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904章 誘惑不夠大啊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这就是凉州北市?”
穿过凉州城北面的城门,不过是步行了不到一里路,众人眼前就出现了一条规模颇为庞大的建筑群。
这里的建筑不是很规整,既有新式的青砖绿瓦结构,也有传统的泥坯房,还有一些茅草屋和木屋夹杂其中。
要是站在高空中看的话,会发现这个建筑群四周甚至还有一些帐篷区,让人觉得有点混乱不堪。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比较杂乱的地域,却是西北人流最密集、商业最繁华的地段,颇有点后世二十一世纪初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味道。
“掌柜的,从这个路口开始,一直往前三里,是凉州北市最主要的商业区域。在这段路中,还有三条长度约一里的横穿街道及几十条小巷子夹杂其中。在这里,不管是什么货物,应有尽有。”
何青泉虽然也没有来过几次凉州,但是关于凉州的各种消息却是每天都看。
为了不让这次微服私访搞得兴师动众,李世民没有让上官仪陪着自己,也没有让他安排人跟随,所以李宽就让何青泉充当解说员了。
怎么说,何青泉对凉州近况的了解,也要比自己深一些。
“听那些商人说,凉州的北市,规模已经直追长安城的西市,是胡商出没最频繁的区域。而凉州的赋税,有一半都是出自北市及其周边区域。我原本还以为草原上的那些胡人都非常穷,现在看来也不见得啊。”
行走在北市之中,李世民看到街面上有一半都是胡人面孔。
这些胡人,有一些固然是穿的非常寒酸,基本上就是牵着一匹马,身上披着件破旧肮脏的衣服,蓬头垢面的,像是野人。
但是,更多的胡人却是穿的跟唐人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棉布制作的短衫配合着新式的裤子,腰间系着一根牛皮皮带,看上去就是一只肥羊。
“凉州的羊毛产业是大唐最发达的,据说有一半以上的羊毛线都是从凉州流向大唐各地;而这些羊毛线的原料羊毛,几乎都是从草原牧民手中收购。自从羊毛线诞生以来,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对于很多牧民来说,卖羊毛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直接卖牛羊了。
并且由于朝廷允许凉州开设北市,让胡人自由的在这里买卖货物。哪怕是铁锅、镰刀等铁器,限制也非常小。所以凉州方圆五百里的牧民,口袋里立马变得有钱了起来。
对于这些胡人来说,金银钱财没有特别的概念,他们更愿意把这些钱财换成衣服,换成茶叶和盐巴,换成铁锅和刀剑。听说那金太打铁铺子出产的金太铁锅,每年在凉州都可以卖出超过五万口,无数的牧民都把拥有一口金太铁锅作为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甚至草原上牧民谈婚论嫁的时候,如果男子帐篷里面没有一口金太铁锅,这么亲事都会变得很难成。”
何青泉的这话,让李世民感到有点荒谬。
但是,他知道何青泉说的肯定是实话。
“这些铺子的生意都挺好的样子,走,我们进去看一看!”
当李世民来到一家卖酒的铺子面前时,忍不住迈步走了进去。
“客官,您要什么酒?不管是烧刀子还是七里香,亦或是白云边,小店都有货。”
这些铺子的伙计每天都要跟无数的人打交道,识人的眼光远非一般人可比。
李世民一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不差钱的主。
要是能够做成这单生意,说不定能够卖出一批高端的酒水,到时候自己拿到的奖励绝对是非常可观。
“白云边?这是什么酒?”
烧刀子和七里香,李世民都是听过的。
但是白云边是什么酒,李世民就没有印象了。
“客官您一定是这两年没有来过凉州吧?这白云边,是使用上等的大米酿造的美酒,从去年开始第一次出现在凉州北市。由于它价格相对低廉,口感很是火辣,非常适合胡人的口味,所以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白云边就成为凉州北市卖的最好的酒水了。”
伙计很是热情的拿出了一坛子白云边,一边给李世民等人介绍,一边倒出一小杯出来,准备给李世民品尝。
一般情况,伙计是不会轻易的让人试喝的,主要是担心一些没钱或者舍不得花钱买酒的人过来蹭酒喝。
但是李世民这一行人,伙计显然不会有这种顾虑。
“宽儿,这白云边是你府上制作的吗?”
