩起来脑袋,像是硬生生的要把我身上的肉给扯下来一样。
“疯子,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我没有开枪,拿着后把,狠狠地砸到冷俊山的身上,但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疯狂的撕扯着,我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院长立马吼道:“快,快制止他……”
我看着几个保安冲进来,抓着冷俊山往后拽,但是根本就拽不动,他就死死的咬着我,我听着他嘴里发出的声音,很恐怖。
保安疯狂的拿着棍子打他,打的棍子都断了,但是冷俊山就是不松口。
他的真的疯了。
突然,我看着院长拿着针剂扎到冷俊山身上,很快冷俊山就冷静下来,身体缓缓的倒下去。
几个保安立马将他从我身上拉开,我低下头看着我的肩膀,血肉模糊,妈的,隔着衣服,都能把我咬成这个样子,简直跟畜生一样。
我愤怒地看着冷俊山,我看着他满嘴都是血,但是脸上却挂着笑容,他对我嘿嘿笑着,就像是嗜血的魔鬼一样。
疯了,他是真的疯了。
我赶紧出去,一边走还一边看冷俊山,他是真的疯了。
离开病房,院长立马害怕地说:“林总,您没事吧,我到医务室给你处理一下吧。”
我吼道:“没事,我来的事,不准传出去,否则,我让你自己住自己的医院。”
我说完就打开车门钻进车里,认真剧痛离开病院。
我看着茫茫的夜色。
冷俊山疯了,不是他……
那会是谁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