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p0火熱連載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靈與真理推薦-39x1s

By | 26 8 月, 2020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神父缓缓跪在他脚下,扭曲着脸孔发出啜泣。多尔顿拔出咒剑,将尸体踢倒在一旁。黑红的血泊在草地上扩散,覆盖砖缝和结霜的落叶。尤利尔站在神父面前,等他合上眼睛,才开口:“没有德威特·赫恩的消息。”
“学派巫师把他藏起来了。”
“聪明的学派巫师。”约克评论,“将靶子立在箭场很难不被射穿,放在仓库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夏妮亚肯定不会像林德那样派人当守卫,如果你的消息不假,她正忙着寻找白夜骑士的遗产。不管她把海湾伯爵送到了哪里,我们都得不到线索。”
暗夜精灵甩了甩剑。“除非去问王党。”他瞥一眼尤利尔,“当然,这其实也行不通。”
伊士曼是高塔属国,虽然外交部从没尊重过王族,但他们好歹也是王国的统治者。要求王室协助是履行合情合理的义务条例,逼问他们王室成员的下落则是另一回事。多尔顿可不打算与德威特·赫恩和谈,后者只要露面,八成就会死得很惨。而经历了王都教堂一事,即便尤利尔担保会安排他们和平解决,恐怕王党也不会相信。
“起码关于盖亚教会的调查进展得还算顺利。”约克鼓舞斗志,“这是第几个了?”
“六个。”尤利尔凝视着死人。诅咒让他死得很痛苦,理应如此。“托他的福,我重新找到了教会夜莺的线索。贩卖婴儿的产业链分布广泛,我只掌握了布鲁姆诺特到骑士海湾的一条,还是因为吸血鬼制造净釜露出了马脚。”
他不再看死去神父的面孔。“这只是一处集中的‘销赃’地点,教会的罪行也不止这一桩……归根结底,盖亚教会里充斥着伪信者和利己之徒,虔诚的人则是为荣光假面不惜屠杀妇孺的疯子团伙。问我的话,连恶魔结社都比他们更有存在的价值。”
“倒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约克耸耸肩,“我还记得去年霜之月,有个盖亚神父在威尼华兹发放免费的赎罪券来着。”
“免费的赎罪券?”尤利尔一时间居然想不到这样有什么意义。
“特蕾西公爵要求平民每星期购买一定数额的赎罪券,以向诸神证明自身的虔诚忏悔之心。当然,居无定所的冒险者没这个习惯,反正巡游骑士也查不到我们身上。”橙脸人回答,“但对城内居民而言,这就是除税收外不得不考虑的一笔开支了。况且赎罪券一般在教堂附近发放,没有按时购买的人可能会背上潜在恶魔的嫌疑。无名者是不敢去教堂的。”
那你可就错了。“必须是盖亚的赎罪券吗?”
“露西亚不向信徒要这东西,祂公平公正,决不饶恕罪恶。希瑟……森林女神是近几百年才传入伊士曼的信仰,但祂的信徒崇尚自然生命,要是人们把活命的钱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没准希瑟会亲自来凡间制止。”
“理应如此。”表世界没有非买不可的赎罪券,这又是诺克斯盖亚教会的私心罪证。
尤利尔跨过门槛,惊飞了树梢上的鸽子。这座教堂不如说是黑暗交易和转手赃物的据点,小镇上的黑帮大都与这里的教士有联系。眼下它重归安宁,被背信者的鲜血洗净。不知佩顿主教的灵魂是否会为此感到荣耀。他决定将院子里堆积的尸体烧成灰烬,多尔顿十分赞成,约克则愿意动手点火。
“说到那些废纸。”暗夜精灵忽然打断了对话,他将咒剑挂回腰间,后退几步,仿佛在回忆什么。“有个人身上带了一盒子赎罪券,似乎把它算作了交易的一部分。这东西有什么用么?”
