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61章 忘情茶推薦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看到顾华年对这桩往事仍耿耿于怀,宋澈就知道她至今还是意难平。
其实站在局外者的角度来看,或许会觉得这两个人都太矫情了。
假设当时有任何一方肯主动先表达心意,结果可能都会大不同,何至于到最后天各一方、阴阳两隔?
不过,宋澈有个秘密没有直接跟顾华年讲:那就是宋老头在弥留之前,早已对这桩往事释怀了。
依据很明显:忘了具体是哪一天,大概是宋澈去大学报道的时候,宋老头忽然一夜之间开了窍,开始物色老伴了!
为此,宋老头的身影开始在各种老年人聚会的地点出没,譬如晨练操、广场舞和老人棋牌室……
战天尸王
至于原因,可能是宋澈出发去大学的时候,随口念叨自己以后不常住这里以后,宋老头怕是连个喝酒吹牛的对象都没有,得有多孤独。
可能就是这句话刺激到了宋老头,也可能是当时春天让万物开始了交/配时节,连巷子里的大黄狗都成双成对了,让宋老头觉得是时候该把自己的终生大事提上日程了。
人嘛,只有心怀对爱情的憧憬,岁数多大都不要紧。
可惜,没多久宋老头就铩羽而归了,据当时大师兄翟凌霄的转述,师父回来后一直嘟囔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从那以后他再没去找过老太太们了,继续抱着酒缸子醉生梦死。
宋澈和翟凌霄一核计,怀疑很可能是宋老头的思想段位太高,觉得那些小市民心态的老太太们配不上自己。而后,他们终于从隔壁王婶那了解到,原来是宋老头一直钟意的某个孤寡老太太被另一个糟老头子夺走了。
据说,那孤寡老太太出自书香门第,年轻时曾是个美人,当了一辈子的教师,自己有房有社保有退休工资 ,子女都已成家,可谓是老年版的白富美。
宋老头对这孤寡老太太一见倾心,暗暗发誓要跟老太太白头偕老……不对,已经老了,应该是死后共用一块墓碑。
为此,宋老头不断向老太太示好,展现自己的才情,本以为将上演一段缠绵悱恻的黄昏恋,但最终然并卵……横刀夺爱的那个糟老头子没什么本事,但是广场舞跳得很6,据说是南湖广场舞王,引得一群老太太倾慕。
自打这件轶事之后,宋老头就没再提过找老伴的念头了,只是偶尔在醉生梦死的时候,会感慨几句年少不经事。
原理就是一个浪子经历情路坎坷之后,会愈发怀念纯粹的初爱。
其实这情况,在宋澈钻研心理学之后,认为是一种病。
而顾华年同样也罹患了这种病!
“顾姨,恕我冒昧直言,您这种情况,在心理学上面,属于一种情感强迫症。”宋澈没有继续跟顾华年讲感性,转而以理性的角度进行劝导。
顾华年的眉梢挑动了一下,也不生气,反而似笑非笑的道:“那烦请宋大夫指教一二,我这个病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你说得好,我的题目你就算过关了。”
说着,顾华年掏出手机,准备给骞志飞拨电话。
看样子,顾华年是准备要将自己当作宋澈的治疗对象了。
抗天拒道 羽墨叶
宋澈连忙劝阻:“顾姨,使不得,我只是随口开导几句,当不得真。”
顾华年摆摆手:“这没什么好忸怩的,那些病人可以堂堂正正的上节目求医,我一个医生难道能因为一点小心结而藏头露尾。”
“趁现在有闲暇,大家又讲到兴头上了,你不妨多给我开导几句,也好了结了我这桩陈年的心病,顺便也让普天下的苦情人都能获得一些心理上的救赎解药。”
见顾华年如此豁达开明,态度又坚决,宋澈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
只是在顾华年拿起手机的事后,宋澈补了一句:“让骞志飞顺便帮我们准备三杯茶吧。”
“什么茶?”
“甜茶、苦茶和茶汤。”
……
晚餐之后,坐在露天阳台上喝一杯茶,欣赏着燕京城的繁华夜景,不失为一种极致的生活享受。
而央视大楼的露天阳台可谓是万里挑一的赏景喝茶场地。
因为坐在这,一边是蔚然古风的古城楼,一边现代摩登的大都会,两个世界看似泾渭分明、却又鳞次栉比。
一切都近在咫尺、尽收眼帘。
当然,如果没有旁边的摄像机和几个吃瓜群众,那就更怡情了。
骞志飞也不想来给人煞风景,甚至接到顾华年的电话通知时,他都一个劲的犯嘀咕。
名誉圈内的院士顾华年,居然要主动请缨充当宋澈行医治病的“工具人”!
