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ptt-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分享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你我之间的距离,不足一丈。”
修罗金刚度凡低头审视着白衣服的小个子,他的身高只到自己的胸口。
“除妖族外,在三品这个境界,任何体系被武夫近身一丈之内,必死无疑。”他睥睨着白衣术士,厚厚的嘴唇挑了挑起。
这个距离,就算对方想传送逃脱,他也能提前打断。
至于护体法器,在三品金刚眼里,除了一些刻录在城墙上,由无数小阵法环环相扣组成的护城大阵他攻不破。
铭刻在法器上的阵法,受限于体量和材质,不可能挡住他的铁拳。。
即使是浮屠宝塔这样的法宝,此时祭出也已经晚了。
“或者,你是在给佛门送人质,换回度情罗汉?”
这句话说出口的刹那,修罗金刚蒲扇般的大手从上而下,笼罩了孙玄机的头顶。
啵~
暗金色的大手拍在了气界上,空气震荡发出刺耳的声音。
度凡金刚脸色一变,感受到了掌心遇到的阻滞。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与天地为敌,这方世界在排斥他。
孙玄机巍然不动,抬眸看他一眼,言简意赅的说道:
“滚!”
他伸出手掌贴在度凡金刚胸口,大概有个一秒的停滞,然后,“当”的一声巨响,气浪爆炸的涟漪里,度凡金刚就像一颗离膛的炮弹,弹飞出去。
沿途撞断无数树木,在密林中清理出一道“真空”地带。
当他稳住身形时,已经被生生打出山头,飘浮在空中,脚下是深渊。
“………”
场上一片死寂,双方观战人员,仿佛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
司天监的术士竟如此强大……..
不愧是司天监的人,不愧是监正的二弟子,恐怖如斯……..
惊叹和夸赞在傅菁门等一众武夫心里升起,说实话,最开始他们没有太重视曹青阳口中的“监正二弟子”。
听都没听多,不知道修为,没有战绩,而且是个连肉搏都做不到的术士,能发挥多大作用?
哪里有“许银锣”三个字来的耀眼。
但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知道,这位白衣术士强的可怕。
轻描淡写的一掌,打退佛门金刚。
而这位金刚,之前才宣泄了自己的暴力,展示自己的强大。
柳红棉简直要把小嘴张成“O”形,加入潜龙城后,她与术士打过不少交道,团队里的小妮子也是术士。
她深知术士体魄羸弱,全靠不要钱似的炼制法器攻击,靠花里胡哨的阵法立于不败之地。
真要让术士和武夫肉搏,那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
难道三品之后的术士,体魄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之大,足以与三品武夫硬撼?
白虎乞欢丹香几人的表情和她差不多。
净心和净缘两位佛门弟子,眉头紧皱,他们看不穿其中的玄机。
……….
御风舟。
姬玄猛的侧头,看着许元霜:“妹子?”
许元霜却凝眸,望向了东方婉蓉,低声道:
“纳兰前辈目光如炬,犬戎山地势确实发生了变化。”
她转而看着姬玄,解释道:
“孙玄机以犬戎山为根基,刻了大阵,如今整个犬戎山的地脉之力,尽归他所用。”
网游之终极召唤
她是新晋的炼金术师,距离四品阵法师尚远,因此没有立刻察觉出犬戎山的风水变化,直到刚才孙玄机出手,她才窥出一二。
顿时了悟东方婉蓉不久前的那句话。
姬玄眉头紧皱:“犬戎山的地脉之力,有这么强?”
许元霜“嗯”了一声,小脸严肃:
“犬戎山是剑州名山,在中原洞天福地中排第九,相传当年天宗祖师原本打算将宗门建在犬戎山,降服犬戎为护教神兽。
“这个传说真假难辨,但足以说明犬戎山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洞天福地,非寻常山脉能比。”
姬玄恍然,沉声道:
“难怪孙玄机一直没有现身,原来在暗中布置阵法。”
根据眼前所见,姬玄想起了很久以前,国师曾经与他们说过的话:
“中原之内,监正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整个中原江山,都是监正的囊中之物。我要做的,就是把它变成我的囊中之物。”
当时他没有多想,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很多体系在低品时,会为高品打基础,或干脆就是高品的升级版。
姬玄隐约意识到,眼前孙玄机施展的,统御山河之力的手段,或许隐藏着术士最深奥的秘密。
……….
