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第九一一章:八道菜(2)(求月票!)讀書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第九一一章
堂屋里,看着俞念恩,苏梅夫妇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俞家三个兄弟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在自己爹妈手下混了三十多年,二人的脾气哥仨是知道的。
这三十多年,就算是当儿子的,也不太能搞明白这俩人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
说他们不恩爱,两个人相扶相携,从来没因为烂七八糟的生活琐事吵过架。偶尔有一些摩擦,但是也都会以父亲的让步而很快终结。
可说他们恩爱呢?
别人家的父母就算再注意长辈形象,也会时不时的提起当初恋爱或者是刚刚结婚时的甜蜜往事。
但是俞家三兄弟的记忆里,从来就没听过父母之前说起过他们恋爱时候的事情。
兄弟三人以前小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愈发的感觉自己的父母之间肯定有着一段被夫妻二人一起封禁起来,他们不知道的往事。
现在,随着李世信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三兄弟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段往事,似乎将要从冰川的下方,融化上来了。
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有些怪异。
不过这并没有耽误到安小小。
看着满满一桌子,菜码惊人的美味,小妮子已经急的眼泪从嘴角里流出来了。
“师父……咱们这个饭局,前戏是有是有点过长了?”
一片沉默中,安小小谨慎的举了举小手,贴在李世信的耳边吐槽了一句。
“呵……”
看着自己徒弟猴急的样子,李世信哂然一笑。将桌子上的筷子提了起来,伸手夹了一筷子的梅菜扣肉放到了安小小的碗里。
“小小啊,这顿饭,你只能吃这一道菜。”
“哈!?”
本来见自己老师先对饭菜动手粉开心的安小小听到这个,小脸顿时垮了。
“老师……八个菜,只能吃这个,这是对心灵的折磨啊!小小需要一个解释!”
安小小的一声抱怨,惹得俞念恩一阵哈哈大笑。
他宠溺的将面前的糖醋鲤鱼夹起了一块,放到了安小小的碗里。
“呐,这个菜你也可以吃!”
看着俞家三兄弟隐忍着的,已经好奇到了极致的目光,俞念恩笑着摇了摇头。
“这八道菜里,糖醋鲤鱼是我点的,梅菜扣肉是你李叔点的。”
“爸,那其他的这几道菜……”
老大俞思难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嘴。
“点这几道菜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啦……”
看着桌子上的热干面,大盘鸡,俞念恩扬起了头。
狠狠的吸了下鼻子,他默默的将面前的一杯酒端到了那盘热干面之前。
“八三年,我随部队开进老山。那个时候反击战已经打完了,但是YNR仍然在不断挑衅,在边境修筑了大量工事,不断的骚扰偷袭。当时仗已经打了整四年,大家伙在后方也看了四年的战报,去的时候都窝了股子火。”
年轻时的往事再次涌现在心头,俞念恩的脸上似乎也放出了光彩。
“八四年春末,我们四十一和兄弟部队攻下了老山和者阴山。他娘的,那个时候的YNR刚跟美国人打完,是特么的真能打。一些连队的战斗素质素养比咱们还高,实战经验特别丰富。
能打还是次要的,都是肩膀上抗脑袋,拼命谁都不怕谁。可怕的是这群王八蛋是咱们一手教出来的徒弟,不怕死不怕苦那个劲儿跟咱们一模一样!他们有的特工队能在丛林里一趴趴好几天一动不动。浑身全部被旱蚂蝗咬烂了,还在找机会偷袭呢。
那时候YNR也讨厌,搞全民皆兵的路线。你走在路上,说不定哪个小孩都能掏出手榴弹给你一下子。有一次我们排去侦查,就碰上两个骑自行车的妇女。
当时刚到地方,也没有经验,就被那俩妇女打了个措手不急,我们排长当时就牺牲了。可气的是,那俩娘们知道咱们这有优待俘虏的政策。偷袭完了之后跑都不跑,直接跪在地上俩手一举!
根据政策,这就不能打了。可是当时我是气坏了,直接就……就给毙了,这就犯了错误。”
听着俞念恩说起往事,俞家三兄弟都不禁坐正了身子。
他们只知道自家亲爹是部队下来的,可是这些事儿,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老俞亲口说起。
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俞念恩抿了一口。
“当时部队上其实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倒也没真计较这个。不过到底是杀俘,得罚。当时后勤供应吃紧嘛,连里就直接把我从作战部队调到了军工部队当骆驼。就是在那儿,我认识的你李叔,还有…….”
俞念恩看了看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李世信,又看了看桌子上距离糖醋鱼最近的那盘热干面。
“还有41师后勤队的老勺头。”
“老勺头姓邵,大名叫什么……邵友什么来着?”
“叫邵友德。”
听着俞念恩说起故人,李世信插了一句。
拍了拍脑袋,俞念恩点了点李世信。
总裁的蜜宠娇妻
“对,邵友德。这老家伙,我到了地方才知道,我特么被部队安排到军工队当运尸员了。”
俞念恩苦笑着摇了摇头。
“运尸员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前边的兄弟命拼进去了,得让他们走的干干净净。可是那时候老山上哪有洗身子的地方啊?从前线上背下来,走好几里地才有个从山缝里淌下来的小河。在那儿清理遗体,冼尸擦拭。我去的第一天,就被老勺头派去跟你李叔一起去东坡阵地上背尸。那天我和你李叔走了八个小时,才把俩兄弟从阵地上拽下来,拽下来送到老勺头那,送到那儿……”
俞念恩笑不出来了,突然炸开的情绪,将他的嗓子堵住了。
脸上的苦笑,渐渐化为了恸哭。
看着他咧着嘴唇,整张脸聚成了一个苦瓜,李世信抿着嘴,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俩当时背的俩烈士是被YN特工队晚上摸哨的时候打没的,尸体军装破烂,灰头土脸。把尸体放到老勺头那儿,我们就开始用泉水给那俩兄弟洗身子。洗到一半儿,老勺头就开始哆嗦了,就嚷嚷着说想要两碗热干面。当时后勤紧的很,别说热干面,就是他妈面条都没有。我和你爸爸当时岁数都不大,心都粗。外加上累了一天,都以为老头饿疯了,也没说好听的。没成想,尸体洗完了之后,老勺头疯了似的往后勤那跑。”
仙剑奇侠传四
看着李世信阴沉的脸,俞思难嚅动了一下嘴唇,忍不住问道;
“李叔,你们洗的那尸体……”
李世信举起了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个精光。
“嘶……嗨…….是,老勺头的大儿子。”
“还有小儿子。”
一旁,俞念恩补了一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