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們住手,不要打了啦!推薦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学生都围了过来,一副愤慨的模样。
“怎么了,想被开除?!”乌姆里奇掐着腰,如果再叼根烟,那就是活脱脱的包租婆形象。
“别说你们了,连史塔克都被我开除,再随便开除一个学生,那也是轻轻松松!”
乌姆里奇被包围了,她环顾一圈,没有看见威廉,就大着胆子开始鞭尸他。
学生们在她逼视下,都向后退了好几步。
没谁想被开除,毕竟他们被开除后,可当不了教授。
稍远的角落里,威廉、塞德里克和双胞胎站在那围观。
塞德里克一副煽风点火模样,搂着威廉肩膀,歪了歪脑袋道:“说你呢,威廉。”
“人家说的也没错啊。”威廉摊了摊手。“我确实被开除了,只能来当教授。
她下次再把我从教授的位置上踢下去,我就只能去德姆斯特朗当副校长了。”
威廉叹息一声:
“卡卡洛夫最近在报纸上说,只有我能带领这所学校再次伟大。”
小天狼星现在越来越骚了,经常接受采访,就想让威廉去德姆斯特朗辅佐他。
反正都是当教授,去哪里不是当啊?
小天狼星原本还有些担忧北欧生活,但去了那里才发现,什么叫想干嘛就干嘛,什么叫为所欲为。
他一直以为当校长不快乐,每天被束缚在学校里,失去了自由。
但体验过才知道,原来当校长的快乐……他根本想象不到!
就在几人聊天时,乌姆里奇又开始人身攻击,特里劳妮教授浑身发抖,呜咽,随着一阵阵的悲痛在箱子上前后摇晃。
乔治瞅着人群的乌姆里奇,轻声道:“我看不下去了,要给她些教训。”
“是啊,居然把我们最喜欢的占卜课教授赶走。”弗雷德严肃地说。
威廉与塞德里克都微微侧目,你们俩这也忒不要脸了吧?
“真的是我们爱的老师。”乔治咧嘴笑起来。“每次占卜课作业,随便编编就能过,还能拿到高分……”
弗雷德补充道:“虽然最后没拿到占卜课OWL证书。”
“……”
这句话让威廉想起了前世大学室友。
他在考研复试时,导师问他哪门课学得最好。
他来了一句:
“高数学得最好……虽然我挂了。”
小伙子你很飘啊!
我们学不会哭,就笑了 暮夜寂雨
(真人真事,三个同学一块去复试,他初试分最高,最后就他被刷了)
“被发现的话,真的会被开除的。”塞德里克让双胞胎冷静。
“威廉也被开除了。”弗雷德无所谓地说。
“对啊,没有魁地奇打,我们俩已经想去阿卡丽商店帮忙了。”乔治点点头。
“你们要是被开除,韦斯莱夫人肯定会一天一封吼叫信的。”威廉笑道。
“再说了,乌姆里奇很快会被赶出霍格沃茨,你们要担心的,不是没有比赛打,而是格兰芬多打不进决赛。”
“打进了也没用,今年的冠军是赫奇帕奇。”塞德里克猥琐地笑起来。
在威廉不出,狮子半瘫的状态下,这个冠军肯定是赫奇帕奇啊!
至于斯莱特林?臭鱼烂虾而已。
想惩罚乌姆里奇,又不让她发现,其实方法多的很。
威廉魔杖抬起,给几人施展了幻身咒。
他们三人其实都会幻身咒,但人与人的幻身咒,也是不一样。
威廉的幻身咒,肯定不会被发现。
……
……
眼看学生们都不敢靠近,乌姆里奇得意地笑了。
对付不了史塔克和邓布利多,还对付不了你们这群呆瓜?
“快点走吧,再晚就赶不上2路汽车了!”她冲着特里劳妮说道。
但就在这时,乌姆里奇感觉有人从背后,踹了自己屁股一脚。
力大势沉……她整个身子前扑去。
乌姆里奇重重摔在地上,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但她顾不得疼痛,立即翻身望去。
身后根本没有学生,所有小巫师都纷纷向后退去,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無限 副本
乌姆里奇咬牙切齿,缓缓起身,还没有站稳,又被一拳砸中额头。
然后胸口挨了一踹,这还不止,又是一记膝撞,撞在她的下巴。
乌姆里奇倒滑出去数米之远,那条路线之上的学生,都立即躲开。
乌姆里奇躺在地上,使出疯狂乱抓,但只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她疯狂大叫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废了!敢打老师!你们前途没有了!”
“蒙太,你怎么能打老师呢?!”有人突然喊道。
即便刻意压着声音,正准备对乌姆里奇加大力度的威廉,也知道这是塞德里克喊的。
至于为什么要喊“蒙太”这个名字,谁让他是斯莱特林魁地奇新队长呢?
塞德里克现在为了冠军,也豁出去了。
以后谁在说傻獾都是老实人,威廉就和谁急!
双胞胎拿着一个大袋子,朝着乌姆里奇脑袋套去。
威廉掐着嗓子,喊道:“快打啊。”
乌姆里奇被罩住了脑袋,所有学生都一拥而上,包括特里劳妮教授。
她一遍打,还一边喊:
“住手,你们住手,不要打啦,不要打了啦!”
她其实更是说:
“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
……
这场闹剧,最终以邓布利多出现为终结。
他匆匆走来,当场宣布,将特里劳妮教授留下来……管吃管住的那种。
这再次让学生们觉得,特里劳妮就是邓布利多的私生女。
不然怎么能对她这么好!
其实,威廉知道邓布利多为什么不让特里劳妮离开。
当年,是她做出了哈利与伏地魔的预言。
一旦她离开学校,肯定会被伏地魔抓走,甚至杀害。
只有待在学校才安全。
眼看自己不用走了,特里劳妮教授也来劲了,她又硬气道:
“不……不,我要走,邓布利多!我要离开……离开霍格沃茨,去别处谋生。
西天龙影 阳神出游
去那些欣赏我才华的学校!我会靠才华吃饭的!”
阿不思·心很累·邓布利多很想说:
銀 小 寶
你的占卜术只有在霍格沃茨才能得到欣赏,换个学校,面试都过不了。
麦格教授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径直走到特里劳妮教授面前,有力地拍着她的后背,从袍子里抽出一块大手帕。
“好了,好了,西比尔……镇定些……擦擦鼻子……留下吧……等福吉下台……我给你涨工资。”
特里劳妮教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心满意足地跟着麦格走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唯一不开心的是,刚刚打乌姆里奇,手都打疼了。
等两人走远了,邓布利多看向学生,问道:
“乌姆里奇教授呢?”
“不知道,好像是被斯莱特林的学生打了。”
留在原地的塞德里克,作为男学生会主席回答道。
“有人喊蒙太的名字,还有马尔福什么的……我当时在拦着大家,听得不真切。”
一旁的斯内普感觉很淦。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