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05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章:重新振作讀書-ts27l

By | 17 8 月, 2020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小說推薦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也就是在这一状况中,当洛肯听着同伴所说的规劝。
他的心里很清楚的明白同伴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现在的自己需要振作起来然后打起精神,做出一些能够为他们树立榜样的行为。
只有通过采取的这样的一种行为。
那么其他人可能才会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同样振作起来,然后明白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这个时候,洛肯他的心中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剩下了一种信念。
现在的他们唯有通过继续抗争才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如果他们选择放弃,选择失去一切的话,那么也就等于他们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愿意失去自己的生命。
倘若到了那样的一个地步,自然他们也就再也不需要有了进行的任何抗争的理由。
因此,当每个人如果他并不想在这个就平白无故的失去自己的性命的话。
这也就意味着。
自己不能够在此刻,一直消沉下去他需要展现出自己非常可靠的一面。
得以让同伴相信着自己的领导,并且同时认同的自己的观点,尽管自己已经无需向他们再去做出任何的证明。
但是现在他却极其有必要的在这个时候有着义务去做出这些行为。
所以就是在这一情况下。
来让同伴相信着,在这个时候他所做出来的行动,以及他在面对的问题的时候所采取的准备。
一切的行为都并非是毫无意义,那绝对能够获得成效。
并且最终所能够达到的结果也能够基本上按照他们对于问题的理解。
得出的被他们所愿意接受并且认同的基本的认知的时候。
因此,关于这个问题也就基本上会在这时变得再也不需要有了任何其他别的自己所不能够确定的分析了。
或许在这时可能已经被人所愿意接受的,对于问题最的理想的认知。
那并非是不可行,那的确是一个可以被人们所认同并且是能够被人们所采取的手段。
问题在于,人们真的能够通过那种看起来仿佛像是行之有效的手段,最终真的得到自己所希望得到的结果吗?
这一点在洛肯他回顾曾经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
已经不再能够确认着这样的事情会按照着他们所期望的情况发展下去,并且得出他们所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一状况本身就是一个毫无逻辑而且让人感觉到没有进行的任何理解或者说认知的必要。
倘若人们在这是就是面对着问题,因而知晓了这一事情,对于他们来讲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下。
那么他们肯定会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些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给他们带来的经验。
说不定会在这时会彻底的全盘否定那种,曾经他们所采取的行动带来的某些积极的意义和影响。
如果说事情再发展下去,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会变成那种极其偏激的状态的时候。
面对着那种局面,洛肯在嗯于眼前的状况进行着理解和分析时,估计他也就很难够接受着这样的状况发生。
所以在这个时候,对于眼前所看到的情况,当他进行着自以为感觉到算是比较合理的对于问题的认知时。
应该有着的那种,仿佛像是最具体的,对于问题的合理的说明,或者说清楚的认识。
那便会因此就在这个时候,由此看来,也就变得再也不需要得说更多自己所能够接受的回复。
而当他在面对着事情,在确定自己能够有所收获。
即便是采取了这样的行动,可能会付出的风险再怎么巨大,此刻他都愿意在这时去努力的做出那种尝试。
来达到尽可能从两者之间能取得一种相对来讲,还算是比较和善的平衡。
而这就是他在目前面对着眼前所发生的那一切的境况,是最终对于问题所做出来的判断和理解。
他的内心在这时渐渐的平复下来,焦躁的心境也得到了一定的安抚。
同伴,在这时所说的话对于洛肯来讲已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不过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另有所想。
“我很清楚,我应该做什么,所以……谢谢你。”
在经过了恢复自己理智之后,一段时间的沉思,洛肯他再一次的面对着眼前的同伴。
说出了自己的道谢。
而这个医疗官只是摇了摇头,摊开自己的双手,表示这是自己本职工作所应当做的事情,他不用道谢。
不过既然洛肯他在这个时候已经恢复精神并且重新振作起来的话。
那么他倒是在这个时候很想知道洛肯在振作起来之后又将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他的计划又究竟是什么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考虑了这个问题,稍微想了想,然后用着一种相对来讲比较委婉的口气说。
“那么你做好再接下来带领我们做些什么样的行动了吗?”
