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ky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txt-第629章 小狐狸讀書-ja4kd

By | 26 8 月, 2020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宅家,卫国公入京了。”
内侍汪林脚步轻盈的入殿,对着正在吃点心的皇帝禀报。皇太子承乾听说秦琅到了,便不由的马上放下了手中的瓷碗想要起身,长孙皇后就笑着道,“大家你看,承乾一听说三郎来了,这人的魂都不在这了。”
承乾便站定脚步,“圣人,我好久没见老师了,想去迎一下他。”
李世民手捧着碗莲子银耳羹,“朕不是派了羽林郎出京百里迎接,还特赐黄金甲,让他乘着兵车入城,前后鼓吹九部之乐,班剑四十人?”
汪林赶紧回道,“卫公与马翰林轻骑入城,并没有携带仪仗卫队,没有开道排场,所以前去迎接的羽林郎们没能接到人。”
“朕欲给他秦三郎一个盛大的凯旋仪式,他小子倒是悄不声的就进长安城了。”李世民微微一笑,却清楚这定是秦琅故意的,否则没理由羽林郎会迎不到人,羽林郎可是皇帝门生亲卫,特意却郊迎不可能还错过。看来秦琅虽然在陇右很跋扈,可是回京后,人不是很低调的。
这很好,他还担心秦琅在外飘了两年,真的就性情大变了呢。
“圣人,儿臣愿意去迎接老师。”
李世民看了看长的越发挺拔的儿子,个头已经不比他矮多少了,嘴唇上都开始有了些小胡子,一开口,声音也变嗓了。他在洛阳这两年,承乾留在长安监国表现很不错。李靖、王珪等留守大臣们给出的评价很高。
看他现在的样子,承乾倒是跟秦琅的师生情谊很深,这倒挺好的。
“也好,你便亲自去迎一迎你老师,估计他也是心急回家,你迎了他便先回趟平康坊卫国公府吧,替朕好好赞赏他几句。朕给他先放三天假,三天之后再入宫来面圣。”
“谢圣人。”
承乾欣喜的告辞退下,转身走了。
李世民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对长孙皇后道,“观音婢,你有没有发现,承乾长大了?”
“儿子马上十三岁了,当然是长大了。”
李世民叹声气道,“朕这次回长安,感觉承乾跟朕有些疏远陌生了。”
“毕竟两年没见,很正常。”
“我觉得不全是因为这,也说不上来的感觉,刚才看他对秦琅的态度,朕突然有些很吃醋啊。”
长孙皇后不由的轻笑,“三郎也就比承乾大八岁,说是老师,其实两人倒能算是朋友,你也知道秦三郎这人有时比较随意,人也比较有趣,因此承乾向来跟他关系好。”
“可不仅是关系好这么简单,观音婢你可知道,这两年承乾呆在长安,秦琅在陇右,却为东宫弄了多少钱?前后数百万贯!”李世民叹声道。
长孙皇后这两年重点都是在生儿育女,加之后来去了洛阳,对于承乾和东宫,还真的没怎么关注了,听闻也不由大吃一惊。
“不可能吧,数百万贯?”
“有什么不可能,朕还能乱说不成?你也知道这秦三郎捞钱的本事,那是天下无双,你知道为何侯君集唐俭郑元璹萧瑀那般拼命弹劾他,就是因为这小子确实有些吃相难看了点。不说前两次陇右之战也没少捞,就说上次吐谷浑之战,这小子胃口可就是太大了。上百万牲畜,还有无数和缴获物资啊,只给朕留了一成,给朝廷留了两成,其余的都分了。”
长孙皇后也有帮着李世民掌管内府库,偶尔也会查查账,闻言道,“不对吧,秦琅给大家的那一成,也没数百万啊?怎么可能给承乾那么多?”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秦琅给朕的那一成,是陇右军缴获后出售折价的一成,其中还没有算进去战马等。”
吐谷浑之战的缴获确实太多,可问题是给李世民的是陇右军出售战利品后折价的那一成,而给承乾的虽不在明面上,但秦琅通过自己主帅的便利,让东宫的嘉德银行等多个东宫名下或参股的商号,早早就参与进了吐谷浑之战。
从借款再到物资供应、运输,以及战利品的处理等方面,这左一下右一下的进进出出,赚的可是不要太多。
皇帝拿到手的是干巴巴的一成分成,而太子承乾却通过东宫控制的那些商号,在那里里外外的赚了好几道钱,结果就是李世民到手的那份,却远不如承乾的那份多。
李世民自然是很嫉妒了。
