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79章 護身符鑒賞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两个妇女被带走,段勾琼迫不及待的看向邵乐成:“寺卿大人说的果然没错,不用点胁迫的手段,你是不会老实交代的!”
段勾琼笑容落在邵乐成的眼中是阴险的。
他皱着眉:“当初劫你,不过是为了拿你换褚郡主而已,没有其他用意!”
段勾琼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看着他:“那你是为何要救褚郡主呢?你和褚王有什么关系?”
段勾琼认真的看着邵乐成,不希望他有半点撒谎。
邵乐成眉头皱着:“我这个人只认钱,给我钱,我便办事!”
“你为了钱,即便勾琼公主失踪,会连累当初的二皇子,你也一样这样做?”
“没错!”
段勾琼质疑的看着邵乐成,对于他的话并不是很相信……
段勾琼看向一旁的康学义:“寺卿大人,你觉得他的话有几分真?”
康学义捋着花白的胡须,笑着看邵乐成:“他说他只认钱?只要给钱,他就办事?既然是一个认钱的人,只要价钱合适,他会拒绝配合么?”
康学义和段勾琼的办案结果是,当天将邵乐成给放了,这让一直关注消息的景承智,那是一个诧异。
他亲自去质问康学义,为何要将人给放了。
康学义只深奥的捋着胡须,“来协助办案的小姑娘,办案手法与本官不同,但本官又不得不给太子府面子,所以听从她的意见,先将犯人给放了,然后观察观察。”
见景承智站在他的面前没有离开,康学义只好解释说:“郡王就不要操心了,这件事情,本官会与小姑娘单独完成。”
这种话,在景承智听来,要多敷衍就有多敷衍。
他心里隐隐有一股怒气,最终没多说,因为知道多说无益,人都放了。
他气恼的抬步离开。
*
与此同时,邵乐成和段勾琼坐在马车上,马车摇摇晃晃中,段勾琼眯着眼睛,看着邵乐成,笑着问:“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被放出来了,有点不可思议?”
邵乐成眉头紧紧的锁着,平时一脸的纨绔,可现在看上去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公主的手段,让人很迷惑。”
“迷惑么?本公主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现在可以得到自由的快乐,还有牢房中那些被关押的妇女都还等着你去救呢,如果你不想让他们受苦,那就好好调查真相,或者老实的自首。”
“不然你将失去现在的自由,还会连累整个安乐居的人……这次是妇女,下次或许就会连孩子也一起抓了!”
段勾琼的表情渐渐的严肃下来,没有半点要开玩笑的意思。
邵乐成神色沉郁,“我还是那句话,我怀疑是郡王所为。”
马车到了邵乐成的家门口停了下来,段勾琼没有下马车,开口:“五天为期!加油!”
之后段勾琼的让车夫赶车回太子府去。
邵乐成下了马车,看着马车逐渐消失,他的眸光愈发低沉了下来。
回到太子府内,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倪月杉和景玉宸一直都在等着她回来。
段勾琼耐着性子解释说:“我相信太子和太子妃的人品,所以也顺便相信一下你们的朋友吧,我将人给放了,给了他五天的时间,五天内若是找到他人的罪证,或者可以自证清白,我就不追究他!”
倪月杉和景玉宸一脸愕然,这个审理结果,确实让人意外。
之后让段勾琼回去休息了。
倪月杉看着段勾琼的离开的身影,神色复杂:“郡王如何想到利用邵乐成呢?莫非他清楚,第一次掳走公主的人就是邵乐成?他还故意煽动公主过去,可公主偏偏会上当,是不是太运筹帷幄了?”
倪月杉问出心里的疑惑,景玉宸神色也是凝重的。
翌日后,倪月杉到了邵乐成的房屋外,想过来询问一下,邵乐成打算如何查案。
但拍了半天的门,没有人应。
倪月杉有些诧异,这么早便去查案了?
青蝶站在一旁开口询问道:“太子妃,或许人已经出去办案了。”
倪月杉和青蝶离开,并未回去,而是到了闵府。
闵修文意外倪月杉会来前去客厅见倪月杉。
倪月杉坐在座椅上,抬眸朝闵修文看去:“闵公子,不知道闵小姐情绪可稳定了?”
“劳烦太子妃挂心了,你请放心,人已经没事了,吃的可香了!”
他想起闵隽晴那能吃的模样,无奈摇着头。
倪月杉没有多拐弯抹角,一副好奇的表情询问:“你们那日在郡王府内要大闹,不知道后续是什么个情况?”
闵修文愕然,随即在一旁坐下,无奈叹息一声:“郡王终究是皇亲国戚,哪里胆敢闹大?只是将锦绣那丫鬟,带到了皇上面前,亲自指证郡王!”
“可郡王……有一个姑娘求情,事情便不了了之了!”
姑娘?
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之后询问:“是不是个子有点小巧,生的灵动又可爱?”
“对!”
倪月杉眉头蹙了起来,看来现在的景承智不管遇见什么样的难题,都将段勾琼拉出来,缓解他的险境。
星海争霸之红色警戒
皇上必须看在段勾琼的面前上,放了景承智。
虽然景承智每一样都理应受罚,但终究不是灭族抄家的大罪,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小惩戒,事情就过去了。
见倪月杉好似在发呆,闵修文狐疑的询问:“太子妃你认识这个女人?她究竟是什么来头?隽晴她白白受了牢狱之灾,我和父亲却不能为小妹出气!”
校花的功夫保镖
他一拳砸在旁边的桌子上,心里的怒意不小,倪月杉已经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她站了起来,开口:“这件事情其实也简单,要么闹大,要么让这个小姑娘和郡王决裂!”
闵家虽然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但自己的家人受委屈了,就这样不了了之,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
“太子妃你希望闵府出手?”
倪月杉淡淡笑了笑,回应:“郡王陷害了我一位朋友,我想打压他而已,闵府与我没有交情,可在这方面我们战线相同,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闵修文还没有回话,倪月杉已经站起身:“打扰了!”
之后她抬步朝外走去,现在景承智闹出一件又一件事情,却都可以化险为夷,原来是因为身边有个段勾琼的做护身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