“这不是你的力量!你刚才在布阵!”
修罗金刚踏空而立,试图回到山中,但犬戎山“关上”了大门,每次他尝试降临,都会被气界挡回去。
身为佛门护法金刚,他对术士极为了解,心里对当下的情况作出了清晰的判断。
孙玄机不说话,与之默然对视。
“为什么不说话?”
修罗金刚似乎有些恼怒。
孙玄机嘴唇动了动,挤出一个字:“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曹青阳拖着重伤的身躯,踉踉跄跄的往杨崔雪等人靠去,闻言,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猜测:
他想说的应该是“别废话”。
戴宗灵活的几个起纵,便来到曹青阳身边,搀扶着他往回赶。
傅菁门萧月奴这群四品武者立刻围上来,护好曹青阳。
“盟主,伤势如何?”
萧月奴一边取出疗伤药丸,一边问道。
“死不了,许七安的精血保住了我的命。”
曹青阳接过药丸服下,顺势拉开衣襟,让众人看他的伤势。
胸口血肉模糊,有骨刺凸出,但血肉在顽强的蠕动,试图自愈,只不过速度很缓慢,给人随时都会后继无力的感觉。
“我短时间内,不能再吸收精血了。否则肉身会崩溃,这伤够我养大半个月了。”
吞服药丸后,曹青阳脸色渐转红润。
“盟主,这位术士太强大了,金刚根本进不来,我们或许可以借此立于不败之地。或许都不用许银锣出场呢。”
傅菁门喜色浮动。
曹青阳现在已经明白,孙玄机之所以迟迟未到,是在暗中刻画阵法。
“还有一件事,盟中的教众跑到南峰去了。”
心细的萧月奴低声道。
曹青阳愕然的望向南边,果然看见崖顶,站着一大群的人,他们距离很远,渺小如豆,不过曹青阳的目力能清晰看见他们的脸。
曹青阳额头青筋跳了跳,怒道:
“真不怕敌人刻意大开杀戒?
“现在只是没闲情搭理他们而已,但不能把自身性命,建立在敌人的仁慈上。”
啵~
气波震荡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抬头看去,丑陋的佛门金刚,脑后燃起炽烈火环,暗金色的身躯化为灿灿金色。
他立在空中,就如同一轮金色的骄阳,刺的观战众人睁不开眼。
修罗金刚握拳,右臂后摆,带动整个身躯往后仰,随着这套动作,健硕的肌肉一块块凸起。
啵~啵~啵~
那金色巨人不停挥拳,重重捶在气界上,姿势宛如打铁。
每一拳砸下,气界便会剧烈抖动、变形,山中的众人只觉得脚下的犬戎山都在震动。
这地震般的感觉,让他们产生了巨大的恐慌,害怕下一刻犬戎山就坍塌了,把所有人埋葬在山底。
修罗金刚,要以一己之力,撼动山川地脉。
孙玄机不疾不徐的从袖中摸出一块黑色铁尺,并指如剑,扫过尺身。
随着指尖拂过,尺身亮起一枚枚符文,黑色铁尺散发出烨烨清光。
“定!”