这着实把骞志飞给雷到了。
虽然规则上没有禁止这个情况,但放眼任何综艺节目,几乎都没见过评委会“屈尊”给选手打下手。
再说了,专家本来就该是高高在上的,尤其还是这种德高望重的专家,最重视的就是面子和声誉。
而顾华年现在全然不顾这些,要亲自下台跟选手求医,还要通过镜头向公众表露自己的隐疾隐私,这是对自身荣辱太无所畏惧了还是太无所谓了?
但顾华年一意孤行,骞志飞也很好奇这对评委和选手之间要上演什么样的双簧戏,就单独带了摄像师和汪冰冰,见证这一出奇特诡异的诊治现场。
如果效果不佳或影响不好的话,他还是可以拍板将这一段剪辑掉。
“你姑且说说,我也姑且听听,就当做朋友之间的谈天絮聊,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顾华年仍旧显得通情达理。
“顾姨您言重了,如果一个心理医生自身都有心理压力的话,又如何疏导他人的心理疾病呢。”宋澈也很淡定自若。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三个茶壶。
惹上豪门:帝少的心尖宠儿 秋玲
汪冰冰适时的抬手指了指,提醒道:“从左到右,依次是你要求的甜茶、苦茶和茶汤。”
“那就先饮一杯甜茶。”
宋澈拿起最左的茶壶,给顾华年面前的瓷杯里注满了汤黄明亮的茶水。
这是一杯普洱早春茶,主要采摘于清明节之前,而在清明节前采摘的茶叶又分为两拨。
第一次萌发采制的春茶称“头拨茶”,第二次抽芽后采制的叫“二拨茶”,又叫“春尖”。
就是这种“春尖”茶,可谓是普洱茶中最佳的极品,芽叶细嫩多白毫、香味清幽且醇浓……
时值早春,此刻的春尖普洱茶喝得是最佳的时候。
宋澈在电话里只要求骞志飞准备一杯甜茶,一倒出来,看出茶品不凡,不由扭头的夸赞骞志飞:“你们真有心了。”
骞志飞笑笑道:“别人最近送的,我刚刚正好在喝着,听到你的要求,就顺手捎过来了。”
王子的优雅 一伤二十八
宋澈一听,就猜到送这茶叶的很可能是沐春风或者吴元奇等“壕门”选手。
这普洱春尖的品质如此非凡,价值自然珍贵,又是最近刚新鲜采摘下来的,明显是某个选手为了拉拢关系给栏目制作人行的“贿赂”!
宋澈也不揭破,转回头,对顾华年说道:“顾老师,想必那个藏在您心里的人,给您留下了许多美好温馨的回忆吧?”
当着镜头的面,宋澈可不好再套近乎,免得授人口实,引起无端的猜忌和非议,因此改口称‘顾老师’。
顾华年心照不宣的轻轻点头。
旋即,宋澈给顾华年做了个抬手的手势:“顾专家,您可以喝了。”
顾华年就端起瓷杯,先闻了闻沁人心脾的芳香,脸上露出舒怡的神情,接着放在唇边浅浅的啜了一口。
“如何?”
“很甜。”
“您可以继续喝,但喝的时候,还请同时回忆那一两段最刻骨铭心的经历,尽情喝到你觉得合适的量。”
“……”
顾华年只斟酌了瞬息之间,还多看两眼宋澈左手上的金菊花戒指,就继续仰头喝茶,并且按照宋澈的要求,一边品茗一边回忆。
等她放下瓷杯的时候,里面还剩余了约三分之一的茶水。
宋澈看了一眼瓷杯,沉吟道:“只差了一点。”
顾华年好奇道:“你是觉得我全喝完了,才算好么?”
宋澈摇摇头,道:“我说的差一点,意思是您差一点就病入膏肓了。喝到您这个程度,差一点喝完,才叫刚刚好。”
顾华年转念一寻思,试探道:“就跟做人做事,留三分余地的道理一样?”
“可以这么理解,但还不够全面具体。”
宋澈指着茶壶,缓缓道:“其实喝茶谈情这一招,是西南边陲一个乡村的风俗。在那个地方,一旦夫妻出现危机过不下去的时候,不会大吵大闹,而是由提出离婚的那一方约好一个吉日和地点,请来双方村寨里的长辈和亲朋好友,聚在一起饮一次离婚茶。”
“到了选定的日子,双方村寨里的长辈和亲朋好友与要离婚的夫妻围桌而坐,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主持茶会。主持者亲自泡好一壶春尖茶,分别给离婚男女各斟一杯,让他们当众喝下。要是他们都没有将茶汤饮尽,只是略略品尝一口,就意味着双方情义未尽,还有和好的余地;要是他们都一饮而尽,就说明双方心意已决,破镜难以重圆了。”
顾华年一阵动容,诧异苦笑道:“那你现在给我喝的就是离婚茶?”
宋澈微笑道:“顾老师您未婚未嫁,自然不该是这么一个叫法,所以我管这叫‘忘情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