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 起點-第八百三十章 賣身惡魔者分享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但真正让薛勋服气的还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只听门外有奴仆问道:“老爷夫人,南镇抚司那边来了两个人,带了一个郎中回来,说是大公子知道这个郎中是谁,要将他带进来么?”
阳武侯夫人李氏看向薛茂。
薛茂苦笑,“是那个人,孩儿给了他钱,让他污蔑薛亮母亲。”
薛禄道:“黄昏已经料到了,如果你还有良心,那么这就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下一次上门的就可能不是郎中,而是要命的绣春刀。”
薛茂起身,来到门外,对那奴仆道:“去将那个郎中带进来,另外去通知我院子里的人,让我院子里的人准备好明日出发回老家。”
奴仆立即转身去办。
薛茂回到房间,对薛禄深深心里,“父亲,孩儿这就去弥补孩儿的过错,等回到京畿,孩儿会去向薛亮母子赔罪,再到你膝下尽孝。”
薛禄嗯了声。
薛茂又看向二弟,“这段日子,你多辛苦了。”
薛勋笑道:“大哥但去无妨。”
薛茂转身出门。
薛勋由衷的叹道:“这黄昏真是算无遗策,连大兄在父亲点拨下如何救赎自己的方法都想到了,不得不服气啊。”
又暗暗凛然。
黄昏这是卖了父亲好大一个人情!
南镇抚司已经掌握了那个郎中,也掌握了大兄的阴谋过程,只要等纪纲这边的事情处理完,薛亮就可以带着人证去老家的官府告状。
到时候大兄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走在回自己院子里的薛茂冷哼一声,“可能乎?”
我是谁?
我是薛茂,注定要成为薛家最强的那个人。
我奋斗了这么久,甚至连人格和人性都出卖给了恶魔,会被父亲这拙劣的一番苦肉计说得幡然醒悟——我醒悟个屁。
老子又没做错!
父亲你现在知道忽略我了?
早干嘛去了。
现在被纪纲打了个半死,知道错了?
早干嘛去了。
真以为抱住黄昏这个大腿就能保住薛府的荣耀和风光,是不是太天真了?
纪纲已经全力出手准备收拾黄昏,别说帮助你这位侯爷了,就是黄昏他自己都自身难保,能不能见到永乐十一年的太阳还是个问题。
等纪纲收拾了黄昏,和纪纲抢了女人的薛府,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到时候大家都是个死。
黯 夜
与其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死,还不如老子潇潇洒洒的活,到时候薛禄你死了,薛勋也死了,薛桓也死了的话,阳武侯这个位置不是我的也是我的!
至于去老家走一趟……
那就走一趟。
正好避开这趟浑水,等到时候自己从老家回来,薛府就只剩下自己,纪纲保荐之后,阳武侯舍我其谁?
庶出?
笑话!
我薛茂想要的东西,你薛禄原本可以轻易给我。
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我可以自己获得。
想到这薛茂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旋即又陷入沉思。
父亲薛禄和黄昏到底布了个什么局。
为何要走这一步苦肉计?
是为了用这个事情来弹劾纪纲?
可纪纲蒙天恩如日中天,就这点屁大的事情想要弹劾纪纲罢官,似乎异想天开了,除非你薛禄真的被纪纲一锤子敲死了。
可惜……纪纲怎么就没敲死父亲呢。
薛茂暗暗遗憾。
遗憾之余,薛茂猛然想起,还得赶紧给纪纲提个醒,让他知道父亲薛禄当下的状况是主动布局发生的,并不是一场意外。
回到院子里,薛茂喊来贴身奴仆,如此这般叮嘱后,那奴仆竟然身手不错,翻墙走入雪夜之中消失不见。
待那人离开后,薛茂回到书房坐下。
他必须要捋清,当纪纲弄死黄昏之后,顺带收拾了父亲薛禄,那么自己如何才能世袭阳武侯——首先,得确保父亲不是因罪而死。
要不然侯爷位置就没了。
这一点纪纲也心知肚明,所以纪纲肯定会配合自己,因为纪纲清楚,一旦自己成了阳武侯,对他的价值更大。
说世袭阳武侯,也就意味着二弟薛勋也必须死。
要不然轮不到自己世袭。
这个好解决,以二弟那个个性,只要到时候怂恿他去找纪纲报仇,他肯定火炸炸的拿着刀去埋伏纪纲,到时候被乱刀砍死。
问题在于三弟。
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有没有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可能?
薛茂有些犹豫。
不是他不够狠,实在是三弟太小。
我们的恋爱史 矢玥
最终,薛茂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古代君王事,为了一个位置,别说你襁褓之中的婴儿,哪怕是孕妇,也一样得杀。
自己已经卖身恶魔,那就再冷血一点。
三弟好办。
年纪这么小,到时候自己掌管薛府,三弟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得个伤寒夭折,谁也不会知道真相,也不会有人去在意。
薛茂看着主院那边的光明,笑了。
洪荒之天罪
笑容张扬。
甚至有点疯癫。
他看见的是他未来的光明。
起身,推开窗户,看着雪花漱漱而落,忍不住叹道:“好一个大雪夜啊。”
大雪夜,喝酒,杀人。
都是快事。
……
……
人 在 江湖 飄 呀
薛府外的一个角落里,黄昏冻成了狗,一旁的尚可和阿如温查斯也一样,冻得直跺脚。
看见薛亮归来,问道:“怎么个状况。”
薛亮道:“薛茂身边有个奴仆,隐藏得极好,但其实是个江洋大盗,刚才他翻墙离开了薛府,看方向应是去往纪纲府邸。”
黄昏扭头就走,“没救了。”
薛亮沉默的跟上。
尚可和阿如温查斯也跟上,尚可很是不解,“薛茂难道不清楚,他这一步走错,可就真的是无法回头的深渊了。”
黄昏摇头,“只怕他看不见深渊,只看得见光明。”
走向阳武侯的光明。
薛亮沉默了许久,才问道:“我不能让他毁掉叔父一生的心血。”
黄昏顿足,回首看着薛亮,最后目光落在尚可身上,“现在还不是杀薛茂的时候,我们得让陛下看看,纪纲身边全是薛茂这种卖身恶魔的人。”
又道:“权势令人疯狂啊。”
尚可心中暗暗凛然,知道黄昏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为了权势而不择手段。
笑道:“我还有人性。”
黄昏摇头,有些悲天怜人,“是么?那是因为你还没看见权势,薛亮,尚可,你们拭目以待,我希望薛茂的下场,能让你们这辈子都警醒自身。”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