搞明白了秦琅陇右之战的商业运作后,李世民其实很佩服的,怪不得能凭陇右一已之力,半年就灭了吐谷浑,这里面商业化操作很了得,各种招商引资,根本不需要朝廷的调拔钱粮,人家自己就搞定了。
不过这也给李世民提了一个醒,这样操作很危险。
毕竟军队向来就是把双刃剑,一个不好就容易割伤自己,所以朝廷对军队管理向来极为重视,如今的府兵制下,兵将分离,出征作战,皇帝选将,兵部出令,十二卫出兵,将军们率领府兵出战,朝廷还要掌握着最重要的钱粮辎重。
所以大唐的将军们出征在外,统领再多的兵,一般来说皇帝都不用太过担忧,因为诸将都是临时聚集,并不是那种长期的上下级关系,士兵们也是各地抽调出来的,军将士兵难以形成一个稳固的群体,像当年天策府那种军事集团很难再出现了。
更别说就算是平时边疆各都督府统领的边军,一来数量少,防区小,二来朝廷也是通过钱粮军械一直在控制着命门。
而秦琅上次的陇右之战,却完全摆脱了朝廷的那些控制手段,这如何不让皇帝暗暗心惊,虽说他相信秦琅没那个野心,诸将也不会服从,可毕竟这是个不好的苗头,一个脱离掌控的可能性。
以前朝廷年年打仗,拼命的往里面贴钱,钱粮、军械、马匹,以及战后的抚恤、赏赐,还有民夫的调动等等,要耗费太多的人力物力和财物,可这一次秦琅打仗,结果还赚钱,赚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东宫里里外外赚的最多,赚了数百万贯,虽说关键的战略级物资如战马、铠甲、武器、牛皮牛角牛筋等这些物资,秦琅没敢给东宫留,给东宫的也就是钱。
但钱的重要性李世民早就清楚的很,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别说军队是最费钱的地方。
“承乾东宫这两年虽说在长安留守监国,僚属有些多,可加上三千太子旅贲军,也不过总数两万左右,哪需要的了那么多钱财。臣妾明日让承乾把这笔钱,上交到大家的内府来存着。”
李世民哼了一声。
“朕也不缺钱,何况就算是缺钱,老子能抢儿子的钱吗?”
长孙皇后看着丈夫那傲娇的样,不由的扑哧一声。
“儿子的钱不也就是老子的钱嘛,承乾终还是年轻嘛。”
“朕不缺钱,也不会抢承乾的钱,朕倒想看看,承乾手里有这么多钱,会拿来做什么!”
皇帝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好几百万贯钱呢,这在他即位之初时,朝廷一年的财税里钱帛收入都没这么多,当时朝廷一年的现钱也就百万贯左右,其它的都是粮食布匹等实物租税,这些年虽说不缺钱了,但好几百万贯啊。
虽说这是秦琅奇迹般灭掉吐谷浑后,又极霸道的近乎抢劫了整个吐谷浑后的收益,但也确实多了点。
十三岁不到的太子,一下子就收益几百万贯,这笔私房钱太多了。
其实秦琅也给皇帝弄了不少钱,不仅是分了一成的战利品售卖款给他,仅是给皇帝的那些战马就值许多钱了,更别说,秦琅既然把太子的嘉德银行等拉进陇右之战搞合作,又岂会少的了皇帝的内府库。
开元钱庄,皇家内府等也都是邀请参与其中的,最后自然也没少得利,只是皇帝一直被承乾的那几百万的收入给晃的眼睛红通通的。
“大家,秦琅这次又赚了多少呢?”长孙皇后跟丈夫也是婚后多年,很清楚知道丈夫的为人性格,便打着笑问。
“秦三郎赚的当然不会少,至于说具体数字,朕也不清楚,这小子跟个狐狸似的,狡猾的很,一般人很难摸的清他的底细。朕只知道,他绝对是赚的最多的那个,毕竟这整个事情都是他弄起来的。”
无利不起早嘛,若是没大好处,秦三郎会那么上窜下跳?没大好处,他肯定也不会冒那么大风险发起西征之战。
这小子,他是清楚的,无利不起早,算盘精着呢。
只不过这小子虽说会捞钱,但手段高明,绝不会搞什么贪污侵占这种愚蠢的手段,而是合理合法合情。他各种弯弯绕的安插了商号进来搭伙买卖,甚至在东宫名下的商号里占股等,出面的也尽是一些代理商人,可钱一文没少赚。
能打仗,会捞钱,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要不是这家伙现在还很听话,真想一脚把他踢回岭南武安州去,让他蹲那山那海边去打猎捕渔去。
可说到底,这小子却是实实在在很有本事的人,李世民还真有些离不开这小子。
这大明宫修了一半,停工两年多,总不能一直半拉子停在那吧?