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ptt-455:宋稚說:顧起,我愛你分享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他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我行刑的那天,你不要来。”
她点头,说好。
“如果有来世,”眼里的泪光闪出了无数个他,她说,“顾起,不要再作恶。”
什么是恶?
遇到她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是恶,因为没见过善,因为没有人教过,他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
后来,是她告诉他,顾起你错了,顾起你不要作恶。
“那样你会爱我吗?”不作恶的话。
会爱我吗?
可不可以爱我?
她不说话。。
门开了,五分钟到了。
武警面目表情地说:“带走。”
顾起俯身。
他想吻她。
幻界星辰
不可以,他是毒贩子,她以后还要做缉毒警,他不可以吻她,不可以跟她有关系,别人知道了,她会做不成缉毒警。
“再见,宋稚。”
他转身,背对着她,拖着脚铐,走了。
宋稚双手遮住脸,眼泪渗出了指缝。
不会再见了,她不相信有来世。
她猛地站起来,追出去:“顾起!”
他回头。
吾为元始大天尊
那是他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泪流满面,无声地说:“会。”
那样你会爱我吗?
会。
他说:我行刑的那天,你不要来。
那天她还是去了。
那天是八月二十七号,天气很好,太阳也不烈,行刑的地方是荒山,离太阳很近。
当枪口指向顾起的时候,他突然害怕了,他活了三十多年,沾过那么多血,走过鬼门关,从来没怕过什么,可是那一刻,他很怕,他要闭上眼睛了,他再也看不到她了。
她会哭吗?
还是不要哭了。
如果她会哭,是不是有一点点爱他……
“砰!”
红三角顾起,亡。
他的一生不长,三十二载,他作过很多恶,他爱过一个人。
“要不要当我的人?”
那是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她笑得很张扬:“好啊,只要钱给够。”
第二次见,他问:“叫什么?”
“宋稚。”
他报上自己的名字:“顾起。”
她当时刚打完拳,受了很重的伤,头很昏,眼睛花,瞳孔里好多个他:“我知道啊,红三角还有谁不知道你顾起。”
那时候,她一心想杀了他。
后来。
她问过他:“你吸过毒吗?”
他说:“我不碰会上瘾的东西。”
后来。
他说:“宋稚,我爱你。”
“我好爱你。”
不碰有瘾的东西,却偏偏碰了她。
后来。
他投降,把命给出去了。
现在他躺在地上,躺在荒凉的地上,周围的野草嚣张地疯长,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宋稚迈出脚,走向他。
杨成章拉住她:“不要去。”
她看着远处地上的尸体,眼神空落落的:“我想看看他。”
杨成章摇头:“不要去。”
她想看看他。
“我就去看一眼,就一眼。”
杨成章终于知道了,那天在医院她为什么会哭,原来是为了顾起。
總裁 的 33 日 索 情
杨成章松了手,让她去。
她脚步跌跌撞撞,走到他行刑的地方,走到尸体旁。她慢慢跪下,颤抖着手,将他的眼睛合上。
血还在流,都流到他脸上了。
她伸手去给他擦,指尖碰的血液还是热的:“顾起。”
他是罪犯的时候,她是警察,她背上背了好多东西,有国家,有血仇,有正义。
现在他只是一具尸体了,不再是罪犯了,她就不用背那些了。
愿你所愿步履不停
她说:“我爱你。”
爱,妙不可言 乐小七
她没有背叛信仰,她只是对尸体说:“顾起,我爱你。”
听到了吗?
你听到了吗?
神灵啊,不要让他的魂魄走得太快,她还有话要说。
“你在那边不要等我。”她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腹上,“我不能去找你,我还要养育我们的孩子,我要活着。”
他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血慢慢流干,身体慢慢变凉。
她俯身,吻他没有温度的唇。
“顾起。”
“顾起。”
“……”
以后她叫顾起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应她了。
她抱着他的尸体,失声痛哭。
是杨成章把她拉出来的,杨成章说不能哭,会被别人听到。
她作为卧底归来,还要接受调查,她不可以背叛,心也不可以。
她扶着铁网,身体摇摇晃晃:“师父,他的尸体我要带走。”
杨成章摇头。
“他没有家人,只有我。”她像个空壳子,眼里没有灵气了,“师父,求您了。”
杨成章思考了很久:“好。”
三天后,宋稚安葬了顾起,墓碑上没有刻字,她不能披麻戴孝,她戴了那顶绣了枪支和他名字的渔夫帽,去了坟前,
她说:顾起,我爱你。
她说了好多遍,她知道,这是顾起最喜欢听的话。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