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7cg精华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二百三十七章偷情似的相伴-1vv7k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我要是影帝,就不会那么快的被你认出来了。”秦北穆有些无奈的说道。
“如果你不爱我,或者我不爱你,一定是认不出来的。”
大明王
豪门盛宠,我的千金小姐
秦北穆伪装的很好,在模仿秦北越的一言一行上无可挑剔,几乎就是本尊,可是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那种关心和温柔就会不知不觉的流露出来,那是隐藏不住的。
到了酒店,入住了各自的房间,秦北穆的房间就在南意棠的隔壁。
“你拉窗帘了吗?”秦北穆很快的发了消息过来。
“没有,怎么了?”
“拉上。”
南意棠觉得有些奇怪,只好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子才暗下来,南意棠一转身,就看到秦北穆已经坐在自己的床上了,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过来的?”
“瞬间转移。”
“去你的,我才不信。”南意棠搂住秦北穆的脖子,威胁道:“快说,你怎么过来的?”
“这个酒店是我安排的,房间也是我安排的,你还不明白吗?”
南意棠愣了一下,蹙眉道:“该不会,这个酒店,是你建的吧?”
“啊,倒不是我亲手建的,但确实是我的产业,当初的设计图也是我画的。这两个房间其实是连通的,这面镜子,你按这个地方,就能推开,然后进入另一个房间。”
“我猜,你当初建这个酒店的房间的时候,应该不是为了我两偷情吧。”
“这个词,你怎么还用的顺口了?”
回忆中的美好时光 zhj
“刺激啊。”
“哦?”秦北穆挑眉,“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什么?”南意棠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秦北穆抱起来,压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呀?你等会儿不是还要去看地吗?”
南意棠被亲的说不出话来,身子发软。
“那咱们快点,我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老婆待会儿回来了。”
索歡101次:老公,輕點撩
南意棠愣了一下,意识到秦北穆这是在配合着她的偷情演戏呢,瞬间觉得很羞耻,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可秦北穆似乎很喜欢她这样的反应,不停的在她的耳边说着这样的话刺激她,南意棠羞耻的厉害,浑身泛着红。
好在秦北穆还没忘了有正事,没太使劲的折腾她,抱着南意棠去洗了澡,他自己也换了衣服。
“你先好好休息,我带人过去那边看看。”
南意棠现在不想动弹,也不想说话,闭着眼睛。
秦北穆在南意棠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等我回来吃饭。”
“快走。”
秦北穆这才拿了自己的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等着那些人到时间来敲他的门。
这边的条件,没有在家里的好,不过因为有秦北穆在,南意棠倒是也能适应,在外面吃饭还有耳目,南意棠身上不太舒服,也就没吃多少便回房间了。
秦北穆打包了一些吃的,给南意棠带了回去。
“在外面吃的不自在吧,咱们关起门来偷偷的吃。”
“我其实真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难受啊?”秦北穆揉了揉南意棠的腰,说道:“我也没折腾狠啊。”
“你别说了。”南意棠打了一下他的手。
求生之路2消逝
“那再吃点,晚上你好好睡,不闹你。”
网游之神魔世界
秦北穆和南意棠坐在一块,两个人讨论着土地的问题,一边说一边吃。
“等会儿我跟宝宝视频,给宝宝讲故事,你在旁边可安静一点。”
“行吧。”
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还得安静点不能路面,他这当爹的也太惨了。
小馒头一天没有看到南意棠了,一见到她眼睛就有些红,带着哭腔喊道:‘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啊。’
“宝宝,妈妈在外面工作呢,你想妈妈了,别哭啊。”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早上睡觉起来,妈妈就不在家了,妈妈都不跟宝宝说再见。”
“对不起,宝贝,妈妈的错,妈妈知道宝宝很乖,一定不会哭的对不对。”
“宝宝不哭。”小馒头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因为南意棠说的这句话,硬是把眼泪憋着不落下。
“宝宝今天乖不乖?”
“我有听爷爷奶奶的话,吃很多饭,奶奶说我长高了。”
“真的吗?宝宝好乖啊,那妈妈回去之后给你带礼物,好不好?”
“好。”小馒头终于有些高兴了,“妈妈,你身后是不是有什么人啊?”
“啊?没有吧。”南意棠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后背,难道是秦北穆露出来了?
“刚刚看到一个人肩膀。”
王之球道
“不是,没有,宝宝,你看错了。”
南意棠吓的一身冷汗,尚清秋还在旁边呢,这要是真的误会了她夜宿在外的酒店里有人,这可怎么解释的清楚?
“你一个人在房间吗?”尚清秋凑过来。
“是啊。”
“宝宝看到人了?”
“宝宝看错了。”小馒头说道。
“南意棠,你让我看一下你的房间,拿着手机转一圈吧。”
“好。”南意棠没法拒绝,可秦北穆还在自己的被窝里,她只好推了推秦北穆。
她起身的时候,秦北穆迅速的从被子往床上藏去。
他何尝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跟自己媳妇儿躺一个床上还要搞的跟偷情一样,可怕的是自己的亲妈和亲儿子还要查岗。
南意棠转完了一圈,尚清秋还不是很满意,说道:“床底下让我看一下。”
“伯母,你真觉得我藏人啊。”南意棠有些无奈。
“你让我看了不就知道了,你难道心虚了?”
“怎么会呢,您想看就看吧。”
南意棠蹲下身子,看着秦北穆灵活的从床底下滚出来,迅速的从那边猫着身子跑到了洗手间里。
好家伙,地上擦的可是锃亮,可惜了秦北穆的那身白衬衫。
“您看,床底下没人的。”
“你去厕所看看吧。”
南意棠:“……”
秦北穆捶墙:“!”
妈,你是要搞死你儿子吗?差不多行了。
“好。”南意棠拿着手机慢慢的往洗手间走,打开洗手间的门。
福慧双全 倾咔
映入摄像头的,只有空无一人的整洁的洗手间和浴室。
人去哪了?南意棠觉得奇怪,难道浴室也有机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