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840章 武道強者朝拜(求訂閱)分享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大道级大圆满。
江缺已然突破到这个层次了。
机会格外难得,也格外不简单啊。
收敛周身的气息,江缺一脸平静地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力量。
他不由得喃喃自语道:“这就是大道级大圆满吗?”
还真是不错呢。
很满意。
在三国世界里,他足足待了两千多年的岁月,终于突破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切终究都还是有所收获的。
不至于什么都没得到。
曾经,江缺内心茫然无助,甚至还彷徨几分起来。
但这都过去了。
老罗和曹操还在喝酒,他们丝毫没有发现江缺已经出关。
甚至,在江缺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都没有发现。
“咳咳!”
待江缺轻咳一声后,老罗和曹操这才被惊醒,恍然回过神来。
他们朝江缺望去后,全都惊住。
老罗更是直接跪倒在地,“拜见公子,您终于出关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颗心都是悬着的。
如今,终于可以放下了。
他也能稍稍地松一口气。
“你们……都没事吧?”
江缺淡淡地问道:“老罗,你起来吧,这么多年来倒是为难你和孟德了。”
实际上。
天道院的情况他只需要用神识扫视一眼就清楚。
可以看得明明白白。
确实辛苦老罗和曹操了。
“不辛苦。”
曹操急忙回应道:“能为公子做事,这绝对是我们的荣幸。”
老罗则没有回答。
“此番修行,我大有收获。”
江缺不等曹操继续说话,便道:“你们速去传到天下,三个月后我会在天道院给大家讲道,能来的都来吧。”
这一次过后,怕是不会再有机会了。
江缺也感慨不已。
还好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
这对自己来说是好事情。
终于可以浪一浪了。
“是,我这就去办。”
曹操急忙应下来,他说道:“公子您讲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一定会让全天下的武者都知道此事。”
有很多东西他们其实都不懂。
在修行上。
他们大部分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会有一些偏差和遗漏。
这绝对是肯定的事。
特别是对江缺来说更是如此起来。
彷徨不定,甚至还惶惶不安着。
江缺继续说道:“这一次讲道一年的时间,你们可要安排好相关的事情,老罗你也去帮忙吧。”
“是,公子。”
老罗恭敬地回答道:“现如今,江缺已经突破成功,他自然也放心了。”
顾不得满身酒气,老罗和曹操二人就跑出去了。
江缺望着这空落落的江府不禁有些出神,“突破了,但……终究也快要离开了。”
最是离别伤感时。
能够为这天下间的武者讲道一年,便是他江缺想对天下间的武者做些补偿。
或者说,叫斩断因果。
从此以后就两清了。
毕竟……
他归根结底还是利用天下人。
传播武道,让这方世界晋升为一方玄幻世界,收获更多的本源力。
这些都是因果啊。
都是有的。
江缺内心茫然不知所措,有些惊奇,却也有些无奈。
该走的终究会走。
他始终是想要离开这里的。
……
天道院。
曹操和老罗回到天道院后,第一时间就吩咐下来。
很高调地宣布江缺出关,并且会在三个月后于天道院讲道一年。
这就很可怕了。
一时间。
这道消息宛如海啸和地震一般,朝着四周无情地传播开去。
仅仅是半天的时间内,就已经传遍整个天地间了。
基本上所有的武者都知道。
天道院的院长,他们的武道老祖宗江缺,从闭关中醒来了。
并且还成功突破修为。
他老人家即将要在天道院里讲道一年,人人都可以去听道。
不过……
能够去天道院里面听道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的人是没有机会近距离听道的。
为此。
曹操和老罗和搞出来一定的筛选规则。
首先就是幻境中试探品性,这一关就能刷掉好多人。
一旦品性不好者,均是没有机会坐前面,只能是排在后面听。
然后就是看修为了。
高者入前,低者排后。
除此外,哪怕是托关系也不行。
江缺当面下,在他老人家的眼皮子底下,谁又敢托关系呢。
压根就没机会托关系啊。
第二日。
整个洛阳城就热闹起来了。
天道院地盘的周围,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更是发展处一个巨大的经济圈。
宛如一座巨大的城池。
一间间酒楼客栈里,连续爆满了。
除此外。
还有周边的一些民房也爆满。
要知道,除天道院的学生外,天道院是不提供任何住宿的。
除非是像吕布那样的人物,镇守边疆多年,有无上功勋。
在一条条政策下,没有人敢有怨言,大家都井然有序地排队。
按照规则走。
一时间。
无数的武道强者一一涌现出来。
他们宛如一个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从四面八方,从天涯海角开始聚集过来。
或许……
对他们来说的话,听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毕竟是江缺讲道啊。
狂花劫
也毕竟是机会难得,稍不注意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周边的一些酒楼、客栈,早就爆满了。
这对整个天道院周边的经济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带动。
没有钱财者,若是侥幸排在前面听道,但也不会有住宿。
当然。
对许多武者来说,他们可以风餐露宿,可以住帐篷,也可以就地打坐将就一些时日。
这些都是穷苦者的主意。
只不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后,事情开始逐渐发生变化了。
就连周边一些树林里,甚至是一些空地上,以及石头上。
都是人。
要么盘膝而坐打坐静等时机。
要么就是搭建帐篷休息。
要么就是站在石头上焦急地等待,心里想着应对之策。
一旦他们这些离开,基本上就会被别的人占据。
简直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啊。
拔掉一个,就出现一个。
“听说院长出关了,他老人家要为我们这些武者讲道一年,真好啊。”
“好是好,就是人太多了。”
“是啊,挺拥挤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院长讲道,谁都想听一听啊。”
“这一次,只怕天下间百分之九十九的武者都已经聚集过来了吧。”
“应该聚集过来了。”
“真是很宏伟,很壮观啊。”
“……”
三个月里。
要聚集多少武者呢?
很多,非常多。
多得都数不清楚了。
三个月到后。
无数的武者,密密麻麻的人影人头,宛如一大片蚂蚁一样。
开始朝江缺朝拜起来。
“拜见院长!”
他们都恭敬地拜访着,对江缺那是实打实的尊敬。
围绕着以天道院为中心,朝四周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出去。
方圆几千里的地方都是人影。
武者,数不清的武者。
“这才像一个真正的玄幻世界啊。”
江缺暗暗地打量着,他心道:“这种地方,还真是出人才。”
他一眼望去,便有不少高手。
曾经从江府出去的那一批人,现在也都成为高手了。
没谁敢多说半个不字。
看得江缺一愣一愣的,夸赞道:“孟德,老罗、典韦、吕布,这些年你们做得很不错,我很满意。”
实际上。
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
四人都激动地喜极而泣。
对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比江缺的认可更重要吗?
似乎……
也大概是没有的。
“这一切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公子您客气了。”
“是啊,毕竟我们也在这方世界里,我们也活在这其中。”
“我们都只是在公子您的领导下工作的,嘿嘿嘿。”
以嫡为贵
“一切都值了。”
虽然有点油嘴滑舌的意味在里面,但他们的内心还是很凛然的。
也很高兴不已!
——毕竟这是好事情。
现在三月之期已到,江缺准备开始他为期一年的讲道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