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九十章 下一站!推薦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四公子,这断然不可!”
不等小容有所回应,唐进就凛声打断,像是替小容做了判断,“你才刚刚在唐门站稳脚跟,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像是这种承诺,很容易会被有心人利用,到时候可就覆水难收了!”
然而,唐锐并没有理会,只是用沉稳的目光注视小容,让她无形中被安全感包围。
“朱战王告诉我,你那位大师兄愿意尽一切努力配合朱雀营的行动,唯独有一点不能妥协,那就是出卖色·欲。”
“再结合你刚刚对他的百般忧虑,我能感觉到你们同门之间的深厚情谊,抛开立场问题,我对这种同门之宜还是很认可的。”
“但也正因为这样,你才要为色·欲考虑,以黑羽林目前所造成的威胁而言,这座组织已经成为武者界所必须根除的组织了,作为同门,难道你不想让她早点抽身吗?”
若是面对一个陌生人,唐锐可以用尽各种手段,但小容是他的朋友,所有的拷问和诱讯,唐锐都做不出来。
所以这是他唯一的办法。
“你真能保证师姐的安全吗?”
这时,小容终于抬起视线。
像是一只冒风经雨的鸟儿,希望能找到一处屋檐,让自己躲藏其中。
唐锐点点头:“如果遇到她的是我,我一定保她平安。”
“好,我相信你。”
小容终于做出了决定。
随后,她从手机找出一段聊天记录,递到唐锐面前:“这是前段时间,我和师姐的对话,如果她没有骗我,她的下一站,应该就是这里了。”
唐锐与唐进相视一眼,同时看向了手机屏幕。
对话很简单,只寥寥几句。
蜀山 流浪的蛤蟆
小容:“师姐,求你退出吧,那种组织迟早会害死你的。”
色·欲:“呸呸呸,瞎说什么,只要我再完成一项任务,就能够复兴月亮了。”
小容:“可是……”
色·欲:“没有什么可是,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等我从棒子国回来,就能重振月亮门,到时候你也不用再改姓唐,大师兄也可以从北域回来了!”
到这里,聊天便戛然而止。
话虽不多,却让唐锐从字里行间,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色·欲。
而文字中的信息,也让唐锐凝起眉心。
棒子国么?
那这次色·欲要寻找的,是除菩提土和融道木以外,五行中的哪一种?
“小容,感谢你的信任。”
下一刻,唐锐郑重开口,“我会帮你把她带回来的。”
小容身躯猛然一颤。
直到唐锐欲转身离去,突然听到了小容说道:“谢谢你。”
剑陵道人
等唐锐离开这里,正要开车,却在后视镜看到了唐进的身影。
降下车窗,唐锐好笑道:“不留下来安稳小容的情绪,跑来找我干嘛?”
“少跟我说笑。”
唐进板着脸说道,“你真要为了小容,亲自跑到棒子国,把那什么色·欲活捉回来吗?”
毒气室 约翰·格里森姆
尽管小容是他很器重的部下,甚至已经是他视为家人的存在,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能放任唐锐这样任性。
唐进继续劝诫:“棒子国不比国内,有着大量的唐门资源供你调配,更何况,你早已得罪过不少棒子国武者,一旦踏入他们境内,必然是危机四伏。”
闻言,唐锐露出个汗颜的笑容,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此去棒子国,自然有部分原因是能帮小容一把,但最重要的还是,色·欲调查的所谓五行,很可能与我的父亲有关。”
关于父亲的那个任务,唐锐没有向唐进直言,并非不信任他,而是不想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玩转都市之巅峰 缠绕千年
拥有了第四顺位的权限,唐锐都无法获取父亲的全部资料,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使得唐锐很本能用警惕来武装自己。
“原来是这样。”
唐进轻叹一声,他知道,事关唐锐父亲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劝不动了。
下一刻,唐进突然说道:“对了,玄镜长老有一部分产业是在棒子国,有他帮忙的话,你在棒子国各地走动,应该都会方便一些……”
铃!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唐进的话。
而看到来电名称,唐锐不由笑了出来:“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唐进亦是一怔。
打来电话的正是唐玄镜。
比起之前,唐玄镜口吻亲近许多:“小锐,交流会那边怎么样了,若是不忙的话,我想请你坐下来吃顿饭,算是正式感谢你的救命之情。”
“没问题。”
言简意赅挂断,唐锐笑道,“正好趁吃饭的功夫,聊一聊他在棒子国的产业,这一下你该放心了吧?”
唐进叹了口气,苦笑道:“既然你做了决定,我又能如何?”
“哈哈,走了。”
潇洒一笑,唐锐驱车离开。
多半个小时,唐锐再次来到了天盛苑,尽管唐三雄出事,却没有影响这里的生意,放眼望去,几乎每一座别墅之中,都是灯光点缀,烟火升平。
“四公子,您终于到了。”
还未踏入悠然居,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走来,但不是唐玄镜,而是他的妻子,秦红锦。
唐锐大概能猜到秦红锦此来何意,汗颜一笑说道:“夫人在里面等候就是,何必出来苦迎。”
工业中华 雪漂
“四公子救了玄镜一命,别说让我在外面等候,哪怕做再多事,我也义不容辞啊。”
秦红锦说罢,突然一叹,小声开口,“四公子,我知道我对不起玄镜,但现在我已经清醒了,只希望您能高抬贵手,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唐锐有点头疼,按理说,人家两夫妻的事情,他不该胡乱插手,只是这唐玄镜人着实不错,看着唐玄镜头顶绿光,他这心里也有点……
“您若不信,我愿从此吃斋念佛,为您诵经祈福。”
说完,秦红锦还拿出几份合同,罗列到唐锐面前,“这些都是我嫁给玄镜以前,陪嫁过来的产业,都还在我个人的名下,我可以把它们无偿转让给您,只希望您能让我继续侍奉玄镜,我,我会出轨,只是因为身体需要,其实我还是愿意跟玄镜生活下去的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