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與驚愕推薦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被笼罩在无尽昏暗和混沌深处的忤逆庭院,今天一如既往保持着安宁和平——巨鹿阿莫恩一动不动地俯卧在漂浮的巨石和四分五裂的上古残骸之间,浑身沐浴着淡淡的圣洁光辉,弥尔米娜今天则没有沉浸在神经网络中,而是在阿莫恩旁边一声不吭地慢慢绕着圈子。
这一幕,仿佛有一个钟楼那么巨大的幽灵在自然之神旁边飘来飘去。
在绕到不知道第几圈的时候,阿莫恩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还没绕够么?”
“我就怕万一我接入网络,你回头又找管理员把我给举报了,”弥尔米娜终于停了下来,笼罩在神秘云雾中的眸子恶狠狠地瞪了自然之神一眼,“我终于发现了,你这种平常看起来忠厚朴实的其实坏起来才是真的防不胜防——我帮你那么多,你就举报我?”
“……你上次打牌不也挺开心的嘛……”阿莫恩无奈地嘀咕起来,“连杜瓦尔特都投降了,你都不愿意从那片空间离开……”
回应他的是弥尔米娜一道锐利的视线,以及忤逆庭院中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静。
又过了不知多久,阿莫恩的声音才终于在一片昏暗混沌中响起:“这些日子……时间过得还真快啊。”
弥尔米娜静静地看了他几秒:“以前的时间不快么?几千年上万年一眨眼就流走了,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凡人们的王朝便换了一代又一代……快的让神都感到眼花缭乱。”
“这跟那不一样,”阿莫恩轻声说道,“那时候的时光对我而言就像是一组不断重复的幻象,整个世界变化或许很快,但那些都与我无关,我所经历的成千上万年就仿佛是不断重复的同一天,那是……非常非常漫长的一天。而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时间起码是我们自己的了。”
“你怎么突然开始感叹这种东西?”弥尔米娜安静了片刻,终于在阿莫恩附近的一块巨石旁坐了下来,“每天沉浸在神经网络中什么都不去想不是也挺开心的么?”
“我只是突然在想……我们这样的时间还能持续多久,”阿莫恩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让人听不出他此刻真实的情感,唯有那些笼罩在他身边恒久不散的白色光辉略显收敛起来,“你之前经常往幽影界的最深处跑,你应该知道那边的情况……深界边缘最近应该不太稳定了吧?”
“没想到你在这儿躺了三千年也不是纯粹浪费时间啊,”弥尔米娜有些意外地看了阿莫恩一眼,接着摇了摇头,“深界……深界还是那个深界,和深海保持着若即若离的重叠状态,你知道的,我可不敢真的靠近它的边缘——会被重新建立连接的。不过我还能感知到凡人思潮在那边产生的清晰回响,那些回响勾勒出了深界的边界,总体上,边界还算稳定。”
“多少是个好消息……要知道,当七百年前那场小魔潮到来的时候,不知是谁出手引爆了深蓝之井,虽然这疯狂的举动确实阻止了魔潮进一步泛滥,却险些冲击到深界和上层界域之间的映射,当时那个边缘一度模糊到近乎消散……我是真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
“谁说不是呢?当时我也差点没被吓死,那么大个深蓝之井啊,boom就炸了,我当时正好趴在思潮边缘观察人类的魔导师们研究奥术纯化实验,就感觉‘轰’的一下,和整个现实世界的联系全中断了,等再睁开眼睛,整个刚铎都没了……”
阿莫恩静静听着弥尔米娜这些略显夸张而且一点都不像“女神”所说出来的描述,等对方话音落下之后才突然问了一句:“你说实话——当初引爆深蓝之井的,真的不是你?”
