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a3q精彩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238.大亂已起,帝師出山(第一更)相伴-q0358

By | 26 8 月, 2020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冬雪,弥散天地。
平静地镜湖忽然喧闹起来。
大地震动起来,树上的积雪被抖的簌簌直落。
站在树下的布衣小孩猛不丁挨了一下,冰冷的雪沙糅入了脖颈处,冷的他直跳脚,口中喊着“地震啦地震啦”。
但没人理他。
因为众人已经听出了这是马蹄声。
马蹄,如奔雷,如怒涛,从远而来。
声势浩大,虽还在远处,却已将这威势传递而来,似在预示着来人的不凡。
在此处营生的百姓眼中充满好奇,一个个茫然地左右看着,问着“怎么了?”
“不会打仗了吧?”
“这…也太突然。”
“我们怎么办?”
百姓眼底有了惊惶。
谁不怕战争?
万诗也在人群里,入冬后生意不多,所以她抽空从游船上下来,跑到一处高点儿的石头上,远远眺望,口中犹自喃喃着:“仙人连蛟龙妖魔都能除,即便真有士兵过来,也不敢冒犯仙人吧?”
她这是在安慰自己。
但事实上,那越来越响,震幅越来越大的马蹄声,声声践踏在她心上,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一旦战争爆发,那就是真正拉开了乱世的序幕啊。
常听说北地有着火妖,但生活在南方的人们终究没见过那些妖魔,自然无法想象这大劫早就降临了。
战争对他们而言,就是天塌了。
嘭嘭嘭嘭!!!
马蹄声近了。
万树积雪皆滚滚而落,摆放着的茶桌木椅都随着大地震动而上下晃摆起来。
远处,
那沉重的钢铁洪流,已如深沉的金属黑龙咆哮着游过风雪,而穿入了这镜湖集市,然后停在偏外围。
为首之人虎背熊腰,头戴双翼盔,披覆龙鳞甲,显得异常威武,又有着一股让人心折的威严。
平头百姓们只是看着此人,就觉得心魂动荡,好似天地之间那仅有的光彩都照落在了此人身上,让他们心底生出一种欲要屈膝而拜的冲动。
来人正是姬玄。
他身为天命之子,身上有着一股得天独厚的奇异气场,别说是百姓了,便是武者或是大将,看到他也忍不住要纳头就拜,心底深深认可他是一代明君。
但这位明君,此时眼底却再没有任何人存在了。
天大地大,风雪虽大。
但他眼里只有这道路尽头的湖。
湖上有岛。
岛上,是他的老师。
他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又追随老师走了十年路,继而历练又经历了难以计数的故事,如今故地重游,竟生出一种“威加四海兮归故乡”的感觉。
一种神奇力量已经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姬玄,让他竟然已经淡化到近乎遗忘了自己曾身为半龙的故事,此时的一言一行,举止都符合着雄主的模样。
如今,
他已将如若散沙的南方统一了。
现在,是来迎接帝师的时候了。
之后,便是一统天下,开辟千古不易之王朝。
他雄心满满地往前而去,身侧几名大将,武者自然紧紧相随,簇拥着他。
所到之处,人皆退散。
姬玄来到了湖边,抱拳稍稍躬身道:“玄欲邀先生出山,奉为师长,日夜聆听训诲,以佐玄平天下之乱,安天下之民,定天下之心。”
天命之子自然不跪人。
所以,姬玄便是维持着抱拳躬身的姿势,静静等待。
事实上,他是天命之子这件事,除了世家还真没人知道,而世家对这一点也守口如瓶,换句话说,绝大部分跟随着姬玄的人确确实实是被他吸引而来的。
此时,他身后一名魁梧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他见到主君如此客气,又见到主君声音落下后,那远处仙人迟迟没有反应,便是怒气上来了,忍不住就要开口。
但这魁梧男子还未开口,姬玄似已感觉到了,一挥手,沉声道:“徐文盛!”
那魁梧男子豹眼一瞪,紧接着叹了口气,便是别过头,眼中满是怨怨不满。
他侧目看了一眼主公另一边的冷峻男子,那男子对上他的视线,淡淡道:“徐兄弟,等一等,应该的。”
徐文盛道:“丁承,怎么该了?我听说这仙人近二十年了,都没突破到十一境,甚至连血脉都还未曾觉醒,他凭什么让主公等?”
那冷峻男子冷冷道:“就凭他写了两卷书。”
徐文盛反应过来,奇道:“你说《天下劲气》《天下意象》?”
冷峻男子见他连这个都不知道,实在是十足十的莽夫,便是别过头。
那魁梧男子嘿嘿笑了笑,“真的?”
丁承点点头。
徐文盛道:“那就等吧,格老子的,早说嘛。”
他脸上原本的怒容顿时没了,其他不说,他也是学了《天下劲气》的,为了学这本书,他还专门请了个人来教自己认字,
在发现认字这件事过于困难之后,他选择让人把功法读给他听。
而这近乎的先生啊,真是可惜了。
写了绝世文章,将束之高阁的功法编纂成如同词典一样的书册。
让每一个人都能从里面挑选出适合自己的功法去修炼。
但可惜,他成就了许多人,甚至成就了一些新晋的十一境强者,但他自己却始终无法突破,甚至无法觉醒血脉,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惋惜叹息,生出一种天妒英才不过如此的感觉。
众人,等了半晌。
等到飞雪都已经洒白了盔甲。
那镜湖里才划出一方小舟。
舟上的人穿了一身奇怪的猫耳斗篷,扬声道:“仙人不在家,云游去了。”
姬玄嘴角抽了抽…
他依稀记得,自己曾经做过此人做过的事,也说过此人说过的话。
老师明明就在后面,这是不三请不见得重视吗?
但他又好奇起来,这女人是谁?
话音刚落,他正准备问几句,猫耳斗篷的人已经划着舟回去了,只将那天命之子,左右大将,上万铁骑抛在岸上,管也不管。
姬玄明白这套路。
于是拱手道:“先生不在,玄深表遗憾,三十天后,玄再来拜访。”
说罢,他转身离去,一群大将武者也纷纷随他离开。
铁骑如潮而来,又如潮而退。
湖心,吕妙妙拉下猫耳斗篷,“大叔,那我过一个月再来咯。”
夏极道:“去吧。”
吕妙妙嘿嘿笑了笑,“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想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这里还有许多地方,我没去过呢。”
“去吧。”


