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43章:不簡單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这些翡翠我都要了,佛牌跟佛主,我也都拿着。
我让公司的人,给我送到蓝海去,等有时间,我请大金塔的那个老和尚来给我开光。
办完事,我跟马欣一起走出去,到了外面,马妍就问我:“我看你一直都不在状态,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还不可以跟我说吗?”
我说:“没什么,后怕而已,哼,其实我骗你的,我信佛了。”
听到我的话,马妍无语的摇了摇头,她说:“你腿走路,现在连神经都慢了,这都过去多少时间了,你才觉得后怕?”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大风大浪见多了,一开始不觉得怕,但是现在觉得非常怕,行了,我走了,公司,你好好打理吧。”
马妍皱起了眉头,她说:“公司需要你,等你孩子出生了,你的腿脚好,就回来吧。”
我眯起眼睛,我问她:“真心让我回来?”
马妍认真地说:“公司太大了,几千亿啊,是以前马帮的十几倍,马帮我都搞不定了,何况是这个庞然大物?一言一行一个决策,都会影响公司几十亿上下的市值,压力太大了,你没看到我现在都有白头发了吗?”
我笑着说:“以后再说吧。”
我说完,就直接离开公司,马妍说:“等等。”
我回头,她立马说:“开我车,还是,我找人送你?”
霜雪同缘
我立马说:“我叫了车。”
我说完就走,我现在,再也不会给任何人知道我行踪的机会。
出了云泰祥的门,我从背后拿出来家伙,看了看里面的弹药,然后把家伙上膛,我现在每根神经都必须要绷住了。
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我回头看着,确定没有人跟着监视我,我才说:“去星辉酒吧。”
司机开车带我去星辉酒吧,我深吸一口气,我得好好思考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想要我死,无非是要获得控制权,只要我死了,能获得控制权的人,有很多。
张北辰,吴灰,三猫,马欣,还有冷天佑夫妇,其中,冷天佑夫妇获得控制权的可能最大,因为他们夫妻两持有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我们马帮跟张北辰以及吴灰三猫还有整个公会的员工加起来,也不够跟他们抗衡的。
但是,他们夫妇两,经历丧子之痛,已经出国了旅游散心去了,这半年不但没有回来,就连对公司问询都没有问询。
他们的大儿子冷俊峰就是个废物,现在在公司做基层做,他手里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之前,被我教育了之后,已经完全臣服了。
至于冷俊山,他现在在精神病院,自从上次失败之后,听说精神就出了很大的问题,直接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去了。
那么剩下来的人,就是张北辰,吴灰,三猫还有马妍了。
但是,这几个人,又都是我最亲近的人,跟我赴汤蹈火,从血肉里杀出来的,他们没有理由要杀我。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上人性的恶,我要谨慎。
赤尻马猴叶嚴
人,都是会变得,当人,尝到了权利的滋味之后,就像是嗜血的野兽尝到了肉的滋味。
几千亿的商业帝国,谁他妈不想掌控?
车子到了星辉酒吧,我直接下车,看到我下车,星辉的兄弟们就赶紧跑过。
“峰哥,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们老大呢?”
那个看门的马仔跟我说:“大哥还在缅国那边开会。”
我说:“知道了。”
我说完就进去,来到吧台,我说:“给我一杯果汁。”
我现在已经戒酒了,朵朵不喜欢我喝酒,每次抱她,她都会觉得讨厌,而且,马上我又有两个儿子出生,所以,这些坏毛病,我得改掉。
我端起来果汁,喝了一口。
坐在酒吧里面等,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多了,从通知他,一直到现在,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我坐着继续等,他现在坐老大了,很忙,我可以理解。
但是,我等着等着,就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
我足足在酒吧等他等了三个多小时。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吴灰打来的,我立马接了电话。
“不好意思大哥,这边还要开会,今天可能回不去了。”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眼睛眯起来,我不是很想发火,但是内心有一股莫名的火气,直接就窜上来了。
我说:“知道了,下次早点说。”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拄着拐杖,直接离开酒吧,到了外面,我四处看了一眼,现在我就跟惊弓之鸟一样,不论是干什么,我都得小心翼翼的。
我看着形色各异路过的人,我都觉得,有人藏在这些人之中要杀我。
我赶紧拦了一辆车,回蓝海酒店。
分魂者
我坐在车里,一直回头看着,深怕有什么人从后面追上来,把我给撞死了。
我并不觉得我是神经病。
幸而,车子开到了蓝海都没发生什么事,我直接下车,一瘸一拐的走回蓝海酒店。
我回去之后,看着一家人都在吃饭呢,看着我回来,龚菲就跟我说:“吃饭了没有?”
我说:“没有。”
龚菲立马说:“康叔,给阿峰盛饭。”
我立马说:“不吃了。”
我说完直接上楼去,所有人都觉得我奇怪,我也没有解释,直接上楼去。
到了楼上,我站在窗口,把所有的灯都给关上,我站在窗户边上,朝着外面看,觉得有一只鬼在盯着我。
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我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头上不自觉的在冒汗。
突然,门开了,我吓了一跳,我看着是龚菲走进来,她打开灯,我立马说:“关灯。”
龚菲有些诧异地看着我,我有些恼火,但是什么都没说,如果我突然关灯的话,外面那个人,应该会怀疑。
我现在绝对不能让那只鬼对我有任何怀疑。
龚菲问我:“怎么了阿峰,你出了很多汗,你很奇怪,是不是孩子的事,让你凡心了?我们都会帮着千钰的,你放心吧。”
我笑了笑,我刚想说什么,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看着是张辉的电话,我就看了一眼龚菲,她立马识趣的走了出去。
我接了电话, 我说:“喂,兄弟。”
“我跟你小弟谈不拢,你出来谈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
果然,整件事不简单。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