还没有喝,李世民就已经闻到了那种浓烈的酒味,一看就知道是高度酒。
而大唐高度酒的创始人,正是李宽。
烧刀子的大名,如今依然响当当。
只是烧刀子到了草原上,售价太高了,除了部落首领和一些比较富裕的牧民,普通牧民是一年也喝不起一次的。
这也给了白云边崛起的机会。
“不是!之前我也听王富贵跟我提过。这白云边乃是洪州豫章县那边一名叫做阿塔图的突厥人组织人手搞起来的,得到了豫章县令曾星的大力支持。如今白云边酿酒作坊已经是豫章县赋税缴纳大户,每天都有大量的白云边被运往凉州售卖。”
楚王府的酿酒作坊也是一个高利润的作坊。
虽然烧刀子出来之后,陆陆续续也有一些其他酿酒作坊推出了度数更高的美酒,但是影响力都非常有限。
只有这个白云边,在西北地区乃至整个草原区域,销量比烧刀子要好很多。
这还是受制于白云边的产能,目前主要供应给凉州,否者销量肯定会更加可怕。
所以王富贵发现这个情况之后立马就跟李宽做了汇报。
不过当李宽知道这酒居然是当初巡视各州水稻推广的时候在豫章县桃花村看到的那个只剩下一只腿的突厥人阿塔图搞出来的之后,觉得这是一个树立突厥移民发家致富的好典型的例子,所以没有让王富贵去打压白云边酿酒作坊的发展,也没有让西北贸易在凉州给他们使绊子。
那阿塔图是突厥人,从小在草原上长大,对于牧民的需求有着更加精确的把握。
而那白云边,李宽也试喝过。
酒水有些浑浊,不同批次的质量不是特别一致,但是胜在度数接近烧刀子,价格却是只有烧刀子的三成,所以能够在凉州卖的火爆。
不过那个阿塔图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始至终,这白云边除了在洪州本地有售卖之外,其他的全部都运输到凉州,没有直接运输到长安城去卖。
“豫章县的突厥人?他们不是被安排去那里种植南洋水稻吗?怎么居然还搞起了酿酒了?”
生活在大唐的突厥人不少,但是混的比较好的大部分都是在军队里面,经商有名气的,除了长安城的阿义那,李世民还真是没有听说其他。
如今听李宽的口气,这个阿塔图的身家,恐怕一点也不会比阿义那差啊。
“是的!豫章县的水稻连年大丰收,导致稻米的价格不断下滑,豫章县令对此颇为着急。所以当阿塔图表示自己修建一个酿酒作坊可以大量的消耗掉多余的稻米之时,立马就得到了县令曾星的大力支持,甚至他还亲自帮忙联系了一些匠人加入到白云边酿酒作坊呢。要是大唐的每个县令都能像是曾星这样为百姓着想,大唐百姓肯定可以早日步入小康生活。”
虽然曾星扶持阿塔图的做法,间接的损害了楚王府的利益,但是李宽并不觉得曾星的这个做法有什么不妥,甚至还觉得曾星这个县官颇有见识。
“这几年江南道和淮南道的水稻种植推广非常顺利,稻米的价格确实连年下滑,各地的粮仓都已经爆满了。适当的发展一些酿酒业,既能消耗一些富余的稻米,也能从胡人那里把卖羊毛的钱给挣回来,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登基十几年来,李世民终于不用再为百姓的肚子操心了。
虽然大唐还是有不少地方有百姓吃不饱饭,但是整体来说,各个州县基本上都不存在粮荒问题了。
在一些产量重地,粮食甚至出现了过多的情况。
稻米这东西,要是就地销售还好,一旦要长距离运输,售价就会变得没有任何优势。
如果天下缺粮,那会有商人去贩卖稻米到各处售卖。
如今这个局面,除了长安等少数城池,大部分地方的粮食,都是本州本县之内调配解决的。
再不济,本道之内也都能够满足大部分百姓的粮食需求。
所以历朝历代不鼓励酿酒的情况,到了贞观十七年,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客官,您尝一尝这个白云边,这可是牧民们最喜欢的美酒;如果您贩卖一批到草原深处,至少可以获得两倍的利润呢。”
伙计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些人肯定不是过来买酒自己喝的。
不过,伙计什么情况没有碰到过?
