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起點-第五百六十二章 拍婚紗照鑒賞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虞秋看到她的红脸,笑了笑,没再说这些事,视线重新放在喜服上面。
“晚晚,你先去试试衣服,看看有哪里不合适。”
“好。”苏晚晚点了点头,抱起衣服走进了衣帽间。
情流爱河 张景路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她才从里面出来,门打开的那一刻,虞秋瞬间愣住了。
召唤恶魔法则 紫竹蓝少1
她的视线放在苏晚晚的身上久久没有离开,呆了半晌,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表情也十分的激动。
“晚晚,这件喜服实在是太适合你了!太美了!我的女儿一定会是天下最美的新娘!”
“妈……”苏晚晚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她一眼。
“你先进衣帽间,我去楼下叫阿深上来,给他看看,正好让他把他的衣服也试一试。”
苏晚晚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虞秋推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门又被打开,虞秋走到衣帽间的门口敲了敲门,然后又把门推开。
苏晚晚就站在那里,双手交握放在那里,嘴角含着笑意,景深一下子就撞进了她的目光中,他只觉得四周突然都寂静了下来,唯有自己的心跳声,响的不行。
他的视线久久的放在了苏晚晚的身上,目光有些痴迷。
看到这一幕,虞秋不禁笑了一下,然后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苏政民看见自己妻子下来的时候还有些惊讶,看了过去,就只看见了她脸上的笑容。
房间里,景深依旧一直看着苏晚晚,苏晚晚被他的视线看的有些不自在,微微的动了动。
“怎么了?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好看。”景深不自觉的说出了两个字,脚步往她那里走了两步。
停下的时候,他离苏晚晚的距离只有两步之遥,但是他却站在那里,没有再动。
“怎么不过来?”苏晚晚看着他,眉眼间都是疑问。
韓 娛
景深看着她,沉默了两秒,才又重新开口,“你太美了……”
听到他的话,苏晚晚不禁笑了一下,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那我这么美,你不是应该把我抢回家吗?”
话音落下,只见景深的表情顿时转变为思索,看了她几眼之后,他直接一把把她拉了过来。
苏晚晚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惊呼一声以后,整个人都扑倒在他的怀里。
“阿深,你干嘛呀!等下衣服被你弄坏了!”
但是景深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直接低头,用动作表达了他的欢喜。
过了片刻,他放开了怀中的小姑娘。
此时她面颊酡红,似喝醉了一半,但景深却知道,这是她为自己染上的羞意。
苏晚晚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以后,把他拉到了外面。
“你试试你的衣服,看看合不合适,有没有哪里要改的地方。”
温柔首席:惊情十五年 空气中氧气
景深看了衣服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我不会穿。”
“很简单的,你看看就会了。”
“不会。”他依旧坚持自己的话,而此时苏晚晚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侧头看向他,眼中的笑意明显。
“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穿吧?”
在她的目光下,景深点了点头。苏晚晚一阵的无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景深的变化越来越大,她每每想起第一次见景深时他那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都觉得有些幻灭。
在她的帮助下,景深也穿好了衣服,只是这个过程没有那么快而已。
两人齐齐站在衣帽间的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对方,同时露出一个笑颜。
把衣服换了下来,苏晚晚叠好重新放进了盒子里,他们才下去。
虞秋看见二人的身影,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衣服试的怎么样啊?”
容貌他就不是个事
虽然她的话语只是想单纯的问一下衣服合不合身,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但这笑容和苏晚晚的眼里,她却怎么都有些心虚。
轻咳一声,她才点了点头。
“嗯,衣服很合适,不用改。”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两个这两个月就去忙自己的事吧,到时候啊抽空过来参加个婚礼就行了,你们放心,妈一定给你们办的漂漂亮亮的。”
“那就谢谢妈妈了。”苏晚晚走过去又抱了她一下,“辛苦妈妈了。”
“不辛苦不辛苦,只要你们能让我早点抱上外孙就好了。”
她的目光充满了慈爱,苏晚晚顿觉有些招架不住,视线看向了景深。
景深笑了一声,开口说道,“这要听晚晚的。”
苏晚晚:……你还不如不说。
在苏家陪虞秋和苏政民吃过晚饭后,他们才回到了自己的住的公寓,在睡觉前,景深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但是她那时已经困得不行,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就陷入了沉睡。
景深只是笑了一下。
但是第二天,苏晚晚在一阵漂浮中醒来,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一副陌生的场景。
这里不是她的卧室,而且她也不认识这个房间,困意一下子就被驱散,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突然,一道开门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之间景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在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阿深……”
“宝宝,你醒了。”景深看出了她的紧张,连忙走到了她的身边把人搂紧了怀里。
“这是哪里?我们在哪儿?”
“游轮上,你昨天晚上睡觉的前我和你说今天我会带你来这里,我以为你听到了,抱歉,是我的错,吓到你了。”
“昨天晚上?”苏晚晚低头想了想,好像是想起来这么一件事,她记得那时她困得不行,不知道阿深说了什么,她只是点了点头,就睡了过去。
“那我是怎么上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睡的太死了,我抱你过来的,从家里开车到这边两个小时你都没醒。”景深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
“起来吃点饭,我们就拍婚纱照。”
“好……什么?婚纱照?”
苏晚晚本来都要起来了,但在听到后面三个字的时候又跌落了回去。
婚纱照?怎么突然就拍婚纱照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