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三百八十九章 鳥擇良木而棲相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良久,房间里才传出了夏岑兮淡淡的声音。
浮光深处终遇你 hera轻轻
“鸟择良木而栖,这不是大自然的基本准则吗?你不应该怪罪我,而是应该想想自己的能力,能不能留的下我。”
“这么多年以来,从你掌管环纳就是如此鲁莽冲撞,果断自我,你没有一点长进,也难怪若大的公司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就被人击溃。”
她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针一般的扎在了靳珩深的心上。
“这么长的时间陪伴,我已经很累了。”夏岑兮长呼了一口气,她的心同样也是在滴着血,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和她真实的想法毫不相同。
“记得那天晚上我跟你讲的那些吗?其实我并没有说完整,李亦铭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里,和我讲了很多,我这时才想起来,原来我和李亦铭曾经有那么多美好的时光。”
“是我一直对你有着执念,才无视了那些情感。可是现在,我想要重拾起那些时光。”
夏岑兮的眼神平静,说这些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期待。
“我相信学长一定不会让我失望,比起陪一个人长大,我更想跟一个人回家。”
夏岑兮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开始对未来产生了憧憬。
“你……你要跟李亦铭在一起?”靳珩深睁大了眼睛,声音都有些发抖,难以维持平日里的从容与镇定。
“如果我不是这个意思的话,还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呢?经历了这么多,我是真的怕了,我想要平静的生活,我想告别关于你的一切过去。”
“我想离开你,靳珩深,我们离婚吧。”
她这一句话刚一说出口,靳珩深便如风一般的冲到了他的面前,双眸迸发着怒火,一双大手直接冲着夏岑兮的脖子过来,狠狠地掐住了她的喉咙,顿时夏岑兮喘不过气来。
“你有胆,就再说一遍!”靳珩深墨色的眼眸此刻已经阴沉到了极限,脸色非常差,仿佛下一秒就能够解决掉夏岑兮的性命。
呼吸不上来的夏岑兮脸色通红,五官也忍不住的开始扭曲,但他依旧是张着嘴吐字不清的说着:“我……说……离……婚……”
听清了她说的两个字,靳珩深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手也松开了来。
挣脱了靳珩深束缚的夏岑兮顿时将双手放在了自己脖颈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底也是和靳珩深别无二般的疼痛。
夏岑兮心里非常清楚,以她的这些发言,如果自己不是他看重的人,足够让他死个千百遍。
她刚才甚至私心的想着,最好靳珩深就这么一了百了的直接把他掐死,告别这个世界。
可是不行,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
还有夏岑兮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唯一念想。
“夏岑兮,我当真是看错了你!”靳珩深的眼睛通红,仿佛如受了伤的小兽:“原来当初的海誓山盟,曾经的几句诺言,在你眼里通通是儿戏!”
靳珩深的声嘶力竭,没能激起夏岑兮的丝毫波澜。
看着夏岑兮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靳珩深的心仿佛被人捏碎了之后,再狠狠摔在地上,任人践踏!
“夏岑兮,你背叛我?”
夏岑兮没有辩解,扬着脸还是那一副僵硬的微笑。
那一抹笑容,刺痛了靳珩深的双眼!
好像在嘲讽他,讥讽他,他配不上夏岑兮!
鸟择良木而栖,好一个鸟择良木而栖!
靳珩深眼神恍惚,唇角带着讥讽:“对,我不是你想要栖的良木,那你就走!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靳珩深倒成了落荒而逃的那一位,他笨重的起身,背过了身去,跌跌撞撞的跑到阁楼上,狠狠地关住了门。
“砰”的一声,仿佛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在靳珩深离开了视线的瞬间,夏岑兮的眼泪也轰然而下。
如果靳珩深再不离开,恐怕她马上就要说出让他后悔的话来。
就在刚才,夏岑兮是那样的想要为自己解释,把这一切都说清楚,并且保证,自己会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悲哀的是,她不能。
她不能横跨在南宫晓的尸体上,和靳珩深幸福!她做不到!
“珩深……”
她不敢哭出声,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表现的越决绝,越好。
他无声的流着泪水回到卧室,整理好要带的行李。
环顾房间,每一寸,都是回忆。
她拖着行李箱,又一次站到了靳珩深卧室的门口。
思绪再三,她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珩深……”
“滚!”
里面传来的是靳珩深的低吼声,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哭腔。
夏岑兮刚刚止住的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她不敢想象,在房间内的靳珩深该有多么的痛苦!
“长痛不如短痛,你我之间,确实应该告别。”
夏岑兮轻轻抚上了门,低声说道:“我们,再也不见。”
说罢,她将一纸离婚协议书轻轻的放在了门旁,没有回头。
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很沉重,一直走到玄关处,轻轻的关上了门。
在房间内的靳珩深痛到不能自已,连呼吸都是带着刺。
听着房门外真的没有了一丝的动静,很少落泪的他此刻却泪如满面。
她没有想到,虎落平阳被犬欺,夏岑兮竟然会这么果断的抛弃他!
在他的心里,夏岑兮是他的,光是他的信仰是他一切的支撑,是他的幸福。
而就在这一刻,他心里所有的支撑,全部崩塌!
夏岑兮柔丽,自信,耀眼,在他的心中,一直犹如拨开乌云见到的那片阳光一般。
而这一刻,连阳光都要弃他而去!
他攥紧了拳头,指尖微微发白。
心中有着怒火,可是又是无尽的悲哀。
他发了疯似的打开门想要追出去,结果就撇在了门旁边,那一纸轻飘飘的离婚协议书。
夏岑兮已经签上了她的名字,一贯隽秀的字体。
那一刻,靳珩深的身子仿佛定在了那里一般。
原来,她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了。
上一次夏岑兮默默留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也是让她最绝望的时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