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第二百六十二章 有趣的情報分享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小說推薦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什么事情,说!”
凌天压根不想跟仇正合墨迹。
其实他也已经大概猜出个方向了。就看仇正合说出来的事情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
“师父,我觉得还是不要轻易过得好。”仇正合战战兢兢的说出此话。
其实他也怕被凌天一招杀了。
看凌天仍旧冷漠而不语,仇正合赶紧接话说到。
“并不是因为我偏袒庄高寒这个叛徒,而是徒儿发现了极其诡异的事情。”
“别绕弯子,说重点。”凌天严肃的瞪着仇正合。
仇正合虎躯一震,当即开口。
“徒儿发现庄高寒跟灵蛇的人密切接触,而且好像弄出了什么无敌毒药,还有他的藏身之处还在研究什么超级战士。”
“一个个都很生猛,打不死,不怕痛,而且越打越厉害。”
“是吗?”
凌天觉得仇正合还是有所隐瞒。
毕竟他猜测出来的还不仅仅是这些。
凌天的直觉直接告诉他这背后一定还有什么实情才对。
仇正合点点头:“师父,而且我发现,庄高寒有些蹊跷。按理说,他已经被师父废掉数百年的功力,应该就是个废人了。”
“但那天,徒儿看见他竟然使出了灵力。这就让徒儿完全搞不懂了。”
“你亲眼看见了?”
凌天原本并不想这么问的,而是想直接说“你跟他聊过了”。
但怕吓坏了仇正合,所以还是换了个问法。
仇正合也并非傻子,听凌天这问话就已经知道凌天什么都好像知道了。所以,他并不能隐瞒。
“没错。徒儿不但亲眼看见了,还跟他过了几招。”
道若亡
“是吗?你没有劝他回来吗?”
闻言,仇正合并没有任何震惊。因为他就知道凌天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说话的。
“聊过了,庄高寒对师父还是很怨恨。还扬言要杀了师父。”
“你是怎么回来的?”凌天到不关心庄高寒杀不杀自己。
“我,我……”仇正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好说吗?那让为师帮你说。”凌天冷漠至极,全身上下散发着让人心生恐惧的气息。
仇正合此刻更是害怕得直发抖,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他的靠近,自己而死无葬身之地。
“你不仅看见了那些东西,还跟庄高寒交了手。最后发现庄高寒功力不仅没问题,反而大增。比以前还要厉害数倍。”
“几个回合下来,你甚至发现他用毒的功力比以前更加厉害了。你不是对手,你妥协了。”
“说,他让你做什么?”凌天直接开门见山。
毕竟他还是了解仇正合的性格。
但即便他答应了庄高寒要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来,也不会选择弑杀师父。
“他让我把师父引去他的藏身之处。然后想杀了师父。”
“很好。”凌天冷淡说到,语气之中似乎还有一丁点的期望。
这让仇正合一脸懵逼。
“师父,徒儿觉得那里陷阱重重,而且环境阴诡不已。这里面必定有诈。”
仇正合明显是担心凌天的安危。
凌天冷哼一声:“你觉得为师会怕了他庄高寒吗?”
“不,徒儿并不是这个意思。徒儿觉得要不我们从长计议比较好。因为……”
“因为徒儿好像看见老九的身影了。”
“老九,元子墨?”凌天眉头微微一蹙,心中当即有些茫然。
不过很快的就回过了神来。
毕竟老九元子墨,和老六谷元青早就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也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这仇正合突然说看到了老九的身影,这,多少也会让一个正常的人有些失神。
“你确定那是元子墨的身影?”凌天再次确认到。
仇正合也不太好确认,毕竟他当时也仅仅是从远处匆匆的瞥了一眼而已。并没法靠近去细看。
“不太确定,徒儿也是从远处匆匆的瞥了一眼。或许看花眼,又或者那人的身形,模样有点想老九罢了。”
“是吗?”
凌天点点头,心中却开始琢磨起来。
以他谨慎的性格,这个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毕竟灵蛇这样的存在,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他都极度怀疑灵蛇的目标,并不是什么魔巫两族联手,抵御人族,共同光复两族国力的目的。
或许还有其他什么的背后阴谋,目的才对。
凌天心中嘀咕着。
也在此刻,他已经在心中做好了那人就是死而复生的老九元子墨。
农门小秀娘 朱玉
来到异界成老头 狗不理馅饼
“跟为师走。”
闻言,仇正合一脸紧张。
“师父,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这贸然过去一定……”
“少废话,上来。”
凌天当下就把仇正合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仇正合无奈只能跳上重明鸟后背。不过很快就发现,凌天并不是去找庄高寒,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师父,你不去找庄高寒了吗?”仇正合意外之中还带有一些惊喜。
凌天白了他一眼:“为师倒想找来着,关键你他娘的,有跟为师说过庄高寒在哪里吗?”
闻言,仇正合一脸无奈。
“说,庄高寒在哪里?”
“在这里。”仇正合把之前庄高寒给他准备的地图拿了出来。
上面早就已经标注好了,自己所在地方。
凌天拿过地图粗略看了看,并未说话,便把地图收了起来。
“师父,我觉得……”
“别说话。”凌天当场就打断了仇正合。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也不想听。
骑着重明鸟很快就回到了莺凤,穆尘雪所在的地方。
此刻,穆尘雪他们四人都醒过来了。
但是让凌天意外的是,穆尘雪他们竟然跟莺凤大打出手。
现在可是到了极为紧张的地步。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说过了我是来救你们的。”莺凤一再强调自己的用意,结果穆尘雪愣是听不进去。
毕竟她可是见过莺凤的,知道她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先入为主的认为莺凤一定有所图才接近他们四人的。
“哼,虚伪。你是想趁机弄死我们吗?”穆尘雪冷哼一声,当场就冲了出去。
手中长剑当即出鞘,旋即在虚空之中划过。
“莲爆之刃!”
听到这名字,莺凤就知道这穆尘雪有多想弄死自己。
而且就在长剑挥出的一刹那,莺凤明显感受到强烈的灵力波动翻滚而来。
“看来你是想一招把我打残啊。行,那也就别怪我了。”
莺凤也怒了。右手一甩,一把灵力之刃赫然出现在了手中。
“啊~”
两人一声低喝,旋即手中兵器当场碰撞到了一块。
砰!
疾风骤起,震荡波炸开。
两人当场便纠打在了一块。
一来一去,两人是越打越厉害,越打越上头。一瞬间,各种杀招层出不穷。
凌天并未理会她们两人,就像没有看见她们正在生死搏杀一样。
径直朝着勾文曜,沈婉清和竺兴修走去。
而仇正合也跟在身后。
“师父?”
“主人?!”
穆尘雪和莺凤两人当即一愣,原本还打得水深火热的,现在突然就不香了。
“师父。”
沈婉清和勾文曜赶忙对凌天鞠躬行礼。
不过,脸上却是一阵懵逼。
因为凌天压根没把眼前的打斗放在心上。
“你们感觉如何?”
“回师父,一切正常。”沈婉清点头回应。
“感觉完全痊愈了,师父不用担心。”勾文曜也赶忙表示。
凌天点点头,来到竺兴修的身旁。
“兴修,没有任何动静吗?”
凌天的手搭在竺兴修的左手手腕处,但却发现,血脉没有了跳动。
“怎么回事?”
凌天一阵心惊,赶忙用手指靠近竺兴修的鼻子,试探一下鼻息。
结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