“你为什么会怀疑是我?”弥尔米娜立刻像看傻子般看了阿莫恩一眼,“我这种平常连凡人的祈祷都能躲就躲的神明,你觉得我会主动出手去做这种难度巨大又随时可能把自己搭进去的事情么?尤其是当时我反应慢了半拍,甚至都没意识到太阳的运行出了问题……”
阿莫恩一点都不为所动,只是静静说着自己的判断:“深蓝之井是魔力之源,引爆它需要引导极其强大的原始魔能,因此你是最有可能出手的那个。至于出手的原因……哪怕你再不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你也是因凡人的思潮而生的女神,保护凡人是你的最高本能,这跟你自己的意愿无关。”
弥尔米娜看着阿莫恩那双仿佛水晶熔铸般的眼睛,两三秒的对峙之后她才突然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一瞬间,我还真有点希望自己当年是你口中那个为了保护凡人文明而迈出勇敢一步的神明——但真可惜,七百多年前出手引爆深蓝之井的那个还真不是我。”
“真不是你?”阿莫恩的声音终于有点惊讶,“那会是谁?”
“我不知道,但许多曾庇护刚铎帝国的神明都有可能。你是精灵系的主神,而且已经三千年不曾关注过人类世界,所以你大概并不了解深蓝之井,你对它的印象……也有些不准确。
“那确实是一个强大的能量源,但不应该局限性地将其称为‘魔力之源’。在深蓝之井汹涌的魔力脉流深处,是贯穿整个星球,甚至在多个界域都有支流的一张庞大‘网络’,它就像是一个既包括地上河道又包括地下水脉的复杂水道网,这个复杂的‘水道网’中不只有原始魔能,还有元素世界的潮汐和暗影界、幽影界的回响,甚至连凡人的思潮都有一部分可以和它的深层支流产生联系——所以,能插手深蓝之井的可不止一个‘魔法女神’。
“元素诸神,圣光,血神,甚至丰饶三神——就连那个耿直的战神,只要祂们当时有这个想法,都可以出手引爆深蓝之井。”
听着弥尔米娜的讲述,阿莫恩不禁沉默下来,他并不怀疑这位魔法之神在有关深蓝之井问题上的判断,却因对方给出的答案而陷入了更大的困惑。在思索中,他终于打破沉默:“不管当年出手的是谁,祂都不可能从那场大爆炸中全身而退……”
“你说的没错,”弥尔米娜点了点头,“虽然我找不到线索,但简单的计算便可以得出当初那场大爆炸有多大冲击,它可不只是摧毁了一个位于现实世界的人类帝国——反冲的能量应当还足以打破神国的防御,将当时动手的那位神明重创。当然,这都是七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凡人已经重新繁盛起来,除了咱们这些跑路不干的或者战神那个倒霉家伙之外,所有神明的信众和当年比起来都只多不少……当初引爆深蓝之井的那位勇敢者,如今应该也恢复了吧?”
阿莫恩一时没说话,片刻之后才轻声自言自语着:“……不管祂是谁,我向祂抱以敬意。”
弥尔米娜点了点头,她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在开口之前却突然感知到有新的气息出现在这处混沌昏暗的空间中,她向着气息传来的方向看去,隐藏在神秘薄雾下的面容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样子有客人来拜访我们的小院了。”
阿莫恩也感知到了气息出现,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反驳起弥尔米娜的话来:“这是我的小院——你是硬赖着不走的!”
“不必在意这种问题,说得好像你就真是这里的主人似的,”弥尔米娜随口应付了一句,目光紧接着便落在那个正穿过防护屏障、朝这边走来的身影上,在对方靠近之后她才再度开口,“高文,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这里看看了?”
出现在忤逆庭院中的正是刚刚从城里赶来此处的高文——他没有带任何随从,孤身一人来到了忤逆堡垒的最深处,但此时此刻在他身后,在塞西尔城的帝国计算中心里,有大量的技术人员已经来到岗位上,反神性屏障和非指向性思潮都已准备就绪,数个安全小组、十二名节点学士和娜瑞提尔-杜瓦尔特都在关注着忤逆庭院中的情况。
越过一道用全息投影形成的虚拟隔离墙之后,高文来到了这片由无数支离破碎的漂浮巨石和古代废墟堆叠而成的“神明休憩之地”,他在弥尔米娜和阿莫恩前方停下脚步,仰头注视着那位身穿黑色长裙、下半身仿佛云雾般凝聚、面容中带着疑惑的巨大女士。
“我来咨询你一些问题,弥尔米娜女士。”
“咨询一些问题?”弥尔米娜的语调略有上扬,与此同时,她注意到那些设置在周围各处的魔导装置突然有了变化,许多原本正在低功率运行的东西显然正在提高出力,一些原本被卡在插槽中的水晶漂浮到了半空,一些暗淡的符文变得明亮,一些金属支架间跳跃着蓝白色的火花,而一阵阵设备运转的嗡嗡声则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由低沉变得响亮。
庞大复杂的防护系统启动了,而且阵势非同凡响——弥尔米娜那双隐藏在薄雾中的眸子明显有光芒跳动了一下,她的声音从高空传来:“看来你的问题不一般啊,高文。”
“……那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问?”阿莫恩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他也注意到了那些突然高功率运转起来的防护装置,顿时从中感觉到一丝不妙,“我只想安安静静待一会……”
“防护设备就这么多,又不能挪地方,”弥尔米娜轻飘飘地看了阿莫恩一眼,“要不你自己挪个地方?”