一个月后。
姬玄再次出现。
果然,他熟悉的套路里,第二次来老师依然在云游。
而那裹着猫耳斗篷的少女继续走了个过场。
于是…
姬玄再次回去了,约了下个月再来。
吕妙妙也跑了,说一个月后再来。


冬入深,南方的湿冷洞彻骨髓。
距离下一次姬玄到来,也不远了。
但姬玄还没来,夏极却是迎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苏甜出现在了书斋之中,开门见山道:“事情有些变化,这一次南北之战,我和祂们也许很难脱身来照看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这件事你暂时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否则极可能让你的心乱了,过了五百年,有机会我再告诉你。”
夏极知道她不愿说,便是不再追问了。
苏甜道:“北方的力量现在并不弱,那叶林萧的成长速度果然很快,如今已经快突破十一境了,但还未到达红线处,若是过了,到时候…有人会出手去将他斩杀。”
夏极心想“莫不要杀不死,反倒是喂了经验值”,但他没说出口。
苏甜也甜甜地看着他笑。
“走了。”
夏极忽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苏甜笑道:“想我嘛?你说,说出来我现在就不走了。”
夏极也笑了。
苏甜猛然上前,将他扑倒,夏极正要推开她,却听到苏甜凑到他耳边,轻声传音道:“无论做什么事,千万不要押上所有,这水已经很深了,没有人是傻子,没有人输得起。”
夏极推开她的双手勾住了她的背,传音问:“究竟发生什么了?”
苏甜传音道:“我们正在经历的是第十八个一万两千年。”
说完,她猛然推开夏极,打开窗户,捏着龙行千里瞬间去远了。
夏极闭目思索。
五百年为一小纪元。
一万两千年为一中纪元。
既然第十八个小纪元,会进入到延绵三千年只为争夺九人名额的杀劫。
那么这第十八个中纪元,岂会没有特殊性?
但没有人活过那么久,即便是苏甜定然也不清楚这其中的特殊所在,而现在显然出现了一些异常。
他漫步到窗边,窗外的风雪人间,带着看不清的迷离,穿不透的凝重。
夏极看了一会儿,坐回到茶几边,泡了一壶茶,翻开一本书。


