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89,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七章(2)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恨你明明是我妈妈的情人,还要在我生日时,暗地送项链我,让我产生幻觉,对你这个看起来很绅士的男人,有了情愫,并一发不可收拾。我怨你,怨你比我经历的世事要多,知道事情的轻重,却不能克制自己,勾引了我,让我陷入了跟你不应该有的恋情……”
見 字 如 面 作家
张智沉重道:“我明白了,你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孩子,才一时冲动杀了你妈妈?”
秦紫光道:“事实就是这样……我伪造是妈妈自杀的假象,不想被掺和进来的警察识破了。那个叫周杨的警察对我妈妈自杀,一直对我穷追不舍的……那时,我就更恨你了!”
秦紫光道:“人没有了,多恨都无济于事了。”
张智道:“就像你说的……我对你的爱那时我应该埋藏在心里。可以……我控制不了对你的感情,觉得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天使。要我放弃你这样的天使,我会觉得人生会有遗憾。”
“你爱我超过爱我妈妈吗?”秦紫光痛苦地摆摆手道,“你不要回答我这个问题了,现在回答也是毫无意。我也不应该这样问你,我真是该死!”
张智准备问他们的孩子怎样了,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他担心,秦紫光最终没有要下他们的孩子。她为了保他们的孩子顺利生下来,她自己的母亲都杀了。如果她后来没有生下他们的孩子,秦蕙付出的性命,就不值得了。他害怕结局是这样的,晚点知道结局,希望眼下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能继续跟秦紫光轻松地交谈下去——当然事实上,他没有一刻感觉是轻松的——反而是窒息的快没了呼吸!
张智问道:“你为什么要悄无声息地离开东源,让我好找!要知道,这两年为了找你,我放弃了一切……”
秦紫光抿了抿嘴,说道:“一是,逃避警察对我的追问,我特别讨厌跟那个叫周杨的警察说话,眼光看起来咄咄逼人;二是,那时突然产生对你的恨,让我不想再见你,都不想跟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甚至不想跟你处于同一片蓝天下,思着怎样报复你。
“我记得有一次,在我妈妈经营的火锅店里,在电视中看到广西蚂蚁山的一桩杀妻案的报道。新闻中的丈夫觉得儿子——长得不像自己,我听离我不远处围桌而坐的客人在议论,说那孩子长得很像当红的一个作家。那时,我看那孩子,轮廓有点像你。但我想那孩子肯定跟你没有关系,只是长相有点像你而已,天下长相相同的人多的是。那个时候,我心上对你全是浓烈的爱意,还因那孩子像你,引起了我对你的无限思念,思着你会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我?我是那样地对可笑地痴情!
“偶然的机会,我在你车上的座位下,看到一个陈旧的笔记本,是你的私人日记。很抱歉,我偷看了你的日记。你有记载,你的好友于硕遇害的那一天,你去了广西蚂蚁山,并经历了你这辈子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看到一个生命的结束和享受了一场从所未有的xing性ai爱之旅。同时,我还看到,你在日记里忏悔,你妻子出车祸瘫痪,跟你有关系,你对不起你的妻子。
“我杀了我妈妈,你也有责任,你也算半个凶手,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游戏在我和妈妈之间,才导致我和我妈妈的悲剧。因此……我想为妈妈报仇。你日记里的秘密,让我猜想于硕遇害可能跟你有关,因为你说看到了一个生命的结束!”
神 工 任 怨
张智换了一个坐姿,本想要说什么,双唇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发出音来…… 秦紫光继续说道:“既然于硕遇害的时期你去过蚂蚁山,吴家的孩子又长得跟你像,肯定就跟你有关系。你那样风流,不放过一个年轻的村妇,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拜托了侦探罗菲去调查了你和吴家孩子的关系,万万想不到,真是你的孩子。还阴差阳错地造成了吴家的悲剧。
“你还说你的妻子出车祸瘫痪跟你有关系,我猜想你是不是在你妻子车子上做了什么手脚,故意要谋杀你的妻子,好方便你跟婚外情人来往……也可能有别的难言之隐!
“如果我查到你杀害了于硕,肯定要证明你去过蚂蚁山,吴家的孩子是你的私生子,就可以证明;还有你曾试图谋杀你的妻子。这一切都属实的话,就可以把你丢进监狱,从而达到我报复你的目的了。”
张智咬了咬嘴唇道:“你怎么会说《树叶上的时光》,是我抄袭的于硕的呢?还曾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媒体,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你那样做的,但我想应该是你在暗中操作。”
秦紫光道:“还是在你日记上看到的,你说于硕写的《树叶上的时光》,真是让你刮目相看,不想他的文学水准,堪比世界上的那些大家。由此我推断,那本书不是你写的,是于硕写的。你抄袭的事情,是我散布到媒体上的,我想把你的名声弄臭。”
张智感叹道:“看来日记不应该是记载秘密的,写流水账就好。不打算见世面的东西,最好不要用文字留下来。”
秦紫光道:“你写的秘密被我窥探到了,这是宿命,并成为我报复你的把柄。”
张智道:“你误会了,事实上不是那样的。”
秦紫光道:“事实上,是怎样的呢?”
炮灰女配进化史
张智道:“说来话长……还是先说说你这两年一个人在外的情况吧!”
秦紫光道:“离开东源后的那两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竭力静心,忘记我杀过人,但怎么努力,都做不到,每晚都噩梦连连;白天走在路上,随时担心警察会找上我,走几步又会回头看一下,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更是不能想起妈妈的面孔,会让我有下地狱般的痛苦。每每妈妈的身影在我脑海里出现时,报复你就更加心切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