这样的询问,洛肯对此并没有感觉到反感或者说意外,他稍微沉默了一阵之后便说道。
“虽然现在我们仍然还没有办法联系上那些失踪的大部队,而且对于状况一无所知,但是我相信他们并没有全军覆没。”
“所以我决定,当我们在来采取了我们需要存活下去的坚定的行动时的时候,我们仍然需要和大部队保持着时刻的沟通。”
“如果能够联系上他们的话那再好不过了,但是如果联系不上他们,我们也必须要先让自己存活下去。”
洛肯他在这个时候以一种非常冷静的姿态诶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该有的对于问题的认知和他需要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那进行着思考和判断的理解。
他认为自己差不多都在这,时而有了最充分的对于问题的认知了。
所以也就当洛肯他口中所说的这番话时。
关于这个问题,他也有了这种对于问题的一定的理解和认知。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然后他便看向了身边的同伴并且用着眼神示意着他们。
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近可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只要他们还有着一些,自己所无法理解的并且面对的事情。
对此具有着一些自己感觉到像是困获得认知的时候,那么他们可以随时表达出来,这没什么问题。
所以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下,当诺肯,他以这样的一种态度就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时候。
他们在面对着这个问题时,于是他们也就渐渐的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情。
此时,这些人已经看到了洛肯在关于这件事情他所表达出来的态度究竟是什么。
对于这样的一种态度,他们不能说自己会对于这一状况选择视而不见,那是不现实的。
而当他们在理解了这些状况对于自己来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的时候。
自然状况也就因此,变得再也不需要有了更多其他别的让自己所无法理解或者说认识的说明。
也许这种态度甚至要比最终落肯最终能够给出来的答案要比他们更加让人信服。
而这一点就比任何的花言巧语要能够更加让他们对此抱有着更加坚定的信心了。
所以对于这样的反问,医疗官在关于这一件事情上进行了自己的思考,也便迅速的清楚的知晓了。
其实在此刻,自己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无需再去做出更多的争论和陈述,而他在这时也并不需要得到任何的答案。
所以他直接以一种非常坦率的态度摇摇头,在这时笑着说道。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我还有什么好问的呢,一切都听你的头儿!”
他的这份坦率并没有让洛肯对此产生怀疑,他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其他人。
这个时候自己没必要强迫的,所有人都跟自己同样在面对着事情的时候,按照他的思路对此采取了他的方案。
如果有人在这时想要跟他们分道扬镳的话,那么洛肯也未必不会不同意诶这些人所做出的选择,但是洛肯要知道他采取这样行动的理由。
所以他的目光带有着询问的态度,又问着其他人。
检查装备的那个家伙他耸着肩膀说道。
“我无所谓,只要你告诉我需要拿枪瞄准的谁,那么我会很乐意的把枪口对过去,然后扣动扳机。”
当他在回答之后,然后又紧接着询问着那个开车的家伙说。
“喂开车的,你想现在走人吗?”
对于这样的说辞,此时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那个驾驶员,他则是用这一种更加稳重的态度和口气对此做出回复。
“我不会做出任何类似于逃兵的行为的长官,这是我需要履行的使命,也是我需要承担的义务。”
显然,此刻他所说的话明显的是将自己所需要承担的责任,那种荣耀视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倘若说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很明显将会违背着他一直所遵循的责任。
而这个问题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对于他来讲就不应该问出来,这对于他而言就是一种侮辱。
所以等洛克在听到了如此郑重的口气之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概明白了这是一种什么态度,然后他点头说道。
“很抱歉,我不应该这么问你,那么就按照这样的计划执行了。”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于是洛肯立刻进入到了自己的状态中。
已经不需要再有着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可能会产生着误会或者说错误判断的认知。
基本上他所已经具有的,对于问题的理解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得出了,还算是比较清晰答案。
现在看来,一切的局势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好的多。
所以自己有还需要应当在接下来面对着这一情况再去采取了何种具体的行动呢?
应该需要具备那些,看起来像像最初对于问题可能会暴露着的认知。
能够让自己对于事情,有着足够充分的那种对于问题的认知或者说理解的把握呢?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问题,在进行着稍微思考过后,然后洛肯便很清楚的知道。
现在这个时候,也就意味着他所采取的行动将会成为了自己接下来所做的一切的事情的关键。
具体的行为只有落实在自己眼钱说立刻应当采取的行动时。
这才变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
试图做出一些盲目的期待,然后指望着事情会按照着他所希望的状况发展。
倒不如自己主动出击,采取了一些能够改变的事情的必然的行动。
通过着自己的行为来让事情按照自己所期待的情况发展。
这样话反而会让事情按照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变得更加的可以控制。
而针对着这一点。
到底需要被人们因此去面对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抱有着怎样的一种用最初对于问题的认知或者说分析的思考。
就将会让最终对于问题的认知或者说理想的说明。
终将变得,再也不需要有了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所无法确定的对于问题的分析么?
兴许这一状况,他本身也就在这时,变得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被人所认可了。
所以在这一真实的处境下。
该有的那种仿佛像是最初对于问题的理解或者说确定的说明。
这个时候都必须要根据着洛肯他对于事情的一些初步判断进行着回应。
然而在洛肯面对着这种看起来仿佛像是充满不确定的情况时。
其实他的内心对此还是有着或多或少的忐忑。
他并能够真的确定了自己对于问题的理解和认知,就真的可以确保着自己对于问题的初步的了解绝对正确。
同时,在这种境况下。
他还需要在这种情境下去对于状况再去以最谨慎的方式对于状况采取了自己的行动。
显而易见,这就将会因此意味着一个问题。
他并没有足够的精力,也并没有的那种能力可以做到这一点。
于是乎,针对着这一境况,他有还需要对于事情从而具备着怎样的一种对于问题的充分的认识呢?
这个问题就成了一个当下他在面对着状况的时候所需要着重理解和认知的分析了。
该有的那种,感觉倒像是最满意的对于问题的认知或者说思考的陈述。
因此,那最终展现在人们眼前所能够确定的对于问题的充分的认可。
在这时也就变得再也不需要有了更多对于问题的说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