三天后。
夏极只觉储物空间里有些异动。
他很快锁定了异动的根源——黑刀雷火。
取出黑刀。
无穷紫色雷弧从刀身那看不见的“粒子孔洞”里钻了出来,构织成了一团雷云的模样。
雷云飘到半空,发出“哔哩哔哩”的细密炸裂响声。
“我佛我佛,我又要去干活了。”劫云发出很接地气的人性化声音。
夏极道:“你去干什活?”
“就是干活。”
夏极换了个角度问:“为什么干活?”
“反正好像就是觉得要去了,就像三千多年前一样…好啦,不说了,我走了,等干完活,我再回来找你。”雷云显然挺喜欢夏极,它这些年觉得学到了超多东西,这位我佛简直就是个究极学霸,深深符合着劫云的喜好。
夏极又拖住雷云,尝试着用各种方式去试探,去询问,但却一无所获。
不是劫云不说,而是它不知道。
它有着某种本能,但却无法去深刻剖析这种本能的来源。
在又聊了一会儿后,雷云飞着飘上了天穹,在光天化日下远去了。
夏极自然地把“雷云离开”和“三天前的苏甜到访”联系到了一起。
三千年前,雷云要去干的活,就是劈死自己这种“硬要突破十一境”的人,而现在,它又要去执行什么任务?
“执行任务”之中的雷云,显然比自己操纵着的雷云要强不知多少,否则只是自己第一次见劫云时候的架势,就足以让自己的实力再增强不知多少了。
但自己并不能让雷云发挥那种力量。
夏极略作思索,很快理解了这种状态。
若雷云是为诸如天道这样的未知状态的存在打工的,
不打工的时候,它就是光着膀子的,
而打工的时候,则会换上一身超人制服…这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但问题又来了。
“天道”平时就是放养雷云的吗?
夏极沉默地仰头看了看天穹,眸子里闪烁着深邃的光芒。


又是数日过去。
深冬时节。
吕妙妙回来了。
姬玄也再度来到了镜湖外。
这是他第三次来了。
这一次,他来的有些匆忙。
因为北方的那位“磨刀石”似乎有些超脱了原本的界限,已经以一种迅猛之态,召集大军,欲要渡江了。
南方还未彻底稳定,北方已经完全动荡了起来。
如今号称“北商帝”的原商朝三皇子夏贤手下精兵强将无数,
便是统兵者便已是来头极大,
那是号称有着“得一人可安天下”的儒门八奇。
如今,这儒门八奇完全在这北商帝手下,除此之外,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儒门八奇的老师也在北商帝阵营之中”。
另外,北方因为和劫地接壤的缘故,不少武者将军,甚至是士兵都在和火妖的接触里,一定程度地觉醒了血脉,而使得他们的战斗力远胜于南方。
而这些觉醒血脉的强者中,有多少人突破了十一境的,却还未可知,但有着《万法卷》的两册书存在,但凡觉醒血脉者终有机会突破。
而基数大了,突破十一境者自然不会缺乏。
姬玄自然知道这些信息,他没想到如此不顺。
先是青王暴毙,南朝一盘散沙,之后又是夏贤忽然起兵,在他未曾准备好时便是大军压境攻打了过来。
如今可不是什么编剧了。
而是真真正正的大危机了。
姬玄眸中有着眸中焦急,他压下心底的烦躁,垂拱在湖边,扬声道:“玄欲邀先生出山,奉为师长,日夜聆听训诲,以佐玄平天下之乱,安天下之民,定天下之心。”
未几。
湖边又是划出了一个小舟。
舟头的猫耳斗篷少女扬声道:“今天先生在家。”
她撑着竹篙,缓缓靠岸,瞥了姬玄一眼:“上来吧,我带你去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