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xg優秀都市小說 漁村小農民討論-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不孕不育鑒賞-4t155

By | 16 8 月, 2020

漁村小農民
小說推薦漁村小農民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疏忽,今天让兄弟不好看了。”
江昊天一个劲的道歉,现在还没有腾出来时间去算刚才保安的那笔帐。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得罪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客人,他接下来面临的肯定是被开除。
“算了!既然赶上了,那我们走吧。”
走到保安厅的时候,楚天还不忘回头调侃一句,“一定要记清楚了,以后看到是我可不要再拦着了。”
“是!”
楚天这么做,也是不希望这个保安因为自己而丢失了一份工作,这样对他来说有些遗憾,对自己来说,心里也有些过不去。
老爷子邀请的人并不多,除了楚天之外就只有他的三个儿子了,三人全部都已经结婚了,老大有一个儿子老三有一个女儿,唯独只有老二什么都没有。
再一次看到江昊天,楚天似乎从他的身上看出来了一些奇怪之处,但是不给自己机会去认识一下,他也无法辨别。
“来,大家一块儿举杯,为上一次楚天治好了我的不治之症干杯。”
不治之症?
没那么严重吧,这个老爷子也太夸张了。
“小兄弟,以你现在这样的年龄,很少有人的医术能够达到境界,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的?”
对于他们来说,常山就好像是凭空产生了一个如此厉害的人一样。
“无门无派,这些东西都是自学成才而已。”
倘若真的告诉他们自己的来历,这次任务就只能以失败告终,至于楚天,以后说不定就要无止境地待在那个让人恶心的组织当中。
“厉害,既然小兄弟不想说,那我们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了。”
饭后,老爷子表达了感谢之后,匆匆离去,留下他们三个兄弟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
为了打破这样僵硬的气氛,楚天,突然开口,把江昊天叫到了一旁。
“有一件挺重要的事情,我们是去你的房间说还是出去?”
男人都要面子,更何况是他这样的成功男人,如果在这里说出来的话,先不管江昊天会这么以为,以他们兄弟三个之间的感情成分,剩下的两个人肯定会第一时间嘲讽他的。
“如果不想麻烦的话就去我的房间吧。”
……
“手给我!”
两人对立着坐下来之后,楚天便打算给江昊天做一个最起步的检查。
脉象紊乱,但是本人却不自知,并且这样的脉象对他还没有丝毫的影响,这……
“怎么了?”
江昊天不解的问了一句。
“我接下来问你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如实告诉我,如果说半句假话的话,就不要怪我不治你的病。”
“我得病?”
江昊天愣了,自己年纪轻轻能有什么病?
“你们两夫妻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孩子,我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所有的问题都在你的身上,这段时间你是不是一直会有胸闷耳鸣的感觉?”
江昊天犹豫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点点头。
“很好,现在进你最大的可能想象一下这种感觉起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开始?
时间似乎已经持续了三五年了,从自己结婚之后,好像一直都有这种感觉。
“婚后?我是四年前结的婚,这种感觉最起码已经持续了三年有余。”
婚后?
这么说来,应该就没错了。
“其实你先天是十分健康的,但是现在有人想要害你,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已经中毒很深了,当然这种毒必须是你身边比较亲近的人才可以下的,虽然没有任何毒性,但是长期以往下去的话,会让一个人的生理条件出现很大的问题。”
毒?
这……这怎么可能呢?
“相信你之前,因为这件事情,也到大医院去检查过,他们的统一结果是不是让你回来,注意饮食多休息?”
没错!
楚天现在说话的口气就和当初为他治疗的主治医师一模一样。
“既然小兄弟已经完全看破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把这病给除去呢?”
“想要出去并不难,但是持续了,最少三年的一种毒,你首先需要做的一点就是找到凶手是谁,要不然就算为你治好了,接下来还会有各种各样的病,等着你,更严重的,说不定会直接威胁到你的生命。”
对了,楚天刚才已经说了,能够对自己用这样的毒的人一定是和自己非常亲近的。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他的两兄弟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可在怎么说,江昊天也是他们的亲哥哥和亲弟弟,做事情也没有必要这么绝吧?
“走了,你好好想想,等这件事情想清楚了之后,我自然会过来给你治病。”
看着楚天离去的背影,江昊天行了多人,但是唯独没有想他的两个兄弟,可是除去这两个人之外,还会有谁和自己相处得十分接近呢?
傍晚回家之后,吴长青正在看电视,看到楚天回来没有多说话,现在吴美丽的家人对自己爱答不理应该就是最好的一种对待方式了。
拿着车钥匙的吴美丽,现阶段也只能把跑车停在自己家的地库,一天就要上万,也不知道人都已经走了,楚天还在这里装什么。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出门,吴美丽开车楚天打车,基本上在相同的时间来到了回春堂。
今天的天气总感觉怪怪的,好像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楚天站在门口叹了口气,随后笑呵呵地走了进去。
正常工作还没有开展多长时间,突然间就走进来了一个带墨镜的男人,这个男人进来的时候,被一个女人扶着,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夫妻没差。
“你好,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王雯雯和往常一样上去咨询。
可是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回事,怒气冲冲地对着回春堂的二楼喊了一声,“老板是谁?给我滚出来。”
正在办公室里算账的吴美丽听到这一声怒吼之后,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
“先生你好,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