孙玄机把黑尺插入脚边泥地。
笼罩在整座犬戎山的气界,一下子变的厚实凝练,修罗金刚的拳头只能带来轻微的震感。
又捶了几拳后,度凡理智的放弃攻击,自修佛以来,他早已磨去修罗骨子里的疯狂,变的冷静而理智,这样会损失“疯狂”后带来的战力加成,但却能更完美的驾驭自己。
他放弃了?盘坐在地上的曹青阳仰望着天空,心里微微松口气。
“不愧是监正的二弟子啊……..”剑客杨崔雪抚须微笑。
一群四品笑了起来。
南峰顶上的武林盟教众过足了瘾,虽然只是单调的挥拳,可视觉冲击和心里震撼极强。
高品术士在山中刻画阵法,建起笼罩整个犬戎山的屏障。
佛门金刚一人之力,险些撼动整座山。
这些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造成剧烈的心理冲击,让他们看见了超凡境的风光。
就在武林盟武夫们欣喜之际,天空忽然乌云滚滚,天色迅速的阴沉。
墨色的云层翻滚凝聚,云层之中,雷光时闪时灭,似在酝酿。
俄顷,一道粗壮的雷柱从天而降,轰击在笼罩犬戎山的气界上。
这道雷柱是如此的耀眼,让天地骤然染上蓝白色,无数人猝不及防,捂着眼睛惨叫起来,眼球灼痛,热泪滚滚。
滋~轰~
饲神 石三
先是气界破碎的声音,然后雷柱似乎轰在了山中,造成爆炸般的巨响。
双眼短暂失明的武夫们,清晰的察觉到犬戎山为之一震,察觉到自己的头发和汗毛根根竖起。
这是空气中忽然浓密无数倍的带电粒子刺激皮肤造成。
隔了好久,曹青阳等修为高深的武夫率先恢复视力,迫切的望向场中。
看清孙玄机的情况下,他们心里陡然一沉。
孙玄机一身白衣遍布焦痕,发冠早已炸裂,乌黑的长发变的发黄焦卷,冒着青烟。
脸颊、手臂等裸露在外的皮肤,近乎碳化,黑中带着鲜红。
他的气息衰弱的宛如风中残烛,让人害怕下一刻就会熄灭。
幽冥鬼谈
这………杨崔雪等人瞳孔剧烈收缩,心神俱震,难以平静。
孙玄机的惨败让他们无法接受,同时,也从孙玄机的遭遇中,明悟了一个让人绝望的真相。
黑萌狂妃:极品炼药师
还有更强大的敌人,天空中的那艘船上,还有更强大敌人!
强大到可以招来雷电,可以一招制服连佛门金刚都无可奈何的孙玄机。
这,这还是武林盟能抗衡的吗?
“盟,盟主……..”剑州商会的乔翁,艰难的咽一口唾沫:
“我们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他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曹青阳神色茫然,因为他也不知道,孙玄机找到他后,只说敌人是佛门和巫神教,有超凡境界的战力。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测。
二品?
是的,能如此轻描淡写制服孙玄机的,只有二品高手。
而二品,确实也是超凡境。
“啧啧!”
心蛊师乞欢丹香目光扫过远处的曹青阳等人:
“二品雨师,名不虚传。”
柳红棉等人脸色平静,一点也不意外,二品雨师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也是信心的来源。
二品雨师………巫神教的二品雨师……..曹青阳等人面面相觑,满脸的苦涩。
巫神教的雨师,如雷贯耳。
祈雨文化是东北三国独有的,古时候,九州东北地域的百姓会在旱季向巫神教进贡,祈求雨师降雨。
这些不是隐秘,史料中多有记载。
雨师的大名,与佛门的罗汉一样,是众所周知的信息。
“刚才那道雷是怎么回事?”
“太可怕了……..”
“师父,我,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南峰的观战者还没反应过来,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天威里,沉浸在视觉被剥夺的恐慌里。
直到听见有人惊呼:“那白衣术士被雷劈成焦炭了。”
他们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局势的变化,旋即升起难以言喻的恐惧。
啪嗒!
修罗金刚重新降落在场中,审视着孙玄机,满意点头:
“还活着,死人可换不会度情罗汉。”
他迈步走向孙玄机,过程中,曹青阳等人噤若寒蝉,眼睁睁的看着他靠向石门和濒临死亡的孙玄机。
突然,一道淡金色流光从天边划来,叮…….清脆的声音里,钉在修罗金刚面前。
那是一把黄铜剑。
大奉镇国剑!
……….
PS:睡觉,明天再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