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咬火-第333章 五臟道觀整整齊齊看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一望无际的废墟遗迹上。
一道天地孤影。
正一脸木讷的在遗迹上狂奔。
像是正在雨里追凶。
蓦然。
在他前方,出现了一个被吓破胆,正如丧家之犬逃命的人影。
原本正在前头没命的逃的人,听到身后动静,他既惊慌又绝望的回头望了眼身后。
“你个疯子!”
“不就是骂了句你师父吗,有必要一直这么穷追不舍吗!”
“你已经接连杀我们这么多人,只剩我一个了你还不肯放过我!你没听过狗急了还咬人吗,你,你别欺人太甚了!”
但迎接他的,是追凶者踢来的一块石子。
砰!
石子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狠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当场毙命。
那追凶者身子几个轻纵,身手敏捷的来到尸体边,摸走尸体上的神性宝物,还有一枚罗庚玉盘碎片。
死人没了神性宝物庇佑,尸体在比黄泉水还剧毒的雨水冲刷,一身的血肉在顷刻间消弭干净,只剩下了白骨架。
但就连白骨架在雨水的冲刷下,也正在逐渐失去光泽,变得灰暗,透着岁月气息。
仿佛在几息时间,这具白骨就经历了数年岁月磨砺。
此时的天际尽头,出现了一个黑点。
那黑点正在快速飞近。
仿佛是有一头振翅翱翔在苍穹上的猛禽,正朝这边飞来,那赫然是头机关术的木鸢。
只是本应气势汹汹,杀气凛冽的猛禽后背上,有些无厘头的插着两面幡布,顿时把猛禽气势祸祸得全无。
——羊杂面、韭菜馅小笼包、凉糕!
当木鸢经过此地时,木鸢后背上传出一个老者的吃惊声音:“小兄弟,快看,这地上有刚死不久的尸骨。”
“虽然这尸骨已经被雨水化为白骨,但这白骨痕迹还很新,看来是才刚死不久才对。”
老者声音刚落,木鸢后背上又响起另一个年轻男子的欣喜声音:“有刚死的人,说不定削剑还没走远,我们继续追。”
于是。
接下来的洞天福地秘境里,出现了这么一幕古怪画面。
“羊杂面、韭菜馅小笼包、凉糕……”
“羊杂面、韭菜馅小笼包、凉糕……”
……
老道士扯开嗓门,一路嗷嗷叫,脑袋伸得长长的在地面寻找削剑身影。
木鸢并未飞多远,在一处山顶上,发现站着位面无表情,一脸木讷,平静的青年。
那青年矗立不动,看着一路喊着羊杂面飞近的木鸢。
“师父。”
“三师弟。”
削剑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木讷表情,大道感应,阴德一,但他对晋安的打心底里敬意从未变过。
久别重逢本应欢乐相聚的画面,老道士刚想挥手惊喜大喊削剑,结果一个三师弟,直接把老道士喊自闭了。
感应到熟悉的阴德。
晋安乐呵呵笑了。
他上下打量削剑,见削剑全身衣物干净,并没有受伤,他笑得更加高兴了。
颇有种身为师父长辈的欣慰笑容。
“削剑,你可把我们担心坏了,你有没有事,你前天晚上连续念叨师父,今天早上又连续念叨师父,可把师父担心坏了,一路上都担心你碰到啥危险了。”终于找着削剑,晋安一阵嘘寒问暖。
削剑神色奇怪的看了眼晋安。
大概是在好奇晋安这个师父,是怎么知道他曾几次连续好几次念叨起师父?
削剑依旧还是那副活人死相的木讷表情,他在晋安面前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因为他们辱骂师父,徒儿每杀一人都要念叨一遍师父的好,不能让师父背负千世骂名。”
晋安:“?”
他感动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一路都在担心削剑,担心削剑是不是碰到啥危险了,要不然怎么连续好几次念叨起他,感情不是削剑碰到危险,而是有人辱骂他,削剑帮他骂回来。
别人骂他七次,削剑就帮他骂回七次,硬生生掰回他名声。
就这么短短几句聊天,晋安从削剑那又感应到三次阴德。
晋安感动:“好徒儿,这些天里辛苦你了,半月不见看你人都消瘦不少,来,吃颗师父亲自采摘的桃子压压惊。”
竊 玉生 香
“谢谢师父。”
阴德一。
削剑接过晋安递来的桃子,顺手将他身上的神性宝物和罗庚玉盘碎片递给晋安。
好家伙。
足足有八枚罗庚玉盘碎片。
晋安脸上表情有惊讶,有疑惑,看着削剑。
“在府城的时候,徒儿见师父一直在收集这些碎玉片,这些碎玉片是徒儿为师父收集的。”削剑老实木讷说道。
呃。
其实晋安在府城的时候,从没有主动去收集罗庚玉盘碎片,这些碎玉片都是自己跑到他手里的。
可落在削剑和老道士眼里,就成了他在处心积虑收集罗庚玉盘碎片。
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出,削剑进入洞天福地后,主动为晋安收集这些碎玉片。
这八枚碎玉片里,除了有一枚是原本就被削剑带在身上的外,其余七枚都是他杀那伙烹人而食邪修夺来的。
不过,削剑有一点并没有说错,晋安现在的确在主动收集更多的碎玉片。
看着削剑递来的碎玉片和好几件神性宝物,晋安心头温暖,这徒儿心思太单纯了,可惜失了忆,他只收下七枚碎玉片,其它的神性宝物和一枚碎玉片,都让削剑先带在自己身上。
他现在神性宝物已经够多,多几件少几件都无所谓了。
異 能 行者
“好徒儿,这是师父留给你和你三师弟的寿桃,你和你三师弟一人一半分了吧。师父已经吃过,你们不用再孔融让桃了。”
晋安拿出在麻袋里放了有十天的寿桃,好在这洞天福地里生机勃勃,这寿桃没有捂坏,依旧鲜艳欲滴。
老道士:“?”
“小兄弟你老道我便宜。”
老道士不服气嚷嚷,削剑喊他三师弟也就得了,如今连晋安也喊他三师弟,老道士就差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
五脏道观三人终于聚集齐,晋安一直乐得眉开眼笑,他解开一直背在后背的那口复古花纹利剑。
“对了,师父还替徒儿你在洞天福地里找到口兵器,不知道削剑是不是趁手。”
这次洞天福地开启得太匆忙了,原本晋安是想找口好剑,替削剑敕封件神兵利器的,结果还没敕封,他们就被怪雾意外卷入洞天福地里了。
看到溢散着神性光芒的古剑,神色木讷,从未对什么东西动过心的削剑,眼睛微微一亮。
南柯一梦 一世荒凉
“谢谢师父。”
大道感应。
阴德一。
其实。
对于削剑而言。
只要是晋安送的,不管是什么,他都欣喜,喜欢。
看着削剑欢喜接过古剑,晋安再次露出师父的欣慰笑容,说明他这次没送错兵器。
自从断剑后,一直再没趁手兵器的削剑,这次终于得到件趁手兵器,他在这洞天福地里终于要发挥真正杀威了。
“既然已经重聚,那么接下来,我们全力以赴赶去天地尽头的那九座神山!去一探究竟那里究竟有什么!顺便把残存的古董商人一锅全端掉,永绝后患!”
“出发!”
晋安目光凝望向天际尽头的九座神山,木鸢冲天而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