“……算了,当我没说,”阿莫恩语气中带着叹息,“我就尽量当没听见好了。”
“不用这么紧张,”高文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看着眼前这两位最近已经越来越呈现出明显的“人性勃发”状态的退休神明,对方这种一点都看不出神明风度的交谈方式在他看来反而是最大的好消息,毕竟他们的性格越是接近凡人,就意味着他们身上属于神明的锁链在愈发消减,“这只是个预防措施,毕竟我还不确定自己要咨询的事情是否会涉及到人神之间的桥梁——说不定这就只会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聊天,谁也不会受伤……”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弥尔米娜说道,“那个叫梅丽塔·珀尼亚的龙族是怎么回事?”
“……这都是当初经验不足导致的,”高文下意识说道,并紧跟着反应过来,“等等,你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
“我们和恩雅女士打牌的时候打听到的……”阿莫恩立刻在旁边开口。
高文:“……”
所以这仨退了休的神明平常闲着的时候到底都在干些什么?!这帮神仙就为了扎堆打牌硬是把帝国最先进的三套神经接驳设备给烧了?!
突如其来的冲击性事实差点让高文的思路都失去了连贯性,险些忘记自己今日前来的原因,但好在他愣了一下之后还是反应过来,干咳两声打破尴尬,也收拢着自己的思路,并把目光再次放在了弥尔米娜身上。
“女士,我想了解一下紫罗兰王国的事情。”
弥尔米娜一怔:“什么王国?”
水鄉 人家
“紫罗兰王国。”
“紫罗兰王国?”弥尔米娜的声音中带着不似作伪的疑惑,她似乎反应了一下才把这个名字和自己的记忆对上号,慢慢说着,“我想起来了……凡人世界确实是有这么个国家。但你突然打听他们是干什么?”
醉夜沉欢:一吻缠情 ____恪纯
“这个国家行事风格太过神秘,而我们最近发现他们在过去六百年里的行动有诸多可疑之处,我现在担心他们对新生的联盟有某种……潜在威胁,”高文一边斟酌着词汇一边说着,“当然,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我不能对任何一个国家贸然下这种判断,所以目前这都只是怀疑阶段,因此我才来找你确认一下情况……”
“我听懂你的意思了,但你为什么要来问我?”弥尔米娜仍然有些不解。
这次轮到高文愣住了,他抬头看着眼前的昔日神明:“这当然是因为紫罗兰是个法师国度,而你是魔法女神……”
都市恐怖病·蝉堡 九把刀
“但那帮法师又不是我的信徒。”弥尔米娜随口说道。
忤逆庭院中瞬间陷入了安静,人与神都沉默下来,现场唯剩下一台台魔导装置运转时的嗡嗡声响。
“……你说,紫罗兰王国的法师并不信仰你这个魔法女神——而且不是一两个,是他们全都不信仰你?”良久,高文终于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曾执掌凡世间魔法权柄的神明,心中只感到无比的荒诞和惊愕,“整个紫罗兰王国都没有你的信徒?!”
“是啊,”弥尔米娜回答的很理所当然,“紫罗兰法师和我之间没有联系,而且从我产生意识的那天起,我和那片土地上的任何生灵就没有建立过联系。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是挺奇怪的……”
(系统抽风,重新发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