约克表示自己弄不清这些人的想法,尤利尔仔细回想,觉得自己好像有印象。他跟着多尔顿找到了那只盒子,翻看里面零零散散的纸片。这总算唤起了他的既视感:“大量的赎罪券可以在教堂换取神职者的祝福,呃,祝福指的是火种仪式。”安德鲁就是这么成为神秘生物的,只不过单纯的赎罪券还不够,他被迫将自己的小女儿捐给了教会。
“火种仪式?”约克吃了一惊,“盖亚不愧是善行之神。”
多尔顿数了数。“要是普通人按照每星期的定额购买,他们得攒上八十年才行,赎罪券生效的时间不等,但最多也只有三十年。”他摇摇头,“只有富人才能短期购买大量的赎罪券,平民根本没机会。”
“富人活得久,穷人死得快,教会则赚得盆满钵满,这东西可真是个天才发明。那些该死的神棍确实需要教训了。”约克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扭头去扫荡战场。
尤利尔啪一下盖上盒子。“一起烧了吧。”
根据神父的供词,教会夜莺的住所就在教堂最近的街道。当然,他并不清楚自己接触的人是教会的清道夫,否则根本不会在教堂里等死。尤利尔了解艾科尼·费尔文在几处盖亚教堂间游窜的伎俩,因此很轻易就锁定了夜莺的身份。
教堂的浓烟滚滚升起,想必不久后就会有人来查看情况。尤利尔确定现在找人多半会扑空,于是选择在教堂附近的屋顶等待。这里视野开阔,还有许多便于攀爬跳跃的搭层和木架,毕竟当场抓人太过放肆,巡逻骑士和他们无冤无仇,在这里起码能保证不追丢目标。
尤利尔等了五分钟,先赶来的骑兵已经指挥人们拎着水桶救火,还有冒险者来凑热闹。学徒掌握着夜莺的全部特征,却硬是没在人群中发现目标。难道他发现这是个陷阱了?
看在高塔的面子上,王党没让尤利尔这个帮助通缉犯的家伙一块儿“榜上有名”,但巫师和盖亚教会在暗地里一定打起了警惕。『人格之面』和『过客』成了随身魔法,橙脸人约克则十分享受东躲西藏的刺激旅程。无论如何,教堂失火这种混乱状况暂时还不会碰触到夜莺的敏感神经,身为维护教会名誉的死士,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人太多了,火很快就会熄。”约克的声音直入耳中,这是侦探小姐阿加莎的魔法,被尤利尔借助『圣言唤起』套用在佣兵身上,以便分散时保持实时通讯。“还等下去吗?”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尤利尔甚至在围观者中发现了一个无名者。学徒有一半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差点没听见暗夜精灵传来的消息。
“不。我找到他了。”多尔顿简洁地声明。
魔法标记的另一头传来木架的吱呀声,尤利尔知道约克正准备去跟多尔顿汇合。他望了一眼无名者的方向,最终选择了原本的目标。小镇也有侦测站,就算是教堂失火让无名者放松了警惕,他也不该这么嚣张地展露火种。这多半也是个陷阱。学徒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何在,事实上,他也没把握对方是否是因为教堂失火而赶来的。
没必要节外生枝。他边想边跳下屋顶,在巷子里翻滚后站起身。
黑烟消失了大半,意味着骑兵已经扑灭了火焰。神父和十字骑士的尸体面目全非,木盒子里的赎罪券却早已变成灰烬。
……
相比教会的夜莺,暗夜精灵多尔顿在掩藏行迹上更具优势。尤利尔追上他们时,咒剑已经指在那只教会夜莺的喉咙前,他可以想象对方在跨过一道阴影时被突然挟持的景况。学徒自己也不禁觉得胸口的伤疤隐约瘙痒。
“我敢保证你们找错人了。”夜莺撒谎。在尤利尔眼中,他的挣扎等于自报家门。
等尤利尔从他嘴里套出佩顿总主教和学派巫师矛盾后,对方的表情明确显示他不会再开口回答任何问题了。不过尤利尔的猜测得到了佐证,这已经超过了预期。
“盖亚教会也分派系?”约克摸着下巴,“我还以为寂静学派早就把教会派消化了呢,当年学派合并教会时,这些顽固分子就已经被清理过一回了。”
『那是渡鸦之战前的事』索伦告诉他们,『寂静学派消化盖亚教会是不可抗力的趋势,于是教会内部掀起了清洗分裂者的行动来保证自身的存在。你说的教会派就是不崇尚真理的老派教士,他们认为探索是对女神的亵渎——现在学派的法则巫师中有一位‘神学家’罗珊·托斯林,显然寂静学派不在乎他们的意见。到了现在,佩顿·福里斯特那种疯子已经很少见了』
“我看伊士曼有挺多这类人的。”
『你对祖国的了解仅限于四叶城』索伦讥讽,『不如听听专业人士的分析,来自那位‘神学家’托斯林阁下:伊士曼仍是盖亚的教国,不过它先是在圣者之战中作为神圣光辉议会的属国参战,随后又被交给高塔。在盖亚教会眼中,伊士曼王国并不属于信仰之地,它被用作放逐那些思想顽固的老派教士,以作为女神善心的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