他立马就调整了话术。
“宽儿,我觉得这阿塔图的故事颇有传奇性质,你可以安排《大唐日报》重点宣传一下,让大家知道移民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特别是让那些突厥人、薛延陀人知道,他们去到了江南,并不会活不下去。相反的,他们在新的地方反而可能获得人生的巅峰。”
在李宽的影响下,李世民现在也很懂舆论阵线的重要性了。
很显然,宣扬阿塔图的事迹,对朝廷是有好处的。
“掌柜的厉害,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好了。我觉得不仅可以树立阿塔图这个典型,还可以从江南道的汉人移民中也找几个典型人物出来,让大家充分的意识到‘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与此同时,也可以让长安城的那些说书人把这些经典编成说书的故事,让更多的普通百姓能够知道这些事迹。”
李宽一点不管岑文本和来济的诧异眼神,拍起了李世民的马屁。
岑文本:难怪陛下越来越喜欢楚王殿下了,这能够办事,会挣钱,说话还好听,谁不喜欢呢?
来济:原本以为自己的火候已经炉火纯青,跟楚王殿下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如啊。以后自己一定要继续提高,不需要那么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只要陛下开心,一切都值得。
酒肆伙计:???这帮人说的都是什么东西?我接待的是什么客人?生活不容易,这帮人何必在自己面前那么装呢?有什么意思啊。
“走,我们继续去前面看一看吧!”
在伙计诧异的眼神之中,李世民掉头离开了酒肆。
而李宽在留下一个银币之后,也跟着离开。
“盐巴、茶砖、铁锅、香料和白云边,这是凉州北市卖的最好的五种货物;除此之外,棉布、羊毛衣也是热销的商品。”
看到李世民对北市售卖的东西颇感兴趣,李宽直接自己开始讲解了起来。
“李郎君,这草原上的牧民只是通过售卖羊毛就过上了以前不敢想象的好日子,这对凉州的唐人来说,会不会引起什么不满?”
岑文本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在他看来,胡人挣钱也太简单了吧?
那些羊毛,据说早年间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玩意,如今胡人既然就凭借着它过上了好日子。
人都是善妒的!
岑文本就不相信凉州的那些唐人会不嫉妒。
“能有什么不满的?如果羡慕的话,他们也可以去草原上养羊啊,朝廷提供免费的专用草场给到所有愿意去草原上讨生活的唐人,并且隔三差五还会有将士去到这些草场巡视,保卫他们的安全。
但是,即使如此,愿意去草原上养羊的唐人,数量也还是非常有限。毕竟,养羊也只是能够让生活过的不错,要想大富大贵,还是比较难的。这些唐人,进入凉州城的各个作坊里头当帮工,一样也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
诱惑不够大,这是让大唐百姓去草原上养羊最大的障碍。
除非你的养殖规模很庞大,否者每年的收益就比较有限。
可是,普通百姓,又有几个可以把规模做的很大的?
人家草原上的牧民,那是通过日积月累才有了那一群群牛羊,那几乎是人家全部的家产呢。
小 人 當道
“宽儿,你不是说凉州附近已经在种植胡椒了吗?穿过北市之后,我们就去胡椒林中看一看!”
当李世民听到李宽说唐人百姓对去草原上养羊没有太大兴趣之后,立马就没有了继续逛北市的心情,反倒是对观狮山书院农学院在凉州扶持出来的胡椒林充满了兴趣。
香料的收益,肯定是要比羊毛高很多的。
如果通过香料的种植,能够吸引更多的唐人百姓来到凉州,走出凉州城门,更多的深入到草原,那也是一件好事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